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引蛇出洞

上一章:第四十四章 寻找证据 下一章:第四十六章 扑空一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子曰一把抓住莫格利的手。

“如果仅仅是感情问题,好聚好散不行吗,你知不知道凌熙为了你有多难过。”

莫格利沉默不语。

陆子曰继续说:“她看上去嘻嘻哈哈的,但一直在强撑,用工作麻痹自己,今天她……”

莫格利不想再听下去,努力压抑着情绪。

“子曰,我不想听关于她的任何事情,你还是不要讲了吧。”

“那你约我见面到底是为什么?”

莫格利从包里拿出一摞书推到陆子曰面前。

“这不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吗?”

“我搬了家,这些东西,暂时没地方放。还是先放你那吧。”

“莫兄你现在住哪里,习惯吗?”

“我很好,不用担心。”

“我们是好兄弟,需要什么帮助,随时告诉我,好吗?”

“会的。”

莫格利说完便起身离开。陆子曰嘴唇张了张,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他无比落寞,默默把书收回来。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陆子曰落寞地走着,一手抱着书,一手举着手机跟唐澄通话。

“见完你兄弟了吗?效果怎么样?”

“比失恋还难过,他还了我一堆之前送给他的书。这是预示着连友谊都不要了吗?”

陆子曰停了下来,眼睛看向某处愣住。

“陆子曰,你不会想不开,哭了吧?”

“不,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陆子曰怀抱的一堆书里,意外发现一张折叠纸露出一个角。陆子曰赶紧放下电话,扯出纸展开,竟然是森林项目所在森林的地图。地图中央,一个明显的可疑区域被圈出来。

年末的日子过得飞快,开庭的日子转眼到了。

这天唐澄、陆子曰作为被告代理律师先来到了法院调解办公室,他们见到了“高氏”的律师姜律师,他一脸放松地坐在另一边。

调解员向双方阐述:“现在是庭外调解,原告、被告,愿不愿意接受调解?”

姜律师冷笑着:“不愿意。”

调解员说道:“那就是坚持诉讼,被告呢?”

唐澄和陆子曰沉默着。

“被告,是否接受庭下和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墙上挂钟的声音被无限扩大,唐澄不断转动手机;陆子曰双手合十放在额头前;姜律师则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叮咚~手机微信响。

唐澄抬头,眼神里全是坚定。

“不接受。”

审判庭内,国徽高挂,众人正襟危坐。

姜律师站起来侃侃而谈,向法庭一一出示原告方证据,其中包括墨子资本之前和高氏集团签订的投资协议。唐澄也出示了李昱珩提供的可疑财务报表。某个瞬间,唐澄抬头,和陆子曰目光交汇,两人的眼神里全是坚定。

随后进入了法庭辩论。由原告围绕争议焦点简要发表辩论意见。

“刚才被告提供的报表,只是森木项目执行过程某一阶段中的财务数据,如果仅凭这个片面的数据以篇概全地认定森木项目违规排放,那就等同于用一颗歪脖子树否定了整片森林。我认为,这种连概率都算不上的猜测,并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那如果我有一份森木排污的现场视频呢?”唐澄说。

姜律师突然顿住。

“我请求合议庭允许我提供新的证据。”

法官表示可以当庭播放。

唐澄敲击空格键,画面呈现出当时取证的场景。

黑暗中,一束电筒光照到储时脸上。

“这个是唐远伯伯,这个是我们的小婉妹。”

镜头带到唐澄的父母,两人对镜头招手。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森木项目一期、二期交汇处。呐,地图定位。”

储时举起手机,上面的小点显示实时定位。

“这一次,我们根据神秘人提供的准确线索,找到了排!污!源!”

镜头中,一股黑色污水从河边汩汩冒出。唐澄父母用玻璃瓶灌采集水,作为样本。

随后画面抖动,变成了黑屏。

唐澄关上电脑后做了补充说明。

“现场举证的三个人,一个是环保志愿者,另外两个是野生动保专家、野外摄影师,如需要,他们可以作为证人出现。”

姜律师有些紧张,拿出了餐巾纸开始擦汗。

“此外,我这里还有一份对现场水质的化验报告,结果显示里面有铬、铅、汞等一类污染物,而该水质也被划为重度污染。”

法官请呈上证据。

陆子曰递交自己的手机,页面上是电子版报告单。

“开庭前刚得到的资料,还没有来得及打印。”

姜律师看到这些知道这个案子大势已去,坐在律师席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最终法院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五十二条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驳回原告高氏集团全部诉讼请求……

郑伟珏第一时间得知了官司的结果,他拨通了姜律师的电话。

“高氏给你们那么多律师费,就是这样办事的?!被圈养着出工不出力是吧,滚蛋!”

“郑总,你们风羽传媒是森木项目的股东没错,但我是高氏的法务,不是你风羽传媒的。官司输了,我会向高氏集团解释,暂时还用不着你对我呼来喝去的吧。”

啪,姜律师挂断电话。

郑伟珏脸色由青到红,胸口气得不断上下起伏。

他刚走到38楼的门口,莫格利的身影忽然出现,又把他吓了一跳。

“不知道这里是风羽传媒?让开。”

“我知道,我就是来找你的。官司输了,是我送你的一份大礼!”

“你什么意思?”

“森木最近在网上被质疑,现在官司又输了,更是一块烫手山芋。据我所知,高氏正在寻找接盘下家,你是森木项目的重要股东,要现在趁机压高氏的价,吞下整个森木,就能逆风翻盘。”

郑伟珏露眯起眼睛。

“你的计划很聪明。但对我来说,这个项目投入挺大的,盈利空间也不明朗,我为什么一定要做?没兴趣。”

“请你一定要接下这个项目!”

莫格利拦住欲离去的郑伟珏。

“这也是我给你说的第二件事情。”

郑伟珏把莫格利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看过一个视频。”

“什么视频?”

“关于你和丁建雄的,我没推断错的话,凶手就是——”

郑伟珏心里咯噔一下,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恐惧微表情。

结果,莫格利话锋一转:

“凶手就是——凌正浩!”

郑伟珏颇感意外。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想必你也知道,那个DV我看过,在我刚听到凌正浩是主谋的时候,视频就丢失了。肯定还有什么信息是我不知道的。”

“没有!这个案子当时就出结果了,没有足够的信息证明凌正浩有罪。”

“你们不是已经闹掰了吗,你就别维护他了。”

“我实话实说。”

“可是后来我联系上了丁建雄。”

原本轻松脸的郑伟珏,眉头又紧促起来,莫格利观察着他每一个细微变化的表情。

“他本来已经答应来见我了。还告诉我有一个证据,在事发点附近。可是单凭我个人力量根本找不到。”

“所以,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

“是,我必须要找出这个证据,才能把凌正浩绳之于法。希望你拿下森木,找到这个消失的证据。”

“你跟凌熙谈恋爱,又要找他爸复仇,故事会才敢这么写。”

“守林人爷爷待我如亲人,为他报仇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事。凌熙是仇人的女儿,我早跟她划清界限了,现在我是我,她是她。”

面对足够完美的理由,郑伟珏一步步放下防备,但也不得不提防这莫格利。

“对了你说你是在哪看的DV视频?”

郑伟珏心想如果莫格利看过视频,那么看到最后一定知道凶手就是自己而非凌正浩。

所以他提议看一下当时的监控画面。

莫格利一脸焦灼,大滴大滴的汗从额头露出,但也不能表现出丝毫破绽,只得带着郑伟珏去墨子资本办公室的保安室。

保安室内,郑伟珏点击视频,电脑屏幕上呈现出那天莫格利进电梯画面。

莫格利一颗心快扑腾出来。他吞咽,喉结上下;双手紧张握住桌子边缘;呼吸急促……

进度条一点点往前,秒数每多一秒,莫格利就紧张一分。1秒,2秒,3秒……

突然监控画面里莫格利低头看着DV,忽然乘坐的电梯下坠,出现了黑屏。

郑伟珏转过身来,怀疑的警报终于解除,确实莫格利并没有看到最后就遭遇了电梯故障,这下可以放心了。

莫格利假装难过的叹了口气,郑伟珏没看到他撑着桌子的手挪开,满是手汗。

傍晚的夕阳把天空渲染成五彩斑斓的色块。

公园里人来人往,孩童的打闹声远远传来,组成一幅生活气息铺面的画卷。

长椅上,躲过一劫的莫格利微笑着,举起了易拉罐。

“谢谢,要不是你,我今天就穿帮了。”

一只手伸过来碰杯。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让我去墨子资本的保安室处理视频监控录像,但我相信你。”是郑理那张俊俏的脸庞。

“总而言之谢谢你了,既然事情顺利解决了,那我们今天也就当没见过吧。”

莫格利将易拉罐捏碎,一抹嘴,就想站起身离开,却被郑理帅气地一把按下。

“所以你让我赶在你们到之前删除的那段视频的内容是什么,你不准备告诉我?”

“你还是不要关心的好。”

“这么说来是我爸的事?我也觉得奇怪,你明明是站在凌熙那边的人,却跑来和他纠缠不清是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面对他这么紧张,你到底有什么盘算?”

“你明明是你爸的儿子,但收到我发的微信二话不说就来帮我,难道也有你自己的打算?”

“少给我装蒜了。因为我好奇能让你慌张成那样的录像究竟是什么,为什么害怕我爸看到,为什么他也要这么着急的确认?与他有关的事,难道我没有权利知道吗!”

莫格利低头不语,郑理反而有些紧张。

“你还是别问了,你明知道我可以用其他方式感谢你……”

“都到这个地步了我难道还想要置身事外吗?告诉我究竟是什么?”

两人互相僵持着,好一阵,莫格利终于抬起头来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真的有了解真相的心理准备吗?”

郑理毅然决然的点头。

莫格利一五一十把自己知道的内容都告诉了郑理。

郑理的手心出着汗,不停地折磨已经被捏空掉的啤酒罐,他脸上的神色也完全是一幅“不可置信”、“不知所措”的绝望感。

“这么说,他真的……他真的杀人了?”

莫格利点点头,十分无力。

“那你呢?如果一直找不到证据,就永远不打算回凌熙身边了吗?”

“和凌宇那边的信息合并后,我就发现只有接近你爸才有可能拿到证据,我不知道这么做能不能成功,不知道对她造成的伤害会不会被原谅,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更危险的事发生。我现在能做的,除了离她远一点,还有什么呢?”

“听上去你这是要孤军奋战到底了。”

“以前住在森林里虽然是一个人,但我从来不觉得孤单,一切只为了生存;但有了牵挂真就不同了,一个人,是骨子里难忍的孤独。很无力,是对未来没法把控的无力。”

郑理拍了拍莫格利的肩膀。

“你也不能永远孤军奋战,如果你还把我当朋友的话,我们就是一条战线上的同伴。坦白说,就算那么多证据指向他,但我还是不愿相信。我对我爸还抱有希望,万一这一切是误会,那我也要和你一起找到证据才能帮他;哪怕这一切是真的,我也不希望他再继续错下去了。”

郑理说完起身就走,他要亲自去找郑伟珏。

夜晚,风羽集团办公区域内早已关掉了大灯,只剩下郑伟珏办公室里单独亮着的灯光。

郑理走到郑伟珏办公室外,看着办公室内正伏案工作的郑伟珏抬手接起一个电话。办公室还是原来的那间办公室,老爸还是那个老爸,但就是不一样了。

郑理的心很痛。他试图在门口释放了一切负面情绪,忍住心里的波浪,收敛好情绪,然后推门而入。

郑伟珏挂掉电话,见郑理站在他面前,心情复杂。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阵诡异的气氛,父子两个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的热络状态,现在的两人之中,仿佛隔着一座冰山。

“听说你今天来公司找我,什么事?”

郑理愣神地看着郑伟珏似乎忘了回答,直到郑伟珏再次抬起头。

“……公司的这些事,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妈?”

“最近事情多,我忙完这些,会一起处理好的。”

郑理问完话,站在门口磨磨唧唧并没有走。

“爸,我为什么觉得,你现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你想说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我们父子之前有了很深的隔阂?”

“这不是你自己的选择吗?你自己站在了我的对立面,在家里也避开跟我接触,不肯进我的新公司,不都是你自己的想法吗?”

“那你跟我说话的语气呢?以前你那么平易近人,现在一说话完全变成了发号施令、居高临下。我们不像以前的父子了,你不觉得吗?”

父子两个隔空相望着,看着郑理说的真心诚意,郑伟珏收回冷冷的目光,有一点点的软下来。

“但我永远是你爸。”

“如果你承认是我爸,还对家有一丝温存的话,你能不能回头?”

“难道还回得去吗?”

郑理特别失望,忍者心痛转身离开。等郑理出门后,郑伟珏扔掉手里的笔,有一种强撑过后的无力感。

次日,风羽集团召开了森木项目收购会新闻发布会。

被一系列负面消息顶上风口浪尖的森木度假村项目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于今天终于重回大众视野。

郑伟珏费劲力气才应付了记者们的问题。

他疲惫地走下演讲台,一抬头却见莫格利正穿着一身西装,等待着自己。

“恭喜郑总顺利拿下项目。”

莫格利的手伸在半空中,却不见郑伟珏马上来握,连同他的脸上也读不出什么表情。过了许久,郑伟珏才展露虚情假意的笑容。

“我们现在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不要这么客气。”

郑伟珏从衣兜里拿出一盒名片递给莫格利。——风羽公司项目顾问:莫格利。

“既然你已经新官上任,那么近期那些针对公司的谣言和负面,希望你能亲自、立刻处理好。”

最近凌熙工作室的直播内容不再是设计服装展示,更多的是在揭露项目环保的问题,这让郑伟珏很难堪。他想看看莫格利对此事的反应,莫格利的手不知不觉捏紧了名片。

“我会现在就去处理的。只是……”莫格利举起手中的名片,“这职位我挺喜欢,不过我要换个名字。”

郑伟珏并不知道莫格利的意思,等他转身走后,拿起电话打给了耳钉男。

“你这段时间的任务就是替我看好他,他每一个动作,我都要知道。”

凌熙工作室内依旧忙碌,凌熙、任何、李凯、兔兔正在商议着郑伟珏召开新闻发布会的事,大家都觉得这个破项目名声这么差,他居然还要投入自己的身家接盘,实在无法理解。

莫格利的到来让工作室突然安静了下来。

“各位好,我是来办正事的。”

他拿出名片,递给了李凯——风羽集团项目总监:夏野。

凌熙正坐在椅子上看着莫格利,两人对视,凌熙神情紧张。

倒是莫格利非常放松,找了张椅子坐下,对凌熙发话。

“那我长话短说吧。”

莫格利拿出一张“严正声明”递到了凌熙跟前。

“我代表风羽集团向你们工作室发出严正声明,你们有指向性的T恤图案以及在直播中恶意散播的谣言已经对公司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这已经构成了诽谤。希望你们立刻停止这样的行为,不然下一次等待你们的是将是正式的律师信。”

莫格利一口气说完,工作室宛若被冰霜冻结。

凌熙直愣愣地看着莫格利,脸上读不出什么表情,但紧握的拳头显示内心的愤怒。

“莫格利,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那个书里证据是你故意留下的吗?陆子曰告诉我了。”

“是。”

“那你为什么……”

“因为如果你们不赢,我们怎么能低价拿下这个项目?这是我给郑伟珏的礼物。”

凌熙一拍桌子,出离愤怒。

“你是连良心都不要了吗!”

莫格利整了整衣服,起身离开。

“我今天来传达公司的意思,既然话说完了,我就走了。”

凌熙朝莫格利怒吼:“你听好了,你给我小心了,我不会收手的!不管我们以前是什么样的关系,只要你要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我就只能把所有的炮火集中在你身上!”

莫格利一言不发,他绷着神经离开工作室走进电梯。关上门的一瞬间,终于软绵绵地靠在墙上,像是才经历了一场战役,但却万般的后悔难过。

夜幕又徐徐降下,洗涤着每个人的心绪。

凌宇裹着大衣,浑浑噩噩地走在路上,不知道方向也没有终点。

一阵香扑扑的味道从身边走过,凌宇抬头,见到了一个烤红薯摊贩与自己擦身而过。

凌宇抬手想叫住他,却见到了不远处凌正浩和文郁正牵着手恩恩爱爱的赶回家,凌宇这才发现自己瞎走到了凌熙家附近,便一个转身,赶紧躲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四章 寻找证据 下一章:第四十六章 扑空一场
热门: 婚后恋爱 第四扇门 名侦探的咒缚 海洋之王! 云中歌 沙娜拉之剑Ⅱ:精灵之石 地海传奇1:地海巫师 帝王业(帝凰业原著小说) 九国夜雪·花与月 竹书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