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魔鬼的抚恤费

上一章:第16章 只有一只柠檬 下一章:第18章 非正义的镇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节

当栋居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薮下医院的时候,正好同办公室里一位五十上下的男子打了个照面。

对方慌忙避开视线,但栋居马上想起来,他就是栋居第一次来医院时见到的事务长——寺尾。栋居初访薮下时,是寺尾接待的。那次,当栋居故意吓唬对方说战争中薮下和奥山在中国建立了特殊关系时,寺尾曾明显露出惊慌的样子,这是否说明他知道薮下的经历呢?

薮下不是在战后隐瞒了“731”经历、同一切“731”人员断绝了来往吗?可是寺尾却显出惊慌的神色,这意味着什么呢?

栋居迅速思考着,果断回过身向寺尾望去。寺尾显然很不安,看得出来,他极力控制着慌乱的心情,但神态有些局促。

“寺尾先生,我想同您说几句话。”寺尾已经溜进里间了,栋居通过问讯的窗口喊他。寺尾无可奈何似地朝栋居回过头来,不耐烦地说:

“干什么呀?现在正忙呢。”

医院里病人确实很多,今天候诊室里病人已经站不下了。

“不会耽误您时间的。”栋居硬缠不放,吸引了病人的目光。寺尾勉勉强强把栋居让进一个小房间,这里可以避开病人好奇的目光。

“你要同我说什么话?”寺尾稍稍搭着架子问。“直说吧,你同731部队有关系吗?”没料到栋居抓住关键单刀直入,寺尾的架子立刻崩溃了。

“‘731’是怎么回事啊?我不知道呀。”寺尾拼命装糊涂,睑色却更加惶恐。

“您是‘731’队员吗?”

“您大概弄错人了吧…”

“我第一次来这儿访问你们院长时,你一听到我说‘大陆’,神色就反常,这说明您了解院长的经历,而且您自己也有去过大陆的体会。”

“根本没有这回事。”

“寺尾先生,731部队里曾扼杀过一个姑娘,叫寺尾某某,您或许就是她的亲属吧。”

寺尾稍稍镇定了些,被栋居这一问,顿时又蔫了。

“您、……您怎么会知道?!”寺尾还在顽抗似的反问,但客观上栋居的提问已经证实了。

“我只是从姓名上推测的。”

“不过,姐姐不是被扼杀的,而是病死的。”

“嗬,是您姐姐?”

“您说对了,我是‘731’少年队员的第二期学生。姐姐比我早一年进了731部队当女文职人员,我也因此成了‘731’的少年队员。不过,姐姐真是病死的。”

“您相信吗?”

“……”

“根据我的调查,您姐姐的遗体上有扼掐的痕迹,而且已经怀孕三个月了。”

“真、真的?”寺尾大吃一惊。当时解剖您姐姐的技术员亲口告诉我的。您说是病故,那么,请问是什么病?”

“心脏病。”

“您姐姐心脏不好吗?”

“不,她在家乡读书时,学校举行马拉松比赛,她总是前几名。‘731’开运动会时她能参加许多项目,还得了不少奖品呢。”

“身体这么好的姐姐还会发心脏病?莫非心脏病就是不明不白死亡的代名词吧。您对自己姐姐突然死于心脏病难道一点也不怀疑吗?”

“怀疑了又能怎么样呢?上司说了,死于心脏病,只好接受下来,没有别的办法。”

“那么,您心里始终是怀疑的。”

“对,姐姐身体这么好,怎么会死于心脏病呢?不过我想也不可能被杀。”

“这又是为什么呢?”

“在姐姐死亡的十天之前,有一个休息日,我同她见过面,我发现她精神不好,她那悒郁的样子,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她回答说活着没意思。我还以为姐姐在想家,拼命安慰她。所以,我想她会不会自杀。”

“自己不可能扼死自己。一般说来,扼到一半就会松手的。‘731’上层人物心里却有鬼,不愿让这种事公开,所以就隐瞒下来了。”

“但是,今天即使查出杀姐姐的凶手也无济于事了,早就过了时效。”

“至少要知道是谁,为了什么杀您姐姐。”

“还是算了吧,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再把它挖出来也没有什么好处。”他早就忘圮了当年失去亲姐姐时的悲痛,象他这种浑身沾满世俗污垢的中年男子,往事已经不会引起他的伤感了。

“队员死的时候,都在火葬场慎重地火化,只有您姐姐的遗体,同马鲁他一样,扔进了焚烧炉。检查遗体时发现已经怀孕。当时‘731’里风纪伦乱,当官的勾引女文职人员;队员的妻子同更年轻的队员私通。”

“别说了,现在重提那些事又有什么意思?”寺尾背过脸去。

“我还想问一件事,您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呢?院长不是说战后他同‘731’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吗?”

“上司曾经威胁我们,‘731’的经历一旦暴露,就要以战犯论处,我信以为真,复员后就躲在自己家乡。院长在‘731’时代对我十分照顾,部队撤回解散时,他曾叫我以后有机会进京的话,一定要去他家作客。并将他的住址告诉了我。”

“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在家乡呆了四年,生活太诘据,没办法,只好来找院长,靠他的帮助,在这里一直工作到今天。”

“进京前您干些什么?”

“帮农民种地。那是山间很狹小的土地,最多只能种些小豆和高原蔬菜。”

“这一段时间过的是农民的生活?”

“那里话,在那种偏僻的深山沟里做农民连自己也养不活。‘731’每个月却发给我工资。”

“工资?战后还发吗?”

“是的,四年中每月都发,数量大小是按物价指数变动的,少的时候七十日元,多的时候上千日元。”

“怎么发呢?”

“邮寄。”

“全体‘731’队员都有吗?”迄今为止,在栋居访问过的原队员里,还没有发现过战后还给工资的事情。

“听说只给一部分生活困难的人。”

“说到生活困难,刚回国的时候,‘731’队员谁不困难呢。”

“我说的是特别困难。”

“这么说您的工资是突然停止的。”

“有使者上门来告诉我:‘从本月起停发工资’。”

“使者?”

“就是原队员,队员之间禁止互相联络。但有一个从上向下的联络网,进行单方面联系。”

“记得这个使者的名字吗?”

“叫篠埼,是个会计,中尉军衔。”

“知道篠崎中尉的住址吗?”

“不知道,由于是单方联系,我无法找到他。”

“篠崎中尉经常来吗?”

“大概三、四个月来一次。一来发工资,同时也了解一下我的生活情况。我很想一直得到那笔工资,所以到了他快要来的时候就尽量装得穷一些。”

“篠崎中尉同您说了些什么话?”

“问我是否有警察及保安人员来过?嘱咐我绝对不能说出‘731’的经历。每次来都这么重弹一遍老调。当最后告诉我要停发这笔工资时,他才说这是一笔保密费。”

“保密费?保密什么?”

“当然是‘731’的秘密。”

“这么说全体队员都应该有。”

“这倒是的。”寺尾似乎产生疑问了。

“篠崎中尉同冈本班的千岅义典技师有什么关系?”

“千岅?”

“就是民友党现任干事长。”

“千岅义典又怎么啦?”

“您不知道吗,千岅也在‘731’干过。”

“知道,当时他是很有才华的技师,在队里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

“这个千岅很可能就是您姐姐腹中胎儿的父亲,而且有杀害您姐姐的重大嫌疑。”

“这、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您姐姐死之前二个月,曾到千岅的官舍去伺候过他。女文职人员不是经常要去官舍照料单身赴任军宫的吗?”

“是有这种事情。那么为什么还不能肯定千岅是凶手呢?”

“您姐姐死后不久,千岅就溜回日本了,不仅如此……”栋居讲述了奥山和驯鹿泽的关系以及千岅同调换杨君里婴儿一事的牵连。寺尾对此非常关心,但仍然半信半疑。

“寺尾先生,您不认为这工资是千岅给的吗?”

“千岅给的?这又是为什么?”寺尾惊讶地问。

“所以才叫保密费嘛。不过,也可以叫抚恤费。一定是千岅杀了您姐姐后,内心受到咎责,因此,作为一种抚恤,他每月给您一笔‘工资’。千岅可能对您不大放心,对他来说,必须掌握您回国后的情况。所以在发抚恤费给您的同时,派自己的心腹篠崎来监视您。”

寺尾默不作声地听着,好象在思考栋居的话。

“不愧是刑警吶!推理得多么巧妙,可是太过分啦,我一点也不怀疑千岅。”

“刚才您不是怀疑的吗?而当时部分队员中也传说她可能是被害的。”

第二节

已经证实寺尾事务长就是寺尾姑娘——当时二十一岁,名叫寺尾春美的弟弟,她们俩同杨君里有什么关系眼下还无法预测。寺尾回国后的四年中得到的“工资”很可能来自“731”遗产,但真相如何尚不清楚。栋居认为千岅义典的资金就是“731”的遗产,但也只是主观推测而已。

寺尾得到的“工资”同支付给奥山的终生保密费如果出自同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罪犯。

栋居又在已经走访过的原队员中了解还有谁也收到过“工资”。结果,财务课的井上泰一说:

“我自己没有得到过,但我听说在停战后的四年半中,也就是从昭和二十年十一月开始,到昭和二十五年六月朝鮮战争爆发,极少数队员每月得到一笔钱,少的每月三百日元,多的二千日元。谁有谁没有,这个标准怎么划,我不知道。听说有个中尉会计,叫篠崎,派他做使者,在全国的队员中巡回,既发钱,又督促队员保守秘密。他牢牢掌握了解“731”核心机密的队员,给他们发保密费。”

“您刚才说的会计中尉叫‘篠崎’吗?”

“对。上面这种传说,我确实听到过。”这同寺尾反映的使者名字是一致的。

“您知道篠崎的下落吗?”

“我不知道。”

关于篠崎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第三节

“事到如今再去追‘731’的遗产,就是查出来也不一定同案子有关系啊。”那须听了栋居的报告后,神色不安地说。

“虽然没有直接联系,但我至少可以查出战后送给寺尾的那笔钱是从哪里来的。”

“付给其他队员吗?”

“根据我的调查,在少年队员中,只有他一个人有。寺尾是第二期少年队员,二期少年队员虽说也是‘731’队员,但牵涉到的事情很少。房友会的成员也是以第一期少年队员为主的。第一期少年队员中没有一人得钱,为什么他却收到钱呢?”

“你认为这是凶手送的抚恤费吗?”

“我想这么解释未尝不可。”

“现在不过是假设嘛,即使查出这笔‘抚恤费’的来路,仍然不能确定谁是凶手呀。”

“如果真是千岅支付的,而且千岅又支付了奥山的定期收入。那么后者就是一个旁证。从现在起就要一点一点开始抓证据。”

“不管怎么说,对方是民友党干事长,得慎重!”

想查“731”这笔遗产,还有一个突破口——使者篠崎,但篠崎杳然无踪影,栋居只觉得围绕在“731”周围的迷雾更加神秘莫测。

第四节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侦察指挥部里的栋居接到一个电话:

“我是薮下医院的寺尾。”对方报了姓名。栋居心想他一定有什么情况要提供。

“警察先生,前几天您说我姐姐被杀的那些话,是真的吗?”寺尾压低声音用打电话时那种话音问。

“警察不会说慌。”

“上次我没有说,其实我知道篠崎的下落。”

“什么?!你知道篠崎。”栋居不知不觉地捏紧了话筒。

“开头我想,三十多年过去了,那时的事情再挖出来也没有意思了,后来总觉得姐姐如果真是被杀的话,那可太惨了。我现在想,虽然时效已过,但是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

“篠崎现在在哪里?”

“他经营着一个‘千代田’酒家,就在多磨公墓前。”

“多磨公墓前?”

“几年前房友会在那里集会,我也出席了,在会上知道的。”

“听说多磨公墓有座精魂塔,是为了吊慰731部队牺牲者而造的。”这是栋居从神谷胜文那儿听到的。

“是的,昭和三十年夏,‘731’上层人员聚集在一起,建造了精魂塔,并以此为契机成立精魂会。少年队员受到鼓舞和启发,也成立了房友会。‘千代田’酒家成了精魂会地下活动的据点。”

“篠崎不是安份守己地经营着酒家吗?”

“菜馆同时又是精魂会的办事处。”

“谢谢,谢谢您提供这些线索。”

“不过,请您不要说出是我讲的。”寺尾叮嘱了几遍才挂上电话。

“千代田”这个店名,取自石井四郞的出生地——千叶县山武郡千代田村(现在划入芝山镇)。从地点上看,这个酒家很适宜战后“731”人员串联和聚会。神谷曾告诉栋居,每年八月精魂会会员都要聚集起来进行亡灵祭祀仪式,“千代田”酒家可能是集会的据点。

栋居虽然知道了篠崎的下落,但担心他不一定肯开口。正在忧虑之时,“援军”又来了,同园池商量后,他又要求一起去。园池说,警察突然出现,被访者肯定很抵触,原队员一起去的话,说不定他会开口。

推荐热门小说新人性的证明,本站提供新人性的证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人性的证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6章 只有一只柠檬 下一章:第18章 非正义的镇压
热门: 缘来我曾爱过你 消失的爱人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3:雅典娜之印 战神领主 韩熙载夜宴 A校老大是个O 关洛风云录 杀人者唐斩 赠我一世蜜糖 超神机械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