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父子重逢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东海出狱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求婚演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因为之前的后期公司除了问题,在白艺凌的极力推荐下,郑理终于表示愿意给池旭一次机会。

池旭也如愿以偿走进了沃夫大楼,接下了沃夫传媒项目后期公司这份新工作。

走道上凌宇与池旭擦肩而过,却没有说话,两人一晃而过的对视一眼。

办公室的会议桌上散放着一叠叠的资料,大家围聚在一起,商量、点头、在文件上圈圈改改。百叶窗严丝合缝的剪辑室一片昏暗,分不清白天和夜晚。助手相继下班,池旭打着哈欠,边吃泡面边坚持在剪辑台前,旁边的泡面盒子越堆越高。

郑理推门进来,扑面而来一股混合气味让郑理嫌恶地捏紧鼻子。池旭穿着拖鞋,脚搭在桌上,仰躺在椅子里睡得人事不知。郑理走过去看,几个剪辑设备上正显示“视频资料导出中……”,觉得这次池旭真的是用心在努力了。

池旭觉得在沃夫大楼上班,人会有一种自信。高耸入云的大楼视野极佳,这个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广场和商业街都在眼皮底下,让人感觉可以掌握人生。

凌正浩办公室在就沃夫大楼里最佳的一个位置,从38楼的落地窗户可以看见这个城市中心的最美景色。但此时的凌正浩却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电脑上正播放着森木度假村项目的简介Demo。

青山秀水的画面配和解说的声音。——森木度假将借鉴先进的环保理念,使用可再生能源与可降解日用品,把对自然的影响降到最低。在区域规划上,也将避开因非法盗猎而逐步缩小的野生动物保护圈……

听到“非法盗猎”几个字,凌正浩一晃神,按了暂停键,恰好郑伟珏敲门进来。

“没睡好啊?”

“没有。”

郑伟珏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清凉油递过去,然后坐在了郑伟珏对面。

“你试试,这两年必备醒脑神油,拿比特币跟我换我也不换。”

凌正浩笑着在太阳穴上涂了点。

“老郑啊,我们做这个公司也有些年了吧!”

“嗯,怎么,要退隐江湖啦?”

“哎,要不是那件事儿,也未必能走到今天。“

郑伟珏点点头。

这时,郑理和凌宇敲门进来。凌宇嘴角带伤,神情恍惚,不在状态。

郑理首先拦下责任:“凌总、郑总,团队选择上的失误导致后期延迟,虽然新的合作伙伴已经加急交付了成片,但没能在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损害了公司的信誉,是我的问题。一切责任我愿意承担。”

郑伟珏看着晃神的凌宇:“客户那边怎么说?”

“哦,不用担心,我承诺他们下一季度的广告可以拿比市场价略低的价格,客户也表示愿意不追究这一次的违约责任,从长远来看,对我们还是有利的。”

凌正浩认同地点点头。

“客户的日常维护要重视,不要到关键时刻再抓瞎。这一次的月度会议还是发现一些问题的。制作部虽然侥幸度过了一次危机,但也暴露出对突发事件应对不足的问题,缺少第二套备选方案,需要再反省。”

凌正浩说着看向凌宇:“市场部的补救措施及时到位,没有造成客户流失,值得表扬。接下来,森木度假村的项目也要提上日程了,这是后半年的重点工作,就由……凌宇来负责吧!后续我手上的工作,都会慢慢交接给凌宇,希望大家能通力合作。”

凌宇难以置信地看着凌正浩,郑伟珏也一惊。

“待会儿森木项目的代表就会过来开三方会议,你们准备一下吧。”

“好的。”

凌宇和郑理走出凌正浩办公室后,凌宇依然还没缓过神来。

凌正浩拿着水杯出办公室,正巧撞见了凌宇。

“爸!”

“什么事?”

“您把森木项目交给我,是信任我的能力,还是因为高婕?”

“关系也是能力,我们确实因为高婕,取得了很多便利。这次也是她向高氏力荐你的。”

难以掩饰的失落爬上凌宇的脸,他微微咬了咬牙,将头压下去。

“我知道了……那我去忙了。”

凌宇转身,被凌正浩叫住。

“小宇。你妈一直说想出去走一走,我答应她很多次了都没实现。这两年,我打算慢慢退下来,把手上的事过度给你。”

“您精力还好,不用这么早就……”

“等到没精力出去走,那就没意思了,你要再加把劲儿!”

凌正浩说完,径自走向茶水间,徒留凌宇一人,愣在原地良久,直到听到身后的咳嗽声。凌宇一回头,就见池旭似笑非笑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小凌总,要不是先一步让那公司开天窗,我们也进不来,当时我还以为这是一步废棋,还是你有办法。”

凌宇望着远处出神,池旭没看出来,还在得意地邀功。

“这一套铺垫做下来,他们现在对我完全信任,森木后期都给我做了,照这个势头,我都有点想一直干下去了。”

凌宇突然嫌恶地瞥一眼:“不用打这主意,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给你找别的出路。”

池旭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悻悻地看着凌宇消失在安全门内。

凌宇赶着去会见森木项目的代表,他推开会议室门,眼前的状况出乎意料,不由一愣。

郑理对面,代表来客的位置上,坐着莫格利、高婕和几位助手。顾源正在为大家分发资料。高婕的笑容深不可测,莫格利脸上的不屑也带着别的意味。

郑理例行公事介绍起来:“凌总来了,我例行公事介绍一下:高女士,高氏集团代表,莫先生,墨子资本顾问,两位未来会一直跟进我们的营销策划环节。”

凌宇一时出神,站着没动。

郑理打趣道:“怎么愣着啊?太像家庭聚会,不习惯?”

莫格利冷冷地说道:“可能最近困扰太多,没睡好。人还是不要一心二用。”

“不用莫先生操心,工作上我会专心致志。”凌宇也毫不示弱。

东海在电梯里紧张站着,看着不断递增的楼层数字。

突然手机响起,他吓了一跳,从口袋里掏出来鼓捣了好几下才接通。

“我到了!”

郑伟珏不疾不徐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

“好,你到我办公室来等?他还在开会。”

“不了,好了再叫我就行。”

会议结束之后,莫格利第一时间走出会议室等电梯时,凌宇恰好也走出来,两个男人剑拔弩张地对视一眼。

莫格利重重按了几下下行按钮,一秒也不想多呆,凌宇却突然开口。

“你回去告诉她……让她别等我了。”

莫格利噌一下火冒三丈,实在气不过,转身一拳打在凌宇脸上……凌宇嘴边的伤口再次开裂。

“我和她之间的事,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来打我。你以为你是谁?”凌宇叫嚣着。

“我是储时朋友,看不得你昨天撩完储时今天又和高婕秀恩爱。你真让人恶心!”莫格利一把甩开凌宇。

莫格利转身走,凌宇突然冷笑起来。

“你有资格说我吗?一个森林来的毛头小子,没来历没身份没地位,一个三无产品就想做沃夫集团驸马?你觉得凌正浩会同意吗?你跟我还不是一样,靠着女人得到权势。你的背景我是了解的,就连我都会去查查你的来历,你以为我爸不会吗?”

莫格利听进去了,过了几秒扔给了回复。

“别把我和你这人渣相提并论。”

凌宇气得掰过莫格利的肩,一记猛拳,莫格利毫无防备地中招,后退几步撞在墙上。电梯门恰好此时打开,东海急忙冲出来上前挡,不小心被打了一下。

“打架出黑手,你也太不地道了!”东海非常不满。

凌宇正眼也不扫一下,越过他肩头看向莫格利。

“这一拳是还你的,我向来是有仇必报的人。”

说完凌宇整衣离开,东海不服想追,被莫格利拉住。莫格利用手擦掉嘴边的血,抬头在电梯倒影里看了眼东海。

“大叔,谢谢你”

东海偷眼打量着莫格利,拼命想在他脸上找出一点和自己相似的地方。

莫格利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

“刚才撞到您了,去检查一下吧,有什么问题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东海看了一眼名片:“这是你本名吗?”

“不是,是后来改的。”

东海手不由得一抖,还想追问,却被莫格利的手机铃声打断。

“凌熙啊,知道了,我就来。”莫格利打着电话并向东海示意自己有事先走了。

东海一边点头,一边看着莫格利,直到他消失在电梯门的缝隙中。

在沃夫公司茶水间里,郑伟珏将机票信封交到东海手上。

“机票都帮你准备好了,下周走。”

“好。”

东海低着头,手指下意识地不断揉搓机票信封,郑伟珏看在眼里,知道他紧张。

“别紧张,你就待在这儿,我去叫他。”

“嗯。”

郑伟珏走出茶水间,又被东海拉住。

“哎!”

“怎么?”

“什么都别说,我就看看……我给不了他什么东西,也不想打扰他生活。”

郑伟珏将手郑重放在东海手背上安慰。

“放心吧,不会说的。”

东海点点头,余光中,郑伟珏朝着狭长的走道一路走去。他焦灼地在原地踱步等待,只听到郑伟珏一声招呼。

“小宇,你过来一下!”

东海猛然抬头,只见那狭长走道的尽头,凌宇正毕恭毕敬地走向郑伟珏。

“嗡——”地一声耳鸣,掩盖了周围全部嘈杂的声音。

东海错愕地看着和郑伟珏交流的凌宇的侧脸,完全怔住了。

夜深以后,回到出租屋的东海桌子收拾起了东西。

他把已经泛黄的旧遥控汽车、足球、魔方等玩具都打包装进行李箱。最后,他拿起DV,轻轻摩挲,按通开关。画面上,八岁的凌宇唱着歌《We are the champions》,跳跃着出现。

东海沉沉地叹了口气,又把DV回放过去,任由它自动播放着。

窗外的夜色朦胧,东海拿着机票眼眶有些湿润,眼里倒映着整个城市的霓虹,闪闪发光。

第二天,郑伟珏帮忙预约的司机一早就到了东海住所帮忙搬运行李。

郑伟珏公司里临时有个会,打算结束后立马过来送东海,却被东海婉言谢绝了。

“没事,你忙你的。这些天已经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心里也过意不去。等到那边安顿好后,我会跟你联系的。”

去机场的路上,风从窗户灌进来,吹动着东海的头发。东海看着窗外不断倒流的城市街景,感到无比陌生,20年的时光就好像从生命里被人抢走一般,唯一挂念的儿子,现在他们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远了。

东海心中泛起对凌宇无比的思念,心有不甘,于是扭头看向司机。

“师傅,麻烦往右!去市区。”

沃夫大楼,凌宇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椅子上,有些心不在焉,脑海里闪回莫格利说的话。

“你又算她什么?你连男人都不是!扪心自问一下,你能给她什么?!如果只能伤害她,这种狗屁感情,你就给我自己吞了!”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把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凌总,有两个自称是海鹏公司的陌生人找你,要见吗?”

凌宇脸色突然暗沉下去,他用近乎命令的口吻对听筒那头的秘书命令。

“别让他们进来!”

挂完电话,凌宇却避开别人的目光,迅速下了楼。

这片沃夫传媒大楼的休息区人比较少,凌宇左顾右盼,显然不想被熟悉的人看到。

而他对面则是两个眼露凶光的男人。

“谁让你们来公司的!!”

“小凌总,打你电话不接,发你信息也不回,还款日到期了,你不主动找我们,那只有我们主动找你咯。”

“我很忙,谁整天看手机。还是剩50%吧,我会尽快还的。快走!滚滚滚!”凌宇一边说着一边催促他们快点离开。

看着凌宇恼羞成怒的样子,两个讨债人却是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不为所动。

“尽快是有多快,所有欠钱的人都会说尽快,说着说着,有人就失踪逃单了。你要我们怎么相信?”

“我像是赖账的人吗?用得着你们主动上门来乱叫唤!”

载着东海的车来到了沃夫大楼下,司机刻意放慢了速度。东海放下车窗,望眼欲穿地看着沃夫所在大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

“先生,时间快来不及了,如果再不走的话,就赶不上飞机了。”司机看了下表。

东海失望得关了窗户,车窗缓缓合上,只留最后一道缝隙。就在这一刻,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蹿入东海的视线。

“停车!停车!”

视线那头,凌宇和讨债人已经剑拔弩张,讨债人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

“我们做这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小凌总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到时候公司公室电话被打爆,家门口被泼油漆,闹到众人皆知,就不好了。”

“我再说一遍!!要是超时,我会按照合约里逾期部分另算,我不会抵赖。但是……我绝不允许你们影响到我的家人和同事!”

“听起来,挺正义凛然的,其实,你内心是害怕他们知道的吧。”

凌宇被刺中痛点,一把抓住说话的人衣领。另一个讨债人赶忙过来帮忙,想拉开凌宇。

“怎么,想打架?你别给脸不要脸啊,欠钱还有理了!”

说着他抡起拳头,砸向凌宇。凌宇躲避不及,就在拳头即将砸向凌宇脸上的时候,东海不知道几时出现,瞬间钳制住了讨债人的手臂。

“大白天的,想耍横先过我这关!”

两位讨债人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转身就逃,却不忘撂下一句狠话。

“有自知之明的话,就早点还钱,下一次就没这么容易了。”

讨债人走后,东海走到凌宇身边,有些疼惜地看着他。

“你怎么能去借高利贷,你知不知道利滚利是无底洞,你到时候拿什么还?”

凌宇心想这个人虽然帮了自己,但也管的太宽了不免有些不爽。

“关你什么事,你要帮我还吗?怎么哪儿都能碰到你!你谁啊?”

东海第一次近距离看着凌宇,在他成熟的轮廓里寻找曾经的影子。

“我是……”

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凌宇!”

东海转身一看是郑伟珏,他俩眼神对视,假装不认识对方,大步离开。

凌宇努力调适笑脸。

“郑伯伯!”

“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没事,一点小纠纷。”

凌宇假装微笑,待转身想再看清楚神秘人的时候,东海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郑伟珏目送着凌宇上了电梯后,和躲在一边的东海使了个眼色。

两人避人眼目回到车上。

“郑哥,对不起,走之前想再看孩子一眼,临时起意,没给你打招呼,就让司机折回来了。”

郑伟珏非常理解东海的心情,只得摆摆手。

“没事。这样我正好可以送你去机场。”

东海从兜里掏出机票,为难神色。

“……我这班飞机既然已经起飞了,要不然……”

“放心,我已经让秘书订了最近的一趟航班,两个小时后起飞,现在去机场的话,刚好来得及。”

郑伟珏可能没有理解东海的用意,东海沉默半响终于下了决心。

“郑哥,我决定了,我暂时不走了!”

郑伟珏一愣,担心东海是因为舍不得凌宇。东海并不打算说出真实原因,就说想给妈迁一个好点的墓,尽些孝心。郑伟珏看着东海如此孝顺,就通知秘书把机票都退了。

“郑哥,另外,还得问你要点钱。”

“……多少?”

“十几……二十万,应该够了吧?”

这段日子陆子曰去美国学习,留下了唐澄独守空房。

如今Party似乎已经和她绝缘了,同事们知道了唐澄和“养生党”复合以后,这类活动都会刻意绕开她组织,让唐澄有点难受。

这天,唐澄知道同事们又要去一个新的Pub聚会时,实在有点忍不住了。她换上一件blingbling的亮片衣服,对着镜子满意的打量着这位夜场女王。

“两个星期的克制,换一个晚上的放肆。也不为过吧!”

屏幕突然跳转成陆子曰的视频通话页面。唐澄点开视频,把视频框调整到头部以上的位置。

“hi~”

“在干嘛,怎么等这么久才接通?”

“人家刚洗完澡,吹完头发,手还是湿的。”

唐澄故意把头发解开,揉出了一种凌乱美。

“这两天过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为了追到你,我把大案子都放掉了。现在每天从日上三竿,晒到日薄西山。再这样下去,我都快闷出抑郁症、躁狂症、多种并发症了。你到是快点死回来,对我负责啊!”

陆子曰觉得真好笑。

“我懂我懂,我现在恨不得分分钟提前结束访学任务,马上买机票回国,一秒钟狂飙到你面前。”

“切,连一节课都不敢逃的人,要创造这种壮举比创造世界第九大奇迹还难,我就不指望了。”

唐澄一看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于是夸张打了个哈欠,示意自己累了要休息,便挂断了视频。夜场女王重新把头发捯饬一下,拿起包,准备出门赴约。

唐澄刚拉开房间门,却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

“Surprise!”

陆子曰抱着一束花,像变魔法一样,一脸喜悦地站在门口。

唐澄瞬间石化,果然是创造奇迹啊!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 东海出狱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 求婚演练
热门: 千万种心动 师尊,你徒弟又入魔了 妖娆神音师 穿书后摄政王他不干了 “蔷薇蕾”的凋谢 官运 武侠之神级捕快 网游之神级土豪 剥皮行者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