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父女坦白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举旗投降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重启生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储时的两根拐杖变成一根腿部支架,继续修养了一段日子,最后石膏也拆掉了。

但痊愈的她依然要面对莫格利和凌熙的狗粮攻击。

有时凌熙在厨房里和莫格利边烧菜边嬉闹;有时两个人又为了工作报表忙碌通宵。但无论如何,凌熙手上的婚戒却格外闪耀瞩目,让储时羡慕不已。

她决定离开家投身到环保活动中去,这样可以不用在家里受到暴击。

凌正浩带着文郁去巴黎旅行了一趟,也算了却了文郁多年的心结。

这天回归工作的凌正浩红光满面,他精神抖擞地步入沃夫传媒。

上班时间,办公室里只有几个人正在忙碌,显得有些冷清。

凌正浩并没在意,推门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觉得格外亲切。

他老板桌上的信封和杂志已经堆积如山,凌正浩手机响起,他还没来得及处理信件就看向手机。

“爸,仪式要开始了。”

凌正浩回完凌熙的信息,开始动手整理信件,却见到好几张信封上写着“青城区中级人民法院”的信件。打开一看,是好几张法院传票,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郑理拿着一叠文件,着急忙慌地跑了进来。

“凌总,有几件事要向您报告,很紧急。”

凌正浩顿时变为严肃的表情。

“说。”

“您不在的这些天,公司表面看似运转正常,但就在前几天,我发现我经手的好几个项目的实际操作都已经不在沃夫。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被人悄悄地、合法地转移去了其他公司。这些项目的负责人也跟着一起走了。”

“什么?”

“除此之外,除了谈总不知情被调虎离山,几名董事也带着资金跟着走了……”

“查到是什么情况了吗?”

“我焦头烂额地查了几天,查到这家公司的名字风羽传媒有限公司,是他们挖走了我们的项目和人员。”

凌正浩拿起郑理给的资料查看,手竟然在微微发抖。

“多少个项目被拿走了?”

“公司内部几个最大的,以及最主要的森木项目,全都不在了。”

“所以也就是说,现在沃夫是个空壳公司了?”

郑理想了想,为难地点点头。

“你爸呢!”

“我……我几天没联系上我爸了。”

工作室门口,张灯结彩,花篮摆成两道,热闹非凡。

凌熙、莫格利、顾源、李昱珩、雷阿姨、兔兔、任何、李凯以及众多签约设计师齐聚一堂,准备共为新工作室剪彩。

头顶上,工作室的牌匾上挂着红色的彩布,底下,由李昱珩和凌熙共同拉着红色的彩结。

凌熙焦急地看着电梯,期待凌正浩和郑理的到来。

莫格利看了看时间,走到中央开始讲话:“各位设计师,大家好。今天我们齐聚这里,是为庆祝青年设计师在线平台【犀有之地】的成立。在此,我代表墨子资本,向诸位设计师及凌熙小姐和诸位同仁们表示热烈的祝贺!“

随着开香槟的“砰、砰”声响起,众人一阵欢呼。

莫格利悄悄小声对凌熙说:“要剪彩了,怎么办?”

凌熙紧张地望向电梯口已然没有动静,她十分尴尬得站到中心位置,发表讲话。

“谢谢大家前来犀有之地的开张仪式,呃……希望将来能为大家提供更好品质的设计,能更好地为大家服务!”

凌熙看了看表,似乎下定什么决心。

“接下来,请墨子资本的李总为我公司剪彩!”

李昱珩大剪子一挥,彩球旁边的红绸带被剪短。剪彩仪式正式完成!

凌熙跟着鼓掌,然而眼神还是望向电梯口——电梯仍然毫无动静。

忽然,莫格利和李昱珩的手机铃声同时响起,两人不约而同拿起手机查看短信——森木项目被转移了,现在已经被交到了一家叫做“风羽传媒有限公司”的手上,法人代表,是郑伟珏。

凌正浩步履匆忙地走向停在沃夫传媒停车场内自己的车,忽然被凌熙叫住。

凌正浩回头,见凌熙飞奔上前拉住了他。

“一定是搞错了,那个是郑伯伯啊!郑伯伯怎么会这么做呢?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困难了?”

凌正浩转过眼神,没有说话。

“我也想知道,所以我现在就去见他。你也一起吧。”

父女两人驱车来到了一家废旧的皮毛厂。

空旷昏暗的皮毛厂内,像是被弃置了很久都没有人使用,到处是一片破败的痕迹。

凌熙看着凌正浩步履蹒跚地往里走,赶紧跟上。

面前,一双皮鞋渐渐从黑暗伸出走出,然后露出了郑伟珏严肃又疲惫的脸。

三人面对面站着,谁也没说话。

凌熙的心脏紧张到“砰砰砰”狂跳,害怕知道真相,又想开口询问,却又找不到问询的方式。见凌正浩与郑伟珏相视很久,凌熙终于忍不住开口。

“郑伯伯,你……”

凌熙开口打破沉默,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你去旁边坐会,让我和你郑伯伯好好聊一聊。”凌正浩说。

凌熙即使万般不愿意,还是点了点头,往后退了几步。

“老凌,你还记得这是哪里吗?”

“记得。毛皮厂,这里是我们一开始挖第一桶金的地方。”

“我知道你们最关心的是什么。我承认,这些都是我干的。没人逼我,没有苦衷,就是真的觉得累了,不想再和你继续这种过家家游戏了。”

凌熙看着郑伟珏说出这一切,十分难受。

“你为什么这么做,是我哪里对不起你吗?”

郑伟珏抬头看看这个废弃皮毛厂,有点感慨。

“30多年前了吧,你那时候打定主意说要下海经商,马上就像愣头青一样和几个小员工埋头苦干,小厂子渐渐变成大公司……”

凌正浩直接打断了他:“你说这么多,和现在有什么关系吗?你对我的帮助我很感激,这么多年我也从来没有对你吝啬过吧?”

“我想要伯仲公司,你能给我吗?”

郑伟珏看着凌正浩不发一言,继续说道:“明明是大家一起奋斗的结果,一出事,你就不留情面地结束了。谁都没有过问,谁劝你都不听!今天沃夫也出事,所以你也打算把它也结束掉吗?”

郑伟珏愤怒的声音在皮毛厂里回响,凌正浩一愣。

“你是实在找不出说辞了吗?拿这种原因来搪塞我?”

“你们还没听出我的意思吗?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单纯的原因,有的都是日积月累的不满!”

“你对我的怨念有这么深?”

“明明是我们两个一起的公司,我就必须在你手下当小弟;你在人前随心所欲铁面无私,我就必须当一个老好人处理所有人的负面情绪。在公司发展的大方向上,你哪一点征求过我的意见?哪一次听过我的建议?”

凌正浩匪夷所思地看着面前老友不停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要是凌宇不出事,你就打算把公司过继给他,你问过我的想法吗?我陪你奋斗了这么多年,还要我继续陪你儿子奋斗?你考虑过郑理吗?”

凌熙实在忍不住插话:“郑伯伯,你明知道我爸这几十年就你一个好友,他怎么会不考虑郑理?我们两家亲地像是一家人,就算让我爸把身家交给你保管,我相信他也是乐意的!”

“那么你想一想,为什么这么多年他只有我这一个朋友?”

郑伟珏冷冷得看着凌熙,那位和蔼的郑伯伯变了个人似的。

“是因为我够隐忍,我愿意当和事佬不跟他争,我愿意在他咄咄逼人的时候委曲求全。这么多年我总算明白一件事,他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压力,他把我压到喘不过气!”

三个人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咔嚓”一下断裂,然后在安静的空气里,凌熙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许久,才听到凌正浩的缓缓开口。

“我不知道你刚刚说的理由是不是真的。但你既然已经打定主意,那我也没什么好说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对今天说的话后悔,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凌正浩心里的难过弥漫开来,这么多年以来他都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力过,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一只微暖的手挽起了他。凌正浩一看,是凌熙。

郑伟珏不愿在这种场景下多待,转身就想走,却被凌熙叫住。

“等一等郑伯伯,我想问你,所以这么多年,你说喜欢我,想认我当儿媳妇,想把我当成女儿都是假的吗?”

“对你的照顾是一种惯性。”郑伟珏说着看了一眼凌正浩并没有说下去。

凌熙拼命藏起软弱的一面,露出坚强不服输的表情。

“好,以后你不再是我的郑伯伯了,再见。”

凌熙扶着凌正浩走出皮毛厂走到车边,凌正浩忽然觉得在当空烈日的照射下一阵晕眩。

“没想到过了30年,又变成我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爸,你还有我呢。”

凌正浩为难地笑了笑,步履蹒跚地坐进车里。凌熙看着父亲疲惫而又伤感的样子像是一下子年老十岁。

无论悲伤有多大,地球不会停止转动。

天上的云朵在运动,时间在流转,路上的车流也在不停地来回穿梭。

夜色来临,整个城市被灯光点亮。

唐澄家楼下,莫格利因为在等凌熙而来回踱步。

看到不远处凌熙失魂落魄地走了回来,莫格利赶紧迎了上去。

“莫格利……”

凌熙扑进了莫格利的怀里,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乖,不哭。”

夜晚凉风习习,小区内的路灯都一盏一盏打开了,在冰凉的夜晚里,很像送来的一点温暖。

莫格利背着凌熙,凌熙趴在他的肩头,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在小区里一圈又一圈地走。

“心情好点没有?”

“一点点。刚才强撑着把我爸送回家,结果走出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没有力气了。”

“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那些不满啊,怨念啊,都是日积月累造成的。”

“你和郑伯……那个人说的一样……”

“没准以后都没什么机会喊这个名字了。”

凌熙在莫格利的肩膀上掉了几滴眼泪,又很快抹干了。

“那李珊阿姨和郑理,我以后是不是也没机会再叫他们了?我一直把他们当成一家人的……”

莫格利把凌熙放在了楼底台阶上,然后坐在她的身边揽她入怀。

“缘份就是为了解释某些概率事件而产生的词汇。有正面积极意义的,你们就会说有缘分,负面意义的就说注定如此,这样说好像大家都比较好接受。”

“难道不是吗?”

“可是我不喜欢。这些词汇不过就是纯粹的自我安慰。我能遇到你,是100%的概率,因为你现在很真实地在我身边;如果郑伟珏那些日常不满的小细节被你发现了,那他的叛变你也不会意外。发生的才是真实的,你唯一要做的,只能就是接受。”

“被你这样一说,我现在既觉得放下又觉得难过。我一直以为对他们很了解。可现在要我回想关于他们日常的细节,我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说到底,还是不够了解。”

“你没法对一个人感同身受。就算知道了他的痛苦,他的表面,你也没法完全了解他的内心。”

“所以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也会不知道吗?”

“你不用了解我啊,你只要知道我爱你就行了。”

一瞬间,凌熙内心充满甜蜜,她紧紧靠在莫格利的肩头,享受这一刻。

莫格利在她的额头上按下一个安慰的吻。

为了能帮上凌正浩,屋子里的唐澄和陆子曰也在查看这公司资料,但两位大律师出手,也没找到很好的解决办法。

“法律上的代理执行权上没有任何漏洞,看来准备了不少时间了。”

唐澄问陆子曰:“其他相关的流程合理吗?”

陆子曰点头:“完全合理。更厉害的是,他居然做的这么彻底,连法务都被……”

陆子曰话音未落,电话再次响起,他只得起身走到角落接电话。

唐澄虽然心中疑惑,但仍旧不动声色地看着资料堆。

“你最近挺忙啊,学校有这么多事吗?”

“呃……是啊……”

陆子曰装模作样地想要继续看资料。

“你这两天都没去学校哪来的事?你不会也学郑伟珏练成什么移花接木大法了吧!”

“怎么可能呢,我跟他都不是一路人!”

“那你这几天偷偷摸摸地干嘛了?”

“我……就是接了两个案子……”

唐澄刚想问话,家门被打开,莫格利带着垂头丧气的凌熙回家。

唐澄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闭嘴收声,埋头对资料,偷偷地抬眼看向凌熙。

“你们还好吧……”

“比起我们,看你们垂头丧气的样子,是没有找出什么漏洞吗?”

唐澄和陆子曰失落地摇摇头。

四个人摊倒在沙发上,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到了低潮。唐澄为难的看着凌熙。

“其实,我还有一个更坏的消息……”

唐澄将一堆违约起诉的律师信推到了凌熙面前。

“郑伟珏带走了沃夫最赚钱的项目,留下了很多复杂的未结案的小case。其实,他还故意和很多甲方进行了单方面违约行为,导致这些小商家联合起来发了违约律师信……”

陆子曰补充道:“我们核算了下,这笔钱,数目并不小。这个烂摊子,真的挺烂了。”

凌熙拿过律师信想拆开看,莫格利看她颤颤抖抖的手,一把夺了过去。

唐澄往椅背上一靠:“我们这个房子的风水是不是真的有点问题!自从搬进了这里,倒霉的事情一茬接一茬,连我爸妈都不能幸免!是不是接下来还得给家里的亲戚和宠物发布点高能预警?”

“啊?我的澄你爸妈怎么了?他们救助的动物出现了问题吗?”

“哎,别提了……储时是不是早早的看穿了这一切,所以逃去森林也不愿意在这儿待着?”

陆子曰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看着唐澄欲言又止。众人陷入了唉声叹气的情境里。

忽然,众人的手机声响,见是储时在群里发了一张自拍。照片里储时站在一条河边,与身后的唐澄父母合影。只见储时的脸上发满了痘痘。

莫格利点开储时的语音,她欢快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我跟着志愿者团队这边的森林里了,这里空气好水好,心情也跟着变好了!猜我遇到了谁?

唐澄只能自嘲:“哇,我又从别人那里得到了我爸妈的消息。”

“但我貌似有点水土不服,长了满脸痘痘,你们不要嫌弃啊!”

莫格利瞪大眼睛在照片上搜索,脑海中出现一连串的逻辑串联。河流不就是凌熙掉落的那条河么!储时长满痘痘的脸不就是和凌熙过敏一样么!

“河水有问题!”众人异口同声。

城市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干净。

云卷云舒,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快速流动。

墨子资本的大楼外的玻璃围墙反射出银色的光芒。

办公室内的李昱珩正在埋头办公,莫格利突如闯入吓了他一跳。

“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你不一定要现在做出决定,但你有知情后选择的权利。”

还没等李昱珩反应过来,莫格利已拿出手机里储时的照片。

“我现在有理由怀疑这条河与凌熙的过敏有关,凌熙的过敏源是铬,如果这一切是成立的,那这条河中就有过量的铬。森林里的河水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所以我查了地图。”

莫格利拿出地图,地图用红笔被圈出了好大一片区域,一条蓝色的河流贯穿了这片区域。

“森木度假区?”

莫格利随即拿出唐澄父母发来的生病动物照片。

“著名专业野外摄影师唐远(唐澄爸爸)也在这片贝壳湿地保护区发现了一些重病的野生动物,进行救助的人员也出现了和凌熙相同的症状,而森木度假区就是在这条河的上游,这难道是巧合吗?”

“你的意思是,森木度假区涉嫌污染?”

莫格利点头。

“这些都是建立在猜测的基础上,你有确切的证据吗?”

“我已经派人取了样,现在正在送检的路上。”

“也就是说,现在还不能确定?”

“证据迟早都会有的,我希望到时候你能考虑这个项目的的后续投资,千万,不要,助纣为虐。”

李昱珩听完面无表情,继续低头看向文件。

“投资的目的是为了赚钱,究竟做到什么程度我会有自己的考量。等结果出来再说吧。”

莫格利见李昱珩不想再多言,便收起东西,准备走出办公室。莫格利刚转头,忽然听到李昱珩发话。

“凌熙还好吗?听说她这几天去帮着沃夫善后了。现在的心情应该很糟糕吧,你要不要……”

“女朋友是用来宠的,做到什么程度我也会有我自己的考量,不劳费心了。”

莫格利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李昱珩的办公室。

文郁提着水果和便当走出沃夫的电梯,一边拿出手机给凌宇发信息。她一条一条发给凌宇的消息赫然在目,却不见凌宇的回信。

——你究竟在哪里?怎么一点消息也不给家里来?

——一家人就是一家人,有什么过不去的,你回家给爸爸道个歉、认个错,他会原谅你的!!

——小宇,家里情况很不好,你真的不回家帮忙吗?

文郁站在门口等了一会,依旧不见凌宇来信,于是叹了口气,整理了下神态仪表,走进了公司。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举旗投降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重启生活
热门: 异现场调查科1:时空痕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猎魔人6:雨燕之塔 和18岁校草爹相依为命的日子 红色权力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汉乡 迷雾之子番外篇:执法镕金 千劫眉·神武衣冠(第二部) 北纬31度录像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