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知道好友是在为自己担心,宁燃留了一句“谢了”就没再和他继续往下聊。言殊说得不错,目前林溪客身上还有太多自己尚未弄清楚的疑点。

说是可疑,但按着林溪客的说法,又好像可以说得通。

不过这个通天令是怎么回事,那晚袭击自己的蛇妖也是口喊着交出通天令。可自己从未曾听说过这个东西,难不成是有人故意嫁祸?

通天的路早就被封死了,当年就是在自己的面前,通天的梯子塌坏的一点都不剩。根本不会存在另一种飞升的途径。更何况如果真的有飞升的途径的话,那么林溪客就应该是里面最积极的一个人了,毕竟当年林溪客可是出了名的想要飞升成仙的人。

难不成,林溪客也是为了什么通天令而接近自己的嘛?这么想想似乎有些说得通,林溪客对自己太过殷勤,所有行径都似乎有些讨好自己......

不过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还是让他失望了,毕竟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通天令,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

宁燃还在想着通天令的事情,可没想到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给敲响了,宁燃还没来得及说请进,就见自己的秘书就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燃总!”秘书面露焦灼,脸色已经有些发白,“我女儿不见了!”

秘书的女儿,就是那个和林溪客玩了一个下午的温芙。

宁燃赶紧站起了身,着急地问:“在哪儿不见的!怎么会不见了?”

秘书赶紧解释:“我刚把车停好,去后备箱拿东西,就发现她已经下车离开了!”

“你别急,我去保卫科调一下停车场的监控,你联系几个见过温芙的同事去找一下,”宁燃抓了件外套穿上,赶紧出了办公室跟着秘书一起去找孩子,“让他们手上的工作都别做了,赶紧去把人给我找到!”

宁燃焦急的样子,就好像温芙是他的亲生孩子一样。

林溪客自然也被算在了找人的行列里,他先前和温芙一起待过一个下午,对温芙的样貌记得还算清楚。再加上林溪客执着地想在宁燃面前立功,讨宁燃的欢心,他用了点灵力就找到了温芙所在的咖啡店。

原来是这小姑娘想吃咖啡店的小蛋糕,可温芙的妈妈看她最近在换牙,不愿意让她吃这些甜不拉几的东西,一再地拒绝。可小温芙性格倔,就是不肯放弃,自己偷偷趁着妈妈不注意跑到了咖啡店里。但好在蛋糕店的人都知道她是宁燃秘书的女儿,赶紧把孩子看好了,正准备联系秘书的时候被林溪客找上了门。

温芙记得林溪客,看到这个好看的哥哥就从咖啡店的椅子上跳了下来,蹦到了林溪客的腿边。林溪客学着电视剧里那些父亲的样子,蹲下身子抱起了温芙,小姑娘还不知道自己的任性妄为闹出了多么大的乌龙,缠着林溪客又是撒娇又是求抱抱,就是想吃店里的小蛋糕。

“赶紧给孩子的妈妈打个电话吧,他们找人都快找疯了,”林溪客可没心情和小孩子闹这些,他关心的只有宁燃而已,眼下孩子找不到,宁燃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比孩子的母亲还要着急。

给孩子的母亲打过电话,知道他们在往这边赶之后,林溪客才抱着温芙坐在了椅子上。

他无心去怪小孩子的胡闹,只是好奇宁燃的态度。

其实原本,林溪客对宁燃最深的印象就是武痴,千年前身为魔尊的宁燃,一生最大的追求就是灵力的巅峰,众多修仙修魔者的顶点。但如今近距离地去了解了宁燃,林溪客才发现不是这样的。就比如眼前这个孩子,宁燃倒还真的放在心上去照顾。

“你说你叫温芙,”林溪客问,“是哪个温,哪个芙?”

小姑娘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林溪客,一只手指着咖啡店橱柜里的小蛋糕,谈条件的意思不言而喻。林溪客算是服了这个人小鬼大的孩子,掏着为数不多从宁燃那里讨来的零花钱,刚给小姑娘买了块彩虹蛋糕。

“温暖的温,芙蓉的芙,”小姑娘的生意做得还算诚信,给了蛋糕,林溪客想要的答案也悉数奉上。

林溪客在桌上写下温芙两个字,这才反应过来。原本听着声音是没什么太大感觉的,如今看到字才知道了,温芙,先魔尊最小的徒弟,宁燃的小师妹。

林溪客还来不及去回忆当年的细节,宁燃就和秘书一起闯了进来。秘书看到女儿就忍不住地哭,当着大家的面把女儿抱在了怀里:“不是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乱跑不要乱跑,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

小孩子的情绪最易受到感染,她哭孩子也跟着哭,连嘴巴里的蛋糕都哭得吐了出来。

找到孩子宁燃也松了口气,他也不知道是自己不小心还是林溪客故意的,两个人的身子悄悄地撞在了一起。林溪客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别担心,我有灵力的,就算她跑得在远我也能找回来。”

宁燃疑惑地打量了一下林溪客,但是并没有戳穿。

秘书带着孩子回了办公室,林溪客还贴心地把小蛋糕打包起来塞到了温芙的手里。两个人目送着秘书离开,林溪客故意把宁燃留了下来,说是要和宁燃单独聊聊。

“我之前没想起来,今天小姑娘跟我说了我才隐约记起,”林溪客看着宁燃,“夫君的师妹,好像也是叫温芙吧,这是转世吗?”

宁燃早就料想到林溪客会猜到,毕竟那与世隔绝的青玉峰虽然无人乐意前往,但林溪客可是最爱搜罗故事的。自己家的那点破事,林溪客恐怕早就打听得清清楚楚。

“对,”宁燃也没有心情遮掩,告诉了林溪客事实,没准还能让林溪客顺带手保护一下温芙,“她是我师妹的转世。”

“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温芙姑娘是死于......”

“不堪受辱,自杀而亡,”宁燃冷冰冰地吐出这八个字,“而后,我为了给她报仇,亲手杀了自己的君王,才篡位坐上了魔尊之位。”

过去就是这样,明明大多数的人和事都记得不太真切了,但总有一两件事如同烟头一样,烫在了书卷上,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抹杀。午夜梦回他还是能想到连尸体都被秃鹫撕咬得温芙站在他的面前,和他说:“师兄,我好痛苦啊。”

宁燃在会议中挣扎,可落在林溪客的眼里,确实另一幅光景。

夫君愿意与他说自己的秘密,是不是代表着,距离他打开宁燃的心又进了一步?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魔卡异世界 人间(上卷):谁是我 心理罪·教化场 写皇帝的同人被发现后 月族2:刺青骑士 无限冒险指南 末日逼近 残次品 富士山禁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