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咕隆隆地抱着奶茶猛吸,还没到家便喝了个干干净净,晚饭都被撑得没吃几口。宁燃的那杯奶茶他只打开尝了一口,便觉得太甜给放冰箱冷藏了。

到了大半夜,宁燃早就进入梦乡。林溪客偷偷开了次卧的门,然后踮起脚尖偷偷溜到厨房,打开冰箱的门,取出那杯宁燃只喝了一口的奶茶,小心地吸了一口。他独独喜欢那股腻歪的甜,把那口奶茶含进嘴里,便觉得幸福无比。只是林溪客不敢偷喝太多,生怕第二天宁燃会发现。

咽下那股暖心的甜,林溪客并没有选择回去,而是靠在沙发上,研究起了紫皮妖怪的手机里关于“人妻”的内容。

人妻最重要的就是会做饭,不论是男性人妻还是女性人妻,做饭是人妻逃不开的一个属性。而且这个厨艺技能并不是代表着人妻需要做出足以媲美米其林大厨的饭菜,而是人妻的手艺代表着家庭,代表着温馨,代表着日常。所以人妻要做的饭菜应该是精致的,朴实的,家常的。而且饭菜的摆盘也需要用心,不必达到高等餐厅的艺术水准,人妻的饭菜摆盘应该追求简单、温馨,甚至有一点点的可爱。

林溪客想着宁燃每天都在忙着上班,一定没有时间好好照顾自己的胃。于是随手点开几个美食视频,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现代没事视频大多做工精良,不仅有好看的滤镜,深远的寓意,有些美食博主还会特地让自己的亲人朋友乃至宠物都出个镜,看起来舒适又令人向往。林溪客想着要是自己能够做出这样的饭菜,那宁燃肯定就不会对自己这么冷淡了。

不如以后给宁燃做好盒饭带到公司里吃吧,林溪客注意到宁燃今日的午膳是在附近餐馆买的,有时候太忙了就忘了去吃。林溪客今天去公司附近转了转,说实在的他觉得那些餐馆的卫生条件实在是令人堪忧,自己夫君再怎么说当年也是个魔教的教主,怎么能吃这些东西了?

午膳倒也罢了,今日的晚膳是宁燃去楼下的餐馆打包回来的饭菜,味道也太差了,简直难以下咽。但不知为何宁燃倒还吃得挺开心的。

林溪客暗自下定决心,所谓“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这条铁律更古不变,要是想早一步攻破宁燃的心,那首先就得当好人妻,要当好人妻,首先就得从饭菜下手。

就在林溪客看这些美食视频看上头的时候,手机里一条消息突然跳了出来。

“为什么一直不回消息?通天令拿到了吗?”

“现在是宁燃身体最羸弱的时候,不珍惜这个机会,以后就很难再有更好的机会了。”

羸弱?

林溪客下意识地看向宁燃的房门。

说起来他倒也觉得奇怪,昨夜出现的紫皮妖怪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妖而已,自己灵力亏损得如此厉害都能轻易应付,怎么宁燃反倒一点感觉都没有?还睡得如此香甜,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紫皮妖怪的气息。

而且今日,宁燃倒也没有问及昨晚的事情,他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昨夜被一个紫皮妖怪给袭击了。

这确实有些不太对劲——

虽说当年林溪客能把宁燃全身的骨骼都打碎,灵力远在宁燃之上,但是在修魔者中,宁燃依然是不折不扣的第一人。纯种火灵根,稍一抬手就能烧掉良田万顷,森林百亩。

宁燃做过最放肆的事情,就是当年一位举止轻薄的魔修,敬了宁燃一杯酒,问宁燃能不能用一杯酒换宁燃一夜春宵。

宁燃身上的火纹隐隐发光,衬得他美艳如同吞噬人心的魔,他手指白皙,接过那盛满竹叶青的酒杯,然后猛地一下泼在那轻薄的魔修脸上。

瞬间,火光冲天,将那人烧成灰烬。

林溪客曾听过青玉宗掌门大会上,旁人评价宁燃,美则美矣,心如蛇蝎。

只不过宁燃功力高强,旁人拿他也没甚办法。自己自己当初能对上走火入魔的宁燃,纯属占了修炼功法的便宜。

只是,当年如此不可一世的宁燃,为何会被这种下等妖怪说是身体羸弱的人?

第二天清晨,一如昨日,宁燃醒来的时候,林溪客已经在厨房忙活了一会儿了。他围着围裙,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酒酿鸡蛋放在餐桌上。餐桌上摆着沾染清晨初露的鲜花,虽不属玫瑰百合这类,但装点餐桌到也足够。

“夫君早安,”林溪客擦干净手,微笑着看着宁燃,嘱咐他:“快去洗漱吧。”

宁燃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说了句“早安”便钻进浴室刷牙。

他咬着牙刷,偷偷探出头去看在厨房忙碌的林溪客。那人穿着最简单的T恤,腰间围着粉红色的围裙,他似乎刚刚学会如何使用这些现代的厨具,看着押蒜器鼓捣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

宁燃在心里暗暗地骂了句“笨蛋”,却不知道,连他自己都没注意,他的嘴角扬起了笑。

早餐时间,林溪客随手拿起放在餐桌上的不锈钢勺子询问:“夫君,这个汤勺的材质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哎。”

“不锈钢,”宁燃随意抬了下头,但想起今早林溪客忙活了一早上的早饭,宁燃又多了一句解释:“是种金属。”

“摸起来滑滑的,”林溪客故意把玩手里的勺子,突然,他装作一个不小心把勺子朝着宁燃的脸扔了出去。

按照宁燃的功力,他完全可以直接将勺子烧化,或者伸手接住。

但没有想到那不锈钢勺子在空中滑出一个抛物线,直接撞在宁燃的脸上,然后以宁燃鼻梁的轮廓为矢量,滑落在宁燃的腿上。

“林溪客!你搞什么鬼?”宁燃出声呵斥,却全然没注意到林溪客的表情已经变了。他垂下眼帘,神色清冷,陌生得如同千年前那个深居青玉宗从不轻易出山的长老。林溪客一伸手便死死握住宁燃的右手手腕,一把拉到自己面前。

三指合并,去探宁燃的脉象。

宁燃立马反应过来林溪客想要干什么,他手腕用力想要把手抽回来。可就算他巅峰时期,走火入魔之时功力都在在林溪客之下,如今的情形里,他根本反抗不了林溪客。

切脉问诊,宁燃的灵力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在他的体内乱窜。

“你的灵脉是碎裂的?”林溪客转过头质问宁燃,宁燃的脉象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整个灵脉全都如同被人砍断一般,碎裂不堪,灵力在宁燃的身体内疯狂游走,“为什么?”

宁燃想抽回手臂,“不关你的事!放开我!”

林溪客仔细回想,当年的情形之下除了自己,基本无人能与宁燃为敌。这灵脉破碎的样子像极了自己当初将走火入魔的宁燃骨骼打碎时的景象,但他当时明明嘱咐过宁燃,一个月内休养身体,不去动用高阶术法,一个月后身体就会恢复,怎么一千年过去了,宁燃的身体还是这样。

“是那次你走火入魔时,我将你全身骨骼打碎的那次吗?”林溪客问。

宁燃知道自己今天怕是躲不开林溪客的质问,便点了下头。

“我不是和你说过,一个月内不去动用高阶术法,身体就会恢复吗?”林溪客疑惑地看着宁燃,“那一个月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冒着灵脉尽碎的风险去用高阶术法?”

“个人私事,与你无关......”宁燃侧过头去不看林溪客。

林溪客拿他没办法,放开了宁燃的手腕,“说到底都是我的责任,如果我没有把夫君的骨骼打碎就不会这样,我会想办法把夫君的灵脉修复好的。”

“我自找的,和你没有关系。”

林溪客看到宁燃被自己捏红的手,心疼地问:“抱歉,是我太着急了,弄疼你了吧。”宁燃没接他的话,擦了擦身上的衣服,丢下一句:“我去上班了”就离开了。

他“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只留下林溪客一个人在家。不用说都知道,自己的莽撞行为必定惹怒了宁燃。林溪客低下头,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低头刚好看到了面前的酒酿鸡蛋,林溪客伸手舀了两口甜汤。可刚才两个人闹了那么一出,甜汤早就凉了个透。

也就是这个时候,林溪客搜刮来的紫皮妖怪的手机响了起来,林溪客按着宁燃教的方法,按了下接听键。

“你小子跑哪儿去了?今天中午12点,珲春茶馆308包厢,过来和你说事!”电话那头的人喊着话,林溪客暗暗地把地址给记了下来。

“好。”林溪客应了一声,声音太过急促,电话那头的人还没分清楚那声音到底是谁的,林溪客就赶紧把电话挂了。

平日里林溪客从来都不会去搭理这些小妖怪,但是他现在急需找一个人来解惑,宁燃在自己沉睡的一千年里到底遭遇了什么。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谋杀狄更斯 在忍界成了水影 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 只和修为最高的人做朋友 网游之邪龙逆天 神赐的宴会 魔幻玩具铺 奇货6:忽汗城 黑暗塔6:苏珊娜之歌 情债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