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后面是我救了夫君,”林溪客撑着脸看着宁燃,他心里颇有些得意,“这些日子我一直都想和夫君说声抱歉,当年实在是没有更好的方法了,我只好出此下策,打碎了夫君的骨骼。”

宁燃偏过头去躲避林溪客的眼光,“问题不大,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

这么说林溪客就不太懂了,“那为什么夫君醒来后大发雷霆,整顿魔修者后以武力逼迫青玉宗要纳我为妾?”

林溪客不提就算了,一提宁燃的火就跟点着了一样往外冒,“你特么自己想去吧你!”

林溪客呆呆地看着宁燃离开的背影,不明白自己又说错了什么惹得夫君生了气。

当年——

他那没比叶墟聪明多少的脑袋自然想不清楚,当年自己一剑劈开了火墙,打碎宁燃的骨骼后,不小心摸到了宁燃的屁股。林溪客没什么感情,又不通人性,只觉得手感挺软的,就多揉了几下。可那是宁燃还未曾昏睡过去,身体又因为被打碎了骨骼而动弹不得,只能这么生生地受着。

因而才会有了后面那出纳妾的闹剧。

不过是某位被非礼的魔尊小心眼的报复罢了。

林溪客没想清楚宁燃话里的意思,寻思着下次得找个机会问问,把事情说清楚。可今日宁燃像是躲着他一样,说是外面有应酬,让林溪客自己回家。

林溪客面上没说什么,心里琢磨着去找自己的小徒弟叙叙旧。发消息问了叶墟,说起来小徒弟还算记着自己的一点好,得了林溪客的信息,叶墟立马就安排上和师傅一起吃个饭。不仅安排妥当,还亲自开车过来接林溪客。

如今坐在饭店的包间里面,林溪客不由得感叹,舔狗和被舔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哎夫君对自己不冷不淡的,但还好当年长了眼收了徒弟来暖暖自己的心。

醋溜鱼片,糖醋小排,粉蒸排骨,上汤娃娃菜,蒜蓉基围虾。叶墟也不知道林溪客的口味,问了师傅的意见后只能先按着自己的喜好点了。不过还好林溪客不是这么计较的人,给啥吃啥,好吃就学会去给宁燃做一顿,不好吃反正也不是自己花钱。

“师傅,尝尝这里的菊花茶,我再让他们给您来点冰糖,”叶墟说,“这样兑着特别好喝。”

林溪客正享受着徒弟的孝顺,打算借着这个时候打听打听叶墟在自己沉睡的一千年里到底是怎么把身子搞成那个样子的。可没想到就在这时,一个不长眼的家伙跑了进来。

林溪客见过一面,隐约记得当时叶墟的手就是为了救这个人砸坏的。

“叶墟,我刚才在门口看到你了,你也来这里吃饭吗?”

林溪客转过身去打量这个人,长相儒雅斯文,白色的衬衫被熨烫整齐,上面找不出任何褶皱,一双手白白净净,随便看一眼就知道是个读书人。

只是这恰好路过的谎言实在是太容易被识破,不过自己那个傻徒弟应该看不出些什么。

“怎么又是你?”叶墟反问,“我请我......朋友吃个饭。”

这话林溪客倒觉得稀奇,叶墟这个竹子妖,当年被自己救下后就赖上了自己,恨不得敲锣打鼓地告诉青玉峰所有精怪,自己如今成了林溪客的首徒,是有后台的人了,以后可不能随便招惹。

怎么今儿倒不敢承认了?

“我刚好也没吃,”沈清歌没脸没皮地缠了上来,“要不咱们一起吧。”

叶墟就差脱口而出一句:“谁要和你一起啊!”

可当着林溪客的面叶墟又不好发火,说得问问林溪客的意思。

那林溪客的意思当然是看戏了,当场就应允了下来,还热情地给沈清歌拉椅子,嘱咐服务员再来个碗筷,加了道翡翠豆腐汤。

“我这也是沾了您这位贵客的光了,”沈清歌伸手想和林溪客握一下,“我叫沈清歌,叶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您以后不必和我见外。”

林溪客笑着回握住沈清歌的手:“不是贵客,是溪客。”

沈清歌愣了一下,没听懂这个人的话。

林溪客解释,“我叫林溪客,溪水之客的意思。”

沈清歌只觉得这个人讲的笑话真的有点冷,只不过这人和叶墟的关系到还真的亲近。

叶墟夹在两个人中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现在只希望这两个人能少说点话,给他一条活路吧,只可惜沈清歌和林溪客这两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两个人都想打探对方和叶墟的关系,于是互不相让地开始较劲。

“请问您是怎么和我家叶墟认识的啊?”林溪客看得出沈清歌想讨好叶墟的意思,故意暗示自己和叶墟的关系不一般。反正关系本就不一般,就让沈清歌这种愚蠢的现代人自己想想吧。

“您家?”沈清歌抬眼看了下林溪客,“您是叶墟的亲人吗?我怎么从来没听叶墟谈起过您这位亲戚?”

叶墟本人抢答了沈清歌的问题,“我们还没熟到可以互相介绍亲戚的地步吧。”

这下倒是让沈清歌比较尴尬了,他一直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溪客有意让这场折子戏继续下去,便摘出自己的身份:“我是叶墟的表哥,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说习惯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林溪客这话没让沈清歌轻松多少,反而眼底的疑惑愈加浓烈。

好在这时,饭店上菜及时,才免除了三个人的尴尬。

“你多吃点肉,”沈清歌陪着笑给叶墟夹菜,“你看你瘦的。”

“我不爱吃肉!”叶墟瞪了沈清歌一点。

“那你多吃点菜,”林溪客一副吃瓜看戏的样子,往叶墟的饭碗里夹了根青菜。

苍天啊!大地啊!师傅又开始投喂我了!好开心!

当年叶墟赖着林溪客不肯走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林溪客给的东西实在是太好吃了,千年的人参,万年的灵芝,每吃一口都觉得自己走在满是云朵的天界,飘飘然只想乘风而去。

如今时光荏苒岁月变迁,师傅有了师娘,而自己......

叶墟恨恨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沈清歌。

只有一块木头!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夜夜夜惊魂(第1季) 道士下山(癸巳年修订本) 冷地 新参者 祈祷落幕时 诟病 官帽 三口棺材 黑色十字架 奇货7:杀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