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突发意外

上一章:第四十六章 扑空一场 下一章:第四十八章 拯救野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家里的压力不小,郑伟珏最近工作上也不是那么顺利。

之前凌熙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材料,有详细的风羽传媒合伙伙伴资料。从那之后,李昱珩一直在风羽传媒的客户中奔波,确实也撬走了不少客源。

郑伟珏坐在办公室里,手握满篇赤字的财务报表,正对秘书发火。

莫格利敲门进来,审度状况,对着秘书摆摆手,示意她先出去。

莫格利还没想好如何开口,郑伟珏就率先发难了。

“你就任凭凌熙这样胡闹吗?”

“郑总,我这就去解决。”

莫格利转身出门,手已经落在门把手上,却被郑伟珏叫回。

“不用,这次我亲自去。”

“没必要吧?她这一点小把戏,用不着您亲自上阵。”

郑伟珏起身,仿佛看穿了莫格利:“只有我合适去,我要给她一点教训。”

同时他还吩咐秘书给莫格利定张机票,说业务主管在外地谈客户,自己不放心,让莫格利去盯着。莫格利忽然意识到,郑伟珏不放心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凌熙换好了SPA会馆睡袍,在休息区一众陌生脸孔中寻找陈总的脸。

远远地,陈总笑着欠身向凌熙招手,凌熙一路跑过去。

“陈总您好,我……”

话音未落,凌熙就惊讶地发现,陈总对面坐着的,正是郑伟珏。

陈总圆滑一笑。

“凌熙,你们也是老熟人了,有什么隔阂,当面讲清楚就好。我先去里面蒸一会儿,你好了来401包房找我吧。”

陈总说罢起身离开,凌熙知道今天这一切不是巧合,她看一眼郑伟珏,索性坐了下来。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们能在这儿遇到,应该不是巧合吧。”

“凌熙,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对郑伯伯也有些了解。”

“我本来也以为了解过你,可惜。”

“有些事,你对我心存不满,我可以理解,也想尽力补救。你想要什么?不用在我背后搞动作,直说吧。”

“我想要你还我爸声誉,要你当着沃夫全体员工的面澄清,我爸为人清白,没有一丝一毫亏欠大家,忘恩负义的人是你。”

“我真的想过,但现在不是时候。”

“呵,你觉得我现在还能相信你吗?骗子。”

“我告诉你,我不知道你怎么找到的那些客源,但你翘掉的那些生意,对我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真的那么无足轻重,你就不会特意坐在这里了。”

郑伟珏听着凌熙的话,如坐针毡。

和郑伟珏不欢而散后,凌熙依约推进401房门。房间里没人,一个屏风将房间隔断成两半,凌熙绕过屏风,看见后面的独立汗蒸木屋。门没锁,凌熙推开木屋门,陈总不在里面,坐席上铺着湿润的毛巾,凌熙索性走进去,打算边蒸边等。

然后,她并没有注意到,木屋门被人缓缓合上反锁了。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凌熙变幻各种姿势,坐着、躺着、斜倚着,自己编头发,终于等不下去了。

起身开门准备出去,却惊讶地发现,门把手拧不动了。她又用力拧了拧,还是打不开。门死死锁着。

汗蒸房里的温度指示直逼45度。

凌熙脸微红,呼吸逐渐困难,感到有点缺氧。她拍了拍门背。

“有人吗?外面有人吗?”

屏风前,郑伟珏正面不改色,怡然泡茶喝。

墨子资本的会议还在进行,李昱珩忧心忡忡,在“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忙,请稍后再拨”的提示音中放下电话。

凌熙最后一条消息来自两小时前——我见到郑伟珏了。

顾源碰碰李昱珩的手,李昱珩抬头,才发现众人正看着他。

“刚才的项目,李总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散会!”

李昱珩失态冲出会议室,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汗蒸木屋里,凌熙已经几近虚脱,双眼失焦,脸热得通红,胸闷不已连连大口喘息。

凌熙用尽最后力气拍门:“有人吗?开门啊……开门……”

豆大的汗珠从凌熙额头上滴落,凌熙整个人斜靠着门背,缓缓滑坐在地上。

屏风前,郑伟珏听着凌熙的呼救,仍神态自若,慢嗅一盅茶。

莫格利在机场安检门口预检处等待,不安在脑海中不断徘徊,郑伟珏的话如在耳边——只有我合适去,我要给她一点教训。

莫格利越想越放心不下,将机票撕碎丢进垃圾桶,直奔SPA会馆。

来到会馆后他焦灼地在走廊中奔跑,走廊很长,两侧包房鳞次栉比看不到头,莫格利悬着心,一间一间找过去。

有时按耐不住推门而入,迎面而来就是一句“神经病”。

莫格利急得门都顾不上关,转过挂角的那一刻,他听到身后传来凌熙微弱的呼救。

“有人吗……开门……”

这样微弱的声音只有听觉灵敏的莫格利才能分辨出其传来的方位。

他顺着声音走到401门口,刚准备推门而入,郑伟珏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站立在营门三军叫/大小儿郎听根苗/头通鼓、战饭造/二通鼓、紧战袍……”

莫格利眉头紧皱,忽然犹豫。郑伟珏的《定军山》唱词仿若战鼓点,一字字打在莫格利的胸口。

郑伟珏踱步在汗蒸木屋外,怡然唱着,拖延时间,为了让凌熙恐惧。

“三通鼓、刀出鞘/四通鼓、把锋交/上前个个具有赏/退后项上吃一刀……”

凌熙的声音夹杂着哭腔,在郑伟珏的唱词里虚弱传出。

“郑伟珏,我知道是你,你开门!快开门啊……”

门口,莫格利胸口激烈地起伏着,郑伟珏的唱段和凌熙的呼救不断在耳边交叠冲撞,最后变成漫长的耳鸣,嗡——世界瞬息安静。

月色正好的那晚,他和凌熙恍如梦境的一刻在眼前浮现,凌熙的问话,好似来自遥远时空

——……你呢?放弃我,就没有一点点后悔吗?

后悔!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哪怕当年真相成谜,莫格利也不会再放弃凌熙。

莫格利用力拧动门把手打算冲进去。几乎同时,郑伟珏拧开木屋的门,将凌熙放了出来。

凌熙体力不支,虚脱地扑跌在郑伟珏脚边,大口呼吸,渐渐缓了过来。

“凡事留一线,否则容易让自己窒息,下次再发生什么,可未必有人给你开门。”

听到凌熙危机解除的莫格利吓出一手冷汗,他伸手看了一下,哪怕为了自己,也从没有这样抖过。莫格利长出一口气,不知道该不该感谢最后一刻不必冲进去的运气,悬着的心落下了,却好像被丢入无底深渊。

郑伟珏打开门走了出来,莫格利赶紧闪身躲在拐角后。

待郑伟珏消失在长廊尽头时,凌熙扶着墙歪歪扭扭走出来。

莫格利只见李昱珩和自己同样心急火燎,从黑暗中冲过来,一把扶住虚弱的凌熙。李昱珩不由分说,一把将凌熙抱入怀里。

“我不允许你再这样单枪匹马!我要保护你。”

莫格利看着这一幕,心如刀绞。其实他才是最想保护凌熙的那个人!

凌熙迷迷糊糊睡在李昱珩大腿上,李昱珩坐姿笔挺一动不敢动,僵硬宛如蜡像。忽然,凌熙迷梦中翻身,李昱珩怕她跌落,急忙用手护住,总算解除了“僵硬封印”。

他疼惜看着凌熙那张略显虚弱的脸,不知不觉有点入迷。

李昱珩不由自主伸出手,用手背搭了搭凌熙又嫩又弹的脸,又戳了戳自己。这才注意到凌熙已经醒了。

“我睡了很久吗?我怎么出来的?”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又不是失忆。我记得我被关在汗蒸房里,叫天天不应,叫破喉咙,破喉咙也不来……郑伟珏那老狐狸还在外面喝茶唱戏!然后……”

“然后他把你放出来了,你晃晃悠悠走出来看见了我。吃饭去吧!补补你这没重点的猪脑子!”

夜已深,普华大学外大排档已没有其他客人,昏黄的小夜灯悬在排档前,在夜色里明明灭灭,腾腾的蒸气从烧滚的馄饨锅里冒出来。

凌熙和李昱珩在一张小方桌边对坐。

“果然这人树大根深,和陈总是一伙的,想扳倒没那么容易……哎,我这样杯水车薪地斗他,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帮我爸扳回一局……”

李昱珩见凌熙失落,不忍心。

“我托朋友打听过,郑伟珏把全副家当都压在森木里了,现在进退维谷,其他小项目本来不算什么,但眼下,他没什么腾挪的余地,那就是牵一发动全身了。”

“那我这趟没白捣乱?他资金链上开了口子,是不是会再找投资人啊?我一定要赶在他前面游说那些投资人认清他!”

李昱珩皱眉,明显表现出担忧。

“他都这么威胁你了,你还愣头青一样往上撞啊?你这是飞蛾扑火。”

“不然呢?看着他坑完我爸再去坑其他人,我坐视不管?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李昱珩故作嫌弃,实则心疼:“行了,你也别掺合了,投资圈是我的主场,让朋友们卖我个面子还不算难。你就好好休息。”

老板端上两份热腾腾的馄饨,放在二人面前。

凌熙略显失落埋头狂吃,李昱珩用调羹盛起一颗馄饨,瞟她一眼,端到半空中,几次想喂过去,都没成功。他张嘴想继续说什么,最终无奈闭嘴,似乎有些表白永远无法启口。

之后的一段时间,李昱珩一直陪着凌熙加班。

他们一起熬了好几个通宵,李负责和客户沟通,凌则对项目做了更多深入的研究。

这天深夜,李昱珩和三五客户走出KTV,显然都有些醉意。他强打精神,将客户一一送上出租车,挥手目送车辆驶离。

“请务必帮忙,算我欠各位一个大人情!”

“李总,这不像你啊,这么卖力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你图什么呀?”

目送客户离开,他终于不必强装笑容,疲惫站在城市的夜色中,胸口一阵恶心,他跑了两步,撑住街边电线杆狂呕。

唐澄的Jeep车停在红灯待转区,她无意间眼睛向外一扫,看见了这一幕,略有些纳闷。

绿灯亮了起来,后车鸣笛一直催促,唐澄只好开走了。

这天,李昱珩走进Y-home的时候,郑伟珏迎面拦住了他。

“李总,我几次到你公司去都吃了闭门羹,这就有失风度了吧?”

“掏了人家鸟窝,人家找上门来,我当然不能开门了。”

“这我就不懂了,我和你充其量打过一场官司,没什么私人恩怨吧?”

“那要看怎么说,街边碰见个摆水果摊的,以次充好卖给我朋友,我也会提醒一声。”

“我们都是生意人,在商言商,为了断我的投资,你跟别人签对赌协议,低价抵押自己的股权,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万一你项目黄了,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世事难料,您拿到森木的时候不也觉得走上人生巅峰了吗?现在呢?担心项目易主,担心丧失决策权……累不累啊?”

“你这是损人不利己,不值得!”

“凌熙开心,就值。”

刚出差回来的莫格利正好经过走到Y-home门口,听见“凌熙”的名字,愣了片刻。

郑伟珏推门而出,失态地朝电话对面呵斥撒气。他一抬头撞见莫格利,懒于隐藏眼中的怒火,直视着他。

“谁让你延期出发,改签机票的?”

“郑总,公司最近忙中出错,已经造成很多挽回不了的失误了,你让我去力挽狂澜,我必须要做好准备再去谈判。”

“这么说你完全是为了公司利益考虑,而不是突然想留下来去办点什么私事吗?”

郑伟珏上前一步凝视莫格利。

“你处心积虑到我身边来,究竟想干嘛?”

“既然您心存疑虑,又为什么冒险把我留在身边呢?其实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清清楚楚摆在台面上了,我无非想让当年的真凶凌正浩伏法。”

莫格利看出了郑伟珏在强作镇定。

“既然您觉得不方便,不如我离开公司,证据我自己想办法查。”

莫格利做势转身欲走,被郑伟珏一把拉住。

“你想借我之手成你的事,我帮你也算对你有恩。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搞什么花样,你还不够斤两。”

说罢飞速离开,莫格利看着他的背影长吁一口气。

李昱珩两手提满甜品,一边侧身推开门,一边回语音。

“员工派发下午茶福利马上到!老板当成这样,真是够够的了。”

李昱珩嘴上抱怨着,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他一抬头,见前面莫格利正匆匆躲闪。

“你是在躲我吗?”

莫格利只好停步,故作云淡风轻回头。

“完全没有。好久不见。”

“前阵子在Spa会所不是见过嘛。”

“什么会所?你认错人了?我不会是你的心魔吧?”

“你是凌熙的心魔。”

此刻,莫格利微信提示音响,莫格利看了一眼忽然脸色大变,急忙回拨电话。

“喂?你说那边怎么了?”

莫格利边快走边听电话,越来越气,看了眼四周,寻找出租车无果,便直接跑向李昱珩。

“你的车,借我!”

莫格利来不及解释,将手机夹在耳边,双手朝李昱珩裤兜摸过去,掏出了车钥匙。

当他拉开车门,猝不及防看见凌熙的水杯插在副驾驶杯座里。来不及思考,莫格利便猛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森木村庄背靠森林山地。

一幢村民房,李昱珩的车停在院子外。

村长将莫格利一路推出门,充满敌意和不信任。

“你们还有没有个完?一开始跟我们说是勘探的,后来又说是考察队,带着一大帮人上山,搞得乌烟瘴气的,从来就没见过考察还带捕兽夹的,又挖坑又放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莫格利越听越不对,急切得问:“多少人?上去多久了?往哪个方向走了?”

“你跟他们是一伙儿的吧?不知道,走走走!”

“您误会了!”

村长不听莫格利解释,执意推搡着莫格利往外走,正在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野?”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六章 扑空一场 下一章:第四十八章 拯救野狼
热门: 女神捕 罪恶之城 C位信息素 饥饿游戏3:嘲笑鸟 校草是女生[穿书]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 地光 我就是馋你信息素[娱乐圈] 火爆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