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父仇难解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求婚演练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储时骨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凌熙想要转身走,却听到莫格利在背后狠下心的话。

“如果说,你爸和我当年遭遇的那件事有关,你信吗?”

记忆又在出现在莫格利的脑海中,

求婚的那天他驾着凌熙的跑车缓缓而行,路过最后一个红灯。

看着副驾驶上的钻戒,他容光焕发,嘴角露出微笑。

咻~莫格利手机接收到一条短信,是顾源发来的工商信息图片,只见“伯仲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栏,赫然写着凌正浩。

凌正浩?

莫格利看手机,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正在此时一个分神,踩错刹车……

回忆着求婚那天的经历,莫格利十分痛苦。面对眼前不知所措的凌熙,似乎更加难过。

他思索了片刻,还是拿出报纸上新闻的照片的翻拍给凌熙看:“这是我在资料库里找到的。”

凌熙拿过手机查看照片,渐渐震惊。

莫格利解释到:“当年在你爸的这家公司里有人因此坐了牢,在这件事以后他也歇了业转了行。还记得你跟我讲过,小时候有一阵子你爸把你放在郑叔叔家……这一切拼拼凑凑,虽然我没有办法100%肯定,但……”

“不会的!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他那时候把我放在郑伯伯家里是因为去日本谈生意了,回来还给我带了个哆啦A梦呢!我记得很清楚,是他给我的最后一个礼物,不可能会搞错!”

“我知道他是你爸,但这么多年了,你们真的了解吗……”

“就算我跟我爸关系不好,就算他是个冷酷的暴君,我还是觉得他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那是杀人,那是犯法啊!我爸怎么会杀人呢!”

“凌熙……”

“小时候我在学校里打了同学,他提着我让我亲自鞠躬道歉;小时候他在路上捡到受伤的麻雀都会带回家养一阵治好了再放走。犯错要认错、为人要善良,这是他交给我的,他又怎么会杀人越货呢!”

“凌熙,我也希望不是他……”

“不管怎么样,我站我爸!你看着好了,我会把这件事问清楚的!”

凌熙说完转身就走。但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莫格利看着凌熙的背影,心里有万分的不舍。

凌熙突然回头看着莫格利:“如果是真的,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吗?”

莫格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沃夫传媒大楼的装饰分外豪华、池旭左顾右盼等待着凌宇。

凌宇则豪不慌张,他从电梯出来就径直走向了池旭,这让池旭有些不习惯。

“小凌总,还没全下班呢你就把我叫来,被人发现怎么办?”

“现在你是公司大头项目的接口公司,我们遇到了就遇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自然点。”

“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说不可啊?”

“那我直说了,希望你找理由,把价格往上涨一涨。”

“这不太好吧……万一被戳穿了。”

“废什么话,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缩头缩脑了?按着我说的做,没人戳穿你!”

“小凌总,不是我说什么,虽然这次能这么干,但下次下下次,我们还能这么干不被发现吗?你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找你老婆和你老爸服下软,不什么都有了吗!”

“少给我废话。有我一份就有你一份。”

“好!我干!”

凌宇和池旭的见面,被一双眼睛一直关注着。

东海现在的念头里就是如何能帮助儿子,闪闪躲躲,他听不见儿子和池旭说话声,见他们神情严肃,越发十分着急。

东海前几天去找过放贷人,想帮儿子还钱,却别放贷人嘲笑了一番。

“这位大叔,你不会是几十年前穿越来的吧?就这点钱搁现在交个利息都不够!你还把它当巨款,真是笑死人了。”

“交利息都不够?他到底欠了多少钱?”东海非常震惊。

“欠多少?你和他关系好,你去问他啊!”

东海正想着这些经历,忽然听到凌宇说了一声。

“爸,还没下班吗?要一起走吗?”

凌宇的声音引得东海心中一阵惊慌,不对凌宇一定不知道自己这个爸爸,这都是错觉。

他屏住呼吸,紧张地探头看向凌宇,却发现凌宇说话的对象是凌正浩。

凌正浩那张的严肃脸瞬间映入了他的瞳孔里。

晚上,郑理带着白艺凌回家吃饭,今天他们势必要取得父母的认可。

郑理和白艺凌坐在饭桌的一边,李珊和郑伟珏坐在饭桌的另一边,两边的气氛在饭桌中央凝结。郑理看看郑伟珏,郑伟珏朝着郑理使眼色,郑理动动嘴,两人用嘴型和眼神隔空传信。还是李珊打破了安静。

“吃呀,别见外。”

“对呀对呀,动筷。你们不动,我都不好意思动了!”郑伟珏也应和着。

看着郑理和白艺凌依然僵在那里,李珊想了下,便直接开口了。

“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

“真的?我没听错吧妈!你说话算话啊妈!”

郑理的心情就像飞上了云霄,但瞬间又被打落了下来。

“但是!我妥协了你们也妥协点,我同意现在结婚,一年之内要一个孩子,白艺凌年龄大了,高龄产妇不好当,要生还是早点生。”

郑理和白艺凌互视一眼,心中连连叫苦。

“妈,我们打算丁克。”

“丁克?什么丁克?你们放弃当家长的权利,我还没放弃当外婆的权利呢!”李珊没想到自己的妥协换来的是儿子这样的回答。

“妈,我现在还小,自己就像个孩子,还怎么生孩子?”

“你都30多了,哪里小了?当年你爸有你的时候才几岁,不照样过来了?再说白艺凌比你还大呢!你不考虑你自己也得考虑她啊!”

“阿姨,其实我……”

郑理赶忙在桌下按着白艺凌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郑伟珏看着这尴尬的情形,只得出来打圆场。

“我说两句公道话,你妈都让步了,你们也适当让一下嘛。”他边说边朝郑理使眼色,“先解决眼前事,以后事可以慢慢说。”

“不行!老郑你别帮着儿子,谁跟他们慢慢说,今天必须给我个保证!”李珊却看穿了这把戏。

白艺凌沉了沉心思,张口打算坦白,却听到郑理的爆炸性信息。

“爸、妈,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不行!”

李珊、郑伟珏、白艺凌全都长大了嘴惊讶地看向郑理。

“我,我那方面不行!”

“你什么不行,儿子,你哪里不行?我怎么不知道?”

“我,我有弱精症!”

“什么!?”

“我没事给你们提那玩意儿干嘛,又不是什么光荣战绩。我去检查过,这是先天的,是染色体缺陷!是打娘胎里出来的!”

白艺凌有点尴尬,看着面前的李珊和郑伟珏脸青一阵白一阵紫一阵,像是生吞了苍蝇般难熬。刹那间,整个房间像是被定了格,全都不动了。

郑伟珏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终于打破了这种恐怖又好笑的沉寂。

“咳咳,我接个电话。”说着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好了儿子,你不要科普了,你怎么会有这种病,我怎么会让你有这种缺陷,我不相信!”

“妈,这有什么好不信的,是个人总会有点毛病。我不凑巧病的不是地方,给我们家丢脸了。可是事实如此,你要为难我也为难不起来啊!”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看的哪家医院,哪个医生,医生说了什么,有没有给你吃了什么药……”

白艺凌如坐针毡,干脆“唰”地站了起来,表示要去洗手间。

书房内,郑伟珏正偷偷接着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东海愤怒的质问。

“所以你为什么不一早就告诉我,我的老婆孩子变成了凌正浩的老婆孩子?”

“很多事情我也没办法控制,但你要从结果看这个事,他们现在过得好就行,这不是你希望的吗?”

“为什么是凌正浩?其他人我都能接受,凌正浩当年……”

“东海啊,这件事很重要吗?你有办法改变吗?虽然凌正浩当年确实有违良心,但也是求自保,况且之后给了你这么多补偿,多年来他对你的妻儿也视如己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他真的过得好吗?……算了,这件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改天再谈吧。”

电话被挂掉,郑伟珏不由得觉得十分头大。他收起手机,推门而出,却意外看到白艺凌正站在自己的门口。

郑伟珏的脸色瞬间变白,而白艺凌也十分尴尬。

“不好意思郑总,我对你家不熟悉,从厕所出来就不知道应该往哪儿走了……”

郑伟珏从惨淡的脸色中回过神来,重新展现柔和的一面。

“哦,你跟我来吧。”

两人刚迈出步伐,却听到李珊从客厅传来的歇斯底里的叫喊声。

“你去给我检查,现在就去治疗!!”

与此同时,郑伟珏的手机短信响起,他拿起电话查看短信。

——东海:我还是原谅不了凌正浩啊。

此刻,凌正浩正在客厅里放着音乐,他拿着一块布,正小心翼翼地整理着杂志。

凌熙靠在沙发上,文郁拿了几个橘子递给了凌熙。

“凌熙,今天怎么知道回来了,我们就两个人吃饭,正嫌冷清呢。”

凌熙剥开一个橘子,顺手递给文郁一半。

“办事路过,顺便回来吃个饭呗。吃家里饭,好过叫外卖吧。”

“你倒是也不客气。”凌正浩说。

“我为什么要和家里人客气,哦?”

凌熙调皮地和文郁做了个鬼脸。

凌正浩一边整理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话。

“你今天怎么没带那小子一起回来?那场车祸真把你们两给撞散了?”

背对着凌熙的凌正浩表情有些不屑,放杂志的手顿了一顿,随后继续整理。

“看人呢要看准一点,不行就再等等,日久见人心这话不会错的,不要脑子一热就当愣头青。搞郑理那出的时候我还历历在目呢。”

“那是在错误的道路上前行太久了,现在既然在正道上,就不会发生那种事。”

“嗯,我也觉得你俩挺配的,他长得好性格好,反正是个顺眼女婿!”文郁露出了笑容。

“那是!我亲手收割的,能不好吗!郑理哥哥可就不一样了,我喜欢他,一大半原因都是因为我爸!”

“跟我有什么关系?”凌正浩不明所以。

“都是因为我小时候,你把我放到了郑伯伯家这么久才让我对他有这种情结啊!”

“那不也是没办法吗。”

“那时你干嘛去了呀?为什么我有那么长一阵子没见你呢?”

凌正浩手上的动作有半拍的停顿,但是没逃过凌熙的眼睛。随后,凌正浩恢复了手上的动作。

“还能去哪儿,出差。”

似乎“出差”这两个字的余音还在房间里回绕,凌熙掰橘子的手不由捏紧,她努力克制慌张,看一眼凌正浩整理杂书的样子。凌正浩的眼神似乎刻意回避着她。

“你骗我,出差是借口。”凌熙故意这么说。

凌正浩紧张一怔,抬头面对凌熙严肃的眼睛。

凌熙却故作轻松:“肯定是嫌我难带故意塞给别人,否则去哪儿能去那么久,南极科考啊?”

凌正浩长舒一口气:“这有什么好撒谎的,我真的在欧洲谈生意。”

远处餐厅,文郁开始招呼这对父女吃饭,凌正浩仿若抓住救命稻草,起身朝餐厅走去,看着他的背影,凌熙内心抱定的信念逐渐动摇了。

晚饭后告别了凌正浩家,凌熙和莫格利并肩走过繁华街道,凌熙偷眼看看面色严峻的莫格利,几次想替凌正浩辩解,却没有打破沉默的勇气。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低头往前走。

刚才在凌正浩家的那些对话,都被站在屋外的莫格利听的非常清楚,莫格利想着这些对话,不自觉流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凌熙抬起头,两人在十字路口不期然地四目相对,莫格利率先放开抱住凌熙双臂的手,凌熙也知趣地移开眼睛。气压很低,两个人都在刻意回避。

“凌熙,我要去公司一趟。”

“嗯,你忙你的,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莫格利点点头,十字路口的红灯变成了绿灯。两个人同时迈出脚步,朝向两个岔口,背对背走远了。谁也没有回头,带着同样落寞的背影。

回到家的凌熙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索性跳下床开巴黎水,怎么也拧不开,最后泄气扔在床上。

而莫格利则坐在办公室电脑前加班转移注意力,心不在焉随手拿起水杯喝水,却是空杯。不经意间莫格利又瞥见手机上那张有关伯仲贸易的新闻报道,心情更加复杂。

窗外夜空昏暗如茶色,一轮弯月挂在空中,却无法连接两个人的心。

莫格利踱步到茶水间泡咖啡,就见李昱珩孤独坐在桌前吃外卖。

“李总,你怎么还没走?”

“莫格利,你不也没走吗?”

李昱珩示意莫格利要不要一起吃,莫格利心不在焉走过去,和李昱珩面对面坐下。

“你们俩还没和好吗?喜闻乐见。”李昱珩假装玩笑得说。

“你喜欢她有点明显。”莫格利却很直接。

“你有点动摇也挺明显。”

“李总,你喜欢她哪点?”

“缺点。你知道,一个项目,吹得天上有地上无,找不出半点瑕疵,我是不会投的,不可信。人也差不多。”

“你在谁身上总结出这套理论的?”

“前妻。”

莫格利忽然愣住,看着面前的老板。李昱珩则耐心解释。

“我前妻属于那种很完美的人,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化好妆,准备好早餐了,然后无论我加班到几点,都等我睡了之后才睡。我从来没见过她松懈的样子。”

“她对自己严格要求反而成了你苛责她的理由?说不定人家真的没有缺点。”

“是人就有缺点。人和人相处就像拔河游戏,你进我退,缺点是“摩擦力”,能让你们保持平衡,一直玩儿下去。不过不能有人动摇,其中一个人放手了,游戏就结束了。”

手机响起是顾源发来微信,他要莫格利把身份证拍下,为了帮他订出差的车票。

莫格利拿出身份证,拍照,忽然想起关于这张身份证的种种。

他想起是凌熙给他办的这张名叫夏野的身份证。他想起在那次分别的时候,凌熙说因为有了身份证,莫格利便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以后可以经常回来看她。

沉浸在回忆里的莫格利,不由自主地微笑了起来。

他坚定得看着李昱珩:“我想通了,我不想结束游戏。”

城市的另一角,喧闹热烈的氛围下,红男绿女随着震耳的音乐狂乱摇摆。

吧台边,调酒师卖力地双手Shake,然后倒出不多不少刚好满沿的一杯鸡尾酒。两指轻推杯座,在桌面上划出一条流畅的弧线。

唐澄眼巴巴看着那杯酒,近了……近了!然后绕过她万分期待的眼神,送到同事面前。

同事看出唐澄的渴望。

“要不,这杯你来?”

唐澄急忙摇头,恶狠狠吸了一口面前的橙汁。

“不了不了,我已经20天滴酒未沾了,坚持到明天就胜利了,21天是形成一个新习惯的周期!”

虽然这样说,但唐澄看着同事拿起酒杯送到嘴边,那杯酒闪着诱人的光。

“等下!我就尝一口,一咪咪口!”

唐澄拿过来喝了一小口,脸上的幸福感像水下的鱼泡泡缓缓漫上来。

远处舞池不断传来一阵一阵热情崇拜的尖叫。

唐澄回头一看,舞池里一个女孩正在炫耀舞技,享受着被瞩目的快感。

唐澄跳进舞池,和舞蹈女孩并排,女孩火药味十足地斜她一眼,唐澄理都不理,脱掉宽松衬衫甩在地上,露出里面的贴身吊带,魅力全开,人群爆发一阵口哨。

正兴致高昂,却发现眼前围观者纷纷被远处一个舞动的身影吸引。

“靠,还有比我吸睛的,不可能!”

唐澄拨开人群走进去,恨不得当场暴毙。眼前是旁若无人的陆子曰,正投入尬舞。

唐澄一路连拉带拽,拖着陆子曰落荒而逃,跑出酒吧。直到Jeep边她才停步,向后看一眼确保没人跟过来,然后羞愧瞥了一眼莫名的陆子曰。

“我……我给你解释一下,今天是……额……事务所团建……”

“来酒吧团建?”

“就……部分人,自主发起的,团建……”

陆子曰不置可否的看了唐澄两秒,唐澄立刻就瓦解了。

“我主动承认错误还不行吗?我发誓,我,唐澄,以后和花花世界彻底绝缘了,再也不给你来酒吧抓我的机会,如有违反,你就再甩我一次!”

“我今天不是来抓你的。我认真想过了,斯嘉丽变成温柔淑女也没什么意思。”

“啊……?”

“所以保持你原本的样子就好。不想受束缚的话,不用勉强自己。”

“那不想结婚的话……”

“也可以不结。”

“你不奢求我的改变了?”

“在约定俗成的规矩和你之间,我还是选择你。但是!女孩子大半夜在外面还是穿得保守点好,安全!”

说着陆子曰脱下自己的外套包在唐澄身上。唐澄突然心生感动,扑上去一把抱住陆子曰。

“有人管的感觉真幸福!”

“长这么大没人管过你啊?”

“真被你说着了。”

唐澄放开陆子曰,打开后备箱拿了矿泉水递过去,两个人并排坐在后备箱里聊天。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求婚演练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储时骨折
热门: 富士山禁恋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 无尽武装 救赎偏执主角后[穿书] 传奇再现 梁家五少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男主不换人 神级猎杀者 官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