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的秘密

上一章:第20章 老爸上菜 下一章:第22章 逆转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老爸冯凯旋如今对于仪表的重视程度,冯一凡也会怀疑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或者在找女朋友,因为以前住“丰荷家园”自己家的时候他还不是这样的。

冯一凡心想,靠,你现在就找啦?你又没离婚。这是小三。

心里有这不忿,有些晚上,冯一凡一边做作业,一边就会对坐在沙发上看手机的老爸有情绪,因为他的那只手机不时发出嘟嘟嘟的微信新消息提示音。

冯一凡皱眉,心想,谁啊?这么晚了,女的吗?

而这个晚上,冯一凡见爸爸走到里屋去接听电话,他听见他在说:“好的,周四傍晚见,凯悦酒店。好的,我来我来,不见不散。”

冯一凡心想,周四?凯悦?还不见不散呢,有没有搞错啊。

结果周四傍晚,冯一凡在学校食堂吃了晚饭后,没上夜自习,而是出了校门,转了两路公交车,来到了城南的凯悦酒店。

冯一凡走进酒店,大堂里华灯璀璨,花团锦簇,一对办酒宴的新人在迎宾。

中学生冯一凡以前没来过这里,他心想,我靠,这么高档的地方,冯凯旋你真太烧包。

冯一凡穿过大堂,先在大堂吧看了一圈,没有爸爸的身影;然后又摸进了一楼咖啡厅、二楼中餐厅和西餐厅,看了,也没有。

冯一凡从二楼沿着旋转楼梯往下走,高悬的水晶灯近在咫尺、华光万道。他心想,这么高档的地方,爸爸哪有钱啊,多半是换地方了。

冯一凡走回到大堂,见那对新人正准备入场。他突然决定跟去东侧的宴会厅看看。

他心想,没准他是来喝喜酒的,他不是老在喝喜酒吗?

于是,冯一凡跟着新人往宴会厅走过去。

这个晚上,婚礼一开场,主持人冯凯旋就遇到了麻烦。

因为电脑程序意外出错,开场的灯光秀砸在了现场:众目睽睽下,音乐突然消失了,光柱混乱摇曳,让人目眩。

赶紧关掉,宴会厅里,一片黑暗,但新人已经在进场了。

怎么办?喜果婚庆公司婚礼督导宝生头脑里一片空白,都要哭了。

已经在台上的冯凯旋,拿着话筒,原本正要声情并茂地说开场白了,但这突如其来的故障,让他也当场蒙掉了。

时间滴答,空气似在燃烧,台下来宾瞠目结舌。冯凯旋脑海里突然电光闪过,他拿着话筒,在昏暗中说,各位亲朋好友,让我们在这暗场中,打开我们每个人的手机,打开手机灯光,让我们一起,为新人点起我们的灯。

台下的亲朋好友瞬间懂了,于是纷纷举起手机按下电筒,四下一片星星点点。微光映照着台上冯凯旋微笑的脸,他说,我清唱一首歌,让我们在歌声里,用我们手里的这片星光,照耀新人前行。

他就唱起来:

星光灿烂

穿过黑夜飞到你身边

年轻的心

带着那份驿动的心情

等待已久的梦只有自己知道

不会向谁说还是想做回自己

多少风雨才让我懂得这个世界

多少沉默才让我感到只有你最真

才会真心为我难过

……

台上的冯凯旋,当然不知道此刻儿子冯一凡正站在台下的阴影里。

站在阴影里的冯一凡,面对台上的爸爸早已目瞪口呆,有那么一刻不知身在何处。

这人是爸爸冯凯旋吗?

有这样好的嗓子,有这样机智的反应,不是故意制造的创意效果吧?……

冯一凡怔怔地望着台上这人,像在看一个梦境,是他的梦境,还是他老爸的梦境?

礼服、翻翘头、喜糖、喜酒打包夜宵……曾经疑惑的种种细节,此刻像这场子里的点点微光,浮出记忆,迅速连成了一片,令他洞悉,原来是这样啊,他瞒着我们在做这个呀。

他都快哭了,恍若自己被这人置在了一片假象里,瞒得这么深。他感觉自己不经意间掀起了窗帘的一角,这最熟悉的陌生人。这茫然和不忿,让心里瞬间体验了自己的虚飘和无安全感。他想,原来这样啊,原来啥也不知道。他想,这老爸在搞啥哪,啥都不说的。

冯一凡侧耳听,老爸的歌声正在穿过人群:“多少沉默才让我感到只有你最真/才会真心为我难过……”

他看见老爸伸展着一只手,像在幽暗中表白内心,也像在指挥着全场推进一支小暖曲。

这画风超出冯一凡所有想象能力之外,包括做梦的边界。但现在,它就活生生地上演在他的面前。

比冯凯旋与朱曼玉合演在他面前的那一出,要高级,牛×。他心里说,我×。

他心里的另一种感觉则是,如同坐在一列高铁,在飞快穿越茫然、喜感、忧愁,甚至可怜,各种滋味。

到后来,这些滋味把他搞迷糊了,令他鼻子发酸,眼泪夺眶。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

可能你也会,因为反差。

因为看惯了“low版爸”的你,此刻突然面对了这么一个“昂扬版爸”的他,他这判若两人的样子,他这挥洒自如的潇洒范儿,他这开心奔放的快乐气场,他这暖心机智的话语,像一股股带有颠覆感的热气浪,奔涌而至,从最初令你惊讶想笑,到最后对你构成莫名的感染。

是的,你感觉到了感染,尤其你们还同处一屋、朝夕相对,你还知道他其实灰扑扑的,其实未必开心,其实整天还对你赔着小心翼翼,于是他这快乐,就像他偷着乐,令你惊讶,甚至怜悯、忧愁、心疼,以及莫名其妙的感动……

哪怕你还是中学生,一时不明白这反差在心理上是相互弥补呢,还是互为条件呢。没关系,你照样想哭,像是被各种心绪给急迷糊了,没主意了似的想哭。所以,现在冯一凡在哭了。

他站在喜庆的人群旁边,嘴里在嘟哝着:我居然被他瞒了,我不舒服了,他这在干吗,他怎么这么能说话,还这么会唱。

冯一凡一直站在宴会厅左侧的廊柱后面,旁观了这场婚礼。

等冯凯旋主持结束后,冯一凡才向他爸爸慢吞吞地走过去。在他犹豫的步履中,他也没想好到底是赶紧溜走呢,还是去跟爸爸打个招呼。

当然,他最后还是向爸爸走去。

冯凯旋正匆匆忙忙地往宴会厅门外走,因为想着儿子快要下夜自习了,所以回家的心情比较着急。他手里拎着婚礼督导宝生帮他打好包的夜宵。

他没看见儿子正从左侧在向他走过来。

他走出宴会厅,穿过酒店大堂,哪想到,这时他听到儿子在后面喊了他一声,“爸爸”。

他回头,立马惊到了云端里,天哪,冯一凡怎么在这里?

他看见儿子脸上似哭似笑的表情。

而在儿子冯一凡的视线里,他这老爸的脸上是似逃非逃的表情。

冯凯旋脸红耳赤,慌乱地说,你怎么在这里?

冯一凡脸红了,嘟哝道,我来看看。

冯凯旋说,有什么好看的,你应该在学校自习的。

冯一凡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看着他的翻翘头,依然说,我来看看。

他们一时尴尬到不知从何说起。冯凯旋看见一辆出租车正好开到了酒店门口,他赶紧拉上儿子,出了酒店,打车回家。

趁着坐在车上的这一会儿,冯凯旋得以最快的速度,消化掉儿子今晚突然而至带给他的惶恐,否则找不到台阶下来,更丢面子,谁让他是爸呢。

冯一凡也得以最快的速度,让自己若无其事地稳住,否则万一眼泪又出来了,那也太尴尬。他感觉这个晚上自己有点不妥,到底在想什么呀,到底想怎么样啊,不知道,但很清楚就目前的态势看,今晚自己的泪点相当低,所以得稳住,否则会把他吓一跳的,也会让自己和他都莫名其妙的,这后面怎么演啊?再说,怎么可以对着他哭呢,有没有搞错。

冯凯旋看了一眼儿子的侧影,心想,他一定是跟踪来的,应该全看到了吧。

冯凯旋毕竟是有舞台经验的,他稳住情绪,凑近儿子的耳边说,呵,你看见了?

冯一凡,嗯。

冯凯旋注意到了他的淡漠反应,就笑了笑,说,爸爸只是玩玩。

冯一凡说,嗯。

冯一凡侧着头在看车窗外掠过的街景。

满街霓虹。他的侧影里没透露情绪。

是觉得太无语?太惊呆?太low了?还是无所谓呢?冯凯旋心里有茫然。他想要到与儿子感受有关的东西,好让自己的头绪和接下来的应对有个方向,但他没要到。心急慌乱中,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塞到儿子的手里,说,呵,他们刚给的。

冯一凡问是什么。

冯凯旋凑近儿子的耳朵,告诉他是刚才拿的主持酬金。

他说,你拿着。

冯一凡没要,把它放回到了爸爸的膝盖上。

冯凯旋说,你可以买个苹果iPad的。

冯一凡嘟哝,我不买。

冯凯旋凑近这小孩正看着窗外的脸庞,问他,不喜欢?

冯凯旋摇了摇头。

冯凯旋说,没时间玩?

冯一凡没响,没回应。

冯凯旋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把嘴凑近儿子的耳朵,装着解嘲似,轻声说,哦,是不喜欢爸爸做这个,觉得这红包不够高级?

冯一凡说,妈妈也不同意我现在买iPad。

冯一凡心里在想,我可没这么想,是你自己这么怪怪的突然要我去买iPad,我怎么去买?

冯一凡感觉鼻子里就更酸了。

这个晚上的泪点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冯一凡赶紧别转过脸去看车窗外。车正在经过江湾大桥,两岸是绚丽的城市夜景,江面波光粼粼。

推荐热门小说小欢喜,本站提供小欢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欢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20章 老爸上菜 下一章:第22章 逆转
热门: 置换凶途 古井奇谈 恶魔狂想曲之明日骄阳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官道 妖娆神音师 碟形世界:异光 精灵血脉03:暗军突袭 枪械主宰 一朵桔梗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