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再言说

上一章:第14章 补习费 下一章:第16章 大男孩想战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经纬化学”培训班,开在中山路一幢临街的16层楼商务大厦里,楼下是麦当劳等餐饮中心。

所以坐在培训教室里的冯一凡,能闻到炸鸡的味道,但他没想吃的欲望。这个星期六的晚上,他坐在这里,前后左右都是穿着不同校服来补习的中学生。

他们来自这座城市的各家中学。其中有几张脸,冯一凡从小学起就已熟悉,年年月月,他们与他相遇在不同的补习班里,一起长大,补补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与以往所有抗拒的结果一样,这一次冯一凡最终还是被妈妈朱曼玉逼进了“经纬化学”培训班。

现在他坐在这里,心想:你可以让我来,但我可以从此不跟你说话!

是的,这话,其实在刚才朱曼玉开车送他来的路上,他已经对她表达了。

他对着她开车的背影说:我非常反感什么事都要由你定!我非常非常反感最后还是得听你!这比反感“经纬化学”本身还反感!所以,从现在起,我不想跟你说话了,这是最后一句话。

朱曼玉瞥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儿子,没吭声,心想,你以后大了会懂妈妈的一片心,你以后自己当家长了,会懂妈妈现在的不容易。是的,好不容易才报到的名,当然要来的。

车到了培训点,冯一凡推开车门,拎起书包,一声不吭,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从这一天起,冯一凡真的不跟妈妈朱曼玉说话了。

开始时,朱曼玉还以为儿子这是任性玩玩的花招,但哪想到,他这是来真的了——现在他每天下了夜自习回到家后,一声不吭,顾自己做作业;第二天起床后,同样一声不吭,吃了早餐,拎起书包就去学校。

因为整个白天,连同夜自习都在学校,冯一凡在家的时间本来就短,这使他还真能做到不跟她说话,一句不说。

冯一凡不跟妈妈说话了以后,这房间里的怪空气立马就显出来了。

是比冷战更冷,比虚空更虚的气氛。

朱曼玉自己倒是说话的,但儿子像一个黑洞,她对他发出的任何声音,都得不到一丁点回弹。

这使朱曼玉失去了言说的空间。

她住到这儿来可不是为了跟冯凯旋说话的,哪怕她在儿子那儿再受冷遇,她也不会有兴致跟冯凯旋多聊,他俩本来就言多必不合。儿子不跟她说话,她也就丧失了说话的兴趣和主要对象,吱不出声来。

于是,冯凯旋就感觉出了这屋子里突然静得诡异。他当然看出了问题所在。但,在这房间里,他也不太有话说,因为:

1。?自打三人租住这儿的第一天起,朱曼玉不就关照他少说话吗?

2。?他也没兴趣跟朱曼玉多说什么,因为多说一向必吵,儿子回来是为了静心读书和晚上休息,不是为了来听爹妈吵架的,这他明白。

3。?儿子不跟妈妈说话了之后,虽跟爸爸还说几句,但话也不多,因为父子俩本来就话不多。

父子俩本来话就不多,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现在很多家庭里的父子也情况类似——当爸的累了一天回来,“葛优躺”或者看电脑看手机,家里管教小孩的声音,基本上都是妈妈发出来的。如今不是有种说法叫“爸爸缺场”嘛。

在冯家,“爸爸缺场”的原因,在冯凯旋眼里,那是你女的朱曼玉霸着位,而在朱曼玉眼里,那是你男的冯凯旋“自动离场”。

无论过去原因为何,现在,这个为“高考”临时搭班演出的奇葩之家,面对的新命题是:妈妈事实上被噤声了,那么这当爸爸的,要出场了?

这房子里的冷空气,确实让人不自在。

现在冯凯旋是在使劲,他想让它稍稍热一点起来。否则,这不正常的感觉在这屋檐下太一目了然。

于是,冯凯旋见缝插针,主动、笨拙地跟冯一凡这么个半大小子没话找话。

但他发现,这有点麻烦。麻烦的倒不在于儿子对他的搭讪有无回应,而在于朱曼玉往往插话进来,搞得儿子立马不吱声了。

这房间里,冷气弥漫,无计可施。

夜里十二点半,朱曼玉在儿子睡了后,对冯凯旋说,他不跟我说话了,你看看,他真不跟我说话了。

冯凯旋心烦地说,我有什么办法?我要睡了,我累了,你别说话。

朱曼玉坐在床上,瞅着地板上打地铺的老公,无限悲愤,说,你们都不跟我说话,我累死累活,成招人嫌的老妈子了。

冯凯旋嘟哝道,我有什么办法,你明天找他们老师想办法吧。

第二天一早,朱曼玉去了春风中学李胜男老师的办公室。

李老师不在。

朱曼玉站在走廊上给她发了个微信,说自己有事想跟她讨教。

李胜男老师回复说,自己这一周在北京开教学交流会。

她让朱曼玉先找潘帅老师,因为潘老师是她的助手。

人在北京的李胜男老师猜测朱曼玉可能是为冯一凡转文科的心结问题而来。她心想,那你就先跟潘帅聊聊吧,他上次家访虽不靠谱,但对冯一凡的情况多少了解。她还心想,潘帅也得好好练练如何对付女家长,女家长比较难缠,都找我的话,我连一道防线都没有。

朱曼玉看了微信,就往潘帅老师的办公室走。

在她的印象中,这是个小年轻老师,大男孩。

她想,跟这么个大男孩讲得清吗?

其实,这时的潘帅老师没在办公室里,他正在教室里让学生默写韩愈的《师说》。

这间教室里,正在迎来一场让他目瞪口呆的突发事件——

他看见坐在最后一排的季扬扬咬着笔头,在看天花板,看了一会天花板,低头写几个字,然后又看天花板……

全班除了季扬扬,男孩女孩们都在奋笔疾书,教室里一片沙沙声。

突然,季扬扬抬起手,“嘶”的一声,将自己面前的本子撕成了两半,然后继续撕,本子瞬间变成了碎片。

同学们闻声回头,自然一片惊呆、哗然。

季扬扬脸上带着欲哭欲笑的表情,他把手里的碎纸,往头顶上空一抛,它们像雪花一样飘落。

潘帅惊愣了,心想,他捣什么乱啊。

潘帅对学生们说了一声:“大家别管他,自己写自己的。”

哪想到,季扬扬突然放声哭了。

这简直颠覆了他平日的酷样。出糗程度,直逼上次他爸气急败坏当众扇他耳光。

但他好像不管了,他疯狂地哭道:我不写了,我不读了,不想读了。

潘帅老师见状虽惊慌失措,但知道这小子厌学,知道他这是在发泄,就快步走过去,劝他:默写不出没关系,不要写了,没事,以后再写。

季扬扬泪眼婆娑,嚷嚷:我休学,我不读了,我要出去。

潘帅当然以为“我要出去”是出教室,确实太丢脸了,一酷哥突变“大宝宝”,于是赶紧扶着他的肩膀,说着“好好好,出去”,一起从教室后门出去。

潘帅一边走,一边哄:不默写没关系。

这小子甩开老师的手,脸上的跩劲儿在迅速回来,他梗着脖子,对老师解释自己的失态:太憋屈了,我没想捣乱,是我自己太憋屈了。

潘帅心想,默写不出来觉得憋屈?难得你今天在乎这个,你0分不是都考过了,也没在乎哪。

季扬扬在说,他们把我搞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每天有挫败感,每天没有尊严,我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潘帅老师傻眼了,直接说出来了:挫败感?平时也没见扬扬你有这么在乎默写、考试啊?

季扬扬梗着脖子,愤然说,我在乎的,很在乎,非常在乎!我恨他们把我搞到这里来!他们就是为了让我显得很差是不是?这里全是学霸,就是为了让我只有挫折感,没有自尊,只有失败。

这是潘帅老师自带这个高二(4)班以来这小子跟他说得最完整的话。

这话里,除了他感觉“他们”可能是指“他爸妈”之外,其余信息还需日后消化了再做回应。比如,这小子一向骄傲、拉风与这话里的“挫败感”“憋屈”“没有自尊”的关系,它们是一个铜板的两面吗?

到了楼梯口,季扬扬还在说:太憋屈了,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不适合我,我要去留学,我要学篮球,学音乐。我不跟他们比了,他们也别跟我比了。

潘帅说,对对对,你可以出国的。

季扬扬说,既然他们迟早要让我出国,那干吗还让我到这里来?受挫教育吗?我受挫够了,为什么不让我去国际学校,哪怕普通高中,我要去学篮球,学唱歌,我会成功的。

潘帅老师也不知怎么劝,只能哄他几句,夸他打球是不错。

随后,看他情绪渐渐平息下来了,潘帅老师就表示不会把这撕本子的事跟他家长说的,让他放心。

嗯。季扬扬点头,说,我恨他们。

潘帅老师这一次确实不会向他家长说了,哪还敢啊,有上两次教训,心里阴影面积大着呢。

潘帅老师就是在这样混乱的情绪中,走进办公室,看见了朱曼玉。

你说他会有怎样的心境劝她?

他听了朱曼玉描述的冯一凡近况,睁大了眼睛,说,他不跟你说话?我劝劝他看。

朱曼玉说,谢谢老师了,我真是没办法了,只能来托老师了。

他问,他是单单不跟你说话,还是也不跟他爸说话?

朱曼玉脸红了,说,他跟我不说,跟他爸有时说几句。

潘帅老师想了一下,说,如果他认定不想跟你说话,那么你也可以先冷他一下,千万别黏着他说话,这就像单恋,对方没回应,有时不妨先冷处理。

朱曼玉看着这大男孩,觉得他可能在恋爱吧,说得倒是对的。

潘帅老师说,以我自己当中学生时的感受,如果你儿子不喜欢你盯得紧,那你不妨先顺他,远离一点;如果他不喜欢跟你住一起,那最近可以让他先回学校来住,因为眼下是高中的关键时段,先不要引发中学生更多的情绪,免得误了大事。

嗯。朱曼玉看着这个大男孩老师,点头说,老师真有经验,只是当时我们听李胜男老师说得有道理,考虑到冯一凡最近心态有问题,在学校无人沟通,这高中最后一年又这么关键,所以就租房陪他一起住,房租也先付了呢。

潘帅皱了皱眉,说,问题是,冯一凡现在不跟你说话,那哪谈得上疏导,甚至变成了谁疏导谁的问题了;如果你不想让他回学校住,那么你搬出来,让他爸陪他住。他爸我见过,蛮幽默蛮好玩的。

朱曼玉心想,天哪,让我搬出来?那个蔫人,你还说他好玩?

朱曼玉问,老师,你们以前也遇到过不跟家长说话的中学生吗?

潘帅立马回答:有,但也不多。我听我们学校心理老师金老师说过,有类似不跟家长说话的学生;我也听说过有中学生因为学业压力大、家长闹离婚、情绪处理不当,引发少年情感障碍,突发抑郁症。

朱曼玉两眼都直了,心头一万点暴击,她失声说,啊,突发抑郁症?

于是,她请求潘帅老师带自己去找春风中学心理老师金淑芳。

金老师对朱曼玉这样的家长见多不怪,她简要地讲解了少年突发抑郁症的相关知识,安慰朱曼玉放宽心,之后,她也说到了当前家校联手做好学生心理辅导工作的重要性。她说,高考遇到青春期,这本来就有挑战,加上现在转型社会,当家长的也在疲于应对自己的中年问题,叛逆的青春期有可能不巧遇上中年危机,这是以前没遇到过的社会群体现象……

金老师绝对不是有所指,只是她前天刚好在教育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此主题的论文,所以心得正满,所以也没注意到朱曼玉脸颊上的细微颤抖。

金老师同意潘帅的建议,即,在目前的情况下,可以考虑采取“冷处理”手段,缓和母子矛盾。

朱曼玉蒙圈,问,要冷多久?是我冷他,还是让他冷我?

金老师笑了一下,说,都是冷,效果是一样的。当然,你也可以视具体情况判断,如果感觉不妥,可以带小孩去医院看看情感障碍科,要留意得早。

就在这同一天,中午十二点半,季扬扬妈妈赵静走进了春风中学的校门。

她神色匆忙,穿着一袭宽大的棉质衣裙,这使她走在风里像一朵胖大的喇叭花,有些蹒跚。

虽然今天潘帅老师没向季扬扬家长汇报撕本子情况,但赵静还是知道了。

她是什么知道的?

别忘了,如今她与儿子也租了对面“书香雅苑”的房子,她租的是4号楼的酒店式公寓。今天中午她在“书香雅苑”小区门口的小超市里,遇到了儿子班上的两位男生,他们从马路对面的学校过来买饮料,她习惯性地问他们,季扬扬在学校还好吗?

这两个男生少了心眼,把季扬扬早上在教室里撕本子这事告诉了她。

于是她就赶过来了。她先去办公楼找年级组长李胜男。同样,人在北京开会的李老师将她支给了潘帅。

潘帅一边接待她,一边心里叫苦不迭,心想,这“御姐”出趟差,妇女都找我来了。

潘帅就对赵静往轻里说撕本子这事。

他说,可能是季扬扬压力大,情绪失控,可能你们对他要求太严,好在这事现在过了,他情绪平复了,应该没事了。

赵静脸上有古怪的表情,她没接受潘帅分析的原因,抚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说,他哪会真这么在乎成绩?原因嘛,你是他老师,我也就不怕笑话,我就说了,我最近怀上二胎了,他觉得这让他丢脸了。

为什么?

她脸上别扭了一下,说,他觉得自己都这么大了,都高二了,妈妈还要再生个弟妹,他感觉丢脸。

她瞅着办公室墙上挂着的地图,对潘帅老师解释道,我原先也没想要这二胎,但想到扬扬一两年后会出去留学,我跟他爸就成“空巢家庭”了,所以,就下决心搭这生育期的最后班车,想再生一个……

赵静从潘帅老师办公室出来,往教学楼走,想去找儿子谈谈。

她穿过篮球场时,与正趁中午这点时间在练投篮的季扬扬不期而遇。

季扬扬“啪”地把球往地上一记狠拍,对赵静说,站住,你怎么来了?难道还想去教室找我吗?我都高中生了,比较受不了你这样子,你还是在家保胎好。

球场上的一群打球少年,好奇地看着这对母子。赵静瞬间感觉脸热到了耳朵根,她想了想,还是不跟他吵好,就转身悻悻然地离开了。

推荐热门小说小欢喜,本站提供小欢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欢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4章 补习费 下一章:第16章 大男孩想战术
热门: 怦然为你 七宗罪2:人体盆栽 分水岭 天地龙魂 破镜谋杀案 皮尔兰德拉星 纳尼亚传奇2:狮王、女巫和魔衣橱(双语) 原罪之承诺 网游之神级土豪 联盟之魔王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