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溪客看言殊离开,才小心翼翼地推开宁燃:“夫君,对不起。”

宁燃一时不知道该把目光落在哪里,他尴尬地看着自己的脚:“你在我面前不必这么卑微,我没有把你当作妾室.......我不是说我不要你了,我就是觉得......你和我是平等的,以后别再下跪了,再怎么说你也是.......”

宁燃本想说“青玉宗的长老”,但如今时过境迁,哪里还有青玉宗什么事。宁燃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我的朋友。”

虽然不是林溪客期待的那个答案,但已经比陌生人要好了很多。

“那作为朋友,”林溪客用小拇指勾着宁燃的衣袖,“我可不可以牵一下你的手。”

他这要求不算过分,宁燃也没扭捏,就当作普通朋友一样,伸手抓住了林溪客的手。林溪客看着两人双手紧握的地方,不经意的笑了出来。

他笑得很甜,角度尺寸都掌握到堪称完美,刚好是甜到宁燃心坎里的那一种。

看夫君那股抵触的样子就知道,宁燃对言殊没什么别的心思,就只是这么多年认识的好朋友而已。虽然没通过灵血这件事卖惨,然后让自己成功睡上夫君的床,但能除掉一个情敌对林溪客来说也算是成功了一大步。

不过林溪客这种人,认准了一个目标就不会轻易放弃,既然决定了今天就要爬上宁燃的床,林溪客说什么都会做到。

于是林溪客当晚,端了一壶水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成功地把那壶水泼在了自己床上。

他还故意把玻璃水壶扔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玻璃破碎的声音。

等宁燃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时候,林溪客正蹲在地上捡玻璃碎片。他这次到没故意用玻璃划破手,只是因为同样的招数一天用两遍夫君会看腻的。

“怎么了这是?”宁燃在书房里看书看得好好的,没想到突然听到了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

林溪客不好意思地捏着手里的碎片:“我不小心把玻璃壶打碎了,抱歉夫君,我不是故意的。这个玻璃水壶是不是很贵,我赔给你。”

“赔什么赔,你别捡了,小心手,”宁燃赶紧走到他面前,把林溪客手里握着的玻璃碎片拿了出来扔到地上,“你手之前就被划了那么多刀,还想再添一点伤口吗?”

“我是修仙者,这点伤口一会儿就好了,”林溪客侧了下身子故意挡着宁燃,“这种粗活我来吧,夫君小心点。”

林溪客去厨房拿了扫帚,小心地把玻璃扫进簸箕里,然后用塑料袋装好,放在了大门入口的拐角里。宁燃看他忙前忙后自己也插不上手,就拿了药坐在床上,想等林溪客弄完给他的手上点药。

这一坐,宁燃的半条裤子都被濡湿了。

“我靠!”

林溪客听到声音赶紧跑了过来,看到宁燃正对着湿了半边的裤子发愁。

“夫君,我忘了提醒你,床上也被撒了水的,”林溪客原本想通过别的方式让宁燃注意到自己的床单都湿透了,但没想到宁燃居然自己撞了上去,还弄湿了半条裤子。

宁燃本身火气就大,这下子更是憋了一股子火不知道往哪里发。林溪客看他生闷气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夫君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此话一出,宁燃的火退了大半。

“我去洗澡,刚好换掉这一身,”宁燃找了个方式缓解自己的尴尬,“都活了一千年的人了,还说什么可爱不可爱。”

“因为以前一直觉得夫君很完美啊,没想到也会有.....”

宁燃打断了林溪客的话:“还不都是你害的。”

话音刚落,宁燃就觉得自己这话说重了,不过就是打湿了自己的裤子,也不是林溪客的错。或许是为了缓解尴尬吧,宁燃伸手摸了下林溪客的头:“下次小心一点,别再这么冒失了。”

林溪客乖乖地低下头让他抚摸。

“对了,你这床全都湿了,没办法睡,今晚睡我床上吧,”宁燃团了团手里的换洗衣服,“我先去洗澡了,你先收拾一下。”

林溪客耗了半天,等的就是宁燃的这句话。

等宁燃钻进浴室,林溪客火速收拾好东西,换上睡衣躺在了宁燃的床上。他现在只想用胶水把自己粘在这张床上,然后就能抱着宁燃一起睡觉觉了。

只是今天爬上去了,明天该怎么办啊?

早知道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床给砸碎。但同样的方式不能再用第二遍,这是电视剧教会林溪客的,用第二遍的贵妃啊,答应啊,最后都会被发现然后被打入冷宫。

他现在这状况属于还没从冷宫爬出去,他可不想再回去。

不过既然都睡在夫君床上了,这衣服是不是得脱点,但是感觉夫君今晚好像并没有要临幸自己的意思。

浴室里,花洒里喷出来的水顺着宁燃的皮肤向下流淌,以水痕勾勒出宁燃完美的身体线条。当年修炼的灵力让宁燃的身体不会老去,但却并没有告诉宁燃该如何面对长生不老之后,永恒时间的虚无。

像言殊、叶墟这样的妖怪还好,大不了换一张画皮,就还能装作另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可宁燃是活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魔修,他无法改变样貌,也无法与人结下过深的缘分,只能在一个地方工作十年,然后再换一个城市重新开始。

他如同时间的旅客,来来往往,最后就只剩下言殊一个朋友。

其实宁燃能理解林溪客的那句“这么多年,只有夫君愿意与我结下缘分,哪怕只是个妾室”。

一年,十年?,百年,都守在青玉峰翠色如云的竹林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指望。从日出望到日落,从月升等到月没。这样巨大的孤独感下,每个人都脆弱如同薄冰,一碰就破。

宁燃不是没有期待过感情,只是与人结下的情缘太过短暂,不过十年二十年就得割舍。割舍就罢了,怕的是被对方骂作怪物,怕的是百年后,生离死别,一个去黄泉路,一个在人世间。

可林溪客不一样。

他能陪自己,长长久久。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赤龙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清洁女工之死 重启游戏时代 魅影 但丁俱乐部 攻略了我的情敌ABO 后巷说百物语 阳光下的罪恶 幼崽保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