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鸟枪换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赵二爷断案——看个热闹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借芭蕉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来也是薛晓仁倒霉,他仗着家里薄有田产,举业不成也不找营生,就整日里游手好闲,泡在县城的茶馆赌坊,当包打听吃帮闲饭。

这日他正在西塘街的茶馆里吃早点,听说县老爷升堂问案,便赶紧过来看热闹,回头好跟狐朋狗友吹牛。

正兴冲冲往衙前街赶,迎面碰上王班头一行。

这种帮闲都是自来熟,薛晓仁便朝着王班头殷勤打起招呼道:“王爷早安,这是去哪儿公干啊?”

别看王班头在衙门里就是狗一样的东西,但在县里地位可一点也不低,那相当于县刑警大队长,黑白两道都得尊着的人物。

他正愁眉苦脸的闷头赶路,听到有人问安斜眼望去,见是个油头粉面的闲汉,便问道:“你谁啊?”

心说正好碰上这么个货,问问他看知不知道那薛晓仁在何处。

薛晓仁没指望王班头能搭茬,听他问话骨头都酥了三分,赶紧凑上去腆着脸道:“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小可薛晓仁啊,上回咱还一起在翠花楼吃酒呢。”

“哦,是吗?”王班头随口应一声,旋即瞪圆了眼道:“你说你叫什么?”

“薛晓仁啊?不是卑鄙小人的‘小人’,是‘晓以仁义’的晓仁……”

“我管你是什么小人了。”王班头朝身后的捕快递个眼色。

捕快便不动声色上前,从左右夹住他。

“我问你,那个褚六响通倭案,是你告发的吗?”王班头狞笑着问他。

“是,是啊……”薛晓仁感觉不对,想要退缩,却被两个捕快用擒拿手一把擒住,哪还动弹的了?“怎么了?王爷,抓我干什么?”

“不干什么。”王班头放声大笑道:“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带回去!”

两个捕快不容分说,拖面口袋似的便将薛晓仁拎回了县衙,掼在大老爷堂前。

~~

待验明正身后,赵二爷猛的一拍惊堂木,断喝道:“薛晓仁,你告那褚六响通倭可有什么证据?”

“回老父母?小人有他所下聘礼礼单为证,他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山东老侉,消失一年回来一夜暴富?不是通倭上哪赚这么多钱?”薛晓仁赶紧俯身答道,他整日在县里厮混?见官的表现比小老百姓强多了。

“然则?现有本县士绅郑若曾,受江南集团委托来为褚六响作证?他是抗倭的英雄,而非通倭的汉奸?这你怎么讲?”赵二爷冷声问道:

“抗倭的英雄也赚不到那么多钱。”薛晓仁自然要嘴硬到底。

“不要自以为是?睁开你的狗眼瞧瞧!”赵二爷说着一挥手,衙役将一份江南集团的工资条摆在他面前。

薛晓仁瞪大眼,只见江南集团于隆庆三年全年?共付给褚六响薪俸三百五十两银子?惊得他半晌合不拢嘴。

“呸,恶心!”

“诬告!”

“反坐反坐!”看热闹的百姓义愤填膺的嚷嚷起来?英雄洗冤后?重头戏自然是抓坏人了。

‘啪’的一声,赵二爷又重重拍一下惊堂木?威风凛凛的喝道:

“呔那薛晓仁?你既是读书人?当知诬告反坐,以其罪罪之!”

所谓‘诬告反坐’?就是以诬告的罪名来惩罚诬告者。我国从秦汉以来,历代都有严惩诬告行为的发条,以灭邪气、敦民风。国朝自然也不例外。

薛晓仁吓得一激灵,但他既然敢告发,当然考虑过万一告发不成,如何全身而退的问题。

赶紧磕头如捣蒜,叫起撞天屈道:“老父母容禀啊,小人只是痛恨倭寇的热心市民,纯粹出于激愤举报,绝无诬告之意!最多只能算‘告不实’……”

所谓‘告不实’,意思是控告别人犯罪不实,不是出于故意的话,不算诬告。虽然也要受处罚,但比诬告反坐要轻得多,基本上就是自罚三杯的程度。

“你说你不是出于故意?”赵守正邪魅一笑,看得他又打了个激灵。

“啊是,绝非故意。”薛晓仁赶紧撇清道:“我与褚壮士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诬告他对我有什么好处?”

赵守正却冷笑一声道:“你当然有好处,因为你与褚六响没过门的妻子勾搭成奸了!”

“哗……”百姓一片哗然,喜闻乐见,哦不,顿时唾骂奸夫,破布鞋、臭草鞋雨点般砸了他一身。

“冤枉,冤枉啊!”薛晓仁一边扭曲着身子躲闪,一边大声叫屈。“我们只是纯洁的表哥表妹关系。”

“还敢狡辩!”赵二爷拍案断喝道:“带证人!”

衙役便将那王老秀才带了上来。

“舅……”薛晓仁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何况他舅穷得就剩一张脸了。

“呸,我没你这个外甥!”谁知王老秀才抡起拐杖就打,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就像刚知道他闺女和外甥有一腿一样。

“你个畜生,居然敢勾引自己的表妹,你还是人吗你,我要骟了你!”老王一拐杖就把薛晓仁打了个头破血流,要不是衙役赶紧拉住,非得给他开了瓢。

“舅,你昏了头了吗?”薛晓仁惊呆了,不知这老东西哪根筋搭错了。

“那孽障已经什么都招了,你抵赖也没用!”王老秀才说着给大老爷重重磕头,涕泪横流道:“学生教女无方,看家不严,罪过罪过啊!犬女自知愧对褚英雄,已经羞愧自缢了。还请老父母严惩这害死我女儿的孽畜啊!”

“呃……”赵二爷一愣,没想到这么惨烈,心说不就是搞破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吗?谁没干过呀,本县不会怪罪的……

“你闺女已经死了?”赵守正戚戚然问道。

“这个……还好救的及时……”王老秀才声如蚊蚋道:“捡回来一条狗命。”

其实王老秀才也不想这样,但他哪遭得住江南集团的压力啊?都不用郑若曾出面,让人给他带个话,他就得乖乖的照办。不然,他全家都别想在昆山混了。

“哦,那还好,那还好。”赵守正松了口气。

~~

赵二爷让王老秀才暂且退下,然后又‘啪’的一声,重重一拍惊堂木。

“这下你还不如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两边衙役们赶紧拿水火棍往地上一阵杵,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笃笃声。

薛晓仁彻底没了咒念,知道再抵赖就得挨打了。他连秀才都不是,县太爷自然可以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他只好一五一十招认,自己不想丢了表妹这个免费**,又图谋褚家钱财……按照律条,举告者可获贼赃一半……便诬告褚六响通倭的经过,然后在百姓唾骂声中,垂头丧气签字画押。

“肃静肃静!”赵二爷拍着惊堂木,让老百姓安静下起来,然后当堂宣判。

“按照《大明律》,凡诬告人笞罪者,加所诬罪二等;流、徒、杖罪加所诬罪三等,各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至死罪所诬之人已决者,反坐以死;未决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加役三年!”

赵二爷流利的背诵了法条,然后沉声道:“故而本县判决薛晓仁杖一百,流三千里,加役三年!”

薛晓仁登时瘫软在地。好么,这可不止是皮肉之苦了。一百杖打下来,皮和肉还在不在都两说?

“褚六响经查确系被诬告,当堂无罪开释,并赐‘抗倭炮王’匾额,以旌表其功!”赵守正又慈祥的看着褚六响道:“另外,因那薛晓仁通奸在先,诬告灾后,让你婚事泡汤,还蒙冤入狱月余,将其家产抄没,尽数赔偿与你,聊做安慰吧。”

“啊啊……”褚六响张大嘴巴,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啊什么啊,傻小子,还不快叩谢青天大老爷?”郑若曾呵呵笑着用拐杖捅了捅他。

“哦哦,草民叩谢青天大老爷恩典!”褚六响赶紧跪地使劲磕头。

百姓们见赵二爷办案如此爽脆,均感大快人心,也纷纷跟着喊起来:“青天大老爷啊!”

“不要这样说,不要这样说,我做的还很不够……”赵二爷假假的谦虚,感觉自己都要飘了。‘青天大老爷’在他此生最想听到的话里,绝对排前三的。

“继续啊,没完事儿呢。”看他在位子上又要扭起来的架势,吴承恩赶紧小声提醒道。

“哦哦。”赵守正这才回过神来,接着问褚六响道:“需要本官帮你解除与王家的婚约吗?”

“解除!”褚六响登时红了眼道:“俺可不戴绿帽子!”

“哎,你们还没成亲,还绿不到你头上。”赵守正摆摆手安慰他一句,然后对那王秀才道:“回去就退还庚帖彩礼,再补一份厚礼赔礼道歉,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王秀才忙点头不迭,心里暗暗叫苦,彻底赔了,赔大发了。

“你也不要难过,这是好事儿,总比成了婚才发现前。再说,大丈夫何患无妻。今日之后,凭你堂堂昆山炮王的名声,媒婆肯定要踏破你家门槛!”赵守正又安慰褚六响道。

“哎哎。”褚六响连连点头,自然说什么是什么。

“既然老父母这样说,老朽就要厚着脸皮截胡了。”郑若曾忽然插嘴笑道:“别看我这把年纪,尚有一女待字闺中,虽不是正房所出,却爱欲珍宝,人品样貌都还说得过去,不知能否斗胆请老父母做个媒,说与褚壮士啊。”

“哈哈炮王鸟枪换炮,我看行!”赵守正闻言大喜,重重拍案道:“就这么定了,退堂!”

ps.应该是着凉了,今天头疼躺了一天,晚上才好些了,起来写一章然后赶紧睡了,争取明天好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小阁老,本站提供小阁老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小阁老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赵二爷断案——看个热闹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借芭蕉扇
热门: 恶灵附身 雅拉冒险笔记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无限之爱萌 少年风水师 夜蝉 网游之魔临天下 永恒圣帝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