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重组团队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分道扬镳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东海出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把陆子曰和唐澄迎进屋子,唐澄便死死地抱住凌熙,凌熙也像抱着小孩一样抱住了唐澄。储时拿了一块湿毛巾,前来帮着唐澄清醒。陆子曰累的气喘吁吁,喝完一杯水之后,起身准备离去。

“子曰兄,你就走了吗?”

“嗯,有你们照顾她,我就不久留了。”

陆子曰刚想出门,却听见唐澄的呼喊。

“陆子曰,陆子曰你就这么走了吗?我真的好想你,你怎么可以说走就走,说不理我就不理我!”唐澄边说边死命抱着凌熙,凌熙苦不堪言。

“你别走!我告诉你,我后悔了,我是真的后悔了!跟你讲那些话的我是章鱼水母,脑子被吃掉的大傻蛋!”

凌熙心疼地看着唐澄,不忍拒绝。

“你在说什么呀!我是凌熙啊,我不是陆子曰。”

“什么不合适,什么以后不知道,结果是我傻!能这样抱着你多好,有这样抱着你的感觉,什么帅哥都比不上吧……”

凌熙发现唐澄完全把自己当成陆子曰,干脆淡定下来,装成他。

“好好好,我不走我不走,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在说我喜欢你啊,子曰……我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啊,我千辛万苦,千辛万苦跑去找林华凤是为什么,是为了还能看到你,现在案子结束了,还被你从你家里说这么难听的话赶出去,我再去找你是不是犯贱啊?我们是不是没有理由再见面了呀……”

凌熙抬头怒视陆子曰,陆子曰僵硬在门口,想出门,似乎跨不出去。

“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一百年不换男朋友也没关系,我不想去酒吧了,看到那些男人在我面前晃悠就很恶心,现在满脑子都是你,睡觉做梦都是你,喝醉酒在眼前的也都是你,都是你!为什么我感动不了你,感动一个人怎么特么这么难!”

唐澄说完哭了起来,众人愣在当场看着唐澄说着心里话发着酒疯,很是难过。

“不想失去一个人,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再失去她的时候太难受了。陆老师,你不要强装自己的喜欢,不要装作自己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样唐澄姐太难过了。”储时说。

陆子曰定住的脚想要上前迈一步,却听到凌熙愤怒的声音。

“滚,你滚吧。”

陆子曰的脚步在门口停下,犹犹豫豫,举步维艰。他靠在门上,清晰感受着心痛,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早晨的阳光直射进卧室,照射到唐澄头疼欲裂的脑袋上。唐澄缓缓醒来,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一颗定时炸弹般疼痛。几个片段在她的脑袋里闪过。

“我不会,做了什么……蠢事吧!”

唐澄翻身下床,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却见到桌上凌熙留给她的字条。

“你昨天抱着我一晚上害我什么都没复习成,因为你,我今天要去裸考了!”

凌熙很珍惜李昱珩给她的这次和审核团队当面沟通的机会。她拿着自己的文案站在门口,沉了沉气。转头看了看身后的莫格利便安心了不少。

会议室内,一排审核员西装革履,等待着凌熙的介绍。凌熙则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各位好,我是推行《青年设计师创业者平台》的开发者凌熙。首先知道这是个破例的机会,已经实属不易,谢谢各位老师。”

凌熙向老师们深深得鞠了一躬。

“接下来我就介绍下方案的主旨,针对……”

“请允许我们先问几个问题……”一位审核员打断了凌熙的发言。

莫格利坐在会议室外焦急地等待着。一抬头,却见李昱珩手拿文件路过,转头看了看会议室,脸上的表情毫无波澜,然而莫格利还是抓到了一点。

“微表情很明显,不用装成路过的样子,要不然坐下一起等?”

“虽然你挺厉害的,但老板的心思,不是想揣摩就能揣摩的。”

李昱珩抬腿想走,却听到了莫格利的声音。

“谢了。”

李昱珩看了一眼会议室,转身离开。

会议室的氛围异常紧张。

“对于我们最关心的未来团队,你有什么打算吗?”审核员的问题直指凌熙的软肋。

“据我所知,国内最近兴起了几个小设计师团队非常有潜力,我已经做好了备案,有几家正在找同等商业价值的伙伴进行合作,我会尽力游说她们。”

“那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没有说服你的老员工一起来呢?他们应该最熟悉你的创业模式和行事风格了。除了客观原因,是你作为创业者自身所具备的能力不够吗?”

凌熙正尴尬,忽然听到任何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不是!”

会议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凌熙回头,李凯、兔兔、任何三人站在门口。

“熙爷,我们都在!”

树木散射温柔的光晕,空气里充满轻松愉悦的气息,热闹的庆祝声浪从唐澄的楼顶天台传出。

为了庆祝今天的审核团队面试的成功,凌熙邀请了任何、李凯、兔兔来唐澄家庆祝

“为救驾成功——”

“干杯——!”

四只方杯碰在一起,冰块震荡,溅出棕红色的液体。

“我先干了,你们随意!”

凌熙仰脖喝下一满杯,任何、李凯和兔兔看着她啧啧惊叹。

“熙爷,我们可是递了辞呈,头也没回跑过来给你撑场面的,连杯酒都不给喝吗?”

“Whiskey一瓶200多,能买十几桶冰红茶了,创业初期,要量入为出精打细算!”

三个人同步举杯一饮而尽。凌熙看着面前的三个人不免有些激动。

“真的太感谢你们了,在我最危机的关头回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感谢。”

“其实你这段时间的努力我们都知道,熙爷,我们三个人商量了好久,这次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只有我们在一起彼此的才能才有更好的发挥。”任何真诚得看着凌熙,兔兔和李凯也应声附和。

“过去我眼里只有自己,失去了你们的信赖。从今往后,我希望能有机会和你们做朋友。遇到难事不用自己扛着,都可以和我说,但愿你们永远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嗯,干杯——!”

每个人都守着一片沙滩,有些贝壳被海浪冲走,有些被侥幸带回。兜兜转转,遗失一些,又得到一些。并非失而复得的贝壳更美,其实它们原本就美,只是我们常常,忘记欣赏……

聚餐结束,莫格利送三个人下楼,正巧唐澄回到家中。

“凌熙,烧烤不带我,收拾残局就拉我来,什么鬼啊?亏我还特意准备了礼物。”

凌熙吐了个鬼脸。

“我得澄,什么礼物啊?”

唐澄搬出一个包裹,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大号得睡袋。凌熙一脸正色看着它,面部表情抽搐了起来。

“不好吗?鉴于接下来的日子你很有可能忙到顾不上回家,这玩意儿很适合你睡在工作室。”

“谢谢哈。”

“客气了,要不要试试。”

唐澄脱了鞋,率先钻进去,凌熙也跟着钻了进去。

“你往边上挪挪,挤死人了。”

“你胖了。”

“你才胖了!”

两个人彼此贴着,把手交叠在脑后看星星,世界仿佛一下子沉静下来。

“凌熙,真为你开心。”

“我的澄,这段时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不过你别懈怠,以后也会接着添的。”

“对于你缠上我这件事,我还是有觉悟的。”

凌熙一把抱住唐澄。

“我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遇见你。澄,我终于不用再赊房租了,开不开心?”

“看你事业重启,爱情得意,就像我自己也做到了一样……”

“你以后少喝点酒吧,也不是小孩子了,是谁说没必要为了男人痛哭流涕,深夜买醉的?”

“我昨晚喝得很醉吗?没干什么蠢事儿吧?”

“没什么,没什么。”

唐澄松了口气,却也有一丝失望,都被凌熙看在眼里。

“他后天一早就走了,你真的不再争取一下吗?”凌熙说道。

深夜时分,沃夫传媒凌宇办公室还有人在忙碌的工作。

凌宇圈好最后一份文件,已经快要十点钟了。他将桌上的材料整理敲平,一抬头,才发现百叶窗外,整个公司都已经熄了灯。

手机的锁屏页面跳出一条来自高婕的微信,凌熙瞟了一眼便将手机丢进公文包,面无表情地起身将外套搭在手臂上,走出办公室。

Y-home咖啡馆已经没有客人,储时站在玻璃落地窗内,将一张特饮海报贴在玻璃上。

海报上是拉着粉色心形咖啡花的秋季特饮。储时用手将海报细致地捋平,在那颗双拼的心上停顿片刻,失落地抿抿嘴,然后转身锁好门,抬头望一眼凌宇办公室所在的漆黑的38楼,默默走了。

凌宇从不远处的建筑后转出来,目送着她,直到她彻底消失于街道的拐角。他不由自主地走向那个海报,用手触摸着刚才储时手掌停顿过的地方。周围的世界变成模糊的光点,在落地窗的另一面,储时的幻影出现,凌宇的想像画面中,两人隔着玻璃将手掌贴在一起。

凌宇内心许下了愿望:等我还完高利贷,清清白白地喜欢你。

忽然,凌宇的手机在公文包里响起,他从晃神中清醒,不情愿地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厌恶不由自主流露出来。再抬头时,凌宇惊讶地看见储时转过拐角,好像遗漏了什么东西,一边低头翻找背包,一边朝着Y-home走过来。

有那么一个片刻,凌宇犹豫着要不要上去,但很快就清醒过来了。在储时抬起头的那个瞬间,他一个闪身躲在建筑后面,将手机的音量调成静音。储时感应到什么四处张望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发现。凌宇则靠在墙边,手机一直垂在身侧,无声地亮着。

黑夜漫漫褪去,阳光逐渐照射进城市。

繁忙都市的十字路口人头攒动,人行横道的指示灯闪着绿色的通行小人标志。

正装的白领们如同两条逆行的游龙,彼此交错而过,这里面就有第一次穿正装的莫格利。

今天是他在墨子资本的第一个工作日。

莫格利的办公室是简约的现代风格,一应办公待客设施应有尽有,休息区还摆放着一个全身按摩椅。莫格利这里看看,那里摸摸,随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书挡,看了一眼,是个人头,果断放回去摸摸他的脑袋。

走到落地窗前,拨开闭合的百叶窗向外望去:公司的办公区,工作人员们穿梭来去,相互交谈、忙碌着。莫格利“咻”地长出一口气,终于适应了这个环境,走到按摩椅边,不由自主地放松狼蹲上去。

突然,办公室门动了,两个工作人员微笑走进来做自我介绍。

“莫先生好,我是您的秘书顾源。森木度假村开发项目的总负责人是李总,作为顾问您要全程配合他,一些重要信息,我会帮忙传达。”

“莫先生,我是森木度假村开发项目最初的参与人员,叫我小王就可以了,项目的详细内容稍后我会以邮件的形式发给您,财务上的问题也可以交办我。

莫格利佯装镇定,绅士点头。

“嗯,很高兴认识你们,希望未来我们可以精诚合作,完美配合,一起努力吧。”

森木度假村项目,莫格利坐在办公桌前翻阅文件,锐利的眼睛迅速抓取重点信息:幅员面积1344平方公里、景区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最大湖泊0.75公顷、徒步10分钟即可到达的森林氧吧……

不知不觉已经下午1点了。李昱珩一脸严肃走进来,将一叠材料递给莫格利。

“明天森木度假村有个启动仪式,你需要代表我出席,具体内容流程表里都有,你熟悉一下。”

“好的,没问题。”

待李昱珩离开后,莫格利才送了口气,随手翻了翻流程表,一片广袤森林的配图映入莫格利眼帘。莫格利看着图一个晃神,儿时记忆突袭一般闯入意识,倏忽而逝。

“……鸟兽惊恐四散,莫格利拼命奔跑想要逃离危机……”

“砰”地一声,莫格利从意识中抽离,才发现自己把文件掉在了地上。莫格利摸了一把额头,已是一层冷汗,一种隐忧爬上心头。

黑暗中,是小莫格利奔逃的声音和喘息。

黑漆漆的森林里,几道刺眼的电筒光来回晃荡。

狗叫声、不断靠近的脚步声,一起更迭交织,愈发响亮,最后变成巨大的刺耳枪响。

凌熙的叫声仿佛从森林深处传出,遥远、虚幻。

“醒醒!”

莫格利被梦魇压住,不安地在沙发上翻身,脖子上布满细密的汗。凌熙蹲在沙发边,不断地温柔摇晃他。

“你听见了吗?快醒过来,我是凌熙!”

莫格利“腾”地坐起,从梦靥中惊醒过来。看到凌熙的那个瞬间,莫格利像劫后余生一样,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两个人并排坐在唐澄家的天台上,喝饮料聊心事。

“你说那个感觉又来了,是什么意思?”

“凌熙,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气球爆炸?”

“记得啊,你一路躲进帐篷,还说枪什么的。”

“后来我就经常梦到枪声,梦到猎狗和人追着我在森林里跑……其实那不是噩梦,是我小时候经历过的事。”

“不是梦?真有人端着枪追你吗?”

“从我记事开始,我就和护林人爷爷在森林里生活,他教我走路、吃饭,也是他和我一起决定收养小狼。七岁那年,有一天我又跑去找他,还没到木屋,就听到他拼命朝我大喊:跑啊!愣着干嘛,快跑!”

莫格利说到这里,手不自觉地抖动着,凌熙抓住他的手,用力握了握。

“我来不及细想,调头就往回跑,身后有猎狗叫着追上来,我没留神被藤条绊住了。我以为我死定了,没想到这时候小狼出现,挡在我身后……我爬起来继续逃,就听到‘砰砰’两声枪响……再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莫格利的胸口急促地起伏,遥看星空,眼里流露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凌熙看到莫格利的嘴唇,牙关,肩膀,眉头,尽管十分用力压制,还是不由自主地抖动着。她将莫格利抱进怀里,用温柔地轻拍和耳语来安抚。

“没事了,我在,不要再想起这些,不好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

“凌熙,我真的很怕……当年枪响把爷爷和小狼都带走了,我绝对不会再让身边人因为我发生意外!”

“莫格利!我发誓,你不会失去我!”

星空之下,凌熙的眼睛闪着动人的光芒,在那一刻,照亮莫格利的心。

“凌熙,我爱你。”

“我也爱你。”

凌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在领口处摸索掏出那枚莫格利珍视的狼牙。

“这颗狼牙,还是给你吧!”

“比起自己,我更不想让你受伤害。”

“那你怎么办?”

“我吗?一直害怕着,然后要挟你陪我,我赚了。”

凌熙忽然想到了什么,跑去屋里拿着一张黄纸蹦蹦跳跳地回来。

“这个给你,我的辟邪符很灵的!”

莫格利看了一眼符咒,黄纸上画着凌熙萌萌的莫格利简笔小像,张着嘴凶神恶煞吐出两排字:

——妖魔鬼怪勿进,当心熙爷咬你!

“嗯,凌熙,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陆子曰离开的日子终究还是到来了。

他和冯知言手握机票,并肩在安检门口预检处排队。陆子曰有些心不在焉,下意识四处张望。

“子曰,到了,我们进去吧?” 冯知言提醒陆子曰。

“……好。”陆子曰似乎有些失落。

陆子曰往前迈步,最后一刻,身后忽然传来高跟鞋踢踏奔跑的声音。仿佛屏蔽了一切杂音,最期待的唐澄的喊声在他身后响起。

“陆子曰!”

陆子曰回过头,来去的人流变成虚焦的光点,光点对面,唐澄就站在那里,眼底满载无数要说的话。

冯知言看看唐澄,又看看陆子曰。

“我先进去了?过关等你。”

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唐澄看了一眼陆子曰手里捏着的机票,心一沉,强挤一个笑。

“你们要走了?“

“嗯。”

“我来接客户,顺便看看你。”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有话要对我说呢。”

唐澄看着陆子曰的眼睛,欲言又止,内心不断翻腾着一个声音——不许走,敢从我身边迈开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陆子曰期待地看着唐澄良久。唐澄微笑着掩饰难过。

“虽然分手了,还是朋友!认识一场,我也没有什么东西能给你的。这个你拿着吧,路上不会太辛苦!……祝你们一路顺风……”

说着唐澄怯怯地从身后拿出一个U型枕。

陆子曰又心疼又生气,一把从唐澄手里拽过枕头。刚转身,还没走几步。

“陆子曰!”

陆子曰回眸,唐澄微红着眼眶站在那儿,陆子曰怔住。

“最后再抱一下吧,行吗?”

唐澄嘴唇紧紧咬在一起,指尖紧紧攥进手掌,生怕一放松,眼泪就飙出来。陆子曰全部看在眼里,他再也不想演戏,走过去扔下包,抱住唐澄的脸吻了下去。有那么一刻愣神,唐澄的脑袋“嗡”地炸开,耳边是持续地耳鸣声。

终于,她清醒过来,一把推开陆子曰。

“你疯了吗?”

“嗯。”

进入安检后的冯知言独自坐在窗边,窗外航班一架架起飞和降落。她觉得每架飞机就像是每个人的人生,有着详细的计划和时间表。

回忆起了和陆子曰参加同学聚会的那个夜晚的对话,冯知言感到释怀。

“子曰,你可以给我一个承诺吗?”

“知言,对不起,我没法给你这个承诺。”

冯知言深深吸了一口气,紧张提着的肩缓缓下落。

“你终于说出口了……我也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是我的错,不该拖到这种关头才说。”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 分道扬镳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 东海出狱
热门: 禁咒师 杀人株式会社 我穿成了反派的哈士奇 以武冲霄 夜蝉 汉乡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天生反骨[快穿] 貌似高手在异界 七界传说前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