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小难题

上一章:第11章 站在高考的风口 下一章:第13章 争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胜男老师一早就遇到了两拨汇报。

一是早自习的时候,男生306寝室的张越然、宁伟宇、方辉三位同学前来反映,室友林磊儿每天早上5点多就爬起来了,在走廊上做题,每天晚上10点熄灯后还在背英语,这影响到了他们休息。

李胜男老师知道林磊儿特用功,就问他们,他早上在走廊上做题也吵到你们了?

宁伟宇说,起床是有声音的。

张越然的说法更犀利——“他制造紧张空气”。

张越然说,李老师,我们之前也忍了很久了,现在没法忍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

方辉在一旁点头,他是前不久因该寝室的季扬扬搬到外面去住之后,从别的寝室调过来的。

他对李老师说,我作证,但我不想跟林磊儿计较,也可能“英才班”的人都是这么拼的,我妈这两天也给我租了房,我下星期就搬出去住了。

李胜男老师一边劝他们同学之间要团结、宽容,一边表示自己会跟林磊儿沟通的,让他改变作息习惯。

三个男生才被李胜男老师打发走了,潘帅老师就拿着一张满是红×的试卷,过来找李胜男了。

他告诉她,自己班的季扬扬昨天数学单元考试考了0分。

作为高二(4)班主任,他原本无须向年级组长李胜男汇报这样的细事,但自从上次“法拉利事件”后,他被林校长要求只要涉及季扬扬的事,把握不准的,先向“师傅”李胜男老师汇报,然后再做具体考虑。

今天需要具体考虑的,就是要不要将这个0分传给学生家长,也即,领导季向阳和其夫人赵静。

若按春风中学的有关规则,每次考试的成绩都将由班主任传给学生家长。

而若按潘帅老师以前的随意风格,这分数他也早传过去了,“呼”的一下,就过去了,哪想这么多,谁让你不爱学习。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有一缕不妥的感觉,也可能但凡亲眼见过自己的学生被家长暴揍的老师,心里都有这种阴影。

于是,他就来找李胜男老师咨询。

其实,在找她之前,潘帅老师已从数学赵老师那儿要来了这张试卷,并有找过季扬扬谈心,因为在潘帅看来,考不及格,你季扬扬是正常,但做成0分,那是态度有问题。但,那小子以一脸习惯性的漠然,告诉潘老师说:做不来。

李胜男老师从潘帅手里接过这红×满满的试卷,第一感觉是一股牛劲儿扑面而来。她说,季扬扬考不及格是正常,但做成0分,是态度问题。

潘帅心想,这话与我完全对上。

李胜男说的第二句话是:他们不是为儿子租了房子住出去了吗?他们自己在管,那得自己负责,别到时还全怪我们。

李胜男说的第三句话是:为什么不传呢?只有及时发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不隐瞒,才能不放弃,别到时怪我们瞒报军情。

潘帅“嗯”了一声。

李胜男抬起头,看着潘帅,说第四句话:我更相信了这一点,孩子三观教育,主要还是取决于家庭教育,妈妈的教育。

潘帅老师从她这语气里,能听出她对那个商务厅政法处处长赵静女士的情绪,也难怪。

于是,潘帅老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就“呼”的一下,将这个0分传到了季扬扬家长的手机里。

中午12点,林磊儿走进李胜男老师的办公室。

他穿着一身绿白色相间的运动衫,衬着他小巧、黝黑、腼腆的脸。

李胜男老师向他转述了三位室友对他在寝室里熬夜的不满。

虽然她平时还比较喜欢这个内向刻苦、成绩拔尖、手脚勤快的小孩,但她还是得开导他。

她说,林磊儿,集体生活有集体生活的规则,集体生活更有集体生活所需要的情商。你很用功,这虽是好的,但也要劳逸结合,更不能打扰到别人……

林磊儿红着脸,局促地点头,说,李老师,我会注意的。

15分钟后,林磊儿从老师办公室出来,他没去食堂,而是去了实验楼的天台。

就像你已经知道的一样,那里是他独处时最中意的地盘,悬在高处,空旷无人,是他在这城市里,好不容易找到的私有空间。

这是个没有起风的阴天。

连片低矮的云层,衬出了楼宇林立的都市层次和辽阔的天际,有点像宫崎骏电影里某个兼具过去与未来感的迷离场景。

而林磊儿心里,这一刻却没有这样的辽阔。他对着天空在说话:小心眼,都是小心眼。

他对着遥远的楼群,为自己辩解说,劳逸结合?那些租房在外面的同学,怎么可以劳逸不结合?我们住校内的,10点就被熄灯了,而他们在外面可以学到12点!

最近这些日子,他已感觉到了这样的失衡,今天被老师找谈后,失衡感更为加深。

与这失衡相关的,还有最近实打实的冲击——有些同学在飞快地赶上来,他与他们的距离正在被拉近。

作为一名常年浸泡于题海、嗅觉灵敏的学霸,他从这些追赶者如今做题速度、分数上升的动向中,判断出了他们比他多用了时间,即,复习时间、刷题量超过了他。

他们的时间何来?在他眼里,那还不是因为他们租住在校外。

住在校外,不说他们在外面悄悄地补课,单说他们每天下了学校夜自习,回到各自的出租房之后,接下来,他们还有2小时的时间。

每天2小时,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有2小时,而他林磊儿没有。

时间,让林磊儿纠结。是的,学习拼到了如今这个节点,除了天赋、身体,拼的就是时间了。都是一样努力的少年对手,差不多的智商,谁用的功夫深,谁堆积上去的时间成本多,谁就超群。

刚进春风中学时,大家都住校内,没这感觉;而现在,这空间的不同选择成本,让时间成本也被拉出了深深的沟壑,让他有了深深的痛感。

他心里在说,不公平!他们每天比我至少多了2小时。

近在咫尺的“书香雅苑”,仿佛就是证据。

每到夜深,那里众多窗子灯火通明,而其对面的春风中学宿舍楼则漆黑一片。

张越然、宁伟宇、方辉你们说我制造紧张空气,你们半夜怎么不去“书香雅苑”看看人家窗户里的灯光?要睡不着的话,哪里都睡不着。他对着“书香雅苑”那片板式的小高层公寓楼,大声说。

当然,现在抱怨室友也没用。

他想,不让我熬夜,那我怎么办?我要是有钱,我也租出去,就住到“书香雅苑”去。

于是,天台上的林磊儿,无法遏制自己伤感的视线,在“书香雅苑”久久停留。

他数着,2号楼,一单元,从下面数上去,1、2、3、4……第8层。

他知道,那里就是小姨最近为表弟冯一凡租的房子。

上周末,他已应邀去那里与小姨一家吃过晚饭了。

如今他们住得离学校这么近,邀他去过周末,他当然没借口不去。去了以后,他发现自己是多么羡慕表弟冯一凡啊。

是的,在去之前,虽然他已知道小姨租这房的用意,也知道这还是李老师的建议(小姨朱曼玉是在让冯一凡从学校搬过去住之前,悄悄告诉他了原因,并让他保密,让他有空的时候,也一起疏导表弟),但当他走进这用来读书的房子,尤其是在电梯里还遇到了同班同学大学霸乔英子后,他依然感受到了自己心生的羡意和忧愁,因为,他发现自己也需要租住出来。

甚至,可能比表弟冯一凡更需要!

因为自己面对即将来临的全国物理竞赛。

他想,将一起参加这项比赛的乔英子,比我成绩更好,是冲省队的一号人选,不也住在校外下工夫吗?

心里有这样的失落感,结果在那天的餐桌上,他看着表弟英俊傻纯的脸,心想,冯一凡你是多么娇气,还什么心情不好、心态不好的,你这么好的条件,我如果有,天天学到12点,不,学到十二点半。冯一凡,小姨太宠你了,心情干吗不好呢,不好的话,就像个爷们一样一盆冷水浴冲下去,就知道什么是好了,就利索了。

现在,林磊儿突然听见天台上有人在叫自己,他回头,见表弟冯一凡上来了。

冯一凡见表哥果然在这天台上,就问,你又没去吃饭?

林磊儿说,我哪吃得下。

冯一凡疑惑地瞅着他,问,又不高兴了?

林磊儿说,我被我们寝室的人告了,说我熬夜打扰他们了。呵,好笑吧,就连多读这点书,也要被眼红,你们眼红,就自己起来读呗,自己不想读,干吗恨我读?

冯一凡安慰他,林磊儿,你也别太用功了,你一定考得上名校的,你已经够用功了,其实你不这么用功也考得上的,太用功了有些功就变成了无用功。

林磊儿笑了一笑,说,未必,人家上来的速度也是很快的,我最近两次就考到了10名以外。

冯一凡于是就知道了,他这用功,不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不能让别人超过自己。

冯一凡看了一眼林磊儿,觉得他精神劲儿真好,要管自己还要管别人,两只眼睛里只有考试这事;而自己现在没这个劲儿,那是因为眼睛里还有别的事,从这个角度,是不是表哥比自己幸福?

冯一凡当然不会把这说出来,他只对林磊儿说,那也要劳逸结合,别累坏了,高考还有一年呢。

林磊儿笑了笑,心想,你也劝我劳逸结合,这全年级,可能也就你和季扬扬这有限的几个在劳逸结合。季扬扬劳逸结合有他的资本,你冯一凡在干吗,难怪小姨都急成这样了。

于是,林磊儿忍不住说,冯一凡,你太娇气了,如果我有你这样的条件,我会飞起来的。

他伸开手臂,做了一个飞翔的动作。

冯一凡说,有没搞错,我有什么条件呀?

林磊儿说,小姨给你租了房子。

冯一凡皱眉,说,那还不是为了看住我,有什么好的,每天多了两看守。

林磊儿问,看守?

冯一凡咧了咧嘴,说,唉,一言难尽,反正我原先的算盘没打着,结果发现住到一起后,我被我妈步步紧逼了,烦死了。我发现,人长大了,还真不能跟老爸老妈住一起,受不了。你知道什么叫私有空间吗?

林磊儿说,我可没机会跟老爸老妈住一起了,我妈都死了。

冯一凡心想,也真是的。

他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空气里就好像飘进了一些沉的东西。林磊儿嘟哝,一家人住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觉得住在一起的时间其实是很短的。我现在两个月回老家去一趟,最喜欢跟“香菇爸”住在一起,我们住在山上的棚屋里……

冯一凡问林磊儿,你想你爸吗?

林磊儿说,当然想,因为我知道他每天在想我。

冯一凡说,那是因为离得远。

林磊儿“嗯”了一声。他有些走神,他在想爸爸林永远此刻正在青凤山上忙啥呢?

冯一凡说,离得近了,像我爸妈如今这样天天贴身紧盯,还不如我住集体宿舍去。他们太烦,我现在需要私有空间,我犯傻了答应跟他们挤在一小屋,还是你们班乔英子家的房子。

林磊儿就告诉他以前自己也觉得妈妈烦,现在想听她烦都不可能了。

他说,冯一凡,现在你们还能住在一起,比起我在外面,你就已经有私有空间了。

这算他帮小姨开导表弟了吧。当然,他俩说的私有空间概念不太一样。

林磊儿说,你租房在外边住,想几点熄灯就几点,比起我,已经是有私有空间了,我才没私有空间。

天台上,能看到远处的云朵在飞快地流转,云层里隐隐透出闪电的光,是不是要下雨了?

冯一凡指了一下天台,说,那你就把这儿当你的私有空间好了。

林磊儿就对着这空旷的天台,大叫了一声“哦喂——”,像这地盘上牧羊的少年,挥了一下手臂。

林磊儿突然转过脸来,问表弟:哎,冯一凡,能不能让我也跟你去“书香雅苑”住?就像初三那样,我跟你一间房,你妈爸一间房,我一点都不吵的。你做不出的题目我刚好教你,小姨说你最近心情不好,有我在你就好了,我会给你加油的。

林磊儿突然住口,因为他发现自己有点说漏了嘴。

冯一凡没想这么多,他笑道,也好,你来了,我妈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只盯我一个了。

林磊儿说,也是,那你帮我跟小姨说说看。

第二天早自习课的时候,朱曼玉去了一趟学校。

她把外甥林磊儿从教室里叫到楼下,在花坛边告诉他,关于他也想入住“书香雅苑”的想法,昨晚冯一凡回来后已转告她,她考虑后,觉得不妥当。

她说,磊儿,小姨听从李胜男老师的建议,花血本租这房子,目的不是为了来开夜车的,而是为了来解决冯一凡最近学习心态问题的。在这个关键时刻,小姨得全神贯注看着他,如果小姨一个人管你们两个,小姨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希望你理解。

林磊儿想到室友抱怨的脸色,就央求小姨道,为什么初三的时候可以的,现在不可以了?我一点不吵的,我还可以辅导冯一凡。

朱曼玉脸上掠过一丝局促的苦笑,说,现在情况不太一样了,你以后也会懂的。

然后,她把话题转向她今天一大早来这儿想谈的重点,她说了这样三点:

1。?磊儿,以你的成绩和努力程度,不需要这样开夜车,更没必要被“别人搬出去住、别人在外面开夜车、别人在外面补课”这些念头带乱自己的节奏,一个人有时候太要强也不好,你要劳逸结合。

2。?磊儿,每家每户的情况不一样,咱得认清和接受这一点。否则你今天看到有同学搬去“书香雅苑”了,明天又有同学搬到更高档的“学优公馆”去了,如果在意,那只会在目前这么大的学习压力下,让自己的心更累。

3。?磊儿,世界就是这样的,对每个人,很难说一定得公平的,你以后去读大学,恐怕还会面对更多这样的落差。比如大学前面三年看起来差不多的同学,到大四将要走上社会的时候,他们背后的那个家庭的内力外力会完全显现出来,使他们的道路变得很不一样。世界就是这样的,我们改变不了它的时候,也只能先调整自己了。调整是一门课,像我这样的大人都觉得难,但没办法,我们只能从现在先学起来。

林磊儿咬着嘴唇在听。朱曼玉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进。她伸手抚了抚他的头,这张瘦瘦的小脸让她怜惜。

在她离开之前,她笑了笑,换了一种口吻,安慰他说,你想,冯一凡比你差这么多呢,你已经够好了,你还有什么好急的呢?

然后她走了。

林磊儿往教学楼上走,虽然小姨说的他能懂,但他心里着急的依然无法改变:人家在追上来,我怎么可以不紧绷呢?如果被超过了,只怕心里会更急,更累。

在这校园里,他两手空空,成绩是他唯一的武器。

他站在走廊口回头看,小姨的背影已走到了银杏林那边,他心想,你也不用劝我,我都懂的。我理解你不让我住到你租的“书香雅苑”去,因为你儿子现在更重要。他是你儿子,你是他妈妈。你对我够好了,但如果你是我妈,那可能不会像今天这样劝我淡定。所以,我懂。

他又想起她刚才最后一句话,心想,我跟冯一凡比?我干吗跟他比?她劝我别那么要强,没准也因为我成绩比她儿子好。人心都是有奥秘的,反正可以理解。

林磊儿走到教学楼第二层楼梯转角时,听见身后有疾速的脚步声在上来。

林磊儿回头看,愣了一下。是个中年人,穿着藏青色夹克衫,戴眼镜,两手空空。

林磊儿认出了他,季向阳,季扬扬的爸爸。

于是,他就叫了一声:叔叔好。

季向阳舒展了一下原本微皱着的眉头,对林磊儿点头,说,同学好。

季向阳当然认不出这男生是谁了,他步子很大,一下子走到了林磊儿的前面。上了几个台阶后,他突然回过头来问林磊儿,请问这位同学,高二(4)班的教室在哪里?

林磊儿说,季扬扬爸爸,他的教室在我们隔壁,您找他?

季向阳这时认出了这男生就是上次给儿子洗衣服的那位,就说,哦,是你呀,能麻烦你帮我把他从教室里叫出来吗?

林磊儿笑道,好的。

他就往三楼走廊尽头小跑过去,到了高二(4)班门口,对着一屋子正在早自习的男生女生,大喊了一声“季扬扬,有人找你”,然后转过头来,见那位叔叔正沿着走廊走过来。

季扬扬从座位上起身,往教室门外走,心想,这么早谁来学校找我,别不是我妈吧?

季扬扬走到走廊上,一眼看见是自己的爸爸来了。

他心乱了一下,因为爸爸阴沉着脸,不会是什么好事。这个时间点,爸爸一个人,也不知是怎么走到这里的,校门卫、林校长没发现他来了?

季扬扬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被爸爸一把攥了过去,然后脸上挨了一耳光,“啪”。

季扬扬脑子瞬间空白,然后才知道痛,还瞥见教室里有同学透过走廊上的窗看见了这一幕,并失声叫了一声“呀”。

叫了一声“呀”的,还有林磊儿。

林磊儿原本正在走向“英才班”教室,听到身后的动静,他回头,见季向阳扇得季扬扬捂着脸颊,就不禁叫了一声,奔过来拉架。

季扬扬像一头小牛,跟他爸扭在一起拉扯着。

林磊儿拼命想拉开他们,说,别打了,别打了。

教室里的同学们拥出来了,拉架的,看热闹的,都有。懂事的在说,不许打,自己小孩也不许打的。

嗯。季向阳脸色苍白,对他们解释道,叔叔被他气昏头了。

季向阳被两位男生挡在走廊右侧。

季扬扬一手捂着左脸颊,被林磊儿挡在走廊左侧。

季向阳一手按着胸口,一手指着儿子,嘴唇发颤,说,你考0分,想表达什么意思?交白卷是吧?反潮流是吧?

季扬扬这才明白了,挨耳光原来是因为自己数学考了0分。

他捂着左脸颊,愣了两秒钟,对他爸说,让你丢脸了,是不是?你打吧,让你打。

见他爸没动静,他就冷笑了一声,想挣脱那些拉着他的手,把脑袋往他爸那边送,说,来吧,让你打呀。

季向阳看他这样子,气得七窍生烟,说,我这条命,总有一天会被你气死掉的。

季扬扬奋力往前,有一双手却狠狠地拉着他的胳膊往后攥。季扬扬回头见是林磊儿。林磊儿在说,算了算了,你顺顺你爸。

季扬扬情绪冲动地说:谁要他管,小磊子,我真羡慕你没人管。

潘帅老师闻讯从办公室赶过去的时候,季向阳已经火气冲冲地走出了校门,这个上午市里还有工作会议,他这个当爸的,得赶紧过去当领导。

于是,留下季扬扬这个当儿子的,左脸颊上留着掌印,坐在教室里发愣。这个早上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尤其当着这么多女生的面,季扬扬出糗出大了,心情巨恶劣,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潘帅老师头发微蓬,快步走进高二(4)班教室。这个早上,他其实有点睡过头了,差点迟到。

推荐热门小说小欢喜,本站提供小欢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欢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1章 站在高考的风口 下一章:第13章 争锋
热门: 保持沉默 玫瑰帝国3·荆棘鸟之冠 上帝之灯 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超禁忌游戏3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重生:吃货萝莉么么哒 重生:千金狠嚣张! 穿成反派后每天都在翻车 闻香榭之三沉香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