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东海出狱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重组团队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父子重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沃夫传媒电梯内,郑理、白艺凌略显低落从里面走出,恰好和郑伟珏撞了个正着。

“爸。”

“郑总!”

“怎么这么晚还回公司啊?愁眉苦脸的。” 郑伟珏十分关切。

“爸,上次推荐给公司的后期突然出了点状况,恐怕要开天窗了,在外面跑了一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备选。”

“不关小郑总的事,工作室是我联系的,有些变动因素我没考虑周全。”

郑伟珏拍拍白艺凌肩膀,和气安慰。

“不用自责,不还有时间吗?再去找找。实在不行,价格灵活一点也没问题。”

郑伟珏看了一眼白艺凌手里拎着的又大又重的公文包,略带责备瞥一眼郑理。

“你这小子,怎么一点不像我,心疼心疼自己人吧,不要逮住了就使劲儿用!”

白艺凌看了眼郑理,低头甜笑。郑理秒懂,接过白艺凌的包。

“知道啦!我会以老爸你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

郑伟珏点点头,径自走进电梯,按住hold按钮。电梯门合上的瞬间,郑理和白艺凌相视一笑,低落一扫而空。

灯光暗淡的停车场里,郑伟珏一路走向自己的座驾,坐进驾驶位。

把车子发动后,郑伟珏调节后视镜,突然,镜中一个黑色帽檐抬起,露出一对防备而敏感的眼睛。两人透过镜子四目相对。

“郑伟珏!”

郑伟珏倒抽一口冷气,神情愕然……

郑伟珏朝陈氏黄鱼面馆走去,东海跟在他身后,看着翻新过的店铺招牌产生时过境迁的恍惚感,不觉停下脚步。东海的印象还停留在20多年前的旧日小巷,如今周围一应繁华街景消失如此陌生。

“东海?”

东海回神,见郑伟珏正推开半扇门招呼自己进去,于是低头跟上。店内布置简单,五六张堂吃小桌,只有零散的两个客人。老板从上餐口后面探出头,客气朝郑伟珏点点头,是接待熟客的样子。

郑伟珏熟练从陈列架上拿了黄酒,和东海面对面落座。东海环顾店铺,突然对面桌上的餐品提示器嗡嗡地亮起来,丁被吓了一跳,侧目看,只见该桌的客人拿着它去上餐窗口取餐。

东海显出些许不适,都被郑伟珏看在眼里。

“这家店我常来,面还是你爱吃的面,有些东西没变。”

“怎么可能不变,店翻新过了,老板也换人了,我也变成这副德行。”

郑伟珏明显感到疏离,但并不在意。

“有日子没沾酒了吧?今天我陪你多喝两杯!”

东海打量着面前的郑伟珏:西服合身,举止绅士,眼角眉梢是养尊处优之态,再看看自己,自惭形秽,又有不甘。

“你是不一样了,大楼里保安不让我进去,想见你一面得去停车场堵。”

“以后找我直接打我电话,我去接你。在我心里,咱们还是一起挖泥巴的毛头小子。”

“是吗?路上拉个人来问问,恐怕都会说我不配给你提鞋,一样都是二十年……”

郑伟珏一愣,感受到东海的怨气。

“东海……如果当年我能再坚持一下,说不定……”

东海摇手打断。

“郑伟珏,我妈去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郑伟珏叹了口气。

从黄鱼面馆出来后,郑伟珏带着东海来到了公寓房。

“一直给你备着,知道你早晚用得着。”

东海四下打量房间,注意到客厅条案上规整安放着的母亲遗照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东海,没告诉你,是希望你能有个牵挂,尽早出来。”

东海看向郑伟珏的眼睛里五味杂陈,有感动也有愧疚。郑伟珏拉开条案的抽屉,取出一封信交到东海手上。信封老旧,纸张已经染上斑驳的黄色,信封上寥寥几个字:东海亲启。

“这是她过世前托我转交给你的信……”

“我错怪你了。”

“换作是我,我可能比你还冲动。是我没考虑周到,我的错。”

东海摇摇头:“我妈最后的日子能有你照顾着,多谢了。”

东海作势要起身鞠躬,被郑伟珏拦下了。

“说好要给她养老送终的,出尔反尔的话,我成什么人了。”

“郑伟珏,我就是个混蛋!刚见你的时候我还疑心来着……这些年有太多的牵肠挂肚,有太多的不甘心……”

郑伟珏赶忙安抚他,把一个手机和一张银行卡推到东海面前。

“既然都回来了,就好好休息休息,别多想。手机和信用卡你先拿着,现在没这两样东西,到哪儿都不方便。以后有什么打算都可以跟我说,一时没有也不要紧,先在这里住着,生活用品都齐全。”

东海起身,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城市夜景,充满落差感。

“我不打算长住。这地方变得太多了,硬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像样的日子,我想往东边走,找个靠海的地方养老。”

“真听当年算命老先生的了?也好,我帮你订票。”

东海瞟一眼地上半开的纸箱,里面露出破旧的小皮球等陈年玩具。

“我儿子,他还好吧?”

“好,虽然吃了点苦,但现在都好了。”

东海欲言又止,郑伟珏看在眼里。

“走之前,你如果想见他的话,我可以安排。”

“我远远看他一眼就行……”

郑伟珏领会他的顾虑,郑重得点点头。

凌熙和莫格利的培训课程也终于结束了。

凌熙八门课六个A+两个A,这成绩单也太好看了。莫格利则是八个A+的逆天高分。

“莫格利你成绩那么好,为了庆祝结业,今天带我出去吃好吃的吧!自从你跟李昱珩签了卖身契之后,就变成加班狗了,现在比异地恋还苦,整天见不到你人。”

“那不是因为你早睡晚起吗?这个世界上睡觉最多的三种生物:考拉、松鼠,还有你。”

“嘲讽我?!我郑重地告诉你,我不是贪睡,你知道重振旗鼓多累吗?我每天在工作室埋头苦干好几个小时,为了省钱连保洁都没请,回来往床上一躺,像被人打过一顿,浑身酸痛!”

莫格利识趣绕到凌熙身后帮她放松肩膀,借机揽住凌熙,缓缓朝着她柔滑的嘴唇靠过去,还没亲下去,凌熙就被地毯绊住,朝沙发上倒下去了……

只听到一声惨叫。

“嗷——”

凌熙和莫格利同时惊吓弹起,盯着诡异蠕动的毯子看了一眼。莫格利一把掀开,只见储时蓬头垢面缩在里面,正揉着自己的脚踝。

“疼……”

“我们早上出门的时候你就躺在这儿了……”

身后悠悠传来唐澄的附和。

“没错,她一天都保持这个姿势,不吃不喝也没去洗手间。”

凌熙和莫格利一回头,惊见唐澄敷着面膜从卧室里出来,手上还拿着面膜包装袋,将精华液倒出来补在脸上。

“澄!你怎么也在啊?你不加班啊?”

“不,等一下要和陆子曰视频了,得赶紧敷个面膜,我要让他看见一个零瑕疵,无毛孔,水润度满分的……”

凌熙又回头看着储时。

“储时,你最近怎么那么空,一直在家。”

“我……辞……职……了……算,失业吗?不仅……失业……还……失……恋……了……

“失恋?你什么时候恋的?”莫格利赶忙询问。

“对哦!和谁啊?”凌熙的八卦雷达也瞬间开启。

“和……我自己……”

凌熙、唐澄、莫格利面面相觑,决定拖着储时一起出去吃顿火锅。

即将深夜打烊的火锅店,只剩下寥寥几桌食客。凌熙、莫格利和唐澄哈欠连天,在饕餮过后的桌面上东倒西歪撑着脑袋,微醺的储时仍然兴致高涨,一个人乱嚷嚷。

“哥儿俩好啊,666啊,感情深啊,一口闷啊!”

储时说完,看看周围向她投来讶异眼光的食客们。

刚想一杯酒闷下去,却被唐澄一把抢下杯子。

“别喝了!脑仁儿都泡酒里了。”

“你到底跟谁分手了?你死活不说,让我们怎么安慰你?”凌熙问。

“还是个有女朋友的,这种渣男,你敢把他地址告诉我,我就敢打死他。”莫格利正义感爆棚。

储时忽然一软,往椅子上一瘫。

“他不是渣男……你们不了解他,其实他人很好的,和我也很合拍,平时像大哥哥一样照顾我,你们都认识的……”

听到最后一句,几个人一激灵,酒意消散全都清醒了。

“但是我不能说……”储时轻声说。

火锅店外的街道,凌宇的车停在马路对面。

他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无意识地放空自己,火锅店里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一晃而过。透过玻璃窗,凌宇定睛一看,醉醺醺的储时像是要吐的样子,一路扶着墙,深一脚浅一脚地拐向洗手间的方向。凌宇一颗心立马悬起来,下车毫不犹豫朝店铺跑过去。

气喘吁吁赶到的时候,储时正晃晃悠悠从洗手间出来,一边擦掉嘴边的水渍,一边撩拨沾在脸上的头发。隔着两米远的地方,储时看见凌宇就站在自己对面,恍若一个幻象。两个人彼此凝视着,储时突然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噗嗤笑了出来。

“两只脚还是两只脚……没醉啊,怎么会出现幻觉呢……我这是太喜欢你了吧?凌宇……”

凌宇像被雷电击中,震撼站在原地。储时嘟囔着往前走了两步,腿一软倒了下去,一双手在紧急关头温柔地托住她。储时期待地抬头看,却是莫格利。

“你没事吧?”

储时笑着摇摇头,余光扫过周围,再也没有第三个人,凌宇仿佛真如幻觉一般消失了。而在拐角墙后,凌宇咬紧牙关,双眼通红,噤声躲避着。

街道外透着微寒,寂静为深夜染上一层悲伤的气氛。

唐澄独自走在前面,和陆子曰视频;凌熙和储时微醺着,一步三晃,边走边丢随身物品,嘻嘻哈哈发酒疯;莫格利跟着善后,捡起不断被丢下的包、围巾、衣服挂在自己脖子上,叹气追上,脱下自己厚实的外套给他们披。

储时一个踉跄差点栽倒,被凌熙一把抱住。

“凌熙姐,我真的羡慕死你了!”

“干嘛羡慕我,谁没失过恋似的。”

“你也有吗?”

“我像那种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吗?其实我理解你,我失恋的时候也觉得前途暗淡,恨不得死掉。”

“可你现在遇到对的人啦!你都不知道蛤蜊哥哥有多……多多多喜欢你!其实他,更爱那份低收入的工作……”

凌熙微醺,脑子不转,没懂储时话里的内容。

“呵,仓库搬家具啊?他怎么可能会爱那种工作。”

“不是不是,我是说那份环保工作,能为森林和动物做事,是他的理想……可惜……他说那种职业前途太渺茫了,赚不到钱就没法做你的后盾,没法让你安心追求梦想……”

凌熙越听越不对劲,渐渐有些清醒,回看远远跟在身后默默付出的莫格利。

储时还在自顾自悲伤地说着。

“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好痛苦啊,像你们这样相爱的运气,我为什么就没有呢?是我不够好吗?”

“不是,你很好。可是就像两颗星星,同时处在银河系,同时发光,同时被地球上的一双眼睛看到,那是好几亿年才有一次的事,珍贵的人总是很少的。”凌熙说。

储时咯咯地傻笑着,凌熙再看一眼莫格利,心里充满笃定的幸福感。

而背后的天空中有星辰在闪烁。

回到家,众人合力才把储时安顿好。唐澄疲惫进屋,坐下来缓了口气,从枕头下捞出一段织了一半的毛线,露出小女人的笑容。刚打算继续织,门突然被凌熙推开了,唐澄吓了一跳,赶紧把针线塞回枕头下面藏好。

“凌熙!你要死啦?!进来也不敲门。”

凌熙抱着一大堆毛毡线和工具跳上床,蹭到唐澄身边。

“这什么?”

“毛毡玩偶。我要给莫格利一个惊喜!”

“这坨玩意儿,惊喜?我不懂,你自己搞吧,我困了,睡了。”

凌熙狐疑一个转身,唐澄避开凌熙的眼神,往枕头下面瞟了一下,见有个针头露出来,靠过去往里塞。凌熙耍赖往床上一躺,一揪被子,毛衣针线露了出来,唐澄急忙扑上去掩盖,还是被凌熙看见了。凌熙眼疾手快一把抢过去,奚落唐澄。

“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唐澄!让我猜一下,给陆子曰织的对不对?”

“你给我!”唐澄伸手去抢。

“不给!啧啧啧,真是转性了,有生之年能看见唐大小姐做这种贤良淑德的事儿,我没白活!”

唐澄终于抢过来,气鼓鼓坐回床上。凌熙爬上床凑到她身边。

“凌熙,你不觉得我低三下四吗?陆子曰是我硬追回来的,现在居然做起这种傻事来了。”

“首先,爱一个人一点儿也不傻。其次,陆子曰不是你硬追回来的,他眼里心里只有你,大家都看得出来。”

“我初中就想,好朋友要是有同步人生的福气就好了,最好一起恋爱,哪怕其中一个再幸福,另一个孤孤单单的,都不圆满。我还幻想着我们能一起结婚。”

“傻,谁要和你一起结婚,婚礼是团购的吗?”唐澄笑了起来。

储时的房间亮着微弱的灯光。楼下,凌宇却在冷风中站着,遥遥向那个窗口望去。

他掏出手机,想了想又放了回去,然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只是看着那扇窗,有那么一个瞬间,焦灼的表情从他的脸上消失了,仿佛只是这样看一眼,就很满足。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当最后一片暗夜的云褪去,天际显露清晨的一缕微光。

凌宇看了眼手表,已经清晨6点多了。他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转身的一个刹那,他听见“啪嗒”一声滑板落地的声音。顺着声音来处看过去,储时就站在楼门口,穿着睡衣,懵懵然的睡意一扫而空。两人彼此对视着,气氛凝结了。

滑板顺着缓坡慢慢滑下,在两人中间划出一条直线,一路滑到凌宇脚边,被他抵住。

“储时,你还好吗?”

“挺好的,你呢?”

“我才是太喜欢你了,储时。”

说完的那个瞬间,储时控制不住嘴一扁,压抑许久的委屈终于爆发成眼泪,她赶快低头掩饰。

凌宇故作的镇定一瞬间土崩瓦解,他跑向储时,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慌乱地抚摸着储时的头发。

“等我,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很快就可以解决好。”

储时僵着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办,双手垂在腿边一动不动。

突然,楼门被踢开。

储时被一只手扯开,凌宇还没回过神,莫格利的拳头已经怒不可遏地将他的嘴唇打出了血。

凌宇用手背蹭蹭血迹,抬头和莫格利对视。莫格利目眦尽裂,一手护着储时,一手指着他。

“这件事我就当没看见,滚!”

“让我滚,你算她什么?”

“你又算她什么?你连男人都不是!扪心自问一下,你能给她什么?!如果只能伤害她,这种狗屁感情,你就给我自己吞了!”

说完莫格利便转身拽着储时回去,过于震惊的储时,恍恍惚惚间,连头都没来得及回。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重组团队 下一章:第三十六章 父子重逢
热门: 妃常俏皮:王爷别太坏 史上第一祖师爷 我在古代做皇帝 国产英雄(我的邻居是女妖) 最后的守护人 我召唤出了一颗蛋[星际] 入土不安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穿到反派破产后 星光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