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的亲生父母将我遗弃,所幸得到师父教导,我幼年不爱说话,又因天生火灵根,一不小心就会伤到他人,同门师兄弟忌惮我的实力不愿靠近,只有温芙陪在我身边。”

世人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那么那个时候,温芙就是宁燃的小棉袄。小时候的温芙喜欢跟在宁燃身后,每天“师兄师兄”地叫,宁燃不爱说话,她就想尽方法找话题和宁燃聊天。从今日午膳的饭食聊到师叔师伯的八卦,从师兄弟的恶习聊到了山前新开的花,是不是还要踮起脚尖从背后捂住宁燃的眼,让他猜一猜是谁在捣乱。

宁燃大多时候不做回答,但若是温芙停下说话,他便会问一句:“口渴了吗?”

后来,也是脱了温芙的福,毕竟这小姑娘天真烂漫,和师门上上下下都打成一片,连带着宁燃也逐渐被师兄弟们所接受。宁燃还记得关系好的时候,师兄弟们的功课都靠着他。可有几个师弟简直是木头脑袋,抄功课时连宁燃的名字都抄了上去,师父发现后气得胡子都歪了,恨不得每个人抽上几个嘴巴子,最让师父生气的就是这群孩子带坏了一直听话的宁燃。后来师父罚宁燃和那几个师弟在门口罚跪,温芙就偷偷给他们送包子吃。

这次风波过去,宁燃反倒和他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了。

宁燃和师父亲近,颇得师父信任。有时师父练功无暇管理弟子,就让宁燃帮着管。可师父不知道这小徒弟早就被温芙他们这群闹腾孩子给收买了,放水放得跟河水泛滥一样。不过这些师兄弟倒也念着宁燃的好,如果宁燃当值,他们也不会做得太过分。

那是宁燃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每天安生修炼,闲来无事就和师兄弟们去镇上闹腾。

“在我及冠之前,我一直被师父保护的很好,不知道什么是算计,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靠着武力解决。但我及冠后,师父却说他在人界寻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叫左威,生母是个官宦人家的千金大小姐,抛弃一切和师父私奔之后,师父却为了求道抛妻弃子。那官宦小姐卖身为娼,才得以将左威抚养大。如今师父找到亲子,愧疚于当年抛妻弃子的行径,恨不得将星星月亮都捧在左威面前,任他挑选。

宁燃和温芙这一众弟子自然也心疼左威的经历,平日里在师门也多加照顾。可却没想到,这人的心性早就已经养歪了。他痛恨亲生父亲多年来不管不顾,又嫉妒宁燃的天赋异禀,颇得宠爱。同为被抛弃的孩子,为何宁燃能安稳无忧长大,为何宁燃的修为如此之高,为何魔教上上下下皆听宁燃吩咐?为何妖王能与宁燃交友?为何这世间所有的好运气都独独分给了宁燃?

是不是如果没有宁燃的话,这一切都是他的。

宁燃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这点宁燃也早就有所察觉,所以一直在小心谨慎地与左威交谈,避其锋芒,生怕一句话说得不好惹左威不高兴。可即便如此,这也消除不了左威十几年来的痛苦,也无法拦住左威对他日益疯狂增长的怨恨。

师父修炼多年,如今只差一步便可登天。在这重要时期,师父打算闭关修炼突破瓶颈,临行前准备传魔尊之位给宁燃。

宁燃原本打算自己接任魔尊之位后,必定全力补偿左威,让他后半生安稳无忧。但没想到左威直接看中了宁燃的魔尊之位。更让宁燃没有想到的是,也不知道左威给师父灌了什么迷魂药,师父竟然真的当着魔教三千门徒前,将魔尊之位给了左威。而作为对宁燃的补偿,西北大漠的魔窟以后就是宁燃的领地。

宁燃不愿相信,但事已至此,师父一意孤行他也改变不了。更何况宁燃如今的一切全都拜师父所赐,他断然不会违抗师父的命令。

那时宁燃还安慰着自己,不过就是去大漠罢了。说不定日后还有回来的机会,说不定自己就能爱上大漠的塞外孤烟,长河落日。

可事情按照宁燃无法料想的方向发展,左威一即位,第一件事就是给宁燃钉上十二支骨钉,封死了宁燃的灵根,然后快马加鞭送宁燃去西北大漠。第二件事是大兴土木,用在魔修者中至高无上的权力,来打造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富丽堂皇。第三件事,就是迎娶小师妹温芙,做他的红颜道侣。

这些,宁燃都认了。

哪怕骨钉扎入身体的那一刻,所带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哪怕大兴土木铺张浪费一直是宁燃最憎恶的行为,哪怕自己早就打算好日后为温芙寻一个安稳的亲事让她远离这些恩恩怨怨打打杀杀,宁燃全都认下了。如果没有师父,自己这一切都是虚妄,既然师父要补偿左威,身为首徒,这些就当是宁燃为师父偿还的孽债吧。

他踏上了西行的路,还好,没有想象的那么差。

虽然大漠干燥荒凉,但好在妖冶的狐王言殊关系广路子野,一路上给宁燃照顾得舒舒服服的。再加上宁燃本身火灵根,西北大漠的气候让他被钉了骨钉的身体舒服了不少。

只是有时回想,总觉得这些年魔教修炼,不过大梦一场。自己近乎走到了所有魔修者的巅峰,又在一瞬间打回原形。但罢了罢了,人世浮沉不过过眼云烟,就看着大漠日升日落,星河浩瀚倒也逍遥自在。

宁燃以为自己能在这里凑活一段时间,等师父出山羽化成仙就能接自己出去。师父不接也无所谓,自己就在这里安家,开发来往的商路,等自己手里有了富余的钱,必定骑上骆驼去中原看看貌美如花的小师妹,是不是还爱吃糖糕与秋栗。

他那是太过天真,小看了人心。或许身边待着的人虽被世人称作魔修,但只是修炼方式与众不同,从未做过赶尽杀绝,恶贯满盈的事情。师父收养的这些弟子,大多是因为灵根不够优秀,因而无法进入正道门派,可平日里师父对他们要求严苛,并不允许他们干那些作奸犯科的事情.

宁燃还未在大漠待习惯,就传来了温芙跳崖自尽的消息。

自己的师弟,就是那个榆木脑袋抄功课都不会抄的小师弟,带着一身鲜血闯进大漠,将这个消息通知给了宁燃。

“师父被左威所杀,师妹跳崖自尽,师门上上下下三千多弟子,能跑的都跑了,留下来的都没什么好下场,师兄你回去吧,左威.....他就是个疯子!你救救我们吧!师兄!”

说完这句话,师弟就倒在黄沙之中,挣扎了两下断了气。

宁燃立刻快马加鞭,带领着西北魔窟所有士兵前往魔教。途经温芙自尽的悬崖,宁燃徒手挖遍了整个山崖,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温芙的尸体。往来的秃鹰识不出女子的美丽,鸟喙啄出了大小不一的伤口。温芙的身体早就腐烂不堪看,宁燃没想到那个畜生竟就让温芙的尸体放在荒郊野外,连一个孤坟都不愿意给。

他离开的时候,温芙还是个穿着新嫁衣,笑靥如花地问他好不好看的姑娘。她不知爱为何物,左威一句下聘,就让温芙笃信了这就是话本里的爱情。温芙以为温柔以待,柔情似水,必能补偿左威那颠沛流离不堪回首的前半生。但没曾想最后,自己反倒被左威的怒火灼烧了身躯。

她才十六岁啊——

如花的年纪,如水的情意。温芙和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期盼着新婚,期盼着未来,她原本有大好的时光可以浪费,她原本可以一辈子就躲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当不谙世事、天真可爱的小师妹。

他还记得那天赤红色的加以映衬温芙的脸,粉嫩如同菡萏。却没想到回来的时候,连尸首都找不完整了。

宁燃在山崖下用手挖出了坟墓,一捧一捧地用土埋葬了温芙。他没有哭,而是待着满肚子的怒火找到了左威。那个继承了师父的尊位,迎娶了师妹,夺走了自己的一切,而又将这一切践踏的人。

宁燃见到他的时候,他怀里左拥右抱着美人,宫门外横着不少魔修的尸首,角落里还有婴孩的哭泣声。生出左威的官家小姐是个没有灵根的普通人,因而生出来的孩子灵根及其差,师父原本以为品行不坏,灵根再差也无所谓,但没想到师父死后,他居然饮用新生孩童的心头血来筑基。

“你疯了?”宁燃捏紧了手里的拳头,他一忍再忍,一让再让,流放辱骂连扎进骨头里的钉子他全都接受,却没想到师父留下的一切都被这人毁得一干二净。

“我们本来就是魔修,干这点事情有何不可?修魔而已,不是越残忍越好吗?”

“可温芙是你师妹!她才十六岁啊,你居然连她都......”

“那又怎么样?她嫁给我了,我该打打,该骂骂,”左威歪着头,嘴角勾起嘲讽的笑,“你个外人,你管得着吗?况且是她自己寻死,和我有什么关系。谁让她到了床上还不听我的话,明明都嫁给我了,还装......”

“住嘴!”宁燃拿起地上的酒杯,准确无误地砸在那人的脸上。他绝不允许这人说出任何侮辱温芙的话,“你钉了我十二根骨钉我忍了,毕竟师父将我一手抚养长大!你抢夺魔尊之位我也忍了,反正我在这里会威胁到你,但是你怎么能害死师妹,你怎么能吃婴儿的心头血?更重要的是你怎么杀害师父!那是你亲生父亲!”

修魔修仙,路数不同,但若是因此残杀无辜,那倒是连畜生都不如。

这是当年幼童开蒙,师父教的第一课。

左威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美艳女子,一步一步地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我和我亲娘流落烟花之地的时候他在那里?我们没吃没喝,我去和畜生抢食的时候他在哪里?我被人殴打,被亲娘殴打,被妓院的鸨母殴打的时候他又在哪里?你得到了所有,你当然觉得他是好人,那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我连活着的尊严都没有!”

“你恨师父又为何要牵扯到温芙!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

左威掩面轻笑,他原本以为魔教的首徒会比旁人聪明些,但没想到还是愚蠢至极:“宁燃,你还是没有搞清楚,我恨的人是你啊。你拥有的一切本来都应该是我的,你所有的骄傲与尊严都应该是我的,我恨的是,我苟延残喘的时候,你却在当所谓的天之骄子。明明你和我都是被抛弃的孩子......”

“荒谬!”

左威突然端起桌上的酒杯,从里面拿出了一块指骨,扔在了宁燃面前,“你猜猜,这是谁的骨头?”

那枚指骨上有旧伤,师父早年为了救被猛虎困住的温芙,曾接下过猛虎的一爪。

他以师父的指骨泡酒......

师父......

通天的火焰一下子点亮了整片夜空。

以火为令,烈焰成兵。

左威原本以为宁燃被骨钉锁死了筋脉,应当对自己没有威胁。却没想到,宁燃愿意冒着走火入魔的风险,强行突破嵌入白骨的十二枚骨钉。那十二枚骨钉从宁燃的身体里射出,直接钉在了宫殿的墙壁上。

几臻巅峰的火灵根,宁燃毕生修为所练就成就的火焰,将整个宫殿都燃烧殆尽。

左威的面容在火焰里扭曲,宁燃烧了仇人,烧了宫殿,烧了一切。

灰烬烧成雪,红衣捻做莲。

他坐在宫殿外的台阶上,汉白玉铺就的台阶上,孤零零地只有他一个人。他得到了一切,又失去了一切。眼看着这场悲剧的所有人都退幕,只剩了他一个。

台阶下,从西北大漠带来的魔修们跪了一片,他们朝宁燃叩首,迎接真正的魔尊归来。

可宁燃伸手接住了落在掌心的一片灰尘,通天的火焰再度升起。他早已杀红了眼,这片怒火根本就不会停下来了。

火焰只会越烧越盛,越烧越远,到最后连他自己也要吞噬殆尽。这是他强行将骨钉剔除身体所要支付的代价,又或许,这是他答应了左威每一个无理取闹的条件,将师妹逼死,将师父害死的代价。

可在意识快要颠覆的瞬间,他见到了铺天盖地的赤红与焰火之中,一道清明的剑光。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会穿越的流浪星球 侠骨丹心 纳尼亚传奇2:狮王、女巫和魔衣橱(双语) 全能游戏设计师 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高术通神 恶魔的圈内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捉鬼实习生6:乱局与恶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