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散发熏衣草馨香的吊客

上一章:第18章 非正义的镇压 下一章:第20章 迈向袓国的一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多磨公墓笼罩在一片暮色中。时候已不早,又是年末,扫墓的人一个也没有。进公墓正门朝右拐是管理办公室,从正门广场开始,有三条道路放射形地伸进园内。头上,是松、扁柏、榉、喜马拉雅杉等高大树木,象森林似的,虬枝苍郁、茂密葳蕤。雀群从树梢飞起,在晚霞浓重的寒天盘旋。天上尚剩一抹残阳的余辉,但树林中早已一片漆黑。遥遥望去远方烟云苍茫。近处的地面仿佛飘着一层溟濛的霭雾,空气湿润,没有风,一股落叶的馥香扑鼻而来。

林中寂静肃穆,地上铺着一层落叶象地毯似的鞋踏上去悄然无声。地上栽着珍珠花、杜鹃花、棣棠等矮植物,修剪得很整齐,使人想到开花季节这里一定百花怒放、争奇斗妍。

林中的道路修得很宽,路两旁并排着造型各异的墓穴。有的墓地很大,森严的铁门关得牢牢的,里而杂草丛生。有的墓地虽小,却修整得井井有条。有钱人忘记了袓先;穷者虽贫却敬重先辈。两者的墓迥然不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迎面走来一位身着丧服的妇女,右手拎着一只崭新的木提桶。她就是来时同坐一辆公共汽车的那个女人,很可能她丈夫的墓地也在这里。车上一别,已经二个多小时过去了,她在这墓地里呆了很长时间,扫完坟墓后,她一定沉浸在思念亡夫的痛苦之中。

“你认识这个女人?”园池问,他从栋居的神情中发现了什么。

“不,来的时候,她和我们同车。”

“噢,好象车上是有这么个人。”园池不再问了。

女人低着头擦身而过,从身边走过的时候,仍然使人闻到一股幽幽的熏衣草馨香。她在地上留下一个孤单的长影子,那忧伤的背影牵动着栋居的心。

不一会,来到树木丛中的精魂塔边,近处竖着一块“第五墓区”的图示牌。墓地的入口两侧各有一个装着磨砂玻璃的灯笼。灰色的精魂塔就坐落在墓地中央六平方米见方的场地上。墓是“五轮塔”形状。方形的基石上砌着一个石球,石球上是屋顶状的石块,最上面再顶着一块宝石似的石头。

造塔的石头是带灰色的花岗岩,碑面——也就是基石、球状石、屋顶石和宝石形石的同一面,四块石上各刻着一个梵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碑文和建碑者的姓名。栋居想问篠崎这四个梵字是什么意思,但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栋居知道,731部队的墓还是不刻碑文为好。

石头造的精魂塔,披着一身灰色的铠甲,看了使人悚然。花筒里插着新供的鲜花。墓地十分整洁,看来篠崎非常尽职。

“谁来上过坟了。”篠崎看着花说。

“这不是您供的花吗?”

“有新插的。” 篠崎指着花筒中的菊花说。这时栋居仿佛又闻到了那股熏衣草的馨香,栋居觉得花筒中的菊花很象同车妇女膝上晃动的那束花。

“给精魂塔扫墓的人为什么不到我那儿去呢?”篠崎左思右想,琢磨不透。

在暮色中渐渐远去的、穿丧服的女人背影,重新又浮现在栋居的眼前。

栋居从篠崎那里知道单手鬼叫“二谷”后,马上调查千岅义典周围的人里有没有叫“二谷”的人。

查了他的支持者、秘书、朋友、知己,能收集的资料都看了,别说“二谷”,连同“二谷”稍沾边的三谷、井谷、禾谷都没有。

千岅同二谷即使有什么勾当也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不管这种勾当继续多少年,总不至于延续到今天吧。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杨君里案件的侦破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了。“731”遗产的轮廓虽已基本弄清,但它同千岅还挂不上钩,寺尾的津贴是否千岅支付也得不到证明。要搞清事件真象,依然大海捞针般困难。

第二节

除掉松枝①的一月十六日,栋居接到寺尾打来的电话。篠崎的下落是他提供的,但调查结果却忘了告诉他,虽然没有将调查经过一一告诉的必要,但至少要向提供情报的人道个谢。当栋居听出对方是寺尾时,觉得非常歉疚。

注:日本新年为一月一日,新年期间在家门口装饰松枝。——译者注

好在寺尾似乎并不在意:“遇到篠崎先生了吗?”

“托您的福,了解到一些新情况,我正想谢谢您呢。”栋居不安地说。

“这就好。”寺尾竟不见怪地说。“我现在给您打电话另有事呢。现在,我这儿来了位很难见到的稀客。”

“很难见到的稀客?”

“最近我们院长上了电视,这个原队员看了电视就来啦。”

“噢。”

寺尾觉得栋居似乎并不怎么意外,他不知道这事薮下已告诉过栋居。

“称他原队员,是因为他是和我同一期的少年队员。停战后他在满洲当了土匪。在撤退的列车里,他半路上下了车,投奔了八路军(共产党)。”

“他的经历真不平凡哪!”栋居随声附和着,心里并不感兴趣。不管经历多么曲折复杂,同侦破没有关系的他都不想过问。

“其实呢,昭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夜里,这个原少年队员恰巧在奥山先生的家里,也就是我姐姐遭到不幸的那天晚上。”

“你说什么?!”栋居简直兴奋得快从椅子上跳起来。

“他似乎知道许多有关姐姐的事,但他始终不肯说。现在他还在我这儿,您能马上赶来吗?”

“这就来,这就来,现在马上来。”送上门的线索,求之不得,栋居飞也似地奔出房间。

寺尾介绍的这位原“731”队员叫森永清人,现住大分市,经营着杂货店。这次,为了把自己的店改造成超级市场,到首都市郊来参观学习。从电视里看到薮下后就顺道来拜访薮下,偶然在这里遇上了同期学员寺尾。

从此人的外表看,不象个经历复杂的人,他的相貌和风度倒象一个村夫子。矮而稍胖的身体上穿着现时谁都不穿的那种窄领西装,系着一根细领带。胡子花白的圆脸上长着一对难看的眼睛,鼻子红得有些异样。光头的后脑部分象被人敲过一锤子似的,有一个直径三厘米的圆形凹坑。

栋居同他致初次见面礼时,对方表情冷漠,凝滞。他的感情起伏,已被漫长的年月风化,被坷坎命运的碾辊压平,再也激不起波澜来,早就枯萎、凋谢了。栋居原来以为他还有发展企业、投入新规划的勃勃雄心,看来这种想法是寺尾的话先入为主的结果。森永的表情象一片云影飘拂、枯草被风吹得窸窣响的茫茫旷野,使人琢磨不透。

“昭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夜里,您在奥山先生的官舍里吗?”栋居立刻提出实质性问题。栋居的调查目的以及奥山和寺尾春美的关系,寺尾已经向他作了简略介绍。

“在的。”森永慢慢地点点头。

“这天晚上,寺尾君的姐姐死了,我怀疑是被杀,您是否发现过什么反常的现象。”

“发现过。”森永爽快地说。

“您可以告诉我吗?”栋居抑制住兴奋请求森永。说不定从森永的话中可以抓到千岅的罪证。

“可以的,因为我也认为非要抓住杀害奧山的凶手不可。这次能走访薮下、会见寺尾君,一定是有什么因缘吧。”森永平静地说了起来。

第三节

昭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夜,奥山请我到官舍吃晚饭。奧山很喜欢我,常常把我叫到家里吃饭。

晚上九点,快到熄灯时候了,我刚要回少年队宿舍,忽然有人急促地轻轻敲门,奧山夫人把门一开,千岅义典便飞快地闪了进来。

奥山和千岅进另一间屋子密谈,过了一会儿,奧山神情紧张地出来,叫我快回宿舍去,并命令我绝对不许把今晚千岅来过官舍的事说出去。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估计肯定有异常情况。我服从了奥山的命令绝对不泄露秘密。回宿舍的第二天早晨才听到昨夜奧山谨二郎发现寺尾春美尸体的消息。我马上意识到奥山、春美、千岅这三人之间一定有鬼。

但是,奥山很喜欢我,我已经当面答应绝不泄密,于是我就把看到的这个情况和疑问一直藏在心底。

“回国后您还是没说,这也是为了履行向奥山许下的诺言吗?”栋居插话说。

“也有这个意思。我回国是昭和二十三年的四月上旬,总算回到生我养我的袓国啦!我高兴极了,忘了再去查这个疑点。而且又不知道奥山和千岅的下落,也抓不住千岅杀害寺尾春美的证据。”

正象森永所说。他只是在寺尾春美死亡的当夜到奥山家去了一下。怀疑千岅杀人,只是他的推测而已。不过,森永提供的情况第一次把千岅同寺尾春美联系在一起。千岅有杀害寺尾春美(包括杀害奥山)的嫌疑,这已经毫无疑问了。

推荐热门小说新人性的证明,本站提供新人性的证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人性的证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8章 非正义的镇压 下一章:第20章 迈向袓国的一步
热门: 领导司机:名利场小人物必修的权谋心经 你是我大爷 刺客信条:兄弟会 撩完就后悔[娱乐圈]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疾风回旋曲 总裁逼婚:爱妻束手就擒 质量效应第3卷:天罚 液甲武神 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