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气流

上一章:水平思考不在场证明 下一章:漠不关心的铁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第二天早晨,木山和作业刑警为了要求星村俊弥到专案小组作为重要的参考对象,到大森的公寓找他。这才知道他昨天没有回来。

已经由纪久传播确定他昨天曾经露面,所以很可能还在市区内的某处风化场所里。

由纪久传播内部查访,以及从公寓居民的谈话中知道,他和女人的关系相当复杂。最近没有特定的交往对象。即使纪久传播打电话到星村可能去的地方,也都没有找到他。

一直埋伏到十一点左右还没有回来,木山决定到纪久传播的办公室去看一看,留下佐野一个人。因为所属的演艺人员,即使没有“工作”,也必须在十二点以前到办公室报到一次。可是星村仍然没有“上班”,也没有联络。

据说,他昨天下午四点左右离开办公室。从那个时候算起,约有二十小时的行踪完全失踪。

“真奇怪,我们对艺人的行动管理的相当严格,即使不能来上班,也严格要求留下联络的地址。因为随时都可能有工作。而且艺人们也都不愿意放弃机会,就算不要求,也会留下联络的方法。星村昨天说要回自己的公寓,从来没有过二十个小时以上联络不到的情形。”风见难免也流露了担忧的口吻。

“听说最近艺人们常常会蒸发(自我失踪),会不会这样呢?因为不堪劳累。”

“他还不到那种程度。星村不但不会蒸发,只要有角色给他,即使和女人在同一个被窝里,也会立刻赶来。”

风见露出了讽刺性的笑容。本来颇受冬本提拔的星村,自冬本失势后就一直坐冷板凳,就连以前偶尔有过的“小角色”,现在也得不到了。本来在歌唱方面还算顺利,第二曲没有打响后,完全处于失意状态。

相当于自冬本处夺取“政权”的风见,似乎根本无意提拔属于“冬本派”的星村。如果有实力的话还另当别论,可是只有强烈的欲望,连乐谱也无法全部看懂,前途当然没有希望。

木山有不祥的预感。费尽心力才解决冬本不在场证明的诡计,如果星村现在失踪,便缺少了追查冬本的决定性因素。回音一五三号的发话记录,并不能视为是冬本打电话的证据。服务员也没有肯定是冬木。完全无关的第三者,恰好在这个时间内打电话到千代田庄,也是可能存在的偶然。

虽然解决了不在场证明的诡计。那也不过是专案小组的推测而已。

要想对冬本签发逮捕令,无论如何都希望从星村嘴里得到一些担任替身的口供。可是从昨晚以来,也有二十多个小时失去消息,风见也说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形。实在很奇怪?

“冬本……先生呢?”木山突然想起,问道。

“后来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最近一直都没有来上班。”

风见轻描淡写地回答。他的态度是对自己已经失势的前任上司,已经毫无兴趣的样子。木山对社会的竞争之惨烈,似乎有更深刻的感受。

今天也没有来上班,看样子大概蹲在日野的家里吧。自从冬本被认为有嫌疑以来,就在专案小组的严格监视之中。即使现在,也有同事们以锐利的眼光投注在他身上。既然如此,他应该没有机会对星村下手。

难道雇用了“杀手”吗?除非在小说里,真实世界有没有那种手段都还是疑问。为了堵住共犯的嘴巴,雇用更危险的共犯,实在很不合理。

(不管怎么样,问问冬本昨天晚上的动静吧。)

就在木山站起来想去打电话时,纪久传播年轻的社员走过来说:

“木山刑警……是你吧!有电话。”

电话是石原警部打来的,说了一个非常意外的消息。

“是木山先生吗?刚才得到警视厅的消息,今天早上十点半左右,在纪尾井町的公寓里,发现了一具被人杀死的尸体。被害人是新星传播社的艺人赤羽三郎。是被勒死的。所以去找社长绿川明美。结果,她正好在东京高圆寺的自宅里。可是,并不是她一个人,还有男人和她在一起。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是星村俊弥。据说从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就一直在一起。现在一起到赤羽三郎的公寓去了。麻烦你立刻赶去纪尾井町。那里有栋青空公寓,是二十层楼的建筑,很容易找到。另外,我也会和佐野先生连络。”从电话中就可以感觉警部紧张的情绪。

星村俊弥为什么会和自己的社长美村纪久子不共戴天的对手——绿川明美共度一宵呢?这种情形若被纪久传播知道了, 一定会立刻把他开除。

新星传播的艺人被杀,不可能是单纯的凶杀案,一定另有内幕。会不会星村俊弥也在这件事里挥一脚,绿川明美又是如何?

木山刑警特别坐计程车赶到纪尾井的青空公寓,心里浮现了许许多多的疑问。纪尾井町因为在江户时代有纪伊、尾张、井伊等三藩在江户所设的宅第,因此得名。是紧临皇宫的高级住宅区。

纪尾井青空公寓,就在纪尾井町中心的高地,如同陴睨四周般的耸立在那里。最高的一层定价为九千万圆,使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东京人大为惊讶,使公寓成为热门话题。

越接近这栋公寓,它看起来越像一座巨大的城堡。现在的住宅,重视社会地位的象征更甚于实用的功能。这栋公寓也正是那种典型。

如耸入天际,高大建筑物雄伟的外观,金属的板墙发出银色的光。在寸土寸金的高级住宅区里,仍有宽大的前院。停车场里,有许多翘起车尾的外国车争奇斗艳。的确好一幅光彩夺目的景象。

这栋建筑物,象征着住在这里人的力量和财富。建筑的意图,好像就是要给来访者压迫感似的。

杀人的现场在五楼的五一二号房,内部是三房一厅的大小,向南的窗外有宽大的阳台,前面是清水谷,可看到赤坂方向的景致。

青空大厦是由两栋细长的建筑物错开,向东西延伸,中央以电梯房连接。

所有的房间都是朝南设计,构造类似旅馆。后来才听说这个房间的价值是三千万圆,但在青空公寓还算是便宜的。

木山到达时,鉴定已经结束。和自己相识的警视厅第一调查组的值班刑警,正在开始查问有关人员。

2

星村俊弥掉入失意的深谷中。自从属于纪久传播以来,虽然曾做过音乐节目的主持人等,但始终没有红起来,因而改当歌手。经过很长的时间坐冷板凳后,因讨好冬本才得到适合自己的歌曲。刚看到好转的徽兆时,冬本失势,风见掌握了纪久传播的实权,星村被完全搁置在一边。

由于太接近冬本,现在想接近风见也不可能。

在人类的集团中,常可见到主流失去实权后的悲惨与没落,完全出现在星村身上。

寄望于歌曲,却没有理想的第二首歌,刚出现的好运也立刻消失。

有一个完全属于纪久传播,叫做“美村企划”的子公司,专门为纪久传播制作电视节目和电影,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能为所属的艺人们自主性的制作节目。反过来说,对不合意的艺人,也能好好地让他们坐冷板凳。属于纪久传播的艺人,在纪久传播的节目里才算是艺人,离开纪久传播后,完全没有存在的价值。

稍有名气,无法忍受演出的报酬被剥削,只要表现出一点想离开纪久传播独立的意思,亡刻会遭到严厉的排斥。到这时候才知道纪久传播力量之大,已经大晚了。

属于纪久传播“闭锁社会”的明星,不过是这个组织与政治力量所创进出来的一道彩虹而已。

星村对这种情形非常了解,所以虽然遭到坐冷板凳的待遇,但也不敢轻言离开纪久传播。

即使只有一度被演艺界的灯光(应该说是虚幻的光)迷惑的人,也已经无法从那种毒药般的魅力中自拔。

尤其,自从电视出现以来,这种魔力又呈几何级数增加。

电视台那种特有的,生活与分分秒秒之间的紧张气氛,灯光瞬间从“预备”改变为“播放”的紧张,还有开拍前的倒数计时。

“第一摄影机,升高!”

“第二摄影机,靠近!”

“现在,特写!”

意识到自己出现在特写镜头上的优越感与陶醉感,自己现在成为几百万,也许是几千万人注目的对象,就会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那是犹如自己站在世界中心的满足感,是从默默大众之间的一分子,被提升到高级社会之精英的胜利感。

虽然那只是片刻之间的彩虹。随着节目的终了就会消失,但是为了继续彩虹梦,什么事情都肯做。

尤其,曾经见过一次彩虹的人,那种艳丽的美,连灵魂都会被吸过去。

在艺人之间,没有情谊可言。为了推销自己,根本没有余力。他们相信的只有自己和今天所演出的节目而已。

他们没有明天。没有明天那么漫长的时间,连一、两小时的未来都不敢相信。在萤光幕上,虽然融洽的谈笑,手牵着手唱歌,却不知何时会被对方扯后腿,或在背后放冷箭。

“艺人的需求很有限,可是艺人和有欲望的人是无限的,其间的差距非常大。如果是红牌艺人,其间舵差距更大。

当然,这里会存在经济学上的竞争原则,艺人们会热烈的发动推销战。首先,为了引起所属传播机构有实力的人,或电视公司的制作人、导播,或广告公司及买广告的客户的注意,不遗余力,不择手段。

要推销自己,换句话说,就是不能让竞争的对手推销出去。竞争对手若取得一个“角色”,就可以确定那个角色轮不到自己了。在萤光幕上光彩的唱歌、跳舞、演出的演艺人员,都是经过血腥的战争生存下来的人。

由于彩色电视节目普及,节目越来越豪华灿烂,把光彩夺目的色泽带进家庭的客厅里。

与此成正比,艺人们的竞争也更激烈。对他们而言,“理想的竞争敌手”简直是非常幼稚的话。所谓竞争,不是打倒对方,就是自己被打倒。在这层意义上,才有竞争敌手存在,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是“理想”的?

表演人情与道义,唱恋曲、跳舞需要合作的舞群,但是心中要以“四周皆敌”的思想加以武装,否则无法生存于这个世界。

“我一定要成为明星!”

带着连心都快爆炸的羡慕与嫉妒,看着伙伴们一个个登上华美的舞台,能眼巴巴的忍受到今天,完全因为具有那种“想再一次见到虚幻彩虹”的病态执意之故。

总之,只要能在纪久传播待下去,即使废物也有节目可演。只要能出现在节目里,当然有中奖的机率,总有一天会被制作人和导播注意。也许以后风见的心情会改变。甚至于会超过风见,有直接接触到美村纪久子的机会也说不定。

即使她是高在云端的人物,只要能在云的正下方,当云出现裂隙时,就有让阳光照射到的机会。现在,无论如何都是该忍耐的时期。

没想到,新星传播的绿川社长居然来接近星村俊弥。第一次和他打招呼,是在参加一位艺人的结婚典礼之时。

那位艺人大约和星村同一个时期进入演艺界。自从得到大河连续剧的主角机会后,开始红起来,现在是星村之流的人物根本不敢望其项背的大明星了。

最近成为纯情派明星,全国影迷之偶像的女艺人成立的“保护处女会”的会长,充分利用会长的特权订婚,终于演变为今天的结婚典礼。

“哼!还敢声称是保护处女会的会长,简直是撕裂处女会的会长。”

在会场各处,记者们刻薄地聊天。人数之多,也证明它今天受欢迎的程度了。它发给如今还坐冷板凳的星村请帖,已经算很有人情味了。

明知道去参加以后,会觉得自己更悲惨,但还是去参加了,并不是为了向对方表示礼貌,而是也许有机会被制作人或导播注意,是在这种贪恋的情况下前去参加。

可是,在虚名与伪装汇为漩涡的会场里,星村完全被忽视。人们对于在纪久传播内几乎都没有名气的星村,连当成看件物品般的视线都吝于投给他。

在大的彩色灯发出光辉灿烂光芒的大厅里,星村产生了几乎无处可容身的疏离感,呆呆的站在一个最不受人注意的角落。这时,有人过来轻轻的拍他的肩膀。

回头一看,是一个穿着乳房都快露出来,设计大胆的晚礼服,面露妖艳笑容的女人。

“啊!绿川社长!”星村看出对方是谁以后,几乎暂时停止呼吸。在今天的客人中,属于大人物中的大人物——绿川明美,险上露出非常和气的笑容,站在那里。

对星村而言,对方是属於“云上云”的人物,根本没有和她说话的机会,所以他认为绿川认错人了。可是她的笑容毫无疑问是冲着星村。

“要不要来点饮料?”以潇洒的姿势拿着酒杯,微微向他做出举杯的动作。“你是星村俊弥先生,有一张英俊的脸孔。”紧靠在他身边站着的绿川明美,用只有他听得到的声音,轻轻地说。

此时,星村的身体竟然紧张得开始发抖。

“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你了。在这里耳目众多,希望下一次能在别的地方见面。我暂时会在东京,你就和高圆寺的公寓联络吧。”

这样子在星村身边轻声说过之后,又恢复到一付什么事也未曾发生过的表情,象一条美丽的热带鱼,游进派对的人潮中。

好一段时间,星村站在那里发呆。

(那些话真的是对我说的吗?)

(当然是真的,还叫出我星村俊弥的名字啊。)

(还说我有英俊的面孔。)

(会不会一时好玩说出这种话?)

(是又有什么关系,总之,绿川明美对我感到兴趣是事实。就得紧紧的抓住这项事实,把一时好玩的心情改变成真正的兴趣。)

星村如此自言自语,觉得头上的彩色大灯正向自己投以灿烂的光辉。

3

星村几乎想在结婚喜宴结束之后,立刻和绿川明美联络。可是那样会被对方看轻,所以第二天一整天都拚命忍耐。到了第三天下午一点钟左右,才打电话到高圆寺的公寓。

对于这个行业很晚才睡觉的人而言,大致上这个时间在家的可能性最大。果然她在家。好像还在床上,接到秘书转过来的电话,绿川带着刚醒来时不太高兴的口吻答话。可是听到星村的名字时,立刻改换成娇柔的声音说道:

“你还记得我说的话,我很高兴。我虽然想马上见到你,可是最近事情很多,排不出时间。所以,我会和你联络,把你的地址告诉我吧。还有,也许我不说你也知道,和我见面的事不可以告诉纪久传播。知道了吗?嘻嘻嘻。”

最后的笑声似乎含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往后几天的生活,完全是在等待绿川明美的连络中度过。

如此,等到第三天早上,终于等到了电话。要他在这天晚上九点钟,到新宿东口一家叫“圣贝娜”的咖啡厅。

根本没有工作的星村,任何时间都没有问题。

下午三点钟左右,只是到纪久传播的办公室露露脸,做做样子。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很久,但终于等不及,在四点钟左右离开办公室。

到三家咖啡厅才消磨掉三个多小时,在约定的时间到达“圣贝娜”。原以为不可能先来的明美,居然已经先在这儿等他。

她穿着和前几天引人注目的服装完全相反的,非常朴素的戴着平光眼镜。经常都是高高梳起的头发,也很随意的放下来、不论从那个角度看,都像个非常平凡的妇女,而且还是老处女型的打扮。

星村也是在她招呼过后才发现。开始时还不知道是谁,觉得困惑。可是知道她就是绿川明美本人时,先是惊讶,接着是恐慌。

“怎么样,我的化妆技术还不错吧?我现在要向竞争对手挖掘一颗闪亮的明星,当然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明美笑了。在眼镜下露出了在喜宴里曾经对星村表现过的那种微笑。

“挖角?”

“嘻嘻嘻,不要像个木头人似的站哪里,到这里来坐下吧。”

在明美的催捉下,星村战战兢兢坐下,有一段时间惊慌的连头都抬不起来。明美刚才说要挖角。前几天碰面时,就表现了与众不同的好感,但这个好感竞然强烈到比约定的时间早到,还要对他挖角的程度。

“我认为美村小姐没有看人的眼光!她居然会让你这么优秀的艺人闲在那里。我很久以前就注意到你了。怎么样?要不要到新星传播来?我想以你为中心,制作一个相当于百老汇的音乐节目。”

星村觉得自己眼前突然出现—道巨大的彩虹。庞大的构想和华美的程度几乎使他目眩。

“当然,要做的话,就要以新星传播的命运孤注一掷。纪久传播根本没有一点想制作真正的音乐节目的热情,他们只知道赚钱。所以,也不会发现有你这样的人才。你具有可以唱歌、跳舞的强烈性格,你一定能做到。要制作人们赞美唯有新星传播才做得出来的真正的音乐节目。”

连服务生送来的咖啡都忘了喝,星村一直看着明美灵巧的嘴。这不是别人说的,是和美村纪久子争霸的绿川明美亲口说的。

如果脱离以有强大组织为傲的纪久传播,甚至于会被认为是演艺人员的自杀行为。事实上,也有很多这样的先例。可是,若能够转移到新星传播,又另当别论。

在现今日本的演艺界,新星传播是唯一能够对抗纪久传播的势力,在关西的夜世界中保有绝对的地盘。

尤其在纪久传播只知道赚钱的精神暴露之后,它藉着强大的组织所做的蛮横行为,已经开始引起电视台和新闻媒体的不满。至少,在最近可以看出,颇有创造“艺术”之姿态的新星传播,声势较纪久传播更在上升。

如果说,纪久传播是演艺界的“女强人”,明美则准备成为“女王”。在这之前就听说过,他的布局是准备做好音乐节目。

而现在她说要起用星村,他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是否有那种才能,因为绿川明美能看中他,令他头昏的喜悦已先冒上心头。

明美已组成真正的音乐节目集团,以此向只提供低俗娱乐的纪久传播挑战,也准备以此做为打垮纪久传播的强大武器。

这么一来,他就成了主角,能向长久以来只给他坐冷板凳和屈辱的纪久传播报仇,这是最佳的机会。

获得光荣的明星宝座的同时,也能发泄内心堆积已久的屈辱。星村陶醉了,为了突然向自己微笑的未来展望陶醉了。

4

这一夜,星村俊弥真的醉了。为了庆祝日本真正的音乐节目的诞生,就应绿川明美的邀请,吃喝了新宿几家酒吧和餐厅,不知何时已经醉得站不稳了。因为明美劝酒,喝下的酒也不少,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一颗心几乎已容纳不下的喜悦,助长了他的酒意。

“呐!真拿你没办法。”明美从一家酒吧出来之后,挽着星村的手臂,支撑着他的身体。

(我现在和绿川明美挽臂而行。)

骄傲的满足感自内心涌上心头。

“如果让纪久传播的人看到这副情景,一定吓坏了,真希望让他们看到。”

“你嘴巴嘀嘀咕咕说些什么?记得你家在大森那个方向,醉成这个样子就回不去了。好吧!今儿个就住在我家,还有几间空房子。”

明美把星村带进一栋大厦的下面,好像是地下停车场。

“车子就在这里,你睡在后座吧!马上就到。”明美说完之后,把他推进一部好像还很新的蓝鸟汽车。

推荐热门小说新干线谋杀案,本站提供新干线谋杀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干线谋杀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水平思考不在场证明 下一章:漠不关心的铁栏
热门: 限时狩猎 导演是个神…棍! 车站 吞天记 黄金渔场 捉鬼实习生7:纷乱之冬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 护短 老子是癞蛤蟆 爱上她的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