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老爸上菜

上一章:第19章 为什么哭泣 下一章:第21章 你的秘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老婆朱曼玉被儿子请出家门后,冯凯旋就进入了他的“全新老爸”频道。

要学的,要补上的,还真不少。

比如做饭,这可不是把朱曼玉留在冰箱里的那些菜做熟了那么简单,还要做到好吃,让儿子爱吃,每天不重样。所以,现在冯凯旋下班后常在超市里转悠,而晚上的时候,他常拿着一本菜谱在看,《幸福早餐》《元气夜宵》《从今天起好好吃早餐》《天天早餐不将就》《双休日的美滋味》……书中那些体现“00后口味”的萌版早餐,更是他使劲的方向,诸如“青柠奶油鳄梨恐龙煎蛋”“沙滩太阳足球场”“海绵宝宝炒饭”……

除了做饭,再比如,接送补习班,下班后得掐着时间打车赶过去,有时晚上不巧遇到自己有主持活儿,那就更像打仗了:把儿子从春风中学接出来送到补习学校后,得飞一般赶去酒店;等主持结束,再赶回,不动声色地在补习学校门外等,这时差不多是晚上九点半,儿子正好要下课出来。

还比如,试卷签名,虽是学校要求家长的规定动作,但写什么呢?总不能总写“阅”“已阅”“需要努力”,但真写上“成绩退步较大”“望老师严加督促”,也不太妥,因为也要顾及儿子的面子,签字的时候,儿子就坐在身边呢。他想,朱曼玉以前写什么的呢?

又比如,儿子在做作业时,偶尔会随口提问,某个字想不起怎么写了,某个公式不确定了,某句古诗后面接的是哪句。对此,但凡涉及理科的,以如今高中课程的难度,冯凯旋这当爸的哪能做得出呀。但,即使是那些属于文科的,他多半也回答不了,或者答错,这让他感觉自己像个白痴,一问三不知,当年的书怎么读的,忘到哪儿去了。他只能对儿子说,别总问,你自己查,自己查,印象深。儿子就不再问了,本来就是随口问问的。于是,这又让他这当爸的有没参与儿子学业的内疚。

还比如,即使对付儿子的作息时间,早上叫儿子起床别睡了,晚上劝他别做题了可以睡了,也没很简单,因为小孩不会总随你这么好说。

……

总之,林林总总,这都是“全新老爸”频道里要对付的功课,以前没弄过的,要学要补,还真不少。

那就顶住吧,练一回当高考生的爸吧。冯凯旋想。

朱曼玉已经搞砸了她自己,他当然得当心。

冯一凡可没觉得冯凯旋有多手忙脚乱。

他顶多觉得这爸有些笨手笨脚,有些傻乎乎的。比如他给自己按着那些不靠谱的菜谱做的东西,有些好像是做给小朋友吃的;而有些呢,又好像是做给恋人的,比如最近做的一款又红又白的早餐,蛋白奶酪番茄叠在炒面上,外面还缀了一圈草莓。难道是“爱心”不成?还有一道,是一片吐司上加果酱、花生酱,点上了紫菜,拗出奇怪的造型,说叫“作业本”……

与这些用力过猛的早餐相比,让冯一凡更觉喜感的,是某些夜宵,它们就像冯凯旋不时穿上身去的那件正装,状态高端,但透着一种可疑的气质,事实上,它们也几乎与他的正装同时出场。

比如这个晚上,冯一凡从学校自习回来,推门进屋,爸爸从厨房里探出身来说,一凡,今天有好东西吃。

冯一凡注意到爸爸好像也才从外面赶回来,衣冠楚楚,翻翘头,还来不及换上居家服。像个魔术师。

一分钟后,他还真像魔术师,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碗龙虾粥、两个叉烧包。

于是,冯一凡就知道爸爸又去喝喜酒了,因为他做不出这样的吃食,也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打包了。

按爸爸的说法是——“爸爸去喝喜酒了,回来晚了,来不及做夜宵了,就给你打包了。他们听说你在家复习备战高考,都说,多装点、多装点,加油,沾喜气”。

其实,自从与这个爸同住在这屋子里后,冯一凡也已经感觉出来他好像有很多地方喝喜酒的样子。爸爸的口袋里经常装着小盒喜糖,它们被带回家来后,就散落在这屋里的许多角落。

所以,这个晚上,冯一凡喝着这碗极其鲜美的龙虾粥,问爸爸:你又去喝喜酒了?

冯凯旋说,是的,最近同事结婚多。

冯一凡同情地瞅了他一眼,说,那你最近花了很多钱?

冯凯旋一边换上睡衣,一边对儿子说“没呀,没花钱,还拿钱”,突然反应过来,忙转过脸来,看着儿子问,你说花钱?

冯一凡说,喝喜酒不是要送红包的吗?

冯凯旋恍悟过来,笑道,是的,是的,都送穷我了,一个月的工资都送没了。呵呵,看样子,我得等我儿冯一凡结婚的时候,把它们一并收回来。

冯一凡脸都红了。

后来他埋头做作业的时候,心想,我结婚的时候?你那时又不是我这个家的爸了,没准你再婚了,没准我还不叫你来呢,你的钱收不回来了。

在儿子冯一凡眼里,这如今同处一室的老爸冯凯旋,有点像他正在刷的某些数学题。

好像做过,又好像没做过;好像有些眼熟,但其实是生疏的,有些远的。

所谓“有些远的”,就是原本无感。一家三口一起住时,这老爸对于他这儿子就没什么存在感,满耳满眼都是妈妈忙转的声音和身影。而他这老爸,被瞥见之时,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看书稿;不是在玩电脑,就是妈妈在跟他斗嘴。而跟妈妈斗嘴的他又总是被迅速熄火,连火气带人带意见,像空气一样被消融、被无视了。也是哪,谁争得过妈妈呢……对于冯一凡来说,这无感,还包括这老爸离自己的学业、生活总是几米之外,都是妈妈在操持,他这当爸的就没走近来,或者是也乐得不用费心……

而最近这几天,这原本有些远的老爸突然走近了,这就让冯一凡有些不适了。

这“不适”,首先是不自在,因为发现彼此有些生疏(因为平时也不怎么谈心);其次是这老爸有些不靠谱,往远里说,上次潘帅老师家访他跟人家说的话,往近里说,最近他来补习学校接送好几次迟到,晚上九点半下课出来没见他等在学校门口,等了十几钟后他才不知从哪里赶来……

对冯一凡来说,老爸冯凯旋虽让他觉得不自在、不靠谱,但你要说他这儿子有多看不起他,倒也没有。这老爸多少也有优点,比如没有妈妈朱曼玉的那种侵略性。当然,你要说他这儿子有多看得起他,那也同样没有。如果以后长大了、上班了,要他像他这老爸那样过,冯一凡也是不愿意的。

冯一凡怀疑他这老爸在单位里可能已沦为“大叔”了(注意,不是韩剧里的那种帅大叔,而是日剧里那种灰扑扑的疲惫“大叔”),按妈妈的说法是,“直线坠入边缘化”。也因此,冯一凡心想,瞧他每天也这么奔进奔出,去单位校对错别字,还装着笑眯眯的样子,指不定心里有多烦着呢;瞧他与老婆儿子这么挤住在这里,指不定心里有多百般无聊、无奈呢;再说一年后也要散伙了,估计散伙了以后,他也就这样子了,这一生,也不知在忙啥。

这么想,冯一凡也会有些可怜他。

尤其,在接下来的两周里,老爸冯凯旋为他做的三道菜,竟让他这儿子对老爸有了一些怅然。

第一道:方便面。

那是有天夜里,为了一本书的出版进度,冯凯旋和同事在单位加班,收工时已近10点,想到回家正经八百地做夜宵来不及了,冯凯旋就随手从同事办公桌上“顺”了一包香辣口味的方便面回来。回家后,他煮开方便面,加了一小把青菜、半根香肠,并煎了一个荷包蛋放在面上。当这碗“改良版方便面”被端到冯一凡面前时,冯一凡有些惊喜,因为他妈朱曼玉平时不太让他吃方便面(越没得吃就越是他的心念之物),他对着这碗蒸腾着香辣之气的面,不禁问了一句:可以吃方便面?

冯凯旋慌乱了一下,最后稳住阵脚说,嘿,又不是天天吃,咱别太紧绷,当然喽,方便面营养不多,但偶尔吃它一包,又有什么关系呢。

冯凯旋这话的调子里有对某妈“一向太紧绷”的嘲讽。儿子冯一凡微微笑了一下,然后稀里哗啦把面吃到一点汤都没剩,美味到连眼泪都快落下来。

第二道:生菜烤肉。

这也是有天夜里,冯一凡夜自习回到家,趴在桌上做作业,突然老爸冯凯旋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说,快快快,进来吃烤肉。

深更半夜,哪来的烤肉啊?冯一凡慢吞吞走进厨房,见煤气灶上一只平底锅吱吱声大作,原来冯凯旋在炒辣白菜肉片。冯凯旋兴奋地对儿子说,用生菜把这辣白菜肉片包起来,趁热咬下去,就是韩国烤肉的味道。喏,你试一下看。

冯一凡这才发现厨房操作台上还放着一盆碧绿的生菜。

于是,这个晚上,冯一凡凑在灶台边,用生菜包裹老爸现炒的辣白菜肉片,趁热咬下去,还真吃出了烤肉的味道。呵,已经有多久没去韩国烤肉店了,一年?一年半?冯一凡问老爸,哪来的辣白菜?你买的?

冯凯旋说,有同事家腌了辣白菜,我向他们讨了一些来。

深更半夜,凑着煤气灶,吃着包着,冯一凡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山寨版烤肉虽然逗,但还挺高仿的,天晓得他是怎么发现的。

第三道菜:怪鸡汤。

这也是一个夜晚,当这碗鸡汤被端到儿子冯一凡的桌上时,冯一凡尝了一口,忍不住问,怎么有些奇怪的气味?

你感觉出来了是什么味?

煤气?冯一凡说。冯凯旋扬着眉摇头。

乳酪?冯一凡不确定地说。冯凯旋摇头,说,榴梿。

榴梿?冯一凡不禁笑出声来,这是想逗我乐吧,榴梿跟好好的鸡汤煮在了一起,是搞怪呢,还是离谱偏方?

冯凯旋告诉他,因为听说榴梿煮汤很补,所以试一下看看,好玩吗?

冯一凡一口口把汤喝完,虽然怪气,但也没太难喝,估计会记住一辈子的,算他有点意思。

这三道菜,相比于冯凯旋按菜谱炮制的那些“00后”早餐,对冯一凡来说,它们更具有逗感,因为他对它们笑出声来。

也因此,这老爸让他有些怅然。

这怅然,也使冯一凡对老爸那件不时穿上身去的正装礼服越来越纳闷。

他想,他穿成这样笔挺笔挺的,像个小开,不会是觉得自己适合走“高大上”着装线路吧。

推荐热门小说小欢喜,本站提供小欢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欢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9章 为什么哭泣 下一章:第21章 你的秘密
热门: 玫瑰帝国4·黑羽蝶之翼 武帝归来 回到明朝当王爷 剑娘 为你师表 天下珍藏 永夜君王 恶意 二号首长 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