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虚假夫妻

上一章:第10章 再下毒手 下一章:第12章 谁是凶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永仓正比在新婚旅行途中就开始后悔跟志田彩子结婚了。还在结婚以前,她就知道彩子是个娇生惯养、骄横任性的女人。但是,不论她如何飞扬跋扈、恣意横行,她带来的巨额“陪嫁钱”,却可补偿一切。

彩子是永仓任职的三立商行的后盾、协荣银行总经理志田总一郎的小女儿。永仓不过是个小职员,对他来说,彩子是位门第高不可攀的小姐。可是,在庆祝公司成立四十周年晚会上,彩子初次与永仓见面,就为他的英俊潇洒所吸引,而对他一见钟情。她一再要求父亲同意她跟永仓结婚。

起初,志田总一郎坚定反对。出生在志田家这样高贵门第的子女,是绝对不能仅仅根据个人的意愿嫁娶的。儿女的婚事首先应该成为维护和扩大自己势力的最好机会,必须跟门当户对的名门望族联姻。“下嫁”给一个普通职员,这是根本不能考虑的事情。

但是,彩子是志田家的小女儿,所幸她有两个组姐,她们都遵照父亲的安排,缔结了良缘。对于娇宠坏了的小女儿的任性固执,也只好听之任之。这样,彩子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跟永仓结婚了。

婚礼办得极其盛大豪华。政界和财界许多要人出席祝贺。来宾中十之八九是志田家的亲朋好友。特地从农村来到来京参加婚礼的永仓的双亲和少数几位亲友被志田家的气派压倒,畏畏缩缩地呆在一旁,尴尬极了。

婚礼上,彩子表现得傲慢无礼,任性骄横。在披露宴开始之前,新郎新娘要向双亲献花。永仓的双亲也实在是一副乡巴佬的样子。父亲穿着借来的礼服,打扮的确寒酸;母亲战战兢兢,惶恐不安,举止委实可怜。

按规定新郎向岳父母、新娘向公婆敬献花束。

彩子却声称:“我不想给长得象猴子一样的人献花。”

把自己的公婆说成是猴子,这也太过分啦!永仓脸上现出不悦之色。可是,在这喜庆宴席上,他只好忍耐下来,劝妻子说:“这不过是一种形式,请别介意。”

她虽然是自己的妻子,但要把这种象对待女主人似的说话措词变成丈夫对妻子说话的口气,尚需待时日。

“我不!我给我的父母献花,你给你的父母献花嘛。这样做不是更实际吗?我没有什么值得向你的父母表示感谢的。”

彩子说起话来那副盛气凌人的面孔,使永仓感到象严冬季节荒山结满冰凌似的冷酷无情。从这时候起,永仓心里就掠过一丝对这场婚姻的不祥预感。

最后还是决定分则向各自的父母献花。无论是作父母的还是来宾都没有认为这有什么特别不合适的,倒是经办宴席的饭店方面感到不可思议。

永仓心中闷闷不乐。彩子竟然把丈夫的父母称作“猴子”,拒绝向他们献花,还说出没有值得向永仓的双亲表示感谢的话来。

彩子拒绝向自己的公婆献花,还说出如此粗野的话来,这象在永仓心上挂了一支铁钩,使他的心在流血。永仓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但从这时起,他已认清了这个要成为自己妻子的女人的真面目。

彩子是位漂亮女人。鸭蛋形的脸上配着一双凤眼,微微隆起的鼻梁和抿紧的小嘴使她在大多长着扁平面孔的日本女性中显得格外出众。她那修长的双腿和婀娜的体态,即使和外国女人比起来也毫不逊色。美中不足的是有点不苟言笑,缺少热情;待人接物,不够亲切,令人感到她有着一种高不可攀,难以接近的冷艳美。

永仓为她的美艳倾倒,但更为志田家的高贵门第和无数金钱所吸引。

跟彩子结婚就意味着永仓可仰仗志田家飞黄腾达,青云直上。

他跟彩子刚一订婚。公司董事们就立即对他另眼相看,把他从一个普通职员提升为副课长,并内定婚后升任课长。

这一切都出自志田总一郎的意志。对三立商行来说,志田总一郎是专制君主。

商业公司的流动资金数目庞大。三立商行的流动资金约为七千亿日元,在全国同行业中排第十三位。而在这项资金中,公司本身的份额不足百分之三,百分之九十七是银行贷款和企业间的信贷即赊购商品。

公司需建立企业间的信用。公司从厂家购进商品,支付票据;作为厂家来说,接受有信誉的商业公司的票据也感到放心。如果不通过商业公司,直接把商品卖给需求者,就可免受商业公司从中盘剥。但是,一旦需求者破产,厂家也要跟着倒闭。如果商业公司介于其间,货款可由商业公司的票据得到保证。而商业公司之所以具有这样的信誉,是因为有大银行作后盾。商业公司一旦被银行抛弃,就无法存在下去;银行如果掌握了营业颇高的商业公司,就可坐享其成,大赚其钱。在这个意义上说,商业公司和银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

娶了银行总经理的女儿作妻子的永仓,在三立商行的地位自然得到了保证。

彩子充分意识到自己的后盾强大。按说自己是永仓之流的小人物无法染指的“高贵女人”,理所当然地应当受到“高贵女人”的待遇。出于这种认识,她一开始就把永仓看作是侍奉主人家小姐的“家夫”,把永仓的父母视为卑贱的奴仆,自然会若无其事地口出恶言,辱骂他们是“猴子”。

永仓对此却不能说一句不满的话。他是彩子的丈夫,但不是“主人”①。

【① 日本妇女对外称自己的丈夫为“主人”。】

他们的新居座落在杉井区,建筑精美,庭院宽敞、环境幽静。这是志田总一郎特意为新婚夫妇建造的。凭永仓的力量是一辈子也住不上这样高级的住宅的。

毫无疑问,这里的一家之主是彩子。对她来说,永仓只不过是“满足情欲的家夫”,卧榻之上的主导权掌握在她手中。

新婚初夜,永仓就发觉她不是处女,可是,他还不能让她看出来,要象演戏一样,装作全然不察。这简直是屈辱的表演!然而她带来的陪嫁钱和保证他未来前程的票据却有着忍受这一切的充分价值。

尽管如此,彩子的专横跋扈也实在令人难以忍受。彩子在结婚的当初就主张夫妻要分开住,各有各的卧室。

迁入新居的第一夜,就按彩子的意见办理,她是在蜜月旅行时提出这一主张的。

他们去美国西海岸作新婚旅行。在洛杉矶的比巴里·克莱因特饭店度过了新婚之夜。从第二天晚上起,她就提出要分开房间住。

永仓不禁一惊,反驳说:“我们是夫妻呀!夫妻同住一个房间,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爱情和睡觉是两回事。”

“那就在房间里再增加一张床吧。”

“有外人在房间里,我睡不安稳。”

“外人?我们不是夫妻吗?”

“可呼吸完全是陌生人。呼出的是二氧化碳。一想到我睡着的时候,吸进别人呼出的气体,我就无法忍受。”

“可新婚夫妇不住在一个房间里,岂不让人感到奇怪吗?”

“那么我的房间就用个假名。要不熟人住进这个饭店,还以为我们吵架了。我不愿意这样。”

永仓这时痛感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做出选择时犯了一个重大错误。

——我这不是牺牲了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换来这么一个骄奢蛮横的女人吗?

永仓想起了为得到彩子而失去的那个人。不,不是失去,而是自己把她抛弃了。如果这次新婚旅行是同那个被自己抛弃的女人在一起的话,将是多么幸福美满呀!那消逝的女人的面影在他眼前晃动,引起他无限的惆怅烦闷。

永仓在洛杉矶的旅馆为妻子另订房间时,使用了“穗积裕希子”的名字。这就在无意中改换了新婚旅行的伴侣。

在夫妻性生活中,永仓必须迎合彩子的意愿。

当她需要永仓时,就象一头发情的母兽,只要永仓不能满足她,就恶言垢骂:“你把我看成什么了?你自私透项!你自己满足就行啦?难道我是你发泄情欲的工具?”

当她不需要而永仓要求时,她就冷酷地加以拒绝:“我现在没有那种兴趣。我讨厌你这种死乞白赖,纠缠不休的人,简直象个色情狂。”

这些难以言喻的屈辱,永仓都不得不忍受下去,—切要为将来着想。

在新居的生活开始后不久,永仓的父母从乡下来东京探望儿子。他们不仅为儿子在东京一流公司任职感到骄傲,更为儿子和大阔佬的小姐结婚而由衷高兴。

永仓的父母是第一次来访问儿子的新居,从乡下带来许多土产品。对于他们的到来,彩子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快。

“真不懂事!新婚期间就跑来添麻烦。”

“彩子,别那么说。他们大老远赶来看我们,又是第一次来。”

“我又没请他们来!再说,他们带来些什么哟!沾着泥巴的萝卜,胡萝卜。我可不想吃那些东西。让他们带来的泡菜弄得满屋都是臭味。我没有工夫应酬他们,你随便看着办吧。”

彩子果真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没露面,连杯茶也没给丈夫的双亲沏。

永仓只好对父母说,彩子由于旅途劳累,躺在床上静养。

善良的父母对儿子的话深信不疑,打心眼里为儿媳的身体担忧。

就是这样,两位老人也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我们真是幸福呀!能在儿子象皇宫—样的家里住上一夜,都是因为我们长寿啊!”

永仓的双亲刚走,彩子的父母就来了。

“爸爸和妈妈来啦。你快到门口迎接。”

彩子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亲切地把父母让进客厅。

“正也君,开头是关键哟!一开始不拉紧缰绳,一辈子要受女人的气。”

总一郎对彩子那趾高气昂的态度苦笑了一下。可看得出来,他内心里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

“哎呀!再没有比我们家这位老爷更厉害的啦!”

彩子嘴里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不断吩咐永仓干这干那的,自己连身子也不欠一下。

永仓心里感到窝火,但在总一郎面前一点都不能表露出来,实际上,就是他们不在这里,也仍然需要控制自己的感情。

——走着瞧吧!

永仓咬紧嘴唇。到自己依靠志田家的名声和财力积蓄起力量的那一天,让你尝尝厉害。

——这个女人不过是我向上爬的阶梯。

在此之前,就需忍耐。可是,一个人牺牲了最宝贵的东西,拼命爬上去,会得到什么结果呢?

永仓想到这里,一股莫名的空虚感,象一股寒风钻进体内,冷彻肺腑。

和彩子结婚以前,永仓从未体验过这种感情,结婚以后,他的心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但他本人还没有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

为了得到彩子,他不曾犹豫过。男人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无论牺牲什么,也不会后悔的。他不会满足于平淡无奇的家庭幸福,总是憧憬着地平线尽头那未知的东西。

但是也有这样的情况:人们真正要追求的东西,恰恰存在于已经消逝的过去之中。

过去,当把它弄到手里,直至把它丢弃时,他并没有发觉这就是自己追求的东西,及至丢弃以后才发现这正是自己所追求的东西时,为时已晚。

从在洛杉矶的旅馆住宿登记卡上写下裕希子的名字的时候起,自以为毫无留恋将之抛弃的她,在永仓心上占据的位置日益扩大了。

彩子的任性专横日甚一日,但对外却出色地扮演着“可爱妻子”的角色。她在人前总是后退一步,站在丈夫身后,显得谦恭有礼。人们一直想像着在这个女人当家作主的家庭里,永仓在妻子面前抬不起头来,处境会多么可怜。可当他们看到彩子那谦恭矜持的态度时,初则大吃一惊,继则羡慕不已。

“永仓,你可真交上好运了!”

永仓不能对他们说:你们都被彩子的高超演技蒙骗啦!

“我也认为我运气不坏,娶了个好妻子。”

对周围人们的啧啧称赞不得不违心地随声附和的苦涩心情,越是不能得到别人的理解,越是无法排遣。

彩子演的戏用心良苦:如果今后发生了永仓要跟她离婚的情况,那完全是永仓的过错。因此,她要在人们面前把“理想妻子”的角色表演得尽善尽美,人人称道。

“你听着,我们作夫妻并不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只有夫妻两个人在一起时,彩子对永仓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我们身后永远有志田家存在。你已经跟志田家结缘,希望你不要玷污志田家的名声。”

“怎么,你好象把我当成你们家的上门女婿了。”

永仓以讥诮的口吻回答。可彩子根本不理睬他的嘲讽。

“你那样认为也可以。虽然跟你结婚后,户籍上我成了你的妻子,但我仍然是志田家的人,永仓这个姓氏就同没有一样。”

“跟没有一样?你说话太过分啦!”永仓尽量用苦笑把内心的愤怒掩饰过去。

“难道不是这样啊?你家出过一个大人物吗?不要说大人物,就是象律师、医生、学者这样的人,你家出过吗?恐怕你是最出息的一个吧!你有今天全靠志田家。这一点你不要忘记!”

这番话听起来令人气愤,但事实确是如此。如果不跟彩子结婚,他仍然是个小职员。在拥有资金二百亿日元、职工约七千的大金字塔里,人才荟集,出类拔萃者高踞于金字塔的顶部。在这些毕业于名牌大学的优秀人材面前,象永仓这样出身农村、无权无势的人永远只能是个平庸的小职员。乡下的双亲以为儿子毕业于东京的大学,就职于一流公司,从此就可“飞黄腾达,光宗耀祖”,实际上,大多数人在这座金字塔的底层挣扎一辈子也无出头之日。

永仓能够跻身于这些优秀人物的行列,全靠彩子。面对事实,永仓无言以对。

“我没有忘记呀!”

永仓点点头,他想出卖一部分自己灵魂。

自从跟彩子结婚以来,他发觉自己每天都在出卖灵魂。跟彩子结婚本身就是以出卖灵魂为代价的。可是,将来一旦依靠志田总一郎的势力掌握了实权,就可收回付出的全部代价。但是,这样每天一点一点地出卖灵魂,也许没等到那一天到来自己的心已完全死去。永仓感到深为不安。

刚结婚时,彩子疏远了过去的男友,但是没过几个月,就又同他们鬼混在一起。她开始经常外出。最初只是在永仓去公司上班时出去,久而久之,永仓下班回来,她也不在家。

每当她比永仓晚回来时,总是满身酒气。有时永仓忍不住问她哪儿去了,彩子立刻摆开架势,准备吵闹。

“你不必追查我到哪儿去,偶尔我也想自由轻松一下。”

“哎呀,才十点钟,不是天刚黑吗?”

“我是说,你作为主妇回来得有些晚了。”

“你的意思是,你是这家的主人,不管多晚回来都没有关系,而我作为主妇,就必须天黑以前回家喽!”

“谁也没说这种话嘛!”

“你说没说不是一回事吗?你是想让妻子关在家里,深居简出。”

“我没那样想,只是……”

“只是什么?”

永仓感到很疲倦,不想同她再争论下去,而且不管怎么说,彩子也是听不进去的。

“没有什么。我不想为这事同你吵嘴。”

“我也不是要跟你吵嘴,只是说明一下我的意见。”

“我明白了。这样行了吧?”

“你明白什么啦?我讨厌你那种含含糊糊、模棱两可的说话方式!我的问题是:丈夫不在家时,妻子根本不能外出吗?”

“我并没有说不能外出。我说的是时间。”

“你说话不要拐弯抹角。限制妻子外出时间,这是有关妻子的个人自由问题。”

“自由?你不要小题大做啦。”

“我一点也没有小题大做。今后的女性,不单单是为丈夫操持家务,生儿育女的工具。妻子也应同丈夫一样,把目光投向社会,扩大视野。妻子隶属于丈夫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夫妻是以平等的人格相互对待的。”

“难道妻子跟别的男人在外面鬼混,深更半夜才回家,这才是‘以平等的人格相互对待’吗?”

永仓真想这样反驳她,但忍住没说。

家务事全由女仆承担,还没有小孩,她那里是“工具”,简直是放荡。她还要求什么样的自由呢?

从这以后,彩子可能认为自己外出已经正当化,公然经常比永仓更晚回家。

彩子每次从外面回来时,身上的酒味更大了。就连老女仆都同情起“老爷”来,说“老爷太可怜”。

一天晚上,永仓因工作关系深夜十二点才回来。家里人声嘈杂,乌烟瘴气。从彩子的起居室里传来立体声音乐和喧闹的笑语声。

“怎么这样吵闹?”

永仓惊诧地问迎出来的老女仆。

“嗯,这个……”

“是彩子的朋友来了吗?”

“是的。”老女仆无可奈何地回答说。

“来的是些什么人?”

“都是些我没见过的人。”

“是男的吗?”

这不用问,整个气氛早就回答了,而且还不止一、两个人。

恰好这时彩子的起居室的门打开了,彩子摇摇晃晃地来到走廊上。当她看到永仓站在门边,微微一惊,停下脚步,马上一本正经地问道:“哎呀,老爷回来啦!您刚刚到家吗?我一点也不知道,实在失礼了。今天晚上我举办了个晚会,您也来参加吗?”

“不啦,我有些疲倦,就先睡了。”

在永仓说话时,从起居室里走出一个年轻男人。

“夫人,你怎么偷偷溜了,可太胆小啦!”

他眼睛被蒙住,象是在玩蒙老瞎的游戏,没有发觉永仓站在那里。他二十二、三岁,留着长长的鬓角,没有一点男子气。他迈着踉跄的步子,想从后面搂抱彩子。

“哎呀,你喝醉了。快站好,别那样放肆!”

当着永仓的面,呵责他没规矩,要是永仓不在场,他们不知道会怎样胡闹呢?

“噢?!那儿站着的男人是谁?你倒抢先一步,真卑鄙!”

“你胡说些什么呀,这是我家主人。”

彩子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声,籍以掩饰自己的困窘。

“嗯?你家主人?”

那个男人象是酒醒了,立即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好啦,用不着那么一本正经的。正好,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

没等彩子说完。永仓扭身走进自己的卧室。

从这天晚上起,彩子就公开把男友带回家来。

这些人与其说是彩子的男友,不如说是为她捧场的人。他们都是一些二十二、三岁,徒有好看的外表,却头脑简单、浅薄无聊的年轻人。

彩子在他们的包围下俨然是女皇。

开始,当永仓在家时,他们还有所顾忌,渐渐地变得肆无忌惮,厚颜无耻起来。他们毫不回避永仓,跟彩子调情。永仓就是掩上耳朵,彩子和他们嬉闹调情的娇声嗲语也钻进耳中。刚刚要安静下来,马上又响起刺耳的布鲁士音乐。他们大概又跳起了贴面舞。即使不亲临现场看他们搂抱在一起跳舞的丑态,也会感到弥漫在整个家庭里的妖冶淫荡气氛。

彩子就差没当着丈夫的面跟他们乱搞了。她似乎是在使用各种手段折磨永仓的神经,看他能忍耐到何种程度。

推荐热门小说虚幻的旅行,本站提供虚幻的旅行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虚幻的旅行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0章 再下毒手 下一章:第12章 谁是凶手
热门: 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 大完美主播 心毒之陨罪书 危险的童话 病秧子的冲喜男妻 纯阳大道 仙药供应商 谁把我宠成了这个样子[末世] 魔兽世界:巨龙的黎明 黑暗塔7:黑暗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