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古遗址的死尸

上一章:第05章 武装的新欢 下一章:第07章 嫌疑的顺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公时平古遗址从其规模来看可以推测已经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遗址调查需要大量的人手,参加调查的人员除了必须具备专业知识以外还要从事和土木工人一样的体力劳动。

虽说为了让专业人员集中精力对重要部分进行发掘、观察、记录和整理,应该避免让他们从事重体力劳动,但是出于工程预算的考虑以及考虑到如果把土木作业交给一般人员有使遗址遭到破坏的危险,最后还是决定起用专业人员和有基础知识的人从事调査。

为此,调査时间定在了学生放暑假的七、八月份。

7月上旬,预备调查开始。首先进行了现场的测量和打孔探查,据此绘制了发掘现场和周边地区的地形图,初步摸清了现场的地理条件和发掘范围。

根据预备调查的结果,正式调查准备从7月20日起分两期进行。第一期工程从7月20日到31日共12天,第二期工程从8月20日到31日,也是12天。

和土地所有人经过协商达成了一致,条件是只对准备盖房的地段进行调查,周围的土地维持原貌。

工地内搭起了兼作休息和仓库的简易房,宿舍安在了离现场最近的俵石温泉的县疗养院。

人们把考古发掘比作外科手术,手术刀的失误会断送人的生命,同样,发掘的失误也会使古遗址遭到彻底破坏。

遗址发掘不管怎么小心翼翼地进行、也不能避免它对先人创造的传播人类历史的文物和遗扯的原形、原貌的“改变”,这种改变如果没有充分的目标和必要,就是一种破坏。即便当时采用的方法是最先进的方法,也会被后世发明的更先进的方法所代替。考古学的发掘调查试图在现阶段把人类悠久的历史长河拦腰截断,然后再逆流而上尽可能忠实地再现历史的原貌,然而大河一旦被截断,它的原貌也就不存在了。

在不断改良“截流方法”的同时,根据流传的历史文物再现人类的整个历史。这就是考古学博大精深的内涵。它探求的目标是远大的,但它每天面对的却是“黄土”。

7月20日上午9时,调査队全体人员在公时平集合。首先,箱根神社的神主做了祈祷仪式。上午10时,随着现场总指挥金井昭麿的一声令下,发掘调查正式开始。

由于小笠原高气压的强劲势头,日本列岛处于典型的夏季热带气压控制下。虽然大地酷暑难耐,但高原的大气仍是清爽无比。举目远眺,金时山、乙女峰、长尾峰、三国山连绵起伏,夏季的白云不时从山脊上喷出,闪着耀眼的光芒在高原的上空缓缓漂过。

虽说这里已被旅游开发搞得满目疮痍,但覆盖着中央火山口的山毛榉林和水桴林仍是郁郁葱葱,掠过仙石原草原的微风仍使人感到心旷神怡。

高原的坡地上建起了高尔夫球场,林间别墅和住宅山庄星罗棋布,这里再也不是一望无际的草原,耸立在火山口中央的神山高耸入云,驹之岳魏然矗立,俨然一付箱根盟主的威严。

每到清晨,随着太阳的升起,原本是百鸟争鸣的高原被露营者和郊游的年轻人的欢笑声所代替。

7月20问清晨,仙石原的一角响起了一群青年男女的喧嚣声,他们的装束别具一格,和暑假郊游的,生完全不同。他们是前来参加发掘调查的集古馆大学和东京女学馆短期大学考古学班的学生,一共有三十人。

对于参加课外实习的大学生,他们带着一种参加夏令营的新鲜感。在女同学面前,男生们个个显得精神抖擞。乍一看,很难把他们和考古调查队联想到一起,倒象是一所林间学校或野外俱乐部。

第一天的工作是第一沟槽和第二沟槽的设定,以南北为主轴间隔10米各设定两条2×30术的构槽。

沟槽的好处在于它可以根据挖掘过程的需要全方位地进行各种规模的设定,然而在开掘长沟槽的过程中也有逸失必要的断层的危险。

第一阶段的表土排除是力气活儿,男同学们奋勇争先,女生们也毫不示弱。男同学凭着年轻力壮有时不知不觉挖过了头,女生们正好起到缓冲作用。

挖掘作业在一片乐融融的气氛中进行着。

“老师,怎么还不见骨头出来?”

和余井一起参加了座间市横墓穴调査的大崎满怀希望地挖着。

“这里不是墓,不能抱太大希望。”

“即使不是墓,如果以前有人住过的话,也应该有人骨出来。”

“嗯,也不能说绝对没有。”

“也许有人病死以后没有下葬或者把人杀死后偷偷埋在了这儿。”

“又是在编推理小说吧?”

“日本的考古学之父浜田耕作是这样给考古学定义的,他说考古学是‘用过去人类留下的东西研究人类的过去的学问’,有点类似警察搜査凶手的方法,就是通过搜集凶手留下的材料然后分析整理对凶手进行科学的正确的介定,可以说几乎是一样的。要说有不同,那也只是考古学研究的是人类发展的全过程,而警察面对的是凶手。听说茨城县新治村下坂田冢挖出了一个带着箭头的头盖骨,要是我们也能挖出就太好了。”

“老是骨头骨头的,吓死人了。”

从东京女学馆短期大学来的栗林君代插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却流露出极大的兴趣。

“放心好了!要是挖出来什么,我们来对付。”

“好哇!你滑头!让我们挖土,好吃的自己捞走。”

君代噘起了嘴。

“好好好!挖出骨头交给你们干行了吧!”

“骨头我可不干!要是挖出宝石什么的还差不多。”

“那就学那个帮主人找宝的小狗在这儿叫两声。”

“你坏!老师!”君代投去责怪的一瞥。

发掘初期的表层清理在一片轻松的气氛中进行着。

淤土清理作业的主要工具是铁铲和铁耙。第二天是进行第一、第二沟糟的清理和第三沟糟的设定。22日是第四沟糟的设定和既设沟槽的清理。

23日进入调查开始后的第四天,所有人员渐渐习惯了调查生活,各项作业走上了正轨。这几天正赶上连日的好天气,每个人都被晒得黑黑的。

学生们虽然将来不一定都考古,但大家对调查都倾注了极大的兴趣和热心。虽然每天从早晨九点干到下午六点,中间只有一个小时的午休和两次小休,但没有一个人发牢骚。

这除了天气好的原因外,队内男女同学的均衡搭配可以说也是大家协同配合气氛融洽的基础。然而谁知道以后会怎么祥,如果天气变坏,疲劳堆积,这种场面是不会长久维持下去的。

正因为有很多娇弱的女孩子参加,所以必须随时注意她们的身体状况和队员之间的相互关系。所幸的是事先确保了良好的住宿条件,每天工作后有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使每个人身心得到充分的调剂,目前整个调查团处于良好的状态。

上午十点,进行第三沟糟挖掘的小组发出一片欢呼声,原来那里挖出了绳文早期的陶器。这是挖出的第一件文物,同学们显得兴奋无比。

也难怪,如果挖了好几天什么也没挖到,放到谁身上也会泄劲的。金井再一次提醒大家要小心慎重。如果乱铲乱挖一旦毁坏了文物便无法挽回。

快要到午休的时候,第四沟槽的北端突然涌起一阵异样的骚动。紧接着一个叫山冈的男生神情紧张地喊了起来:

“老师,快来看。”

“怎么了?”

正在观察第三沟槽挖出的陶器的金井听到喊声问了一下,没有回答。平静中孕育着异样的气氛。

会不会是挖出了骨头?金井想到。第一次挖到人骨总是大惊小怪的。

金井走到山冈的旁边,山冈紧张地用手指着刚才挖过的土中。

“发现了什名……”

金井话刚说了一半就怔住了。

只见土中一个面目全非的头颅裸露着,湿漉漉的头发像水草似的粘在头上。颈部往下的骨骼也露出了一点儿,上面缠绕着一些衣服的纤维。骨骼是新的,毫无疑问这不是考吉队所要调查的对象。

“老师,怎么办?”山冈的脸变得刷白。

发掘调查中有时会挖出被害的尸体,然而大部分场合难以和正常死亡的尸体区分开,与其说这是人骨还不如说是“人体”。

“不管怎么说先挖出来。”

金井把所有男同学叫了过来,让女同学远离现场。女同学们虽然很害怕但还是远远地围在现场边聚精会神地注视着。

金井指挥学生用竹铲把尸体周围的土轻轻铲去。周围立刻泛起一阵恶臭,很快招来了一群苍蝇和飞虫。尸体的头部位于地下约三十公分的地方,整个尸体成坐姿,头搭在膝盖上。尸骨上残留着身体的肌肉组织,粘附着衣服的纤维,手腕上带着一块手表。

尸体的全貌显现出来了,金井决定原封不动地保护起来。

如果金井报告说这是百年以前的人骨,警察是不会介入的,而且即使不报也没什么过错。可百年以前的人骨有穿着衣服带着手表的吗?

最后,金井决定暂停发掘作业向警察报案。

2

小田原警署接到仙石原遗址发掘调查团的报案立即派员赶往现场。

“遗址发掘现场怎么会挖出了杀人尸体?真是不可思议。”

驱车前往现场的路上,小田原署刑侦一科的岩村对坐在旁边的搭挡川胜说到。

警车沿着宫之下附近的山路攀行着。树木的绿荫洒在车窗上,身上的汗开始慢慢退去。早川的溪流在绿荫重叠的深谷下流淌着,发出潺潺的激流声。

“真的是杀人尸体吗?他们不会把木乃伊搞错了吧?”

川胜任由肥胖的身体重重地压在座位上懒洋洋地说到。

刚才被地面超过30度的高温烤得发焦的身体还在往外冒着汗,他不时用手绢在脖子上擦着。对他来说夏天是最难熬的季节。

“那怎么会?哪有木乃伊还带手表的?”

岩村苦笑道。接到报案时已经对尸体的情况进行了初步了解。

“如果凶手知道这是古遗址而把尸体埋在这里的话,那可真够狡猾的。”

“为什么?”

“那人们就会误认为这是很早以前埋在这里的。”

“可如果凶手知道这是古遗址,由于害怕早晚会被人重新挖出来就不会埋在这儿了。”

“话虽这么说,如果发现不了再过一段时间就很难和木乃伊区分了。”

“别忘了还有手表。”

“如果凶手真想把死尸混为木乃伊的话,应该把手表摘掉才对。”

川胜有些不解地说道。

箱根现在正值旅游旺季,路上挤满了前来避暑和观光的车队,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虽然当地的派出所会先期派人保护现场,但还是不免有些心焦。

车子终于越过了山峡的陡坡,路变得平缓起来,前面的景色也变得开阔起来。

现场位于俵石温泉的正南方,中间夹着早川和小冢山隔河相望,出了138国道稍微往北一点儿就到了。一条凹凸不平的马路直通现场。

仙石原派出所已先期派人对尸体进行了保护,说是“保护”,实际上只不过是让挖掘作业暂停而已。

“一路辛苦了。”

前来迎接的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寒喧着。

“确实辛苦了。”

川胜像没听见似的小声嘟哝着,他的话是冲遗址调査团来的。他想,这么炎热的天气,这些人竞然为了寻找过去那些不值钱的破烂在这里挖来挖去。

他这是第一次见到遗址发掘现场。在裸露的地面上,几条堑壕似的沟象绿荫中的疤痕似的横卧着,空地上搭建着简易棚,一些青年男女正在那里休息。

他们的脸上带着好奇和不安。这象是一群进行考古发掘的学生,一直想象考古队员应该是土里土气的川胜对他们城市味儿的举止感到惊讶不已。特别是女学生都是一水儿的新潮城市女孩儿,身上的疲倦顿时烟消云散了。

尸骨还像发现时那样摆放着。在听了现场指挥的详细说明后,警察开始进行现场取证。

尸骨的上限位置离地面约30公分,下限位置离地面约一米,呈坐位埋入。根据实地观察,尸体是强行塞入的。尸体大部分已变成白骨,背部已经风干,腹部呈白蜡状。

尸体埋在土里的变化一般认为是地上的八分之一,另外由于气温、湿度、季节等其他外界条件的不同,尸体也会受到显著的影响,考虑到这些条件的因素,推定死者死亡时间为半年以内。最后决定将尸体搬出现场进行司法解剖。

在对尸体进行观察的同时,对掩埋尸体的土层也进行了细致周密的调查。因为土中很可能搀杂着显示死者身份的东西或衣服碎片。同时把筛选好的土带回去进行气体色谱分析。这是最近研制出来的新方法,即在土中加入试剂对其成分进行分析,如果土中混入了其他物质,马上就可以査出来。

“也许凶手对这一带的地形很熟悉。”岩村环顾着周围说道。

“这里虽然是山里,但进出还是很方便的。”

川胜点了点头,满是汗水的脸上粘满了泥土。不知什么时候他好像忘记了酷暑,在掩埋尸体的土层里翻找了一番。

“是啊。这里虽然是箱根靠里面的地方,但坐车就可以进来。如果没有遗址发掘,是不可能被重新挖出来的。”

“可是为什么不埋得更深一些呢?”

“是啊,我也想不通。30公分,一下雨不就全露出来了吗?野狗闻见了也会给叼走。”

“凶手一定是太慌了。”

“肯定是深更半夜埋的,可为什么不埋得深一点儿呢?”

“也许是惊慌失措顾不了那么多了吧。”

“嗯。如果是杀人狂那另当别论,如果是第一次杀人难免会惊慌失措。”

“哎呀!”

正在土里摸索的川胜抓起了一件东西。

“又发现什么了?”

岩村朝川胜看过去,只见他的手指上夹着一个绿色的小金属片。

“好像是个徽章。”

川胜把它放在亮光下仔细观察着。

这是一个1公分见方、厚约1毫米、中央凸起的金属片,上面清晰可见NORIENTEX‘8XTOUR的英文字母。表面涂有绿色的釉彩,凸起的部分涂成白色,好像象征着高山的意思,后面螺丝上有一个圆形的小金属盘,可以穿过衣服的扣眼儿固定在衣服上,徽章的背面已经生锈。

“这的确是个纪念章。”

“不会是古人也戴纪念章吧?”

“上面的文字可是英语。”

“如果日本古时候的人说英语这可是伟大的发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也许这是死者曾经戴过的纪念章,它能告诉死者的身份。

为慎重起见,两人把纪念章拿给了调查队长金井。金井拿过徽着仔细端详了一番,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金井脸上的细微变化当然没有逃过警察的眼睛。

“您有什么印象吗?”岩村往前探了探身。

“啊,可是它怎么会跑到土里的呢?”金井一个劲儿地摇着头。

“莫非这是古代的文物?”

川胜认真地问道。如果从绳文时期的古遗址中挖出了刻有英文的金属片,那可是重大发现。

“不可能。”金井苦笑着说道:

“其实我也有一个纪念章和这个一模一样。”

“怎么?您也有一个?闹了半天还是纪念章呀。可这是什么纪念章呢?”

岩村和川胜都来了精神。

金井看了看岩村然后又转过脸看了看川胜。

“去年我参加了欧洲观光团,这是当时发的旅游纪念。”

“那就是说每个参加者都有了?”

“是的。参加者当时都是戴着这个纪念章活动的。”

“或许,是先生掉的?”

“我?哈哈,一年前的旅游纪念章我怎么会跟宝贝似的带到这儿来呢?”

“嗯。不过当时发的纪念章先生现在还留着吗?”

“没打算留。不过回去找找,也许在书桌的抽屉里。”

“请务必找一下。如果能证明是老师的,就没老师的事儿了,我们想确认一下。”

听口气警察好像已经把金井排除在了怀疑对象之外,然而反过来正因为放在了怀疑对象之内才打算确认的。不过,金井也有充分的理由进行反驳。如果他是凶手,说什么也不应该把尸体埋在早就知道是古遗址的地方。如果冒充的话,也应该把所有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全拿走才对。至于欧洲旅行的纪念章,如果自己不说,警察也是不会知道的。

“欧洲旅行团的参加者有几个人?”警察改变了询问的话题。

“我们团有十个人,但整个年度一共有多少人就不清楚了。问问旅行社也许会知道。怎么?这个纪念章的所有者是凶手吗?”

金井的脸上露出了作为所有者的不安。

“这很快就会查清楚。”岩村避开了正面回答。

3

由于腐烂程度加剧,当天就对尸体进行了解剖。

解剖结果,死者系头部受钝器撞击致使头盖骨骨折引起脑损伤致死,推定死亡时间为四至六个月,除成为直接死因的脑损伤外,还发现左右小腿骨折,腰椎脱臼,右上犬齿折断。血型为B型,年龄13到14岁。

从尸体的损伤情况看,为典型的交通事故死亡。当行人与正在行驶的汽车相撞被掀到发动机盖上然后跌到地上时,一般都呈这样的状况。

小腿下部骨折说明汽车在高速行驶中司机发现死者后匆忙刹车但为时已晚。汽车急刹车时车体一般都先向前倾。如果没有采取任何制动措施,保险杠的位置应该和停车时一样高,也就是说,死者骨折的部位应在小腿上部。

“这就明白了。”岩村说道。

“明白什么了?”川胜问道。

“那个坑为什么挖得那么浅。”

“嗯!凶手当时一定是慌了神。”

“他趁没人看见便把死者装到车上扔到了箱根的山中。”

“这就是说,肇事现场离埋尸体的地方不会太远。”

从凶手的心理分析,恨不得早一分钟把尸体扔掉,而且带着肇事痕迹长时间行驶也非常危险。

“如果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未必。也许凶手会受另外一种心理的驱使,把尸体扔得离肇事现场越远越好。”

抛尸的地方离肇事现场越远越保险。如果肇事车损伤不严重,也许会开足马力把尸体扔得远远的。

“凶手会不会是旅行团的成员?”

“嗯,这倒是一条有力的线索。不管怎么说,如果不是那个考古队队长先生掉的,别人就更不可能了。”

“凶手是想冒充古代人的尸骨。”

“要是那样,他就应该事先把衣服和纪念章弄下来。至于纪念章,如果凶手不说谁也不知道。弄清纪念章的‘身份’现在还太不可能。”

“除了凶手和考古队长以外还会有谁把纪念章掉在这里?”

“剩下的就是考古队的人了,可他们当中没人参加旅行团呀。”

随即小田原署成立了“箱根公时平肇事逃逸搜查本部”,对案情正式展开调查。

推荐热门小说新东方快车谋杀案,本站提供新东方快车谋杀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新东方快车谋杀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5章 武装的新欢 下一章:第07章 嫌疑的顺序
热门: 全能侦探社 重生之盾御苍穹 死亡的精确度 安珀志4:奥伯龙之手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星战风暴 民国秘事2:朱雀堂 山村桃源记 就想和他谈个恋爱[娱乐圈] 当血族穿成炮灰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