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储时骨折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父仇难解 下一章:第四十章 举旗投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陆子曰和唐澄交换一个眼神,试图认真说服父母。还没等两个人开口,陆父陆母却已经翻出一手黄历、一手小账本,完全忽略当事人,正悉悉索索计划个不停。

“我看这日子挺好。”

陆母接着翻阅小账本,发自内心的开心。

“这个账没白记,这些年送出去的红包都够买房的了。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总算要回本了!”

二人正无语凝噎,手机竟同时响起。他们仿佛抓住救命稻草,同时掏出手机,装作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

“真不好意思,叔叔阿姨,我们有个朋友腿断了!”

“嗯,实在不巧,爸妈,我们得过去看看!”

说着陆子曰拉起唐澄夺门而出。

储时拄着滑板缓慢移动。最后她终于在挂号处附近找到一个墙角,靠过去看群消息。

唐澄:怎么会骨折了呢?那么不小心。

陆子曰:严不严重?

储时急忙笑嘻嘻语音回复。

“让大家担心啦,我没事,就是微弱骨裂,滑滑板摔了一跤……嘿嘿,出门没带钱包,能发我个红包应急吗……”

“咻”,群里瞬间有了回复。

凌 熙:你在哪家医院,我们过来!

莫格利:一个人别乱动,找个人少的地方等着!

储时放下手机,脸上的幸福感稍纵即逝。被这么多人关心着,明明应该很幸福才对啊……

在医院的抽血外,凌宇和高婕坐在长椅上,拿着号码在焦急得等待。

凌宇恢复了往常的绅士体贴,脱下外套给高婕披上,笑了一下。高婕衷心感到幸福,握住凌宇放在腿上的手扣起十指,凌宇这次没有闪躲。

“凌宇,我突然和家里人说想要孩子,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

“你能陪我来做孕前检查,我挺开心的。”

“不都是丈夫陪着妻子来的吗?不然呢?”

凌宇看着高婕,她眼底的闪烁有几分真心,就像过去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高婕无比幸福,挽住凌宇的手臂。

“凌宇。你能摸摸我的头吗?好久没那样了……”

凌宇愣住片刻,虽有些不情愿,还是将手放上去,轻抚她的长发。忽然间,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一瘸一拐转过楼道拐角。

“高婕,我去一下洗手间。”

“那你快点回来哦!我最怕抽血了,我血管难找,每次都被多扎好几针!”

“好!”

凌宇在人头攒动的大厅里四处寻找,再也没有看到储时的影子。他泄气了,自嘲地牵了下嘴角,转身拐进旁边的长廊。就在那个瞬间,在空无一人的长廊里,不到五米的地方,储时就站在那儿,也看着他,眼里是慌张、意外、想念混杂的表情。

两个人都没有动,储时当下愣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扭头就跑,尽管拖着滑板一瘸一拐,却还是一步步艰难往前挪。

凌宇心头泛起一阵愧疚酸楚。

手机不合时宜地在手心里震动起来,凌宇的一颗心却全都放在那个渐行渐远的瘦小背影上,顾不上理会电话那头的人。

抽血室里高婕极端无助,一手被医生拉住抽血,另外一只手不断拨叫凌宇的号码。

身体晃动中,果然抽了一个空管。

“身体不要乱动,否则再挨一针还是空管,自己受罪。”

医生解开橡皮管再系紧,对着肘前静脉一顿猛拍,手臂瞬间红了。

“医生能不能等一下,我想等我老公过来,我有点害怕!”

高婕不断慌乱打着电话,急出一头汗。消毒棉签已经擦在血管外了。

“他真的会来的,他答应我的!”

“忍一忍,你老公来了也是抽你的血,没区别的。不要动了!”

储时一瘸一拐,一路走向走廊尽头的楼梯,最后在凌宇的视野里消失了。

凌宇叹口气,不愿再去打扰她,于是转身决定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里。

伴随滑板滚落的丁咣声,楼梯间传来储时摔倒的声音。凌宇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他想都没想,转身冲出。

高婕手臂上搭着凌宇的外套,一个人拎着两个包,手按止血棉球,狼狈无助地在人群中寻找凌宇。一个转身,穿过人群的缝隙,她难以置信地看见凌宇将储时横抱在胸前,在楼梯拐角处询问路人,脸上是真真切切,从来没有为她出现过的紧张和焦急。

高婕手一松,止血棉球落地,血从针孔里流出来,在手臂上淌成一条红线,万般委屈涌上心头。

她冲下楼梯,一把拉扯储时。

“你给我下来!”

储时疼得嘴唇发白,额头冒汗,说不出话来。

“高婕,你不要闹!”

高婕看着凌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还把我放在眼里吗?刚刚还在憧憬未来,转眼就抱着别的女人。”

凌宇着急想绕过高婕。

“我们的事儿回头再谈,我先把她送到诊室,你没看见她疼得冒汗吗?”

“我也被扎了好几针,你为什么看不见?”

“她骨折了!你只不过抽个血而已!”

储时昏昏沉沉挣扎着要下来,用尽仅有的一点力气,朝着凌宇的手臂一口咬下去。

“你放开我,我没让你抱我!”

凌宇疼得瞬间松手,储时连跳带摔落在地上,凌宇反应过来后瞬间扶住歪倒的储时。

高婕看在眼里,心底愈发悲怆。

凌宇忍怒不说话,扶着不断挣扎的储时往诊室方向挪。

储时表情极度痛苦,一心只想甩开凌宇赶紧离开这里。

“我问你话呢!”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这一切错误的起点都是我,你不需要来为难她。”

高婕一下子哭出来,泪如决堤,她被逼到崩溃边缘,索性冲上去撕扯储时。

“既然你让我难受,那我只好让她难受,你怎么想我都没关系,我就是这么没尊严,我就要和你过一辈子!”

“你机关算尽,都已经成功绑住我一辈子了,你还想要什么?!”

储时被高婕拉扯得站不稳,跌跌撞撞,额头不断有细密的冷汗冒出,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你们两个要疯自己回家疯去!”

储时抬头,就见凌熙守护神一般出现在眼前,和唐澄一起,从一团乱局中将高婕拽走。

莫格利、陆子曰随后赶到,莫格利心疼架住储时。

“蛤蜊哥哥……”

“没事了没事了,我在……”

凌宇想要去扶储时,被陆子曰一把推开。

“滚。”

在莫格利的照顾下,储时坐进轮椅,被陆子曰推远了。

凌宇独自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懊恼、愧悔,心烦意乱。

凌熙连拖带拽,一路把高婕丢进安全通道,一句话都不想多说,转身就走。

“你等一下!”

唐澄护着凌熙:“你想干嘛?”

“凌熙,”有件关于你哥的事我要单独和你讲。”

唐澄不放心看了眼凌熙,凌熙点点头,唐澄便关门出去了。

储时骨折的脚踩在石膏板上,满头冷汗,嘴里咬着一截泡椒凤爪,配合医生的指令。

“对,脚掌放平……用力点踩下去,和小腿成90度。”医生指挥储时。

储时一边狠狠踩下去,一边哭出了声。两个陪伴在侧的男人手足无措。

心事重重从门外进来的凌熙看见这一幕,心疼上前抱住储时。

“想哭就哭吧,哭完就忘记他。”

“凌熙姐,我真的很努力了,但我还是放不下,怎么办啊……”

凌熙不断拍着储时的背,储时不断抽泣,“啪嗒”,储时口袋里一盒药掉出,滚到唐澄脚边。

唐澄捡起查看,越看越心疼。

“三环类抗抑郁药物,你吃这个干什么?”

储时看了一眼,欲言又止,反而满脸愧色。

凌熙抢过来一看,气得头都要炸了,把药塞给唐澄扭头就走。

凌熙气冲冲的闯进了沃夫传媒大楼。

“凌宇人呢?出来!”

她一路怒不可遏冲到了38楼凌正浩办公室,凌宇和三两个人正在向凌正浩汇报工作。

凌熙笔直走向凌宇,给了他一个响亮的掌掴。

“先到这儿,都出去吧。”凌正浩让大家都散去。

待到不相关者相继退出办公室,只剩下父子三人。凌正浩回头看着凌熙。

“怎么回事?”

“凌宇,你算个什么东西?!”凌熙却只是怒目对着凌宇。

凌宇以为凌熙要告发他出轨的事,立刻向凌正浩解释。

“爸,我私人感情上是有些问题没处理好,凌熙可能误会了,我会和高婕私下解决的。”

“到现在了你还在狡辩,还一心惦记着自己的位置。你扪心自问,你做过的不要脸的事儿单就这一桩吗?!”

“我没什么可狡辩的,我没做过任何事。”

“呵,不见棺材不落泪,好啊。”凌熙说着转向凌正浩,“爸,我实名举报他挪用公款,时间、金额全都报得出来,现在去查,一目了然!”

凌正浩看了一眼凌宇,凌宇脸上有刹那慌张的神色闪过。凌正浩心里已然确定了举报的真实性,沉下脸牙关咬紧。

沃夫公共办公区内,几个气势汹汹的审计员地穿过办公室公共区域。

一块平面纸板被折叠成立体箱子,审计员将厚厚一摞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往来账户余额明细表、相关附表……有序装进箱子。

这段时间以来,恐怖气氛充斥着沃夫传媒每一个角落,员工们也无心工作都在互相嘀咕。

“什么情况?这几天来的都是生面孔。他们在查什么?”

“今天叫个人进去问话,明天又叫个进去问话,后天不会叫到我们了吧?”

“自从凌大小姐来大闹了一趟之后,整个公司气氛就不正常了。”

“怎么会!这公司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凌家的,就算兄妹有矛盾,也不至于上纲上线吧,应该是别人。”

这时,凌宇不声不响,一张冷脸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并没有太多额外反应,只是点点头,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态往公共办公区走去。

郑理轻轻拉开百叶窗,露出一道缝,密切关注着事态发展,同时,手机正在跟凌熙通话。

“现在整个公司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你跟你哥不和,也不用闹到这么大吧?”

“你觉得我是这么意气用事的人吗?”

“好像除了整我的时候变态点以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算正常人类。”

“我在这件事情上,不是空穴来风,捕风捉影。”

“可凌宇怎么会做这种事?”

“查到底不就知道了吗,希望结果出来的时候,你不要太失望。”

郑理满是疑虑地挂断电话。

白艺凌端了两杯咖啡,推门进来。

“这次请的是外面的审计,估计就是想避嫌,铁了心要查出结果。”

郑理接过咖啡,猛喝一大口。

“会不会是合作公司出的问题?”

“也有可能。”

白艺凌突然想起什么,迟疑片刻。

“对了,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在停车场等我,我好像看到池旭从小凌总办公室出来。”

“你怀疑他们有往来?”

“那背影挺模糊的,我不敢确定。”

“应该不会。池旭是我们这边请回来的。合作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再说了,现在找的是外面的审计,必定是涉案金额很大,池旭那边的项目都是正常的后期费用,金额有限。”

猜不出结果的两人,都有些茫然。

小会议室里,窗帘紧闭,会议桌被排成一排,几个审计人员面带严肃地流水线工作。计算器按键声音噼里啪啦地响,最新的数字被填写到表格中。流水报表被翻阅的哗啦哗啦声,可疑报表被拿出来放到一边的文件夹内。打印机知啦知啦地声音,一张张满是数据的全新表格飞出。

嘀嘀嘀~~

哒哒哒~~

唰唰唰~~~

各种声音交织在一块。最后,一张可疑合同和流水报表,以及发票单被整理出来,十分刺眼。合同甲方代表落款上写着凌宇。审计人员将合同交给了凌正浩。

啪!

凌正浩巴掌重重拍在合同上,回声充斥在办公室,气氛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凌宇,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郑伟珏赶紧打圆场。

“小宇啊,现在办公室没有外人。你谈叔叔今天出差不能到场,但让我带句话,说绝对相信你。你好好说,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凌宇淡定地看了眼合同,面不改色。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这份合同是我签的,没错,可我并没有掺杂任何私人因素,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你启动特殊打款通道,跳过了公司的项目审核流程,这叫没问题?”

“为了争取优秀团队,先签合同走打款流程,再完成项目审核,也没有什么不妥吧。”凌宇在据理力争。

“即便如此,这家公司在业内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也没有跟我们合作过。你凭什么有把握?”

“我承认,在对乙方的选择上,的确有失误。”

凌正浩不由身体一震,以为凌宇要主动“招供”,却不料凌宇话锋一转。

“之前郑理也提过,公司采用项目合作制。我当时合作心切,怕错过好的团队,就着急签了。后来我深入研究了他们的报表和经营数据,觉得有风险,及时终止合作,并在第一时间追回款项。对沃夫来说,没有任何损失。”

郑伟珏迟疑片刻,瞥了眼两父子僵持的局势,再次劝解。

“小宇也是一片苦心,就算有跳过部分流程,公司也没有受到影响。以他过去的业绩和能力,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爸,我知道凌熙对我有一些误解,但感情归感情,工作归工作,现在审计结果也出来了,我接受公司对我判断失误的惩罚,但拒绝其他无端的指责。”

凌正浩似乎在复杂地抉择什么,一直沉默。凌宇期待眼神看凌正浩,凌正浩却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

郑伟珏感觉这对父子都没办法下台阶,突然说道:“神经不要崩得这么紧。我单方面宣布,这次调查,水落石出,这件事就此打住啊。散会散会!”

郑伟珏走过来,把凌正浩拐到一边的角落,从衣服口袋掏出个折纸。

“送你一只千纸鹤,代表和平。”

“谢谢。不过你叠错了,代表和平的是鸽子。”

“你这人,遇事太较真,有些事差不多得了,放过自己,成全他人。”

“我你还不了解吗,凡是有对错,没有模棱两可。”

“追求对错的同时,也找个合适的时候,休息一下,给身体放个假。还真以为自己是二三十岁的黄毛小子啊,要不要我送你面镜子,数数额头上的皱纹。”

郑伟珏转身往外走,路过凌宇的时候,拍拍凌宇肩膀安慰他。

“谢谢郑伯伯。”凌宇扭头看凌正浩,“爸,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也去忙了。”

凌宇手刚触碰到门把手,凌正浩突然发问。

“最后再问一次,你还有没有其他想要跟我说的?”

“刚才说的,就是全部。”

“……从沃夫划走账的当天,两个小时后,你转给高婕的一千万哪里来的?”

瞬间,像是有无数箭从周遭射来,凌宇的心,咯噔一下,眼里的光芒黯淡下去。

“爸,你就是这么不信任我?”

当天下午,沃夫传媒的员工们收到了一封“沃夫人事调动通知”的邮件此。

——各位员工,原市场部总监凌宇,在职期间,擅用职权,违反公司相关规章制度,造成了一定不良影响。故决定革去凌宇一切公司职务。同时,郑理兼任市场总监一职。望周知。

凌宇抱着纸盒子,从办公室走出来。之前还沸沸扬扬的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凌宇眼中众人交头接耳的表情,观望的眼神都汇聚而来。像滚烫的热油,浇在敏感而傲娇的心上,泛起一阵白眼。他强行维持着表面的镇定,手指却抠进纸箱,每一步都走得异常沉重。

走了几步正撞见了郑理。

郑理一把将凌宇勾到电梯口的空地处,愤愤不满地瞪着眼睛。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挪用公款了?!”

“高层应该知道的清清楚楚,需要我再给你复述一遍吗?”

“可我不相信!”

“相信这个东西,就像水里的月亮,看上去很真实,一碰才发现,都是幻觉。以前我也差点被麻痹了,今天才知道,二十多年的努力,抵不过几秒的崩盘。”

凌宇按下电梯,指示灯亮起,电梯从下飞速往上升。

“凌宇,缺钱你可以找我,遇到困难处也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铤而走险,做这种傻事?”

“郑理……我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兄弟。但你好像始终离我很远,从来不对我掏心。”

“我不介意你怪我不够义气,毕竟,你也没有体验过我的人生。”

电梯到了,凌宇立刻转身离开。郑理在背后顿了顿,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直到电梯门关上。郑理望着一堵合上的墙,像是心门被关上,无比落寞。

沃夫传媒大楼大堂电梯口,凌熙雷厉风行地推着一辆平板车率先到达,平板车上放着装有台式电脑的大纸箱子。两、三个工人和东海抱着半米高的大箱子跟在后面。

“这些是我重要的家当,麻烦各位轻拿轻放。谢谢啦。”

东海有些吃力,步伐凌乱,凌熙迎上去。

“东海叔,交给我吧。”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父仇难解 下一章:第四十章 举旗投降
热门: 邪神旌旗 医等狂兵 我在异界是个神 帝尊 妃常俏皮:王爷别太坏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 穿成修真界最大纨绔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起源篇 穿书后我变成了Omega 埃及十字架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