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精神的孤儿

上一章:第17章 请老妈离场 下一章:第19章 为什么哭泣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冯一凡下了楼,匆匆穿过小草坪,往“书香雅苑”大门方向看,他还真看到了妈妈拎着一个大包在小区门口打车的背影。

冯一凡放慢脚步,怕她回过头来发现自己。

他见她招了好一会手,也没出租车过来。她纤瘦的背影,站在灯光照耀、夜深人静的“书香雅苑”法式大门前,显得有些孤单和悲哀。

冯一凡这么看过去,当然觉得夜色中的她有些可怜。

因为他心里也知道她对他的好,知道她又没钱,省得要命,心思全花在他身上;又不讨好,还要管林磊儿那个小可怜;又与老公关系不好,整天手忙脚乱的样子,到底在操劳啥都不知道。

这么想,冯一凡鼻子里就突然发酸。

但现在这一刻,他得让这怜悯迅速掠过去,否则她真转身回来了,也是够烦的;若自己心一软,那就更麻烦了,得一切重新再来,而那个“冷处理”战术不能太缓,转去潘帅老师文科班上也不能太迟。

现在,他看见有一辆出租车停到了“书香雅苑”门口,妈妈拉开车门,拎着包上了车。

车呼地开进了夜色中。

冯一凡坐在“书香雅苑”的夜色里发愣。

他的面前是小区中央的微型喷水池。这个时间点,池里没在喷水,小小的一汪水,被水下的装饰灯映照出透亮的蓝光。

冯一凡想稍坐一会儿就上楼去写作业,这时,他听到有人对自己“嗨”地打了一声招呼。

他侧转头,见是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

他认出了这是楼上房东宋倩家的乔英子,表哥林磊儿班上的大学霸。

冯一凡跟她不熟,虽说上次跟着林磊儿去过她家向她道歉,但依然不熟悉,有时在电梯里相遇,最多彼此点个头,也没什么事好谈的。

嗨。现在乔英子有话要说,她问,你下来放风?

放风?冯一凡笑起来,想想也对,不就是放风呀。他对她说,没,还有作业没做完,马上要上去做,你在放风?

乔英子笑了,大眼睛里有波光,披肩发被晚风吹拂着。她说,嗯,我每天做好作业后都要下来放风的,一天这时候最享受。

这很好懂,如果冯一凡每天能在晚上11点前做完作业,他也想这么下来放风。

所以,冯一凡对乔英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也想不出有什么话跟她讲。

乔英子倒是有话要讲。她说,我读过你的诗,《小小的欢喜》。

冯一凡脸热了一下,连忙摆手,说,不敢当。

他知道,自己早自习写诗在学校已被人当成了段子——“别人忙着复习,他一个人在静静地出神、写诗”,少年维特似的,蛮搞笑的。

夜色中,乔英子可没觉察出他脸上的尴尬,还以为他不相信呢,就笑着背了起来:

在课桌之上

脸庞之上

我彷徨在一条路的起点

我疲惫在一条路的途中

我寻找奔跑的理由

寻找那一点点小小的欢喜

在题海之上

人海之上

我流泪在一条路的弯口

我困惑在一条路的终点

我寻找坚强的理由

寻找那一点点小小的欢喜

在天台之上

云朵之上

我攀登在一条路的尽头

我看见了一条路的无限

我寻找相信的理由

寻找那一点点小小的欢喜

一池蓝水的晶莹波光,折射在乔英子的脸上,她的声音在“书香雅苑”夜晚空静的楼间回响,四周仿佛变得有些不真实了。

冯一凡有些恍惚,按他的性格,原本早就好不意思了,要打断她了;但耳朵又被吸引,这诗由她这么念出来,仿佛不是自己写的。

她背完诗,说,我喜欢。

他看得出来她真喜欢,就高兴地问她,你也写诗吗?

乔英子说,我不会写,我没文艺细胞,我跟我妈比较像,理科好,我感觉你跟你爸比较像,很文艺的。

冯一凡说,呵,你说我爸文艺?

乔英子笑道,他做的那行也可以算是表演。

冯一凡不知她在说啥,就说,哪里呀。

他心想,多半是爸爸时不时穿成小开样,搞得像个魔术师的扮相,她可能在电梯里见过了。

乔英子还没来得及说“天下怎么还有婚庆这么开心的活儿”,就看见高二(4)班的季扬扬抱着个篮球,正从他俩身边走过去。这小子哼着歌,估计是从哪儿打球回来,他还古怪地瞟了他俩一眼。可别以为他俩是在谈恋爱哪。

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影,不知是从桂树丛,还是楼间阴影里窜了出来,堵住了季扬扬的去处。

他指着季扬扬,压低嗓子问:去哪儿了?我等你到现在。

声音里透着愤然和严厉。

毫无疑问,这是季扬扬爸爸季向阳。

季扬扬慌乱了,因为老爸突然从天而降。他说,打球呀。

季向阳伸手抓住季扬扬的手腕,篮球滚落。季向阳拉着儿子往“书香雅苑”大门口走,说,你给我回学校去住,走。

干吗,不去。季扬扬像一头犟小牛,不走。

季向阳个子没儿子高,拖他没这么容易。季向阳一边拖,一边说,既然你一个人住这里没人管,你给我回学校去住。

季向阳说,我为你专门请假从北京飞回来,今晚不把你弄回校,我不姓季。

季扬扬说,随便你姓什么,我不去。

季向阳扭头说,为什么?

季扬扬说,因为那里不适合我。

季向阳说,人人都想好,人人想进春风中学还不一定进得了,就你不要好!

季扬扬用脚死死抵住花坛一角,手臂往回拽,不让自己被拉走。他嘴里说,那里适合你,适合你的面子,适合你要我给你赚的面子。

季向阳放开手,气得挥手打了儿子一个耳光。

季扬扬捂着脸,冲着爸爸喊,你打吧,你再打吧,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他把脸递向爸爸。季向阳看着儿子的脸,气得手脚发抖。

季扬扬说,我怀疑我不是你亲生的,即使是亲生的,我也是孤儿,孤儿!因为你眼睛里只有我的分数,什么时候有关心过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我与留守儿童没两样,学校里的留守儿童,精神上的孤儿。

季向阳傻眼,不知这是儿子从哪儿听来的词,“精神上的孤儿”“学校里的留守儿童”?

他冲着儿子说,瞧,你不去上学,还有理呢。你不去上学,不就更是留守儿童了吗?

……

这对互怼的父子俩,犹如是“书香雅苑”这一夜的奇观,让一旁的冯一凡乔英子也看傻了眼,并惹出了他们自己心里的烦乱。比如,冯一凡抬头看了一眼2号楼8楼自家的窗户,心想,精神孤儿?我才是呢,我家再过一年就散伙了。喏,刚刚我妈就已经走了。留守儿童?我才是呢,这不是说说的。

冯一凡感觉心里有憋闷,他突然就窜上前去,一把拉开季向阳。他呜咽的声音在嚷嚷:都已经是孤儿了,你就不能可怜他?自己的小孩也不能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冯一凡已将近1.8米了,因为心里憋着气,再加上对这领导到底有多大没感觉,所以使了蛮力。他一把拎着季向阳的左肩,往前拖拽,想把他拉得跟他儿子离得远一点。

季扬扬见这个男同学这么冲上来出手,还见他脸上好像有泪水流淌,先是傻了,然后好感度直线上飙。虽然平时不熟,甚至还打过架,但现在却是友军的感觉。

季扬扬拎起老爸的右肩,与冯一凡相配合,一起将老爸拎起,飞快地往“书香雅苑”大门口走。

这没办法,如今的老爸哪里长得过儿子哪,两个都是近1.8米的少年。乔英子抱着那个篮球跟在后面。他们把季向阳拎到了小区门外放下。

季扬扬对他说,你再来打我,我就报警,我可不是说说的。

然后,三个少年转身就跑,像一阵风,跑回了“书香雅苑”的中央地带。

回味一下,这是个有点离谱的夜晚,先是让老妈朱曼玉出了家门,然后是把老爸季向阳扛出了小区大门。现在他们三个,坐在小区中央的花坛边,面对“书香雅苑”此刻无数灯火通明、挑灯夜战的窗子,像是一同沦落在这里的孤儿,并肩而坐,暂时无语。

晚风掠过,乔英子瞅了一眼冯一凡刚才流过泪的脸庞,心想,难怪你会写诗,我这真正的“精神孤儿”都没像你这样,会可怜这“二代”的学渣。

推荐热门小说小欢喜,本站提供小欢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欢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7章 请老妈离场 下一章:第19章 为什么哭泣
热门: 请借夫人一用 说好的冒险游戏为什么打出恋爱END了 顺水推舟 亡者归来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未来:神世界 觉醒日1 马来铁道之谜 地海传奇3:地海彼岸 大奉打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