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的参考人

上一章:丑陋的荣光 下一章:连续推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设在麴町警局的“纪尾井青空公寓杀人事件”专案小组,对石井他们带回来的“好消息”非常兴奋。

“如果禄川和赤羽之间有肉体关系,因感情而结下冤仇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大了。”担任这件事现场指挥的官中岛警部说。

本来,有情欲及旧情之温床的演艺界人士被杀,首先考虑到的必是感情纠纷,而现在又出现了和雇主绿川明美的关系,本来就认为是感情纠纷的事件,动机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在被害人身边,找不出其它可能的女人关系。”在住宅四周调查其女性关系的永野刑警说道。

他原本就是个行为浪漫的演艺人员,又是单身汉,所以找到了几个和赤羽有关系的女人,可是,都是洒吧和酒家的女人,不过是暂时的关系而已,维持一段时间的女人只有绿川明美而巳。

“绿川力捧不起眼的赤羽,本来就是件怪事。”四本刑警说。

就这件事情的怀疑,成为今天得到好消息的动机。石井和四本对绿川几乎异常的捧赤羽的情形提出报告。

“其他还有很多演技好的人,为什么偏偏选择赤羽呢?我一开始就想到是肉体关系。可是赤羽被杀了,固然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肉体关系,但像绿川这样有社会地位的人,不可能为这种单纯的动机杀人。从现场的情况,以及被害人生前服下安眠药,不,是被灌下安眠药的事实判断,很显然的,不是一时的冲动。安眠药也可能是被害人自己服下的,但分量太多了。那是凶手为了容易下手,让他服下的。如果是一个因药效而熟睡的男人,女人也可以勒死他。而且当女人决心要杀死赤羽那种身体强壮的人时,一定会那么做的。我认为被害人服下大量药物,是足以说明凶手是女人的有利情况。同时,现场是大家漠不关心的都市公寓,能完全不让第三者注意到进出,也令人觉得是有计划性的。像这种计划性很强的犯罪,是否只是为了清算肉体关系而发生的?身为社长和该社所属的演艺人员,绿川的立场是压倒性的。如果是一时玩乐的对象,就不需要杀死,可以很简单的分手,甚至抛弃,只是迷上赤羽身体的魅力,为所爱的人在工作上力捧,就不可能杀死他。如果不是这样,也不可能那么热心的去捧赤羽了。如果想到肉体关系及工作上之便,再发展到杀人,若就这么认定绿川明美是嫌疑犯,再怎么样也缺少一个过程。也就是要提到杀人动机的一个过程。我认为赤羽可能恐吓绿川,而且恐吓的资料足以彻底推翻绿川的社会地位。很遗憾,还没有发觉那是什么资料?可是唯有这种推测,才能解释为什么一名不起眼的演员,能够向自己的社长,而且是在演艺界势力强大的绿川要求肉体关系,并在工作上给予特别的好处。”

“这么说来,两个人的关系和绿川力捧赤羽,都是受赤羽恐吓喽?”中岛警部打断石井刑警的长篇大论。

“是的,找认为这样才可能发展到杀人的程度。”

“不错,如果迷上他的身体,就不可能杀死他,否则也没有特别力捧赤羽的理由。再说,社长和演艺人员发生肉体关系也很不自然,即使为了一时好玩,厌腻了想抛弃也是很容易的事。总之,没有杀人的必要。”

“所以,成为这三种发展的强大原动力,我认为就是恐吓。”

“发现恐吓的资料,就是我们今后的工作。”

永野刑警露出猎犬般的眼光。石井刑警不但为专案小组发现了重要的嫌疑犯,虽然脱离不了推理的范畴,但也从理论上说明本案不是单纯的感情纠纷。

“可是,有一点很奇怪。”

富永刊警战战兢兢开口。仍旧像胆怯的薪水阶级,催着归还积欠很久的午饭钱也似的口吻。

当大家的视线集中在他脸上时,他似乎把自己的身子缩得更小了。他有非常杰出的刑警才能,曾多大发现干练的刑警们的疏之处,导致问题解决。

外表上看起来很柔弱,内心其实非常坚定。最近也提到把他调到警视厅第一调查课的消息,所以他特别卖力。

“根据石井刑警的推理,凶手是让被害人服下药后勒死的。可是为什么不让被害人服下致死的药量,省去这种麻烦?”

包括石井在内,在座的人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药物根据服用者的身体状况、体力,以及当时的环境等,致死的剂量并不一定。所以我认为是先让被害人服下适量的药,然后为了确定起见再勒死。而且,虽然还不知道把药掺在什么东西里,但致死的量很可能有让被害人发现的顾虑吧?”

经过石井刑警的说明,富永算是暂时同意,虽然心里还是无法释然,但一时又找不到足以提出来反驳的论据。

如果致死的量会被对方发觉,那么多少份量不会被发觉?提到这个问题,任何人也提不出确切的答案。这是石井说明的弱点,也是富永疑问的弱点。

“总之,无可否认绿川明美和这件事有关。关于她的不在场证明,在调查的第一阶段已经查访过了,据说是住在高圆寺新星传播的办公室,但现在需要重新调查。就由石井刑警和四本刑警担任吧。其他的人要同时查访被害人生前的关系,特别是和女人的关系。”中岛警部提出结论。

根据过去搜集的资科,绿川明美的嫌疑最大,但被害人毕竟是演艺圈中人,不知何时何地会结下怨仇,即使一时性的情欲关系,也可能成为杀人的动机。

以目前的情形而言,绿川的可疑性,因为还缺乏足以为据的恐吓资料,把调查集中在绿川一条线上是很危险的。

2

石井刑警和四本刑警在翌日早上十点左右,到位于高圆寺新星传播的东京办事处访问绿川明美。已经确定她在那里,担心她回到大阪后就较难处理了。经查问办事处,回答还会留在东京二、三天。

对方是有社会地位的人,而且还没有确定是嫌疑犯,所以刑警的态度非常慎重。到那儿以后,令他们惊讶的是:新星传播的东京办事处,是位于十五层楼高很有气派的大公寓里,高高的耸立在环七街与青梅街的交叉点附近。每一户都是向南的漂亮设计。

外观和市区里的大型旅馆完全一样。在四周也可以看到为了配合机能,把许多清静的空地建造成高楼住宅。使人感受到大都市高楼化的波涛,也正向四周的郊区发展。

其中,尤其是绿川明美的公寓,更是特别突出。由耐震耐火、完美无比的钢筋混凝土构成的巨大建筑物,耸入天际。在冬日上午的阳光下,闪着金黄色光的墙壁,在大门口的大理石碑上,镌着英文字(KOENJI CONDOMINIUM)。

“高圆寺肯多姆(保险套)?好奇怪的名字!”四本刑警念出了如果让住的人听到一定会生气的误读。

绿川明美的房间,在一楼靠最后的一一五号。按了门铃,过不了多久就有人从里面透过鱼眼锁查看动静,接着从门边的对讲机传出了年轻的女人机械化的声音。

“哪位?”

报告身份后,门开了,看到一位浓妆艳抹,把头发染成红色的女人。

因为事先连络过,所以两人立刻被带到里面去。内部约有三房两厅大小。

绿川明美已经起床,在靠南边有阳台的西式房间等着。围着中间的桌子,有一套标准沙发。在房间的角落,有一个似乎兼做餐具柜的壁橱,排列着世界文学全集和百科字典,以及看起来很昂贵的洋酒,还有奇形怪状的木偶。旁边是餐厅,中间用门帘隔开。

磨过的地板木纹,给人洁净的感觉。

“我正等你们来!”

明美带着笑容迎接两位刑警。在初阶段的调查时,因为她是被害人的雇主,所以已有其他刑警来询问过,而石井和四本还是第一次见到明美。根据他们两人的观察,对方是非常成熟的女人,也是很性感、很有魅力的女人,但看不出以夜生活为主的人特有的“颓废”。也许是以最擅长的演技在刑警面前装出来的。年龄看起来也比对外发表的年轻五、六岁。

“露美,泡咖啡。”吩咐刚才带他们进来的年轻女子。看起来年纪和她相仿佛。刑警几乎是陶醉着看着时,她大概也敏感的察觉出这种气氛,带着冶艳的笑容说道:

“或者要红茶;对了,我这里还有纯正的法国威士忌。”

刑警们忙说咖啡就行了。

芳香的咖啡送上来了,当然不是即溶咖啡。本来刑警想做做样子,喝一口就算了,却喝得杯底朝天,大概是因为大香醇的关系。

“再说……”石井刑警似乎要摆脱对咖啡留恋的口吻,进入本题。“这一次为了赤羽的事件一定很困扰。”

“当然……”

明美还没有说完,就拦着她的话说:

“今天就是为这件事前来打扰,我们不断的换人来找你,实在很抱歉,但是我们也很努力继续调查,想设法找到真凶,所以想请你和我们合作。”

“当然。对我来说,也是一直提拔的艺人被杀了,当然也希望早一天抓到凶手。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会尽量配合。”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么,我现在请教你,你方才说一直提拔赤羽,提拔到什么程度呢?”石井刑警把视线集中在绿川明美脸上。

“那是……因为他的条件不错,准备在今年之内以新人的姿态为他宣传。”

“那是以新星传播的立场提拔赤羽,我想请教的是绿川女士个人照顾他到什么程度?”

“我个人?”

明美的表情在刹那间有一丝动摇。明美拿起已经变冷的咖啡。刑警觉得那不是想喝咖啡,而是想用咖啡掩饰表情的变化。

露美不知道躲到那里去了,一点声音也没有。可是,可以感觉到隐藏在附近的某处,正屏息窥视这里的情形。

在突然陷入的寂静中,明美喝咖啡的声音显得特别响亮。拿着咖啡的手没有发抖,的确很了不起。

“这……是什么意思?”

明美把咖啡放回桌上时,发出很大的声音。她的眼光盯着石井,给人一种豁出去的感觉。

“我以为不用说你就可以了解。”

石井的眼睛里出现了残忍的光彩。稍微带点虚无感,有贵族气质,让人觉得当了刑警颇为可惜的面貌,会让无辜的异性心跳,让行为不检的女人看起来好像是追捕者似的。

一时间,明美露出了怯懦的表情,可能她是後者!

“那么,就让我来说吧。高轮的旅馆,这你知道吧!我们在那里得到一点情报。”

就像是力量不敌的人和强敌过招,明美拚命支撑着的视线移开了。

“怎么?能不能把你和赤羽的关系说清楚点?但请你不要误会,我们是在调查杀人案件。我们的任务是查明被害人生前的各种情形,并没有一点揭穿个人隐私的意思。”

明美的肩膀开始颤抖。

“怎么样?如果你和被害人在生前有特别的关系,在调查上这是很严重的事情。如果隐瞒,我想对你反而不利。”

石井刑警好像使出最后致命的一击。他知道,对方如果是女性,尤其足老练的女性,最好是这样慢慢的攻击最有效。

“的确,我和赤羽发生过关系?”

明美抬起原已低下的头。大概是看到石原他们充满信心的态度,判断警方已搜集到她无可遁逃的资科。一旦承认之后就爽快多了。

“当初只是玩一玩而已。我也是成熟的女人,有时候想依赖男人。”

明美从刚才被追问的软弱态度中重新站起来,带着妖艳的微笑,向石原刑警传送秋波。碰到这种眼光还能泰然抵抗,就是石井刑警的特技,在旁边记录的四本刑警,原本苦涩的表情更加严肃了。

“可是,毕竟是社长和社员的关系,如果被周刊的人发现了,会惹麻烦的。所以在不起眼的旅馆偷偷见面,虽然赤羽不是什么出色的男人,但我爱他,我爱一个男人没有什么不对吧?当初虽然只是想玩一玩,但慢慢的爱上他了,所以想好好提拔他。可是他被杀了,说起来最遗憾的是我,最伤心的也是我。站在我的立场,悲伤又不能溢于言表,也就更难过了。所以,刑警先生,早一天抓到凶手吧!”

话说到一半,她的眼睛开始含泪。如果说这是演技,那她真是个了不起的演员,话也答得很漂亮。正如专案小组所做的推测,她正确的看出若她是凶手,还缺少一个动机,所以把这个转换成“爱情”。爱情由于情敌出现,虽然可构成很好的杀人动机,但只要找不到情敌,爱情就变成了缣犯最好的盔甲。因为在为了爱人的幸幅,最容易牺牲自己的心理下,不可能杀害对方。被赤羽抛弃,由爱变恨的心理,从明美的地位和工作上来看是不可能的,而且赤羽也不可能抛弃这样的后台老板。

明美算计这一点,不顾羞耻的把爱情置於糜烂的男女情欲之中。可是刑警不能否定她的话,那么做便侵犯到隐私权,蹂躏了别人的内心深处。

为了否定他们的“爱情”,必须掌握专案小组推测的“恐吓”资料,而他们还没有掌握到这份资科。同时,这件事也绝对不可能从明美口里找到线索。刑警们当然也知道这种情形。从她本人口里确定两人之间的关系,第一个质问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懂了。那么就以你是接近被害者的身份请教你,能不能说明十九号晚上的行动?这件事我们的同事来问过。但我想进一步知道详细的情形。”

石原刑警终于提出了查访的主要问题。

“问我不在场的证明吗?”

明美淡淡一笑,翘起腿,雪白丰腴的大腿内侧,掠过和她正面对坐的石井刑警的眼里,像一道反射的阳光。石井认为这是这个女人所显示的信心。

“那一天的事情已经被问过好几次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可以从傍晚开始说吧。”

看到石井点点头,继续说道:

“不到九点的时候,为了工作的事情,和一个叫星村俊弥的艺人在新宿的咖啡厅‘圣贝娜’见面后,就和他在一起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到早上?”

“请不要误会,虽然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像我们这种工作的人和男人一起过夜,也没什么稀奇。工作多半在夜里,所以夜里和别人见面的机会也较多。因为男女在晚上见就感到怀疑,这是一般人的看法,如果想做那种事,也用不着分白天或晚上。”

“然后呢?”

“在‘圣贝娜’谈到九点过后,就到附近的“波南莎”洒吧喝了一点洒,十点钟前后到西口外国人常去的就把‘克隆克’,在那里呆了二十分钟左右,最後到驹剧场后面的酒店‘红玫瑰’。到了十一半左右离开红玫瑰,十二点以前就回到这里来了。”

“这个时间准确吗?”

两名刑警的眼光更加强烈。赤羽的死亡时间,推测是从晚上十一点半到午夜零时三十分。十一点半离开新宿,如果零点以前回到高圆寺,在这一段时间里,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到纪尾井町杀死赤羽。

“绝对正确,因为回来以后收听午夜零时开始的FM广播。”明美口气充满自信。

“是么节目?”

“是FM东海的‘高空气流’。”

喜欢通俗音乐的石井刑警知道有这个节目,他喜欢那种使人觉得宇宙在黑暗中移动般的大气流,以这样的主题曲有气氛的音乐为背景,进行罗曼蒂克的谈话。经过一天的调查,深夜回到家中,由于这个节目,不知得到了多少安慰。可能是凶手的女人把他喜欢的这个节目提出来作为不在场证明,石井皱了一下眉头。

“从新宿搭车吗?”

“是的,我自己开车载着星村。”

“经过了好几家酒吧,应该很有酒意了,还要自己开车?”

“对不起,因为距离很近。可是我没有喝多少酒,这是真的。”

“好吧,这个问题暂时保留,‘高空气流’全部听完了吗?”

这个节目从午夜零时开始。即使午夜零时回到高圆寺,然后立刻到纪尾井町,在午夜零时三十分前,推测赤羽的死亡时间内,完成行凶的目的也不无可能。

“当然是全部听完了。然后在一点半左右睡觉。”

“在这一段时间里,星村也一直没睡吗?”

“因为他喝了不少洒,好像很困的样子,但还是坐到节目完毕为止。不过,好像困得很,报出一点的时候已经睡着了,就在刑警先生们现在坐的沙发上。”

如果明美说的话属实,她的不在场证明就可以完全成立。十一点半离开新宿,从半夜零时到—点钟,在高圆寺的公寓里和第三者一起听收音机的人,不可能在同一个晚上,推测赤羽的死亡时间,十一点半开始,在一小时之内,赶到千代田区纪尾井町的行凶现场。

问题在于第三者。

首先可以做为证人的是露美。她是同居人,好像也是新星传播的专属艺人,所以她的证词可信度自然小多了。焦点在星村身上,他是和新星传播对立的纪久传播的专属艺人。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可以成为第三者。可是他为什么要和有竞争关系的社长见面呢?而且从晚上九点在咖啡厅见面后,一起到新宿的几家洒吧,最后又住到她的公寓里。如果被周刊的记者发现,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这时候露美可以作证,但也可以是串通好的。

“你说是为了工作的事情和星村见面,看起来是相当重要的事了?”

自从在圣贝娜见面后,到第二天中午左右和明美一起赶到纪尾井町青空公寓的现场,在长达十五个小时的时间里,两个人是在一起了。可以看出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事情。

“这句话只能在这里说,我以前早就看准了星村。”

“看准了他?”

“准备把他挖角过来。为了谈这什事,花了很长的时间。”

明美说话时并没有退缩的态度。如果是要挖角,当然得多花一些时间,让他住在自已家里,也不算是很奇怪的事。而且明美的高圆寺公寓,同时也是新星传播的“事务所”。

可是这么一来,星村证词的可信度也就减少了,因为在纪久传播坐冷板凳的人,为了给他机会的竞争对手的社长做有利的供词,也非常有可能。

但不管是什么事情,这都要问过星村本人以后才能评断。

两个人而后又问过露美,也就是新星传播的专属艺人若江露美,她和明美说的完全一样。

该问的事情都问过了,刑警们站起来,现在他们立刻要做的事情是见到星村俊弥,以证明绿川明美所说的话。

“可是,这个叫星村的人,真的是到哪里都脱离不了关系。”

在回程的路上,石井刑警说。

“嗯,我也正在想这件事。他是从纪尾井青空公寓的现场,因为是去年新干线杀人事件的重要参考人,被高论警署叫去问话。他有帮助杀人的嫌疑,几乎要签发逮捕令了。可是又因为被视为主嫌犯而被逮捕的纪久传播的经理冬本之供词,知道他是被利用的工具,这才暂时允许他回到家里。”

他们两人已经搭档工作很久,所以说话不必客套。

“听说冬本还是很顽强的否认行凶。有那么多的情况证据难道还不成吗?”

推荐热门小说新干线谋杀案,本站提供新干线谋杀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干线谋杀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丑陋的荣光 下一章:连续推测
热门: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龙骑战机 还剑奇情录 恐妻家 猫系影帝饲养手册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一朵桔梗花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沈浪徐芊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