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妈妈的攻略

上一章:第7章 反转 下一章:第9章 找房奇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冯凯旋坐在出版社编务部大办公室的格子工位里,这个下午他在校对一本书稿,《沸腾的创业潮》,这是由地方政.府出资、将在下半年某高.峰会议上亮相的书,所以是不能出差错的。

一个下午他找出了8个错别字,5处前后文不一致的提法或数字。他还发现了一处领.导讲话的引文有问题,经核对,他把它圈出来,并做了修正。这让他这个下午有些成就感。他的工作其实就是挑错。

4点多钟的时候,他搁在桌面上的手机“嘟”的响了一下,是短信。他拿起看——“我在你楼下,你下来一下。”

是朱曼玉发来的。

她来了?冯凯旋皱眉,心想,她来这儿干吗?

他起身往办公室门外走,走到电梯口,正好看见印务主任小毛从电梯里出来,小毛对他笑道,大冯,我看见你老婆在楼下,今天难得嘛,好久没见她过来了。

冯凯旋知道他说者无心,就笑了笑,“嗯”了一声。

确实,以前有一段时间朱曼玉是常来的,比如,来拿他单位发的东西,或者带儿子来蹭饭;而再以前刚结婚那阵,她来是侦察他身边的女同事,看有没“狐狸精”的风险……而最近这两年当然就不来了,这出版社里的人当然不会明白为什么,还以为她忙呢。他们对朱曼玉的评价是气质沉稳,有内涵,确实像是做财务工作的。对此,冯凯旋在心里冷笑:做财务工作的另一面你们可没见着,就是会算,人一会算,就心焦,就尽埋怨人,以为什么都是她才对,还沉稳哪,双重人格吧。

冯凯旋坐电梯到楼下,果然见朱曼玉穿着一件棕色毛衣站在大厅里。

她的眉目间有些怪表情。在冯凯旋眼里,那是一片恼人的乌云。

啥事呢?冯凯旋心想,肯定是为昨天家访那事吧,估计是去过学校了。

昨夜潘老师才离开,她的电话就从苏州追过来了,问老师说啥了。冯凯旋冷笑了一声,告诉她,你让我把老师晾门外了,我问你钥匙呢?!她这才想起来,慌了神地问,那你怎么弄的呢?他没好气地说,我让老师坐露天,看广场舞,吃喜糖。他发现“喜糖”说漏了嘴,不过她的注意力没在这上,她的关注焦点是老师反映了咱儿子啥情况?冯凯旋就把儿子想转文科、自己也同意他读文科这事告诉了她。她在电话那头像被电了一下,断然说,啊?别天真了,现在转怎么来得及,再说,我不想让他读文科,我明天一早从苏州回来,去趟学校。

现在,冯凯旋向大厅里的朱曼玉走过去,并向她做了个手势,领着她走到大厅尽头廊柱的后侧,那里稍避人耳目。他怕等会儿万一两人吵起来。

这儿可是他的单位呢。

她凝重的神情,让他确信她去过学校了,而事情未必如她所愿。

他想错了。

事情正是以她的意志进行了。因为她告诉他:我跟老师说了,我们不转文科。

他问,你问过儿子了?

她说,还没,这不由他。

他瞅着她,说,你就不能顺小孩一次,顺顺他的爱好?

他这眼神里的鄙视,自从分居后每逢话不投机就越来越不加掩饰,让她心里莫名其妙,并且恼火。她心想,你懂什么,对儿子你啥都不操心,对现在的考试行情、规则你一点功课都不做,才说出这等外行话。

于是朱曼玉对着这空静的大厅,微微冷笑了一声,告诉他:爱好?这是小孩子不切实际,最近几次考试考砸,畏难了,心血来潮,这山望那山,考文科就容易了?都高二下学期了,不可以的。爱好?他这小孩哪懂,生活可不顺着你的爱好,若想靠爱好吃饭,那也得磨三层皮,直到把“爱好”磨成“不爱好”,有这意志力才扛得住。呵,就像你从小唱歌好,现在也不就在这里当校对吗,能当歌手吗?

她伸出手指,向着这大楼的上空画了一个圈。

她话锋犀利,又一次拿他类比,让他懊恼。他说,如果你什么都觉得该自己说了算,那儿子会讨厌你的,因为他大了,跟我一样是男人了,你就不能顺他一回吗?!

这话刺到了她。

她心想,你说我强势,那也是因为你不会拿主意,总瞎拿主意,你想过没有,都什么时候了,转科?脑子昏了。

她心里有这火气,但这一刻她没让它涌出来,因为涉及他俩的争执一向无解,并且她还意识到,这不是自己今天来这儿最需要跟他谈的话题。

于是,她对他皱了皱眉头,说,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接下来两天我会好好跟儿子谈的。其实我也没做强性的最后要求,如果儿子非要执意,那我跟他还有他学校的老师们在分析了可行性之后,也是可以同意的。

朱曼玉放软了口气,这使得冯凯旋觉得自己刚才话里的“刺”还有点效。

是的,他心想,该刺她,现在不是以前了,以前怕烦,老让着她,而现在不准备过了。

朱曼玉不知道他在想啥,她正在说:其实,今天我去学校听了老师说的情况,感觉比转科、比成绩下滑更严重的是,儿子的情绪状况让老师担心了。

冯凯旋脸神紧张了一下,问,他知道我们分居了?

她茫然了一秒钟,摇头说,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随即,她向他讲了李胜男老师的建议。她说,李老师建议我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陪他住,每天夜自习下了后,可以多一些跟他聊的时间,给他打气,了解他心里的动况。老师说其他不少高二高三的学生家长也这样在做,因为学习越紧,压力越大,小孩情绪往往越需要父母的及时疏导,有些事小孩是不会跟学校讲的。

冯凯旋支棱着眼睛。

朱曼玉告诉他,如果我们“丰荷家园”的房子离学校近,那也就无需租房了;但“丰荷家园”到学校将近1小时车程,每天上学、夜自习放学,路上耗两个小时,这不现实,所以必须在学校附近租房,陪他住。

他点头,问,租了房,你陪他住?

她说,那当然,难道你陪?

冯凯旋想了一下儿子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点头说,我陪他也可以。

她嘴角闪现一抹讥笑,说,呵,你不陪还没事,万一陪出了他的不高兴,搞砸,比不陪还糟。

冯凯旋心想,既然这样,那你找我干吗?

果然,她说出了原因。

她说,租房得花钱,我已经在租房网上查过了,春风中学附近的出租房特别俏,都是学生家长在租,最便宜的租金4000多块一个月,我哪来的钱,你得拿出来。

冯凯旋眉毛一跳,说,4000块?这么贵啊?

她知道他也没这么多钱,他现在不也在外面租着房吗,一下子同时租两套没几个家庭吃得消。

于是她都懒得去琢磨他那正盘算着的面容表情,她说,你把你租的那房子给退了,你住回家来,不就有钱了?

冯凯旋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说,你是说你跟他租住在学校附近,而我住回“丰荷家园”?这倒也可以。

接着她又提了另一个要求。

她说,最近我公司事多,苏州那边的事还没结束。另外,儿子这边一分钟也等不及,我得把心思全花在儿子身上,做他思想工作得一心一意做足功课,所以,找出租房的事由你去办,要快。

他说,好吧,就找学校附近的?

她说,是的,要好好跟人家还价,网上挂的价都太高。

朱曼玉谋篇布局,开始着手推进对儿子冯一凡的思想工作。

星期五下午4点,她去了春风中学。

她拎着一袋零食、水果,先去实验楼找到外甥林磊儿,她将袋子交给林磊儿,随后邀他这个周末去自己家住。

其实她知道他不会去的。这孩子初三从山区转学过来时,在她“丰荷家园”的家里挤住过一年,与表弟冯一凡睡上下铺,而自从考上高中住校后,他就不太去她家了,没别的原因,就是没时间,双休日他想留在学校做作业。对此,她也就常依了他。是的,这孩子太用功了,是那种真正自觉和刻苦的小孩,现在他不仅双休日不太去她家玩,甚至原定的一个月坐公共汽车回一趟老家看爸爸,也改成了两个月回去一趟。

果然,今天林磊儿同样婉拒了小姨的邀请,说自己要留在学校里做作业。于是,像往常一样,朱曼玉关照了外甥几句“别太用功了”“要劳逸结合”。但随后,她对他说,也好,但是明天中午,磊儿,你和一凡在“新梦想培训学校”补完数学后,你先别回学校,小姨会过来接你们俩一起去“满天楼”吃个饭,小姨安排的饭局,有不少亲戚会来的。

林磊儿点点头,又有些纳闷,心想,为什么有饭局呢?

朱曼玉凑近他的耳边说,吃饭的时候,需要你给冯一凡打打气,他最近成绩滑得太厉害。吃个饭占时间不会多,你吃完再回来做作业。

朱曼玉细细关照了外甥林磊儿一番。

然后她就离开了实验楼,去男生楼找儿子冯一凡。

冯一凡正在等妈妈来接他去课外补习班上课。

每周五下午都是这样,妈妈接了他不是先回家,而是赶去城南一家很火的培训学校“敏捷课堂”,补理科两门:物理、化学。

一个晚上得补3个多小时。现在赶过去,在妈妈的车上随便吃点,6点进培训班教室,9点多出来。

冯一凡坐在妈妈的车上。马路上高峰期已经来临,一路红灯,映照着妈妈朱曼玉的平静面容。

她没对儿子冯一凡提这次综合考试他的成绩,也没说家访的事,更没提转文科的事。

他知道她在装。

他无所谓,因为每一次都是她说了算,虽然那天小潘老师家访回校后立马透露给他了信息,让他小喜了一下,但第二天,果然不出他所料,妈妈没同意。他对此无所谓,不想争,因为以他这十多年的生活经验,知道反正争不过她,那不如不说话。

他在吃妈妈给他备在车上的盒饭,红烧小排、青菜和饭。

窗外是每个周末都一样拥堵的街景,窗内的他和妈妈正要去做的,也是每个周末都需要完成的事——补习。

冯一凡此刻面容平静。虽然已在学校里被关了一星期,好不容易出来,又得一头扎进另一个教室去学学学,但他习惯了周末的这种补课。

从小学五年级起,补课就是你再不愿意也得认命的“学生生活标配”。

他也知道,与班上同学相比,自己其实还是补得少的,目前只补三个班:星期五晚上“敏捷课堂”的物理、化学,星期六上午“新梦想”的数学。许多同学都是补四五个班的。

当然,与表哥林磊儿比,他又是多的,多出了星期五晚上“敏捷课堂”的物理、化学,这也是理应的,谁让他理科成绩不好,而林磊儿物理、化学成绩好到无需补习,只跟他一起补“新梦想”的数学。

当然,也幸亏表哥不需要跟他补得一样多,否则,两个人,补课费双份,每门5000元一学期,那朱曼玉怎么吃得消?即使现在,按两人共4门算(两个数学、一个物理、一个化学),那也已是2万元了。

第二天中午“满天楼”的饭局,充分体现了朱曼玉的攻略布局。

一桌人,多为亲戚,也有朱曼玉的闺密,当然,冯凯旋这个当爸的也在场。演戏嘛,这是关键的一场,他怎么可以不出现呢。

而且冯凯旋还被告知,为什么需要约人吃这个饭,因为儿子需要听别人的意见,我们也需要听。既然自己家里人的意见彼此都听不进去,那么别人的意见总归是可以听听的,八面来风,我们先听了,再做判断。

她还忠告他,这不是辩论,这是意见采集,所以你自己少表达,先听听人家怎么说,看看人家如今对子女学业、择业有何方向性的思路,让小孩也听听,看人家怎么说。

人家怎么说?大致的方向,她当然是事先已做引导、布局了的。

于是,席间的一番话,准确说,是各种建言,都有清晰的针对性,比如:“专业选择要选有门槛的,这年头门槛低的,虽然容易学,但竞争其实更激烈。”“理工科门槛比文科高,文科记记背背,学不好理科的大堆女生在学。”“我们实在人家,玩虚玩不过人,学科技好。”“技术在身,去哪里都可以养活自己。”“学理科余地大,以后出国留学也方便。”“有人脉的人家学文科,文科万金油,以后找工作百搭;没社会资源的人嘛,就学理科吧,靠自己的本事……”“学医好,以后医院里咱家有个人,看病方便。”

这些声音在冯一凡的耳边飘来飘去,他感觉到了他们一致的观点是:当公.务.员好,当医生好,当教师好,因为稳定,有利。

冯凯旋在饭局上没怎么说话,一则是坐在这些亲戚等人中间,他一向不太爱说话,二则,他心里有轻轻的鄙视:这些人,都什么年代了,还盯着这几样所谓稳定的,都多少年了,不说它们以后是不是还稳定,单说这年头互联网出来了,什么新的东西都在上场,飞一样地在变,人家做公众号出挑的,不也有上千万风投吗,那么多新行业、新平台在冒出来,你说得准就你原先认定的那几样才是心头好吗?

冯凯旋没多说话,看着自己儿子那张稚气、茫然的小脸在这一堆人中间,像风中的葵花,被这堆言语吹灌着,他心里有些可怜。

他心想,以我这在出版社当校对还不算太处于信息交汇口子上的人来看,都觉得你们这些经验不够用了。呵,靠谱的铁饭碗,谁不想啊,问题是现在说的靠谱,就是以后的靠谱吗?原先不也有人认定银行好、媒体好吗?互联网上来了,银行里的人、报社里的人不也在飞快地往外走吗?从我爸妈在化工厂当工人那时起,到我们现在,啥时候有什么算是一劳永逸的靠谱呢,有什么算是你等看得准的事呢?有什么好逼小孩的,还才17岁哪。

坐在他们中间的冯一凡,心里也在鄙视。

这鄙视倒不是因为这些言语中的信息本身,而是它们的聚焦姿态,那种众人明确的指向,以及那种循循善诱的调子,让一个少年不自在,并且有些逆反。他心想,烦不烦啊,我喜欢文科怎么了?

虽然他最初转文科的愿望其实并没那么强烈,他情绪不佳的起因主要也不是来自这里,但现在,他心里有些倔强的意念在上来。

从这个角度讲,朱曼玉的这个“饭局攻略”,并不成功。

当然,这个饭局,也有让冯一凡心里有些放松下来的地方。

那就是坐在身旁的表哥林磊儿对他体现了亲近和合好的态度。自上次“洗衣事件”后,两人之间有些尴尬,哪怕有过冯一凡想求和解的“天台对话”,那种别扭劲儿也还在,而今天表哥却对他表现得很主动,举着饮料杯跟他碰杯,并凑近他的耳边说,冯一凡加油,咱得拼一把。你知道嘛,我刚转进“英才班”的时候没人看得起的,只有拼了才有尊严。教你一招,意志力减弱时,就去冲冷水浴,“哗”的一下冷水冲下去,拼了……

推荐热门小说小欢喜,本站提供小欢喜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欢喜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7章 反转 下一章:第9章 找房奇遇
热门: 星战士 穿成反派大佬的照妖镜 老子是癞蛤蟆 天地龙魂 牧野流星 雅拉冒险笔记 攻略了我的情敌ABO 逍遥药仙 时间回旋 孤独的精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