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日本人的债务

上一章:第23章 魔鬼般的逃亡者 下一章:第25章 回归祖国的同案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从东京起飞,取道安克雷奇。飞机航行十五小时后,到达纽约。然后马不停蹄地向华盛顿进发。从肯尼迪国际机场转到拉加提牙机场这段路,栋居坐了出租汽车。他的“纽约观光”只是在出租汽车上的短暂片刻而已。

这里是凌辱、杀害父亲的美国兵的袓国,但栋居并没有因此而激动。现在栋居的眼中只有一只黄澄澄的柠檬。他到美国来,就是为了寻找它的踪迹。

二月二十八日下午四时四十五分,栋居乘坐的美国航空公司波音727客机从拉加提牙机场起飞,在纽约阴霾的上空盘旋着升到一定高度,然后把机首对准华盛顿的西南方向。从舷窗朝下俯视,在墨濡般的暮色下,曼哈顿①象块巨大的墓碑。那里的确是物质文明达到极限后形成的一个坟墓。

注:曼哈顿,纽约市中心。——译者注

二十分钟后,机长用生硬的语调向乘客广播:飞机已临近华盛顿达拉斯机场。机体开始从透着残光的云层中下降。栋居凭着事先查地图得到的印象,在黑暗中寻找弗拉特利克的位置。高空尚有残光,地面已是一片黑暗。

飞机在空中兜了几圈,着了地。接好过渡桥,乘客开始离机。出口舱门一开,冷空气钻进机内。全体乘客都穿着厚大衣。舷窗外纷纷扬扬地飘着白色的东西。在空中没注意,达拉斯机场正在下雪。

入境手续已在纽约办理完毕,在这里只要领取存放在随身行李寄存处的旅行皮箱就可以了。一出机场走廊,一位中年美国男子走上前来问:“您就是栋居先生吗?”此人头发茶褐色,剪成短发式。脸堂赫红,身材高大。一张大脸上,眼睛显得更小,但目光沉着。上穿茶色皮制工作服,下穿藏青工装裤,上面有一只金属制的鹫鹰,是男式服饰垂件。

“是的。”栋居点点头。

“我叫哈利·旺达利科,是马里兰州的警察,东京的那须警部①通过国际刑事警察组织要求协助,由我担任您的向导,特来迎接。”为了让栋居听懂,哈利慢慢地作了自我介绍,并向栋居伸出一只厚厚的大手。

注:警部:警察官衔。——译者注

栋居来到陌生的美国,难免有些胆怯,哈利的出现就象来了救星。栋居在心里感激那须想得周到。

栋居同旺达利科握手,互致初次见面的礼节。旺达利科说:

“您在此间一切由我陪同,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作为马里兰州的警察,我们已经为东京警视厅的侦察作好了提供一切方便的准备。”

旺达利科的车等在机场大楼的出口处。不是巡逻车,而是一般的轿车。驾驶座上坐着一位身穿西装的黑人青年。旺达利科介绍说黑人青年叫“鲁密斯”。鲁密斯身材象运动员,肩膀宽、胸脯厚。看来他也是警官。

鲁密斯让旺达利科和栋居坐上车就启动了引擎。路旁积着雪,眼前是一片白雪纷扬的银色世界。

“已经同井崎先生联系好了。他说明天下午一点钟到弗都·戴多利库基地①来。您从日本远道而来,旅途中一定很累,今晚请在旅馆好好休息,明天上午九时三十分我到旅馆来接您。”

注:美军细菌战研究基地。——译者注

旺达利科说了自己的安排。一切都准备妥了,栋居不得不照着做。到弗都·戴多利库基地会面,对栋居来说,是个难得的好机会。栋居在接触各种“731”人员的时候就对这个继承“731”研究成果的基地发生了兴趣。这次无论如何要好好看看美国的细菌武器研究基地究竟是怎样的。

第二节

第二天上午九时三十分,旺达利科和鲁密斯到旅馆来接栋居。

“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旺达利科高兴地问。

一夜酣睡,时差造成的疲劳完全解除。旺达利科的赫红脸也比昨天更加精神。一出旅馆门,栋居大为惊奇,一夜飞雪,竟积得这么厚。昨天雪还没盖没街上的建筑物,今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而且雪还在继续下。

“这是华盛顿二十几年来罕见的大雪。”旺达利科说。就在栋居因时差不适应而酣睡的时候,前所未有的大雪从天而降。

“雪这么大,去弗拉特利克的路会堵死吗?”栋居担心地问。这种偏僻的角落,连公共汽车一天才开四、五次,说不定道路早已被大雪封住了。

“您别担心,基地已经为您出动了扫雪车,确保道路畅通。”

“为我出动了扫雪车?”栋居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能让这点雪阻挡住日本来的贵客呢,我同军方交涉了一下,他们马上答应出动扫雪车。”

受到如此郑重的待遇,栋居既惊异,又困惑不解。自己不过是个日本刑警,而这几乎是国宾才能享受的待遇。

“都准备好了,马上就出发吧,雪不会下很久了,天气预报说下午就会停的。”为了不使栋居侷促不安,旺达利科催促着。

车开出市区,行驶在四辆车宽的高速公路上。雪渐渐小了。

前方丘陵地带的山脚下出现一个小城市,约莫三千户人家大小。在白雪皑皑的荒原和杂树林同丘陵地带的交接处,山麓下坐落着一家家暗红色的民房,仿佛是一片人为撒上的垃圾。

“那就是弗拉特利克。”鲁密斯握着方向盘说。

“弗都!戴多利库基地应该在市郊。”旺达利科朝车窗外搜寻着。看来他和鲁密斯都是第一次来弗都·戴多利库。不一会,看到路旁的建筑物上有块牌子,上面写着“旅游中心”。

“到那里去问一下。”旺达利科说。三人下了车。

旅游中心约十五坪①大小。一张大桌子旁坐着一位高中生模样的少女。看到远方来客进门,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和声悦色地欢迎:

“嗨,欢迎您来弗拉特利克。要我帮忙吗?”

注:日本土地面积单位,一坪等于三十六平方尺。——译者注

“我们想去弗都·戴多利库基地,不知该走哪条道才好。”旺达利科问。

“弗都·戴多利库?是军队的驻地吗?在本市的尽头。您沿着总干道朝北走到底,向左拐,再过去有一条军用道路,那里就是弗都·戴多利库基地。”少女回答说。她打量着栋居的脸,目光停留在栋居携带的照相机上。

“您是日本人吗?”少女好奇地问。

“Yes(是的)。”

“噢——,本市也住着一位日本人。不过,来旅游的日本人您是第一个,从东京来的吗?”

少女满面笑容,和蔼可亲。她说的“一位日本人”无疑是井崎。但是,现在急着赶路,来不及多问。开车到弗都·戴多利库基地大约需要十分钟。

轿车向左一个大转弯,驶上了军用道路。这条路笔直,路旁栽着白桦,齐刷刷地排成一列伸向远方。不一会,看到左侧有一块标着“USAMRIID”的大牌子。后来我们打听到这是“美国陆军传染病调查研究所”的简称。

终于来到基地的大门。一位身穿蓝制服,头戴蓝军帽的女文职人员扬起手说:“停车!”她走出门卫室,指着车窗命令:

“打开车窗!”

栋居一阵紧张。她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过来。旺达利科打开车窗,一阵冷风横吹进车厢。

“您好!您是来参观的吗?”

“是的。”

“来会见谁?”她蹙起眉问。 -

“我们是马里兰州的警察,是陪同日本栋居刑警来的。已经同基地的井崎良忠博士约好一点钟见面。井崎博士正在USAMIIA(美国陆军医学情报部)里等我们。”

旺达利科把头伸出窗外向她解释。女文职人员肃然起敬:

“噢,栋居先生,我们正期待着您的到来。”她行了个军礼。

受到如此郑重的迎接,栋居感到非常惊讶。女文职人员递给鲁密斯一张地图:

“副司令官在情报部等您。我来为你们做向导。”女文职人员报告说。

栋居越发奇怪了,问:“副司令官在等我们?”

“本来要报告司令官的,司令官正好回家休假了。请,请跟我来。”年轻的女文职人员忽闪着蓝眼睛回答。

受副司令官的接见非同小可,栋居受宠若惊,心里很紧张。带路的吉普车已经开动了。这里虽然是军队中极其秘密的细菌武器研究基地,但没有戒备森严的气氛,看上去象个大农场,耳边仿佛响起了牧歌。要是在这里放上牛,同真的牧场没什么两样。

一路上虽有哨卡,但检查得很松。只有一个开吉普车前导的女文职人员担任守护,她是来给栋居他们领路的。除此之外,没有一个人来理会他们。

女文职人员领客人进了门。门廊的墙壁上张挂着星条旗及美国地图。门是双重的。打开里面一扇厚门,左右各有一条走廊。走廊铺着绿色油毡。走廊两侧的小房间象紧闭的贝壳,关得严严的。

走廊很暗,空气中散发出一股药品气味。那是石炭酸的气味。皮鞋踏在铺油毡的地上吱吱作响。左侧有一间很大的房间。门开着,里面有男女文职人员,穿着白色的工作服,正在热烈地争沦着什么。看来这里是图书室,书架上排满了书本。

沿走廊走过图书室,再向右拐,就到了医学情报部的办公室。

室内用屏风隔着,进门右侧放着一张细长的桌子,桌旁坐着一位搞情报工作的女文职人员。长脸、碧眼、褐发。挺秀的胸脯从白衬衣门襟处开始隆起。身穿桔黄色制服,胸前佩着一块金闪闪的名牌,上面有“C·ANNY(爱妮)”几个字母。她正在写着什么。

室内有暖气,暖和得几乎要冒汗。看来蒸气取暖设备的管道已经接到各个角落。

做向导的女文职人员走到爱妮旁边,同她耳语了一番。爱妮面对栋居笑容满面地站起身来,用吐字清晰的英语说:“欢迎您光临,副司令官正在等您呢。”至此,栋居一行就由从大门口开始陪同的女文职人员移交给情报部的工作人员。

爱妮钯客人领到房间里面的沙发上坐下。不一会,传来嘎哕嘎吱的脚步声,走来一位身穿深蓝西装的高个男子。只见他金发、蓝眼、尖鼻、圆脸。面色红润,但额头微秃。脸颊上有一些稀稀拉拉的胡茬子。整个脸庞给人一种和蔼的印象,一张脸有些象小孩,他四十岁上下。小小的嘴唇抿得紧紧的。

他就是基地副司令官尤金·F·亨德森上校。他径直走到栋居面前,伸出手说:

“欢迎您光临弗都·戴多利库。”双方作初次见面的寒暄。栋居对主人出动扫雪车的盛情表示感谢。

栋居等人寒暄时都站起了身,上校请他们重新坐下。问:

“您专程从日本采访问井崎博士,也是为了解‘731’的事情吗?”

“您怎么会知道的呢?”栋居略为惊讶地反问。弗都·戴多利库是从“731”这个母体中繁衍出来的,这已经是三十七年前的事情。今天,美军方面对“731”的印象一定已经淡薄了。关于会见井崎的目的,栋居事先没有透露过一句,却被亨德森上校一语道破。而且他说了“也是”,这就意味着在栋居之前已经有人来访问过井崎了。

“我们了解到井崎博士是原‘731’队员。”

然而,虽然井崎确是“731”原队员,但这也不能成为栋居访问井崎的理由,那毕竟已是过去的事情了。

亨德森好象看出了栋居的心理活动,补充说:

“最近,某杂志发表了关于731部队的文章,撰稿人是住在旧金山一位叫琼·莱辛的人。”

“是《核污染科学》杂志吗?”

“正是。许多报馆、电台、杂志大量宣传莱辛的文章后,一些读者打电话给我们,询问有关弗都·戴多利库基地研究细菌武器的事情。还问莱辛文章中提到的‘731’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回答说,五角大楼图书资料室里发现的文件就是关于‘731’的。此外,还有大约三百五十页的附件。我们认为,当时这些东西是绝密的。但是到了今天几乎失去了保密的必要。”

从亨德森话里的“我们”一词可以看出,基地的干部已经讨论过“731”有关资料的处理问题。

“为什么现在就不必保密了呢?”

“形式上是保密的,这点没有改变。但秘密的实质已经没有了。”

“理由是什么?”

“理由是……尼克松政权诞生时,总统发表演说,表示美利坚合众国要停止一切进攻型细菌武器的研究以及要大幅度缩小研究基地。这以后,由于弗都·戴多利库搞的是攻击型细菌武器,所以研究项目全部停止;基地缩小;一些试验设备被废弃;人员缩编;预算大幅度节减。以后弗都·戴多利库基地就光搞防御性的防疫研究。”

“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可以带你们到基地的任何地方去,让你们亲自去证实一下。”

这是第一次听到的意外消息。十几年后的今天,美国唯一的细菌战研究所已经改变了性质,失去了它原先的机能。

亨德森上校的诚挚口气使栋居觉得他的话不是说谎。在牧场似的表面气氛下,弗都·戴多利库已经变了样。

第三节

在栋居与亨德森上校说话的时候,一位瘦削、高个子的老人走进屋来。他头上的白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留下道梳痕。据国际刑事警察组织的有关材料记载,他已七十二岁。但老人的肤色仍有光泽,身材高大,显得比实际岁数年轻得多。这是迄今见过的“731”老队员的共同特点。在右侧脸颊的上方,眼睛和耳朵之间有一块老人斑。可以说这是他脸上唯一的老年标志。

老人进门后,盯着栋居径直走来:“我就是井崎。远道而来,辛苦了。”

井崎走到栋居前伸出手。井崎从日本特意派警察出差到美国的做法中,意识到栋居的使命不同寻常。他不免有些紧张。

“我是曲町警署的栋居,前几天在电话里失礼了。但电话中谈的事还没有了结,所以特地来拜访。”

栋居向对方暗示了不把要了解的事弄清楚决不回去的决心。

“没想到日本会派警察专程到美国来访问我。”井崎似乎对这一事实感到惊讶。对方不远万里,跨过浩瀚的太平洋和辽阔的美国大陆,就是为了调查自己掌握的秘密。

“地球是有限的,如果需要,坐上飞机就可以到达任何地方。”

栋居拐弯抹角地渐渐在话中加重压力。二位陪同栋居来的美国警察也从侧面帮助栋居。

“那么,您来就是为了电话中说的事吗?”井崎同栋居的压力相对抗。

井崎把栋居叫到基地会面是有用意的,如果在自己家里会见,主客一对一,不能充分发挥在自己的阵地上以主人身分迎击客敌的优势;把人生地疏的日本刑警叫到基地,首先可以用美国军队的军威威慑对方。其次,周围都说英语,可以使对方处在被包围的窘境中。

但是,基地却把栋居当作贵宾迎接。基地司令官麦克哈依姆少将正好回佛罗里达州休假。但副司令官亨德森上校却命令扫雪车清道。这不仅是因为遇上了罕见的大雪,而且是为了保证栋居畅通无阻到达基地。由此可见,麦克哈依姆要是在基地的话,一定会亲自出来迎接。

井崎想借美军军威压制栋居,结果事与愿违,反而使栋居成为贵宾大模大样地开进基地。借美军军威的倒不如说是栋居。而且,对双方交锋来说,栋居语言上的障碍并不能构成他的劣势。

“是的,大致情况已经告诉过您了。杨君里女士、奥山谨二郎先生都死了,二人的死是有关连的。我们认为这是谋杀案件。为了查出罪犯;我们需要请您协助。”

栋居一个劲地追问。旺达利科、鲁密斯,甚至亨德森都在等待井崎答话,好象在问他:栋居的话你听懂了吗?

“您专程从日本赶到这里,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可以告诉您。”井崎仍然负隅顽抗。

“井崎先生,杨君里肯定是为了找您的女儿才访问日本的。她在归途中不明不白地死了。经过化验,发现她死于有机磷化合物中毒。她为什么要服毒呢?或者说,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使她服了毒呢?”

“智惠子什么也不知道,同她没有关系。”

“我来调查就是为了证实您这句话。您难道不想证实这件事同智惠子无关吗?”

“我只是不愿让无忧无虑、幸福生活的智惠子卷入这件事。她的幸福中倾注了几个人的心血。”

“比方说同智惠子调换的您的亲儿子;被活活解剖的杨君里弟弟,还有被单手鬼杀害的山本正臣。是吗?”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井崎大惊失色。

“杨君里的尸体旁放着一只柠檬。”

“柠檬!”井崎惊骇万分。

“柠檬的由来薮下先生已经告诉我了。整整三十六年,杨君里一直把柠檬看作女儿的化身,她就是抱着这种心情来到了日本。您对这件事有什么感想呢?”

“不知道,您说的这位叫杨君里的中国女人拿着柠檬而死的情况同我毫无关系。”

“你能断言真的没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

“——悲哀、惨白的病床上,

……

您象过去登上山巔一样吸了口气,

生命的机器就这么停止了。

……

杨君里就是带着这种柠檬来的,难道你能断言没有关系吗?”

井崎感到难堪、侷促。嘴角开始痉挛起来。

“你在夭折的亲生儿子尸首边放上一只柠檬。你的儿子就象柠檬悲歌上说的那样,在这个世界上只呼吸了一次便死去了,他的生命只有短暂的一息,你非常悲伤地用一个柠檬来纪念他。为此,杨君里三十六年来始终对柠檬魂牵梦恋。难道你能说同你无关?如果能这么说的话,你已经毫无人性了!”

井崎垂下了头,肩膀微微颤抖着,他竭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杨君里带着的柠檬同你纪念儿子的柠檬含义是一样的。她的这只柠檬渗透了母爱,‘寒光森森’不衰,‘玉黄色的郁香’不散。杨君里想看一看长大成人的女儿,或许就是为了同她的柠檬告别。”

“请您原谅。现在把出生的秘密告诉智惠子的话,只会使她伤心。我对杨君里感到非常抱歉,不过,维护活人的幸福总比顾及死人来得重要吧。”

“这就奇怪了,智惠子现在应该三十七岁了。这么多年了,我认为告诉她出生的秘密并不会给她的心灵带来很深的伤痕。而且,杨君里如果在那天晚上已经同智惠子见过面的话,那么,智惠子就应该知道自己的出身秘密了。

由于杨君里是在归途中、思考着同智惠子相见的情形服毒而死的,所以,不管智惠子愿意不愿意,她都脱不了干系。您过分偏袒智惠子,不是反而使她处境尴尬了吗?”

“你们怀疑智惠子了?”

“你这句话说得过早了,我们并不愿怀疑她。”

“智惠子难道会杀她的生身母亲?”井崎大声抗议道。

“或许智惠子并不知道杨君里就是自己的生母。也可能现在出现一个自称母亲的人会引起她的麻烦。”

“完全没有这回事。”

推荐热门小说新人性的证明,本站提供新人性的证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人性的证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23章 魔鬼般的逃亡者 下一章:第25章 回归祖国的同案犯
热门: 碟形世界:魔法的颜色 女王蜂 超维入侵 Y的悲剧 萌版超英载入中 理工大风流往事 造彩虹的人 刀丛里的诗 刑警手记之逝者之证 差点没了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