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重启生活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父女坦白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险遭暗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凌熙和唐澄家的这个楼道里,今日热闹非凡。

莫格利满头大汗搬上凌正浩和文郁的行李往凌熙家走;凌熙和唐澄从唐澄家搬运着自己的行李往凌熙家运去,郑理帮着白艺凌把白艺凌的行李往唐澄家运去;陆子曰忙着进进出出倒垃圾。众人忙的晕头转向颠来倒去忙了一整天。为了表示感激,凌熙邀请大家晚上一起去家里吃饭。

一只火锅“啵啵啵”地在桌子的中央不停地煮着。

八只手拿着杯子碰到一起,晃荡出饮料泡沫。

“干杯!”

凌正浩举起杯子敬大家。

“谢谢各位今天的帮忙,今天只有火锅招待你们,未来可能也只有火锅能招待你们了,各位千万不要嫌弃。”

“怎么会嫌弃,只有火锅才是我们的挚爱!”众人齐声回应。

凌熙幸福的看着大家:“虽然有些东西是没有了,但是新生活才刚刚开始!”

莫格利也为凌熙而高兴:“为了新生活干杯!”

“干杯!”

夜色如水,纯白的月光和着暖光路灯把小区内布置地很温暖。

晚饭后的众人三三两两从楼里走了出来,或散步走路,或在扭腰机上,或在踏步机上,玩的十分欢快。

凌正浩正在扭腰机上笑脸看着众人,郑理慢慢靠拢了过来,趁着众人不注意,向凌正浩鞠了个躬。

“凌伯伯,对不起。”

“你这是干什么?你爸的事,不必由你来跟我道歉。”

“不管怎么说,他做了这样的事,我没办法认同他。我能做的,只是始终支持你凌伯伯,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回到他身边去的。”

“谢谢你,你有这份心就可以了。公司马上就要结束了,你往后怎么打算呢?”

“我想休息一阵子,调整一下心态,可能……还会自己创业。”

文郁拉着牵引机上的两根拉绳,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打打闹闹、吵吵嚷嚷不由得感到一丝欣慰。

身边的白艺凌无聊地拉着绳。

“他们是挺开心的。”文郁说道。

“嗯。虽然我比他们大一点,但只要和他们在一起就有一种还很年轻的错觉。”白艺凌也表示赞同文郁的观点。

“我也是啊,在我眼里他们就是一群孩子。还有什么比到我这个年纪看着一群孩子幸福更开心的事了呢?”

白艺凌听着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她感受着文郁老母亲般的满足感,看向那边孩子气似地跟凌熙、莫格利打闹的郑理,有一丝的落寞。

长椅上,唐澄靠在陆子曰的身上,看着月光和星星。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不过这个比上一个好,清净,还能收房租。”

“你……还这么缺钱吗?”

“缺啊,谁不缺钱?你告诉我,我立刻去当他的狗腿子!”

陆子曰翻着白眼,从内侧袋里掏出一个厚信封。

“那要不,你来当下我的狗腿子?”

“我靠,你哪来这么多钱?”

“平时攒了点,加上这个月学校讲课费刚发,再加上接了两个案子费用都到手了,我如数上交!保证你不缺钱花!”

唐澄一把抱住陆子曰。

“二十四孝好男友,我太爱你了,mua!”

喧闹过一阵,众人三三两两地回到家门口,有气无力,此起彼伏地高声道“晚安”、“明天见”。

然后众人习惯性地往原先房间的方向走去:郑理和白艺凌习惯性地往凌熙家里走,凌熙又习惯性地跟着莫格利回到唐澄家。各自进了房间后发现不对,又冲了出来。

文郁和凌正浩待在走廊尽头,静静地看着错乱的走位,忍不住笑了起来。

凌熙回家的幸福感在第二天遇到了小小的挫折。

一早就被文郁叫醒吃早饭,睡回笼觉又被文郁打扫家里的声音吵醒,而她穿着睡衣,蓬头垢面、打着哈欠去厕所时候,又被凌正浩占据了先机。

夜晚,凌熙和莫格利坐在天台上,喝着巴黎水,看着夜色。

“凌熙,终于过上了有父有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感觉是不是特别好?”

“吓人!”

“怎么?”

“我从高中起就不和父母一起住了,现在分分钟都要保持紧张感!那些不用的电脑啊笔记本啊全都用布盖好,不然会积灰;遥控器们全用塑料纸包好,不然容易脏;走到哪儿跟着我在身后关灯,不然就是浪费电;用什么电器就要在什么位置放好,不然下次找不到;任何一个举动都可能踩雷,生活习惯真是veryvery不一样!”

“就没有一点儿好的地方吗?”

“那当然还是有的,一尘不染一丝不苟完全不用我操心。可能住一段时间我就不想再分开了,可能分开一段又会不想住一起,就是这么矛盾。”

“真好,我还希望有这种烦恼呢。”

“你呢?和2个女人同住的日子,是不是特别生不如死?”

“说的好像以前不是和你们一起住的一样。只是储时不回家,唐澄在客厅和陆子曰约会,白艺凌和郑理在房间里约会,我简直是1000瓦人造太阳,自己都觉得自己碍眼。苦……”

“莫格利,我突然又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我们从今天起,是不是就开始异地恋了!”

莫格利愣了下,顺着接话。

“对呀,我们之间的距离从4米变成了8米,厉害吧?”

“真不敢想象,昨天还甜甜蜜蜜,今天就左右相隔,我一定会……让你留在天台上陪我到天亮的!”

“奉陪!”

两人一人靠在一边的台沿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异地恋的第一天,还有点浪漫呢……

沃夫传媒集团到了关闭的日子。

最后一天,剩下的员工们早已在办公室内站成一排,静候凌正浩。

面对员工们,凌正浩鞠了一个大大的躬。

“抱歉,没有经营好这个公司,让你们失望了。”

凌正浩在文郁的帮助下,给一个一个员工送上遣散费,一边送上,一边鞠躬,老员工们有些哽咽,甚至抹泪。

门外,传来工人们入场的声音,工人们扛着一块巨大的logo标牌,进入沃夫。

“老板,你们的沃夫招牌可以拆了吧?”

凌正浩无力地点点头。

然后工人们搭好梯子,爬了上去,开始拆招牌。众老员工们纷纷露出不舍的表情。

看着沃夫的Logo招牌被拆下,扔在了地上。“咣当”一声,就像是大家的梦一样碎裂。

新的招牌被扔掉红色的遮布,露出大大的“风羽传媒集团”。

郑伟珏不知从何时走了进来。

“老凌,你就当我是换个方式让沃夫继续下去。”

凌正浩与郑伟珏面对面站着看着彼此,恍如隔世。

凌熙拉起凌正浩正准备往外走,一转身,却见凌宇抬手挺胸地走了进来。

“来了就走了?不多坐一下吗?”

凌熙看着凌宇觉得非常生气。

“你够了没有,你要不要挂到天花板上?”

凌正浩看看郑伟珏,再看看凌宇,似乎一切明了。

“你是,站到了我的对面?”

凌宇却不理凌正浩,只是对着文郁说:“妈,你要不要搬出来出来跟我一起住?我没想到他为还债可以连房子都卖了,那还怎么照顾你?总不能以后都让你睡大马路吧?”

“小宇,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样子你是不愿意了?那改天我来拿我的东西。”

文郁拉起凌宇的手:“你跟我回家!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你怎么能跟和你爸作对的人站一起呢!快跟我回家!”

凌宇一把甩掉文郁的手。

“你还没搞清楚吗?跟他作对的人就是我!”

文郁看着眼前张扬跋扈的儿子,抬起手甩了他一个巴掌。

凌宇既委屈又愤怒,用手背触碰灼烧的侧脸,匪夷所思盯视文郁,文郁也有一丝懊悔。

“妈,你是受虐狂吗?他是个外人,我和你才是骨肉相亲!”

“凌宇!伤人的话说出来就收不回去了!”

“我说的都是我心里话!从我来到凌家,就没做过一天自己,我摇尾乞怜,渴望他用正眼扫我一下。为了你能过得不那么小心翼翼,我才想把你从这个火坑里捞出去,你看不出来吗?!”

“你到底是怎么了?谁蛊惑你了吗?”

“你才是被他灌了洗脑汤!”

文郁一震,凌正浩搂住文郁双肩。

“不许朝你妈吼!”

“不许命令我!”

凌宇气到眼红,咬牙逼近凌正浩。

“你的话是圣旨吗?我不就用公司一点钱吗?你就像丢垃圾一样把我甩开。何况我都还上了!我借高利贷填补各种窟窿,成天被催债,到了那种地步也没向你开过一次口。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关心过我吗?”

“我是不希望你走错路。”

“别说那些冠冕堂皇的屁话了,不重要了。如果让我重新选,我宁愿和我妈从没来过你家。”

凌正浩悲从中来,哑然失语良久。

“小宇,这些年来,你又当过我是你爸吗?”

“从来没有……我爸早死了。”

凌正浩点点头,在众人心疼地注视下,缓缓拉起文郁的手离开。

凌熙看着父亲的背影,步履沉重,仿佛一瞬间老了好几岁。她实在气不过,一步跨到凌宇面前。

“凌宇,你良心喂狗啦?就你没有爸了吗?我也没有妈!你来我们家,我唯一的亲人总是在照顾你!你知道我有多羡慕吗?!”

凌熙一股脑把对凌宇的不屑宣泄出来。

“就算你感受不到我爸的心意,也不用那么扭曲吧?借高利贷是我爸逼的吗?结婚是我爸逼的吗?结完婚又去撩拨储时,是我爸逼的吗?连乌鸦都知道反哺,你比乌鸦还黑!对着父母咄咄逼人,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啊!”

凌熙一把扯住凌宇。

“去!给我爸道歉!”

“让开!”

凌宇推开凌熙,莫格利一个箭步上前架住即将跌倒的凌熙,转而面对凌宇。

“本来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不该插嘴。但有句话要告诉你,动物可以独自称王称霸,但人是社会人,众叛亲离,不可能赢到最后。”

“最后是什么时候?眼下我已经赢了。”

凌宇懒得再辩,撇开人群向着公司走去。

凌熙拉着莫格利,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人群中郑理与郑伟珏擦肩而过,郑伟珏试图叫住儿子。郑理没有丝毫犹豫,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凌正浩办公室现在变成了风羽传媒凌宇办公室。

凌宇靠坐在办公桌上,看着自己坐在了凌正浩位置上,但心里却堵得慌。

郑伟珏紧随其后走进来。

“穷寇莫追,凡事不要做绝。”

凌宇听出郑伟珏话里有话,转身看向他:郑伟珏脸上堆笑,丝毫敌意也不透露,还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郑伯伯真是仁慈,我都想做你的敌人算了。”

两个人笑着对视,暗藏杀机却不挑明。

“小宇啊,高利贷我也帮你清了,你要坐的位置也坐上了,我的东西该给我了吧?”

“好,约个时间一起去变更股权,把百分之六十过给我,东西我当场给你。”

“没问题,时间你定。”

“那我就有样学样了,我想再得寸进尺要个项目。”

郑伟珏老奸巨猾地笑了笑。

“森木还是个广告项目,年轻人眼光放远点,想办法入资才更有价值。”

“这点我们是不谋而合,以前凌正浩总不敢冒险跨行业投资,说我们做广告的别轻易涉足其他行业……”

“但现在做主的是我们了。”

凌宇正想表示下认同,丁建雄电话打进来。

“小宇,家里被人翻过了!”

凌宇脸黑下来,看着郑伟珏,郑伟珏侧身坐在客人位上悠闲喝茶。

“不像是小偷,一定是郑伟珏派人干的。”

“知道了。”

凌宇挂了电话,郑伟珏装作毫不知情。他看着手机的微信,一个挂着耳钉的男人头像发来了留言——郑总,东西没翻到。

郑伟珏马上回了一条微信——帮我盯紧这俩人,见到DV不惜一切代价拿回来。

没有了沃夫传媒的清晨,每个人似乎努力保持着往日的模样。

凌熙、莫格利和凌正浩围坐在餐厅,看着心不在焉的文郁将丰盛早饭端上桌,各自努力维持若无其事。

其他大家都看得出文郁今天心不在焉,但又不好意思提起话题。

倒是文郁觉察到了异常。

“不用这么辛苦,你们怕我难过配合着演戏,我看得出来。”

“叮咚”,门铃适时地响起来,三个人为了逃避尴尬同时起身。

“我去开!”

文郁先一步走向门边,打开门却无法相信,是小宇回来了!

只见凌宇冷着一张脸进来,见他们一家人围桌而坐,嘴角因为嫉妒而微微抖动了一下。

凌正浩放下筷子,期待看向凌宇,拿出平日不曾有过的温情一面。

“没吃早饭就一起吧。”

“用不着,我来拿我的东西,在哪儿?”

凌宇知道没人会拿给他,他四下看了看,见几个整理箱堆在墙边,两个箱子上贴着写了凌宇名字的便贴。

他走过去搬起箱子径直离开,目不斜视从文郁身边绕过去出门。

凌正浩眼里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文郁脚下发飘,凌正浩忙上前撑住文郁,一路回房。

凌熙想追上去,被莫格利一把拉住。

“别去了,让她静一静。”

凌煕想了想,决定反套路,甩开莫格利。

没等人反应过来,凌熙已经冲上前,一手勾住爸爸,一手勾住文郁,绕了一个大圈转身回来。

“走!散心去!”

“现在?”

“对!立刻!马上!N-O-W!”

凌熙拖着爸妈往外走,打了鸡血似的。

“事在人为。公司也许能拿回来,凌宇也许会醒悟,但那需要时间。人不能为了以后的忧心忡忡把眼下都给耽误了,要我说,出去晒晒太阳补补钙,就算生活给我们的都是乱拳,我们也得比别人多抗几个!”

莫格利从衣架上拽了个旅行包,塞上衣服、速食、雨伞、药盒,最后,从墙角一个堆满电子用品和充电器的收纳箱里顺手抄起一台DV。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旅游巴士在高速公路上逆光行驶。

这次乡间旅游虽然突发,但倒也乐趣不少。

四个人参加的农家体验游,无论在橘园、小路、芦苇荡等各个地方留下了美好的欢乐。

文郁似乎也渐渐开朗起来;莫格利全程拿着DV拍摄了许多温馨、有趣的内容;凌熙也发了很多朋友圈,向大家展示自己温馨的一家人,就连凌正浩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入夜,月光透过朴素的木窗棱倾斜在长条炕上。

凌熙和莫格利面对面侧卧床上,气氛温馨暧昧。

“谢谢你莫格利,今天你配合我,阿姨能重新开心起来,我放心多了。”

“我更希望你,不用嘻嘻哈哈把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我也想看你开心。”

凌熙微笑着躺平,月光落在脸上,一道亮白,分外好看。

“月光真美。”

凌正浩却突然出现:“嗯,是挺美的。”

二人迅速向条炕两侧咕噜咕噜翻滚弹开。

“爸,阿姨,你们俩散步的效率也太高了吧?”

长条炕上,凌正浩和文郁睡在中间,把凌熙和莫格利远远隔开。两个人只能隔空遥遥相望,口语互道晚安。

凌熙看一眼文郁放在被子外面的手,偷偷把自己的手伸过去挽住她,文郁一惊,心里暖暖的。

两个人小声说话。

“文阿姨,小时候我最喜欢挤在我妈身边,我妈说我经常闹睡,但只要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就不闹了。后来,我做梦都在盼望这种日子……”

文郁心疼看一眼凌熙,拉着她的手塞进自己的被子,凌熙顺势钻进文郁大大的被窝,枕在她手臂上。

“真好闻……”

文郁贴心帮凌熙掖好被角。

“文阿姨,也把我当女儿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父女坦白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险遭暗算
热门: 赠我一世蜜糖 嫁入豪门的Omega 情乱莲花村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月族1:暗月之影 我的竹马是渣攻 致命武力之新世界 我凭运气在修真界当咸鱼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