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荣光

上一章:漠不关心的铁栏 下一章:双重的参考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永野刑警这组虽然没有收获,但查访有关被害人工作方面的调查组,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赤羽三郎最初是电影的动作派演员,却没有做为演员的第六感,面貌又不具备掌握观众的突出特性,只有一、两次主演的机会,就消失在银海中。

但是在半年多前,被绿川明美看中,属于新星传播以后,得以在连续剧中担任比较重要的配角。最近还有一家大电视台,接洽他在一出肯花钱且很著名的大型连续剧中担任主角。

在有识之士认为他的消技缺乏力量的说法下,绿川明美却大力支持。查访赤羽工作方面的石井刑警和四本刑警,对绿川为什么特别支持他感到怀疑。

他们偶尔也会在电视上看到赤羽,但不论演技和面孔都不出众,不认为是很有魅力的演员,而且常念错台词,也不像很聪明的样子。

何必大力支持赤羽这种人?在新星传播里,更有才华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二名刑警把焦点集中在绿川和赤羽的关系上调查,而他们的观点果然正确,有了很大收获。

也就是听到演艺界暗中流传,他们两人之间可能有性关系。当然,这是秘密中传说的稍息,并没有确定属实。

刑警们掌握这个线索,在坚持顺着这条线索调查的过程中,有一名演艺周刊的女记者,给了他们很有意味的暗示。

“虽然不能公开说他们两人有关系,却是我们这个行业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写成报导?你要知道,我们何尝不想写?可是对方是在演艺界很有实力的绿川明美,我们怕她报复呀。”

这位女记者似乎对绿川没有好感,说话的口吻也像男人一样粗鲁,表现出她的反感。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有证据吗?”石原刑警开始追问,他和四本刑警一起从警视厅派来工作。在刑警中,他被认为是最英俊的男人,以女性为对象的查访工作,他有杰出的本领。刚才这位女记者肯露出口风,就是他的这种本领。

“这件事我不能直接说出来。在高轮有—家叫F的小旅馆,你们到那里的柜台问问看,就说是听我说的,一定会告诉你们很有趣的消息。”女记者又恢复女人原有的态度,露出了颇有意味的笑容。

刑警们立刻就赶去高轮的旅馆,F旅馆是从清王公的铜像往前走的的马路,再进入巷道的位置,的确是个很适合名人隐匿行踪,玩乐的清静小旅馆。旅馆对色情介绍的侦察非常敏感,所以刑警避免刺激旅馆的人,说话时也特别慎重。柜台的人露出困惑的表情,说道:

“他们两位的确是我们这里的客人,但我们这里有规定,不能说出客人的秘密。”但是很清楚的看出他们心里很想说的样子。

四本刑警提出那位记者的名字。四本和石井的相貌相反,额头突出,眼睛和脸颊凹下,有如杰克·布朗斯的凶恶相貌。只要他大喝一声,所有的嫌犯都会心惊胆跳。

记得以前有一次追赶嫌疑犯,到后来格斗时,路过的人以为他是坏人,帮助嫌疑犯,结果被逃跑了。他就是曾经发生这种趣事的人。

“原来是她说出来的,那就没办法了。”柜台人员夸张的吐吐舌头,还不断的叮咛:“这是我和警方合作,我说出来的事请千万保密。”

可见对他来说,记者的名字比警察更有用。

“他们两位是从去年十月底开始到我们的旅馆,然后平均每周来一次左右。每一次都分别要房间,也就是分别到达,各要一间单人房。所以原本以为是完全不相干的人。可是一个月以后,我们的服务生看到早晨绿川女士从赤羽先生的房间偷偷出来。那么早,不像一般的拜访。从此以后,便稍加注意。知道他们两位每次都分别来了以后,订二个房间,然后再到一个房间去。本来按照规定,单人房不能住两个人,但他们原本就订两个房间,所以我们也就不过问了。”

如此,绿川明美和赤羽三郎就有了关系。石井与四本就带着这则“好消息”,高高兴兴的回到专案小阻。

2

纪尾井青空公寓杀人事件的关系人物星村俊弥,因已查出可疑性,在麴町警局询问以后,专案小组立刻要求将他列入重要参考人,接受查访。

“去年十月十四日十六时五十五分到二十一时零五分,你在哪里?”

调查的焦点完全集中在星村的不在场证明上。这段时间毫无疑问就是回音一六六号的行车时间。

如果星村在当天担任冬本的替身,不可能一直坐到东京(会和新横滨上来的冬本相遇),所以特别重要的是该列车在新大坂——名古屋间的行车时间。也就是从十六时五十五分到十八时十六分之间的不在场证明。

对重要参考人的待遇,事实上和嫌疑犯相同。专案小组的查问非常严厉。

可是星村没有办法提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没有办法提出证明他在看电影的证人。

“真的没有人能证明你当天在哪里吗?”

负责调查的大川刑警,说话的口吻虽然还能保持对参考人的礼貌,可是看到回答时慌乱的星村,更加深了他就是替身的疑心。

“不管你怎么说,那是以前的事,不可能记得很清楚。”星村好像只会说这句话似的,反覆如此回答。

“你要听清楚,你好像还不太了解自己的立场,你应该知道去年十月十四日发生了什么事情?在闪光六十六号的车厢内,新星传播的山口友彦被杀,你萨后台老板冬本信一可疑性很大,虽然尚未签发逮捕令,但我们逮捕冬本的事,你应该很清楚。就算和冬本没有什么的关系,做为纪久传播的一员,也应该知道。冬本因此丢掉经理的职位,对不对?到目前为止,冬本还有不在场证明。可是我们已经识破,那是假的不在场证明。有人受冬本的请托,搭乘回音一六六号,从东京到米原之间,打电话给东京二六一——四八六一,我们认为那个打电话的人就是你。你要知道,星村先生,这是在调查杀人事件。你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内情而帮冬本的吗?可能不是吧。只是他要你从新干线打一通电话,你认为这是小事,轻易的答应了。后来才知道自己成了杀人案的帮凶,你惊慌了。可是事到如今,又不能说出来。冬本让你出名,做为‘保密’的代价,所以就更不能说出来了。可是后来情况变了,纪久传播撤掉冬本的权力,大概知道我们怀疑他,为了顾全名誉才这么做的。我们都觉得太无情了。可是这么一来,你变成替他工作。如果不知道内幕,就不能算是帮凶,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可是事后知道情形以后还不说出来,关系就大了。现在还来得及,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吧。你现在已经没有义务帮助冬本了。你这样帮助他会吃大亏。不但是隐匿犯人,也可能成为杀人的共犯。这么一来,你这演艺人员的前途就完蛋了。”

大川的口吻越来越激烈,也证明了他的信心,毫不留情击溃拚命抗拒的星村。

纪久传播的无情,不用大川刑警说,星村本人比谁都知道得更清楚。本来就没有意思帮助已经失势的后台老板。如果是能把自己捧出名的人,任何人他都愿意奉献出自己的灵魂。到现在一直都不肯说出来,就是怕被当成是杀人的共犯。那样的话,演艺人员的生命就结束了。

只要想到失去站在那道美丽彩虹上的资格,只要这么想一想,连活下去的气力都没有了。即使那是空虚的美,或短暂的灿烂虚像,在那里也确实能证明自我的存在。向社会宣告星村俊弥这里,向大众说明星村俊弥活在这里,而社会也肯定他。

——对我来说,没有财富、名气,而想活得美好,那不过是不能成为名人的贫民的梦呓而已。贫穷是很丑恶的事——

对一直如此坚信的星村而言,大川刑警说给他听的最后一句话:“成为杀人共犯,对你是致命伤”,的确是他最后的抵抗,也可以说对他的迷茫给予致命的一击。

星村终于承认了。正如专案小组的判断,为冬本做替身的就是他。

他的供词是这样的:

“十月十二日下午,在纪久传播的办公室,突然被经理叫去,命令我在明天之内到达大阪,当天住在大阪,然后搭乘十四日的回音一六六号,到十七时二十二分的时候,打电话给东京二六一——四八六一号。当我说,回音一六六号在新大阪下午很晚才会开车,坐十四日早晨的新干线或飞机再回来也来得及。可是经理说,万一中途发生事情,不能搭乘回音一六六号就不好了。为了安全起见,前一天一定要到大阪。并把已经准备好的车票,和大阪旅馆的费用五万圆等交给我。当时还再三交代,回音一六六号不对号的,要坐在人最少的地方,不要说话,不能让乘客或服务员留下印象,到十七时二十二分要准时打电话等。打电话时,对方会说是千代田庄,就接到柜台,你就以井上一郎的名字预约一个房间。而且又说,因为这是当天预约,也许预约不到,但也没有关系,我是一个很闲的人,又是冬本经理拜托的,虽然觉得怪怪的,还是答应了。看到我答应了,经理非常高兴,表示今后要特别提拔我。又拿出他经常穿的风衣,和一套西装、领带,和偶尔会戴的太阳眼镜,要我在明天离开大阪坐回音一六六号时穿上这些衣服。又说手表、戒指,领带夹等一切装饰品都不要戴、当时我也发觉经理是要我化妆成他。这时经理又说:‘因为某种关系,十四日那一天,我必须坐在回音一六六号上,否则就很不方便,所以你当我的替身吧。’对于他不肯说明的‘某种关系’虽然觉得不大对劲,但作梦也没有想到会被他利用,当成杀人的不在场证明。他告诉我,打完电话以后,在名古屋下车,到厕所或什么地方换回我自己的服装,然后就可以自由行动了。风衣以后还给他。尤其他再三交代,打电话时千万不要让服务生留下印象。然后,我照他的吩咐,坐上回音一六六号,在指定的时间,按照指定的电话号码,从指定的五号餐车要求打电话。因为正赶上管理的服务生用餐的时间,正忙着哪。又完全是例行公事,所以正如经理的交代,不可能对我留下印象。即使服务生不很忙,我也算是一名演艺人员,骗骗那种“外行人”的眼睛太简单了。我还自认把经理的角色扮演的完美无瑕。在名古屋下车,在收费的厕所里换回自己的衣服,在汤山温泉玩了一夜就回到东京。知道山口先生前一天在闪光号上被杀的消息,是在回程的车上。当时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和经理联想在一起。我突然产生疑心,是专案小组到纪久传播来查访经理的不在场证明的时候。我若有所悟的看着火车时刻表,假设搭乘回音一六六号,就绝不可能搭乘山口先生被杀的闪光号。知道这种状况时,我非常惊慌。经理大概也知道我起了疑心,为我找来好曲子,除此之外,各方面对我都很照顾。在过去根本不知道有我这种人的经理,似乎经常注意到我了。我的怀疑变成肯定,杀死山口先生的一定是经理。而经理也有这样的理由:万国博览会的企划被山口先生搞得毫无气力,而且连美村社长也被抢走。经理对社长有病态的固执,社长虽然适当的加以利用,但也似乎感受到一些心理负担。总之,在山口先生死前不久,一方面也是为了夺回万国博览会的企划,社长倾向山口是事实。我想我是被利用做为经理的不在场证明。可是这么想的话,又没有任何证据。我只是从回音一六六号上打电话,还不能肯定经理就是凶手,更何况不能当面问经理是不是你干的?那种话撕破我的嘴巴我也不敢问,如果引起冬本经理不满,等于断送了演艺人员的前途。当时经理在纪久传播的权力是绝对的。刑警先生,请你了解,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就可以告诉别人吗?何况这个人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

原来紧抱住冬本,拚命想登上明星宝座的人,如今拚命的想切断和冬本的关系。

那是非常难堪的场面。过去是距离越近,离明星宝座也越近;如今越远对他越安全。的确,在发生凶杀案时,他被利用做为工具;但在事件后,已经知道被冬本利用做为替身,却对警方的调查故意隐瞒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只是对于事情发生的结果缺乏认知,还不致于成为帮凶。

在录音机录录音的同时,记下重点的木山刑警心里这么想。

调查参考人的目的,是使这个人在事件中的立场明确化,并将有关供述写在调查表上。然后在起诉审判时,成为重要的资科,但一般参考人由于恐惧凶手报复,或下愿意被牵连,都不喜欢和警方合作。

因此,为了让参考人毫无保留说出和事件有关的事实,要确实了解这种心理,除去妨碍他们供述的障碍,尽可能造成易于供述的环境。

可是,有时候为了让顽固的参考人说出来,也有恐吓,故弄玄虚或暗示的情形。虽然,这会有供述和事实不符的危险。

可是,根据过去的调查,已经相当明确的掌握关系人和事件的关联,而且他的立场和嫌疑犯又很一致时,这种技巧非常有效。参考人至少在事前知道和事件有点关系,才算是参考人,和对事件毫无关联的一般查访对象是不同的。

大川刑警能让星村供述,正是这种技巧运用之妙的结果。

首先,肯定冬本已经没有任何权力,消除来自冬本的压力后,再以“帮助杀人”恐吓,击中演艺人员的弱点,让他屈服。

检讨供述的真实性后,请求签发对冬本信一的逮捕令。当天下午由地方法院发出对冬本的逮捕令。这一天是一月二十三日,距离事件发生,已经进入第四个月。

推荐热门小说新干线谋杀案,本站提供新干线谋杀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干线谋杀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漠不关心的铁栏 下一章:双重的参考人
热门: 天崩 神话基因 刺客信条:文艺复兴 五大贼王2:火门三关 藏起来 重卡战车在末世 永远是孩子 闪灵 黑山老妖 湖底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