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未遂的馒头

上一章:第20章 迈向袓国的一步 下一章:第22章 新生的时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最终踏上回日本的轮船甲板,是在昭和二十三年三月底。

森永终于把离开“731”至回国的那段经历说完了。

“您知道雷震有妹妹吗?”栋居想起最初在薮下的医院里查明杨君里身分的时候,曾听说她有个哥哥是八路军军医。雷震不也姓杨吗?

“雷震从来不提他的身世,也没听他说有妹妹,妹妹怎么啦?”森永反问道。

栋居把杨君里的有关情况粗略地介绍了一遍。

“女马鲁他我只见过一次,还带着婴儿哪!”

“什么时候看到的?”

“我记得是昭和十九年六月末。我想晒一下太阳,刚爬上口字楼屋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铁链拖曳在地上的响声,循声朝院子一望——马鲁他正戴着锁链进行活动。他们每跨一步就发出嚓啦、嚓啦的响声。其中有一个女马鲁他,带着一个刚满周岁、趔趄学步的小孩。其他马鲁他都戴着手铐,只有这个女马鲁他手脚自由,她搀着孩子的手正在散步。见此情景,一种冲动感驱使我想把口袋里的太妃糖扔下去。那个女马鲁他长得娇小玲珑,皮肤洁白。直到今天,他们母子俩的身姿还常常在我眼前出现。”

昭和十九年六月,杨君里没有分娩,这无疑是其他女马鲁他。杨君里的孩子一生下来就被调换了,而这个女马鲁他的孩子可能是带进“731”的吧。魔鬼般的“731”队员对带孩子女马鲁他倒别有一番特别感情。

“您的照相机在雷震那儿吗?”栋居转变了话题。

“我的所有东西都在八路军的军营里,以后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哪儿去了。我能有今天,全靠雷震啊!他救了我命。我真想再见他一面,好好谢谢他。”

“那以后雷震怎么样了?”

“不知道,当时四十岁上下,今天要是健在的话也该七十出头了。”

“那么,森永先生,您怎么会到薮下院长这儿来的呢?”

栋居听完森永的身世,觉得还有问题要了解。

“其实,在‘731’的时候,薮下先生救过我的命,加上雷震救我,我这人真是命大呀!”

“怎么回事呢?”

“当时,队里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被称为‘馒头事件‘。‘731’里装有中心供热系统,利用它的高压蒸气蒸煮各研究班夜餐的馒头。有一次,我不假思索地吃了某个研究班给我的馒头,二天后发起了高烧,神志不清。检查后发现白血球锐减。在这当口,给我治疗的正是薮下先生。他给我注射了731发明的抗伤寒疫苗,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原来是这样,看来不仅是马鲁他,连你们少年队员也成了人体试验材料,‘731’真是可怕的地方啊!”

“在零下三十度的极寒地区,配备了中心供热系统,用它的蒸气做毒馒头,这实在是日本人的发明。我们把侵略的战火烧到中国,在被我们强占的大片领土上围出一隅干着罪恶的勾当。”

森永的一番解说,使栋居进一步认识了“731”的罪恶本质。

第二节

“森永先生,您在‘731’里干什么工作?”

“我分配在柄泽班制造细菌。”森永讲述了制造细菌的情形。——

在“731”里,集中了全部经验和技术的精华,建起了一座庞大的细菌制造工厂。在口字楼总务部大楼的最里面有更衣室和浴室,抦泽班班员上班进车间前必须在那里更衣和“沐浴”。先在更衣室脱光衣服,然后穿上白衣、戴上白帽和几层厚的纱布面罩,再把橡胶氅从头套到脚脖,穿上橡胶长靴。还要戴上橡胶手套和潜水镜似的护目镜,一副“全副防护”的装束。

接着,穿着这一身装束走进浴室。一个铺着瓷砖的浅水池里灌着石炭酸液。哗啦哗啦走过这个水池,膝盖以下部分就完全无菌了。然后进入浴室的无菌室,在一个七平方米大小的房间里,从天花板上喷下消毒液,将队员从头到脚进行消毒。彻底灭菌是为了不让非培养菌沾上琼脂培养基。

“工厂”里安装着巨大的蒸气锅和四个培养基容器。先用蒸气锅将琼胶融化,然后放入培养基把它置于高压锅内。在高压锅里,一百八十度至二百五十度的高温将琼胶彻底灭菌。接下来的工艺是把培养基和琼胶放进冷却室,使之凝固。再粑固体琼胶连同培养基一起放入无菌室,在琼胶上涂培养菌。

无菌室是个装着玻璃的房间,约三十铺席大小。只有通过前二道“关卡”的队员才允许进无菌室。在琼胶上植菌时要用一种“棉棒”迅速不停把活菌疫苗涂在琼胶的一个端面。所谓“棉棒”是一根硬铝棒,长五十厘米,铅笔般粗细,棒头上裹着棉花,棉花里渗有足够的活菌疫苗。涂菌作业必须均匀,一次成功。操作者的技术要相当娴熟才行。

操作时,班员全身都采取了防护措施,辨别不出穿在护卫服的人是谁。为了防止菌从口入,作业时一言不发,彼此用手势表达意思。

植菌后的培养基运回培养室。培养室屋顶是块整铜板,若大的房间,只吊着两盏电灯,显得阴森暗晦。培养室内的温度可以按照不同菌种的需要在二十度至八十度之间调节。培养室里有一天之中就可繁殖的菌种,也有要花上一周才能形成的群落(繁殖时不能用肉眼分辨的聚块)。

菌种得到琼胶的培养,在培养基的表面不断繁殖,形成粘稠的乳白色群落。将其中成熟的取出,这次用刮棒——白金制,长五十厘米,头上有刮勺。——将培养基上浮起的群落刮落到器皿里,积在器皿底的群落呈甜酒状。这种粘糊糊的粘块散发出独特的气味。

以上就是细菌制造工艺的一个周期。“收获”过一次的培养基再放进高压锅彻底灭菌,可以继续使用的就继续作培养基,重复使用三次后就会失去再生能力,直到此时,解体了的琼胶才丢弃。

柄泽班就用这种办法大量制造鼠疫、伤寒、霍乱、赤痢、破伤风、结核、脾脱疽、麻疯、瓦斯坏疽等细菌。

由于班员在操作中接触活菌疫苗,常常有受感染的危险。不管怎么小心,飘散在空气中的活菌疫苗难免会进入口中。工厂里到处都堆着苹果,班员们每到一个作业区就咬上几口苹果,然后再吐掉,让苹果肉吸收细菌后排出体外。

“苹果怎么会吸狩猛的活菌疫苗呢?”栋居对这种原始的排毒方法感到惊讶。

“不过是心理安慰罢了。在制造细菌的过程中,柄泽班的许多班员都殉职了。我们的‘工厂’在口字楼一楼,没有窗,三面是走廊,白天也是阴森森的,据说常常出现殉职队员的幽灵。”

“没有用柠檬代替苹果吗?”

“柠檬?”

“听说柠檬也有杀菌作用。”

“你一提,我想起来了,曾听说一部分研究班让马鲁他吃柠檬解热。”

“解热?”

“柠檬有很强的解热作用,当时最好的解热法就是喝柠檬汁。”

看来当时“731”里确实备有柠檬,这些柠檬很可能是台湾出产的。但是进一步关于柠檬的情况森永却不知道。

“千岅义典知道他去奥山家的时候您就在屋子里吗?”栋居回到原来的问题上。

“我认为只要奥山不告诉千岅,他就不会知道,很可能奧山没有告诉他。”

“如果当时千岅发现您在的话,他将怎样对付你呢?”

“嗨,这又有什么呢?对于少年队员来说,技师是大人物,被一、二个少年认员说上几句,还不是一阵风吹过。少年队员也同试验材料差不了多少,不是毫不在乎地给我们吃过沾有伤寒菌的馒头吗?”

栋居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给你吃毒馒头的是那个研究班?”

“冈本班。”

“冈本班!这不是千岅所属的班吗?”

“对呀。”森永警觉起来了。

“叫你吃毒馒头的是谁?”

“是一个技术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记得是昭和二十年二月初。”

“就是千岅回国之前嘛。”

“你是说千岅为了灭口,才让我吃毒馒头的?”森永终于领悟了栋居的暗示。

“不能说没有这个可能性。”

“不过,万一……”

“队员受感染殉职的还少吗?你在细菌制造工厂工作,感染上伤寒菌死亡,谁会怀疑呢?”

细菌制造厂的工作环境坏到要用吃苹果的办法吸收散在空气中的活菌疫苗,用细菌感染做伪装杀死一个队员并非难事。但森永仍然将信将疑。

“这件事您病好后告诉别人过吗?”

“告诉过薮下先生。还有,退烧后教育部长来探望,我也告诉他了。听说后来冈本班受了严重警告,而冈本班道歉说,错把让马鲁他吃的毒馒头给了我。”

“上级一定将这件事包庇下来了。您想,既然是给马鲁他吃的毒馒头,就不会只搞错您一个人。这件事一开始就是冲您来的嘛。”

“对了,薮下先生也同我说过这个意思,他说要是搞错的话,中毒的不会只有我一个人……”

尽管两人的对话都是推测,但又一个可怕的谋杀案轮廓在脑海里出现了。遗憾的是还没有抓到证据。

第三节

森永的话进一步加深了千岅的疑点,事实很可能是:寺尾春美死亡之夜,千岅向奧山求救,奥山救了千岅。结果奥山反而因为抓住了千岅的尾巴而被害于薮下公寓。

薮下也曾经要求彻底查清毒馒头事件,但是“731”上层借口“没煮透”、“搞错了”,把事情搪塞过去了。继续追查馒头事件,很可能会弄清寺尾春美死亡的真相,掩盖毒馒头事件的人说不定就是同寺尾春美有关系的上层人物。

时间在一天天白白地过去,侦察难以继续下去,连侦察指挥部似乎也要解散了,为了追查凶手,栋居在原“731”队员中奔走,初步查清了该部队的恐怖面目,但没有取得逮捕凶手的证据。

侦察指挥部几乎“山重水复疑无路”。但是新出现的事却使侦察工作“柳暗花明又一村”。

推荐热门小说新人性的证明,本站提供新人性的证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人性的证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20章 迈向袓国的一步 下一章:第22章 新生的时效
热门: 重生之俗人一枚 在总裁文里当极品男配 时光之轮8·匕首之路(上下) 医院怪谈 总有人为我花钱续命 今天也不想收龙傲天为徒(重生)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 武侠重生 移动迷宫1:找出真相 美国众神:十周年作者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