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爱情”演出

上一章:第23章 妈妈的路途 下一章:第25章 爸爸的贵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潘帅老师对“师傅”李胜男老师说,看见了吧,季扬扬、冯一凡同学及其家长们,一个个搞定,摆平。

李胜男老师笑道,你确实可以算是菜鸟逆袭。

潘帅说,呵,“御姐”,让你表扬一下别人会这么难,夸我还先把我贬成“菜鸟”。

李胜男看着潘帅脸上习惯性的迷糊表情,笑道,哎哟,说你“菜鸟”,可不是说你笨,只是说你原先有些懒。

潘帅心想,难怪你相亲老是成不了,跟男人不会说话,那么直。

呵呵。潘帅说,我是懒的,我一直挺懒的,我还在想呢,有没有懒人的带班办法。

懒人办法?李胜男捂嘴而笑,说,又不是做菜,还有懒人手册。

潘帅说到做的,他还真的在高二(4)班搞起了“懒人”带班实验。

他将全班同学分成6个团队,由学生自由组合。他说,不一定非得坐在一起的,随便,你们瞅着谁投缘,拉过来,组合,每人轮当团队长。

然后,这6个团队每周轮值“卫生”“纪律”“写名言”“课间创意”等各项工作。然后,亮点来了,在每周四举办的“班规活动日”上,由各团队轮流当家,讲述各自一周的发现,呈现草根意见,提出顶层设计方案,自我评价,PK打分……高二(4)班一时热闹非凡。季扬扬轮执“闪电组”团队长的那一周,他在班里组织了一场篮球赛,男女生混打,引来其他班同学围观尖叫;而一向懒洋洋的女孩王圆圆轮值团队长时,因带队友用抹布将教室地板手工擦了一遍,被人当场封为“王小妈”。

潘帅老师对前来取经的别班的班主任们说,我这人比较懒的,让他们去搞吧。

他说,我放权,让他们去搞,他们缺少展现自己的平台,换一句更实在的话说,就是他们缺少能让他们说了算的机会,我这儿就让他们说了算吧。

他说,他们学得太苦,学得太孤独,缺少聚的机会,所以我可怜他们了,给他们聚的机会,这就算是对体制的人性补充吧。

他笑了笑,说,呵,让他们搞,哪怕搞得像个家,也不错。

李胜男老师心里想笑:你自己都还没成家呢,先在班里带学生“过家家”了?

还没当家长的“懒人”潘帅老师,想带着高二(4)班的男生女生们“过家家”。

而夜自习归来,坐在家中挑灯复习的冯一凡,抬起头,看了一眼这屋子和屋子里的另外两个人,可没感觉这像一个“家”。

因为它的气场是乱的。这在他的眼里有些明显。

因为,三个人,犹如三股相互作用的力,如今虽已被纳进这同一个屋檐下,但它们隐含着逆冲、离散的因子。它们时不时就因各种日常琐屑,而在这屋子里呈现各自奔突的苗头,甚至能让你从空气中嗅到一缕局促、费劲、尴尬、茫然的气息。

毕竟是要离的人在同演这最后一场聚的戏,这很必然。

两口子多年积攒的问题,也总归是有它们必然的原因。

虽然如今为“中国式人生大剧——高考”,三人重新又挤住在了一起,并且表面已相安无事,这只能说演得努力,但演技毕竟无法招架生活的破绽。

作为中学少年,冯一凡对于中年人生悖论,没感同身受的能力,但作为儿子,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忧愁:他们对于他的力,是同向;而他们之间的力,时逆、时顺、时隐、时现,这屋子潜伏的紊乱气场即来自于他俩之间。

作为他俩之外的第三人,他清晰地瞥见了它,是因为它最终的走向与他这个小孩有关。

这走向的终点是:这个房间所代表的“家”是有限期的,无论是房屋租期,还是考试期限。

因此,他想让各股力往一个方向走。

他想,我要出手使力了。

这个晚上10点15分,冯一凡刷了三组数学题后,下楼来放风。

他看见乔英子和季扬扬已经在喷水池那边了,他走过去,说,嗨,你们在聊什么?

这依然是“书香雅苑”灯火璀璨的夜晚,无数窗口映着无数挑灯夜战的迎考少年的剪影。

这个晚上,楼下喷水池边的三个少年人聊了季扬扬即将出国留学的事。季扬扬已经办好了去美国的留学,下学期在旧金山读12年级,今年暑假之后他就将出发前往。对于即将到来的留学之旅,季扬扬充满兴奋,他说他要去看NBA篮球赛,要去练球,要去学流行音乐,如果以后唱不红,那就学电影……

这个晚上,在季扬扬嘴里生辉的这条路,映照着他头顶上方“书香雅苑”无数挑灯夜战的窗户。是的,这是另一条路,如果有条件,可以不走你们这条路,切换路径。当然,这必须有条件,所以冯一凡、乔英子暂时只能羡慕。

这个晚上,季扬扬还说到了让他受窘的小弟弟。他说,我走后,他们的小宝宝就出世了,他们就不空巢了,我就不难为情了。不是我不喜欢小宝宝,而是我不喜欢我都快读大学了他们还给我搞出了个小弟弟。

这个晚上,冯一凡发现自己比羡慕他出国还更羡慕他有小弟弟。他对他们说,如果我爸我妈现在给我弄出个小弟弟小妹妹,那就好了。

他心想,真心的,可不是说说的,但你们不懂。

这个晚上,乔英子虽然未必懂冯一凡说这话的背景,但她说到她妈宋倩时,有类似的意思。

乔英子说,如果要生小弟弟小妹妹,那我先得给我妈找个老公,不把她再嫁出去她怎么生呢?我哪,还真得把我妈给再嫁出去,否则,别说我去美国留学了,我就连北京都去不了。她不会让我去北京读书的,因为她得跟我相依为命,所以我若要自由,就先得把我妈嫁出去。两位,如有好叔叔单身,给她介绍哦。

这个晚上,冯一凡看了一眼乔英子,心里一动,心想,要不请她帮个忙。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女儿去学校后,宋倩在家里先搞了一下卫生,然后把几件衣服洗了。洗完后,想了想,天热起来了,该给女儿换个席子枕套。

她去女儿房间拿枕头的时候,看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本粉红色的本子。

她好奇地打开,呵,是女儿写的日记。

女儿读书这么忙,还记日记?估计是临睡前在写,忘记收起来了。

宋倩心想,那得劝她别记了,现在晚上本来就睡得晚,再写写画画,会影响睡眠,以后到大学里爱怎么记就怎么记,有的是时间。

宋倩好奇地翻着本子,也不多,总共写了四五篇,可见也是最近刚开始写。

每篇日记都不长,都是书信体,宋倩看着文字:“晓旭姐,这样一个下雨的夜晚,我听着窗外的雨声,想倾诉心里像梦一样的思绪……”“晓旭,每一阵风都会让伊的脸庞浮现在我的面前,每一个瞬息我心里都有思念,是人生都若此经过,还是若此经过才是人生……”“晓旭,怎样用诗书倾诉少女时代像雨雾一样的心念,情不知所起,点点滴滴,纷纷扰扰,与谁人说……”

宋倩想笑。因为在自己的少女时代,她也有这样的本子,也写些忧愁但又无病呻吟的漂亮文字。

宋倩放下本子,拿起枕头往房间外走。突然,她感觉有些不对,“晓旭”?谁是晓旭?同学吗?男生?

她回过头去,又拿起本子,翻着。她看见本子第一页上有一行娟秀的字体——“写给陈晓旭”。

陈晓旭?认识的人里没这人。

她心里突然一跳,那个演林黛玉的女演员不是叫“陈晓旭”吗?可是陈晓旭已经过世了,她写给她?夜晚时分,在这个世界写给另一个世界里的人?

这么转念,宋倩脸色发白了,本子也掉在地上。

宋倩熬到晚上9点10分女儿下夜自习回到家,问她,这个晓旭是那个演员吗?

乔英子告诉她,是的,你偷看我的日记了?

宋倩神色惶恐,问,你为什么要给她写信呢?

乔英子告诉她,因为我觉得她就是我心目中的林妹妹,多愁,忧郁。

宋倩支棱着眼睛,问,为什么要给林妹妹写信?

乔英子茫然地看着妈妈,想了一会儿,说自己就是想说说心里的感受,好多好多的感受,想跟她讲。

宋倩感觉此刻像在虚空中对话,一切仿佛不真实,但又有明确的心悸,她依然问女儿,你为什么要给她写信呢?她都过世了。

乔英子没出声,手托着腮帮子,眼神有些发定,隔了一会儿,告诉妈妈,可能是因为学累了,也可能是因为喜欢一个男生了。

宋倩刹那间睁大眼睛,说,啊?喜欢男生?

乔英子垂下眼睛,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妈妈,是不是完了?

荒谬感铺天盖地,宋倩感觉客厅里的吊灯让她目眩。她隔了半晌才开口说,不可以,英子,也不会的。你小孩子,今天喜欢某个男生,明天就不喜欢了,就像小时候买的玩具,三分钟热度,会很快过去的,不是真实的。赶紧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一心一意,都什么时候了。

乔英子瞅着她,说,是真的,因为我知道,因为我天天、时时有想他。

宋倩感觉不妙,脸色发白,说,不可以这样的。男孩是谁?你们班的?

乔英子告诉她,是楼下的冯一凡。

宋倩欲哭欲笑,心想,这男孩是挺帅蛮好的,但你还是早了。老天爷哪,你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萌动了呢?再晚一年,过了高考,随你怎么单恋就单恋,但现在可不行,早一天都不行哪,搞不好,前功尽弃。都读了11年了,辛辛苦苦,一天天地熬,你小孩子读得有多可怜哪,眼看都快跑到终点了,这狗血的青春期竟这个时候冒出来横插一杠子。

心里乱箭纷飞,但宋倩还是故作镇定,对女儿笑道,你又不了解冯一凡,只是看着他好看吧?其实这也未必是真的喜欢,还好,还好,他也不知道你喜欢他,否则会闹笑话的,会丢脸的。英子,把这种感觉藏在心里,过两天就会像感冒一样过去了,少男少女都是这样的,妈妈知道的。英子,现在对自己说一声“放下”。

乔英子没出声,她把脸贴在桌面上,隔了一会儿,说,但是,我得跟他去讲。

跟他讲?宋倩眼睛发直,失声说,啊?这不可以的。

乔英子告诉她,不讲出来的话,我可能真的不行了。妈妈,我好像过不去了,我试过各种方式想让自己过去,包括给林妹妹写信,但好像还是在想他,是不是完蛋了?

宋倩瞅着女儿的侧脸,这正在长大的女儿让她六神无主,无限心痛、怜悯,她心想。这家有女孩,真的让人头痛,见鬼的青春期,这么空降下来,老妈也要不行了。

乔英子说,妈妈,我对他讲一声,可能就好了。讲出来了,可能就会过去了,随便他喜欢不喜欢我,我可能都过去了。

乔英子说,我只要对他讲出来。

第二天上午,宋倩厚着脸皮下楼去敲自家的租客朱曼玉的门。

朱曼玉在家,这两天她又请了年休假,想当几天“陪读妈妈”。朱曼玉注意到了这女房东今天脸色苍白,神情局促,与她往常的端庄、沉静相比,很有些异样。

果然,等她讲完她登门拜访的原因后,朱曼玉又想笑,又傻眼。

朱曼玉一迭声地说,还有这事?你看现在的小孩哪,不过没关系,没关系,让她这小孩子对冯一凡说一声,也没什么关系。我们这边毕竟是男孩,心理没那么纤弱,说一声她喜欢他,又能怎么样,呵呵。

但说完,朱曼玉又发现不妥,心想,万一不说倒没事,一说咱儿子这边也萌动了呢。她家英子文静又是尖子生,万一冯一凡也动心思了呢,那怎么办?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纸嘛,到时候他哪搞得清楚这是为了让那女孩减压,而不是为了让他也去爱。再说,冯凯旋还老带他去婚礼现场,情情爱爱真情一世已经听多了,一触可能就发……

于是,她瞅着宋倩说,英子妈妈,但是我也在想,让英子对他说出来,她情绪上真的就能过去了吗?会不会也有别的可能性,别的后果呢?我的意思是,也有可能不说倒没事,说了万一我们冯一凡也投入了,少男少女一拍一合,那不是前功尽弃了?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纸嘛,小孩懂什么,而且现在的小孩多任性啊。

她这么说,宋倩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宋倩脸上有明显的失望和无措,好像不禁要哭了的样子。

这倒又让朱曼玉不好意思了,她能理解她这当女生家长的心情,更何况自己也经历过少女时代。再说,这宋倩是房东,对自己一家还算是客气的,租房时给了这么大的优惠,万一现在不高兴了,不租给我们了怎么办?再说,如果当初她不租给我们,我们不搬进来,她家英子也就不会有这趟子少女怀春的事了;嗯,也可能是儿子自己招惹人家了也没准,最近是有看见这两小孩在楼下喷水池边说话。

于是朱曼玉赶紧说,英子妈妈不要急,千万别急,我再跟我老公商量一下。我想呀,即使答应英子让她说出来,我们也得事先策划好,什么情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我们得把控全局,把副作用减到最小。

宋倩一听有道理,点头说,对对对,那谢谢一凡妈妈了,你说得对,只要我们设计到万无一失,这事还是可以做的,哪怕是让英子远远地对他喊一声。真是谢谢了,我也是实在没招了,这青春期哪。

送走宋倩,朱曼玉去了趟出版社,把冯凯旋叫下楼来,一说,见冯凯旋脸上有想笑的表情。

是的,冯凯旋虽有吃惊,但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他说,让她对他说一声,应该没事,我家是男孩,哪有这么细腻啊?人家对他说一声喜欢他,就风吹草动了?倒是那个女生,我看倒是需要多加小心的,我知道那个女孩是有个性的。

于是,他就把那天在理发店相遇的事,跟朱曼玉讲了。

朱曼玉听罢,目瞪口呆,说,啊,光头?冯凯旋,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的小孩,真是看不出来,那么文气,你根本看不出来她心里憋着这样的倔气,估计她妈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么说,这个忙我们是得帮,她宋倩不找我们的话,我们还可以当不知道,这么已经找了,说了,万一她以后有什么事,我们可担当不了。

朱曼玉站在出版社楼下大厅里满脸忧虑。她对冯凯旋说,你看看现在的小孩,冯凯旋,你还能不投心思吗,你还能就只顾着你自己的那点乐子吗?冯凯旋,我告诉你,咱们冯一凡,咱也得留心啦。

两天后的晚上7点钟,春风中学的运动场上。

这个时间点,是

第一节自修课时间,操场上没什么人,幽暗的灯光照耀着跑道。

跑道上,冯一凡陪着潘帅老师在慢走。

今晚潘老师把冯一凡叫到这儿,是来谈文学社在接下来的暑假将开展的征文活动主题。

有一个女孩陪着妈妈在跑道上跑步。当她们跑过潘帅老师和冯一凡身边时,女孩喊了一声“冯一凡我喜欢你”,她们继续往前跑。

潘帅老师笑道,谁啊?

冯一凡茫然说,不知道,没看清,光线太黑。

潘帅老师脸上有调侃的笑容,说,呵,女生跟你开玩笑呢。

前方跑步的母女,已消失在前面跑道的幽暗中。

这一声“冯一凡我喜欢你”之后,几组人马松了一口气,各自从不同方位迅速撤离运动场。

冯凯旋、朱曼玉从运动场左侧沙坑旁的梧桐阴影里,悄悄离开,回家。

李胜男老师从运动场的铁门口,独自离开,回办公室。

潘帅老师收起与冯一凡交流的话题,两人一起回教学楼,继续夜自习。

而宋倩、乔英子跑回了家。

进门后,乔英子对妈妈说,好了,我说过了,解脱了。

宋倩脸上有松了一口气的神情,也有惊奇。她说,好的,那就放下,妈妈真高兴。那个冯一凡爸妈真的还不错,是善解人意的人家,他爸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好像有点面熟的,不过是晚上,也没看清。

而在她们楼下,已回到家中的朱曼玉与冯凯旋也正在交流。两人一致的感受是:这事挺稀松的,原来想多了。

这个晚上,冯一凡从学校夜自习回来后,关于这事啥都没说。

于是,冯凯旋、朱曼玉心想:他可能只当一个玩笑了,真棒,可见做什么事都是要策划,要花心思的,哪怕是中学生的事。可不,这次连李胜男、潘帅老师都被邀来帮忙了。

但三天后的晚上,冯一凡刷完题去楼下放风回来后,对冯凯旋、朱曼玉说:告诉你们一个事,我跟英子好了,因为她前几天说她喜欢我,我跟她交往了三天,现在可以对你们宣布了,我有女朋友了。

两个大人的眼睛瞪大到让他想笑。

朱曼玉说,什么?跟英子好了?女朋友?早恋了?这可不行。

冯凯旋说,啊?开什么玩笑。

冯一凡撇了一下嘴,说,我没征求你们的意见,我只是来通知你们一声的,我原本也可以不告诉你们。

两个大人立马蒙圈,加懊恼。

朱曼玉说,一凡,你才多大啊?现在是一心一意读书的时候。

冯凯旋说,你还才中学生呢,瞎来,你们懂什么呀?

冯一凡面无表情,说,有什么不懂的,我们班上好上的又不是没有,乔英子成绩好,对我好,我要跟她结婚,她是第一个大胆对我说喜欢我的女生。

日光灯下,冯凯旋、朱曼玉感觉儿子的倔气正一股股地从他头顶往天花板上升腾。

朱曼玉哄道:冯一凡,现在你们还不懂爱情是什么,还太小,阅历不深,过几年再长大点,好不好?

冯一凡说,我还小不懂爱情,你们大了就懂爱情?你们懂吗?小又怎么了?小才纯、才真,大了还没这么靠谱呢,你们说是不是?所以才更需要从小培育,知根知底,情久弥深,找一个靠谱的人。

冯凯旋、朱曼玉表情尴尬,嘴里呢喃,语无伦次。

朱曼玉在忙乱中还白了老公一眼,心想,你看,你老带他去参加婚礼,说出来的是一套套的,还质问我呢,我可答不出,你自己回答他。

冯凯旋说,你们班上的其他同学我管不了,但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这可是迎战高考的关键时候了,冯一凡,等高考结束,读大学了,咱们再找、再谈也来得及。

冯一凡给了他们一个嘲笑的表情,说,高考结束?看电影也是高考结束,玩游戏也是高考结束,买iPad也是高考结束,难道高考没结束,日子都不要过了,生活都不需要推进了?难道高考结束,就像这出租房都不要了,这个家都没了,什么都解放了?切,正因为高考终会结束的,所以我才需要为高考结束之后早做准备;正因为高考结束、读大学后可以谈恋爱,所以我才需要现在早做先期准备;正因为高考结束这个房子没了我去读书了你们也不跟我在一起了,所以我才要为自己早找落点、相伴相助,所以,我跟英子好了,我宣布。

朱曼玉感觉儿子这话里好像有许多刺,像细针一样戳到了她心房上,但戳在具体哪个位置,她一下子辨不出来,只有隐约痛感。她满脸惶恐,心想,他是有意的吗?她以哀求的语调,对儿子说,你这样会影响英子的,英子是女生,情绪容易波动,我们影响不起人家。

冯一凡说,英子不会的,她成绩多好啊,再说英子也跟我一样需要相伴相助。知道吗,读得越累的时候,越需要相互鼓励,因为我们是孤儿,精神的孤儿,功课的留守儿童。

两个大人面面相觑,张口结舌。

因为,每一句话,绝对都扎到了心里。

推荐热门小说小欢喜,本站提供小欢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欢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23章 妈妈的路途 下一章:第25章 爸爸的贵子
热门: 萍小姐的主意 异域深眠 亡灵出没在古城 赎罪 全球论剑 东方快车谋杀案 猛兽记 异乡人5:遥远的重逢 以魔问道[修仙] 箫声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