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了结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人为刀控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等待与来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刀,有问题?刚刚它划破了我的肉身,所以我的一身精血才会被它隔空吸纳,这不是天刀,而是魔刀,咳咳,这就是你真正自信能杀我的原因吗?”

人生大起大落,死生荣枯,实在无常,先前还魔焰汹汹,不可一世的人魔宗此时此刻连说话似乎都显得极为费力,声音也不复曾经的洪亮有生气,反而像是有一口痰堵在嗓子眼里,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再加上那披散凌乱的头发,干枯的面容,谁敢相信这就是魔门的巨头之一,人魔宗呢?

曾经的意气风发,与如今的奄奄一息,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不过,这也正正凸显出南凤兰,不,正确来说是这木刀的诡异与强大之处。

人魔宗固然已经精血流失,只剩下一口元气吊住性命,然而头脑依然清晰,以其武道见识,很容易想到之所以会落得个如此下场,必然是刚刚与南凤兰短打交接战时,被木刀划破肉身导致。

不然纵然南凤兰有木刀在手,再退一步,这木刀有灵,能做到人由刀控的程度,却也只能败他,想杀他,千难万难,不过说再多也都是枉然,这就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不错,这是项央自创的一门武学,名为他心自在化物神功,以他本身的精气神为根基凝聚在这木刀之上,等若分身,且木刀可吸纳武者精血壮大成长,当你被木刀划破肉身的那一刹那,已经败了。”

南凤兰此时也说不出是悲伤还是喜悦,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看着人魔宗一副我已经快要死了,你便解我疑惑的神色,终于还是心软,回应道。

她与腰间木刀朝夕相伴,食寝不离,对于内中的隐藏特性了解极深,尤其是这木刀乃是项央专门为她所做,那就更加如虎添翼。

这里却不得不说一句,项央曾经从无字天书当中学会的天魔策十卷之一的炼血一卷的武功,乃是阐述血之大道的精要。

这门武功固然比不得血魔一脉的血神经直指根本,通达证道,却也差不了多少,而在项央天刀修为下,将之拔高,升华,却也不在话下。

这木刀之所以可以吸纳武者的精血用以提升自身,便是因为当中蕴含了项央对于天魔策炼血卷的最终奥义的理解。

炼血,炼血,便是炼尽苍生之血为己所用,当中另含有分血,化血,凝聚血丹等等的深奥武学道理与法门。

此外,人魔宗自己也在作死,本来被木刀划破身体,他若是极早察觉当中的凶险,以自身修为,完全可以用真气逼出伤口处绵密阴毒的蚀血劲,或许只是元气大伤,到不了如今这一步。

不过他自持武功高强,加速运转体内真气以及气血的运行堵塞血液流出,并使血肉蠕动,伤口愈合,却是加速了蚀血劲的侵蚀,最终自食恶果。

现如今,人魔宗一身精血十之八九已经被木刀所吞噬,命不久矣,而木刀则借此机会灵性大增。

作为与木刀灵性交融的刀主南凤兰而言,她甚至能够感受得到木刀此刻的威能比起和人魔宗交战之前,更加强横许多,只不过,多了几分魔性,似乎隐隐在指引她,继续寻找高手,杀死他们,吸纳精血以蕴养木刀。

木刀提升,便意味着南凤兰本身的提升,这是一个反哺武者的过程,不过木刀主动蛊惑,却是不该。

人魔宗说这木刀不是天刀,而是魔刀,却也有几分道理。

因为这样血炼苍生的法门与精要,的确不是天刀,而更契合魔刀要旨,那便是天养苍生万物,而魔以苍生万物养己身。

“你最后还有什么想说的?”

沉默片刻,南凤兰目视人魔宗,知道对方或许借助那微弱的元气能再苟延残喘数日,却并不打算放过对方。

她很清醒,如果今天战败的人是她,一定会遭受到人魔宗数不尽手段的虐待,到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相比之下,她只要人魔宗的性命,倒是显得仁慈许多。

因而,无关紧要的妇人之仁不能有,多余的良善之心,更不是给人魔宗这样的魔头的,她要的就是现在这个结果。

“咳咳,好,好,死在你的手上,倒也不算委屈了我,好歹曾经也是我的女人,睡了你那么多次,连孩子都有了,我也不亏,哈哈,哈哈哈……”

大笑过后,人魔宗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表情,似乎很想看到对方一副咬牙切齿的仇恨模样,他要的就是对方这个状态,他死是死定了,却也不想对方好过。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他只是见到南凤兰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表情平淡如水,心里顿时一凉,知道最后的一手反击再难以奏效。

“看来你的心境的确是超脱了我的预测,我本想在你的心中再种下一个种子,让你今生今世也摆脱不了我,现在看来是小觑了你。

罢了,罢了,我这一生无亲无故,无友无爱,也没什么心愿可说,纵然说出来,怕你也不会理睬,就不自讨苦吃了。

不过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听我一句忠告,你手持这木刀,尽量少造杀戮,不然早晚有一天会真的被这柄刀所操控,晚景凄凉。

项央啊项央,这人的确是天纵之才,我不如他,不如他,好了,你动手吧。”

南凤兰摇摇头,叹了口气,再不想看这人一眼。

对方说的这些,她岂会不知,项央也曾叮嘱过他,这木刀乃是双刃,极能伤人,也能伤己,用它杀人魔宗一人,已经足够了。

“死性不改,激怒我,是让我恨你,临死前看似为我着想的话,实则是想软化我,同时挂念你的好。

可惜无论你怎么耍阴谋,都再难以激起我的半点心绪。

我的前半生,被你牵累,痛苦不堪,为此我以毕生为赌注,发誓要亲手杀你。

现如今,了结这段恩怨,我心绪空空,再无他念,之后会带着这木刀隐居世外,了此残生。”

话音落下,南凤兰并掌而击,一道阴柔的掌力延伸而出,排尽空气,瞬间击在人魔宗的脑门之上,一时间间如砸碎的西瓜一般,红汁四溅,黄白流出。

一代魔道巨宗,陨落这茶山之上,也为自己过往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南凤兰杀了人魔宗,心中元神通透,隐隐间有出尘之意,灵机圆融,竟然已经触碰到精神神藏一关。

脚下一踏,山地塌陷出一块丈许大小的坑洞,将人魔宗的尸体掩埋,而南凤兰则转身离去,犹如新生。

这一幅画面,便是木刀有感,远隔万里之遥,透过无比紧密的本体与化身的联系,传递给项央,让他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也让项央了却一个挂碍。

推荐热门小说武侠之神级捕快,本站提供武侠之神级捕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武侠之神级捕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人为刀控 下一章: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等待与来临
热门: 星舞九神 谁杀了她 我在古代开医馆 无限曙光 紫禁城魔咒Ⅲ:还魂 沙娜拉之剑Ⅱ:精灵之石 女郎她死了 都市传说拼图 纳尼亚传奇4:凯斯宾王子(双语) 黑血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