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溪客本以为那竹子妖跑了,准备过段时间再找他。却不曾想,不过一会儿秘书就敲响了宁燃办公室的门,说门外有人来找,谈一谈商业合作。

既然是公事,林溪客自然不会拦着宁燃,他俯下身,气息拍打在宁燃的脸上,轻声地说:“夫君,醒一醒。”

宁燃听到动静,下意识地揉了揉眼。却没想到,移开手,入目的却是林溪客那张欠打的脸。宁燃坐起身来,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到了林溪客的大腿上。

“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宁燃揉着脑袋,“这样睡腿会麻的。”

林溪客帮着他按了按太阳穴,温言软语地哄着宁燃:“只要夫君睡着舒服就行......”

他这掏心窝子的话只说了半截,宁燃办公室的门便不知道被哪个不懂礼数的狂徒给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个穿着淡蓝色牛仔外套的男生,待着墨镜和鸭舌帽,进了室内也没摘掉。那男生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朝宁燃伸出了手:“燃总对吗?我是.......”

林溪客一眼就看出这少年是自己当年养在青玉峰的竹子妖。

修为没多少,智力也不高,但胜在,长得可爱喜人。

危险等级,极高。

林溪客抢先一步握住了竹子妖的手,微笑着回答:“是商务合作吗?燃总今天身体有些不太舒服,麻烦各种合作商谈去找出门右拐办公室的秘书,我们燃总忙得很,没什么时间接待一些闲人。”

林溪客还故意咬重了“闲人”两个字,就差在脸上写着“给老子滚”四个大字。

竹子妖撇了下嘴,他倒是想继续当着宁燃的面逗一逗林溪客,可林溪客的剑法天下第一,自己要是惹了他不高兴,明天怕不是就能被林溪客削成竹条,然后再编成竹篮去装豆腐了。

“那好,那我先出去了,”竹子妖抽回了自己被林溪客捏得通红的手,“不打扰二位了,我先去下厕所。”

宁燃还没完全醒过来,只知道有个人突然进来说了两句话又突然离开。但他如今头疼欲裂,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睡一觉。

林溪客倒是会打掩护,趁着宁燃迷迷糊糊的,哄骗着宁燃:“有个人找错办公室了,夫君继续睡吧。”

宁燃这酒劲上来了,头也是疼得厉害,不想和林溪客多说话,随便嗯了两句就继续去睡了。林溪客看他睡得熟了些,赶紧站起来出门去找那只惹事的竹子妖。

那竹子妖说话算数,站在厕所门口远远地看到林溪客就打了个招呼。千年不见,他喊林溪客还是那句简单的:“师父。”

林溪客一辈子没有开门收过徒弟,竹子妖是他无意之间救下来的,从就被这小小的妖怪给赖上了,怎么赶也不肯走,时间长了就住在青玉峰,陪自己说说话。没想到千年过去,这妖怪还活着。当年这竹子妖才修炼出人形,还是个不怎么会走路的胖娃娃,如今倒是长成了个正经模样。

好看是好看,但肯定不如自己,只不过有些人就喜欢吃这一套,以后当着宁燃的面自己还是得放着他一点。

林溪客还未曾说话,那竹子妖倒捏着衣角,嘟囔着嘴,开始和林溪客抱怨了起来:“师父好狠的心,当初丢下我一人了无音讯。”

林溪客当年熟睡的时候,这竹子妖还没有灵识,刚修炼成了个幼崽还不怎么会走路。每天只知道拿嘴去啃自己养在竹屋前的海棠花,啃完海棠啃泥巴。所以他和宁燃的那些矛盾,竹子妖都不知情,也难怪他这么多年都误会了自己,以为当年是自己故意狠心抛弃了他。林溪客随口解释了一下当年自己不知为何昏睡过去,这一睡就是整整一千年。

他不想去深究里面的原因,一千年前的事情了,查出来查不出来对林溪客的影响都不大。

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完成。

林溪客的故事刚说完,就看到竹子妖摘下墨镜,当着林溪客的面眼泪细细簌簌地落了下来。

“呜呜呜呜师父好可怜啊!呜呜呜师父我当时要是多勤奋,灵力强一点就能保护师父了,呜呜呜,”竹子妖一边擦眼泪一边哭,“师父好可怜啊......对了,刚才睡在师父腿上的是师娘吗?”

林溪客眼看着他从一脸泪痕瞬间变成冒着粉红色星星的八卦脸,这人属什么的,变脸这么快?

“差不多吧,当年夫君说要纳我为妾的,虽然只是妾室,但这么一千多年夫君都没有正妻,我觉得他可能对我是真心的,而且这段时间我住在夫君的屋子里,夫君倒也没有要赶我出去的意思,”林溪客分析着宁燃的心理,“我猜测夫君就是嘴硬,心里还是念着我的,不然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一眼就能认得出来我。不过说起来,你来找夫君有什么事吗?”

“哦哦哦,是这样的师父,我现在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艺人啦!对了,我好像忘了告诉您我现在的名字了,我叫叶墟,叶子的叶,废墟的墟。最近有几场直播要和燃总公司旗下的网红合作,”竹子妖说到这件事心里有些得意,这一千年自己还是有点点小成绩的,“我今天是来看看情况的,没想到刚好在附近嗅到了师父的气息,我还以为是我鼻子出问题了.......”

不过说起来燃总,刚才自己透过玻璃窗,看到师父的腿上似乎躺着一个人,“对了,燃总就是师娘吗?”

林溪客点了点头。

“师娘好厉害的!我前几天还加了燃总的微信,没想到是师娘啊!”叶墟摇了摇手里的手机。

林溪客打量了叶墟一眼。叶墟虽然傻了点,但好歹对自己忠心不二。而且长得可爱,也不一定就是宁燃的菜。更何况自己如今孤立无援,有些事情叶墟或许可以帮得上忙:“叶墟,我有件事可能需要麻烦你一下。”

叶墟一听这话,感动得泪都要掉下来了。

苍天可鉴,终于有一天他这个又拽又酷的师父,终于有了麻烦自己的一天。

“就是,或许是千年前我们就没什么感情基础,你师娘对我有些抗拒,”林溪客说,“到现在,他还不愿意和我睡在一张床上。”

一听这话,叶墟就有些急:“那师父你这个问题很严重啊!”

“我也知道,”林溪客回答,“所以就想让你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我这刚苏醒,对现代生活还不熟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林溪客垂下了头,眼底似乎酝着无法言诉的悲伤。

叶墟印象里的林溪客,永远都是冷静且无情的。一张桌,一壶酒,就能在竹林里从日升坐到日落。若是有人前来诉苦,林溪客也只是淡淡地听着,旁人哭天抢地也好,欢天喜地也好,林溪客的脸上从不会显露半点情绪。如今能为了宁燃露出这样悲伤的感情,恐怕是真的动了真心。

“师父你放心,只要有需要的叫我,我都能帮忙!”

“现在还不怎么......”林溪客的话还没说完,不远处走廊的那一头就传来一阵呼喊。

“叶墟,你特么给老子过来!在人家公司里你还乱跑!”

叶墟一听这声音脸色立马就变了,“师父我得先走了,我经纪人来找我了。”他匆忙地留下了一个联系方式,然后转身就跑远了。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热门: 案藏杀机:清代四大奇案卷宗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据说我攻略了大魔王[全息] 网游之修罗传说 最后的驻京办 圣洁之罪 推理者的游戏 叱咤风云 冰魄寒光剑 黑暗精灵2·流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