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分道扬镳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曲线救国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重组团队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咕噜咕噜,一阵滑板滚轴转动的声音由远及近。储时的头发在阳光里头发翻飞,金色的阳光在她身上镀上一层发毛的镶边,看起来青春时尚,充满生命力。

高婕走出Y-home门口,两人正好擦肩而过。高婕看见储时回眸一笑,似乎整个风和日丽都融化进她的眼睛。这一幕,与凌宇拍的储时无人机的样子重合。

这一瞬间,高婕好像突然明白了自己输得惨烈的原因——储时的青春、洒脱、纯真她从来都没有过。她颓然地呆立在原地。

储时看着高婕痛苦地揉搓脸颊,手上的戒指十分明显,似乎非常熟悉。突然想起那条凌宇的朋友圈。图是凌宇和高婕牵在一起、戴着婚戒的手,配文是——和我唯一最爱的你……

储时也不知道自己在低落些什么,只是抱着一大瓶水,拼命喝。喝着喝着,储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只得快点钻进Y-home,生怕有人看见。

Y-home的吧台上,李珊边打电话边走到吧台准备点杯咖啡,电话似乎没通。

“郑理怎么回事,电话都不接。”

李珊嘀咕了一句,正好被买好三明治准备上楼的白艺凌听到。

“您好,您找小郑总吗?他在开会……”

李珊放下手机,打量白艺凌,露出笑脸。

“你就是那个跟郑理一起开会,一起出差,能全方位掌握他行踪的那个秘书,白,白……”

“白艺凌。”

“那就对了,他要不在,正好我有事问你,坐!”

李珊和白艺凌相对而坐在靠窗的位置,李珊点了两杯咖啡和蛋糕。

“艺凌啊,你可能是除了我和他爸之外,每天跟我们郑理相处时间最长的人了,他的情况,你一定比我们还清楚。”

“肯定的。”

李珊身体前倾,靠近白艺凌,一副一定要挖大秘密的姿态。

“你老实告诉我,我们郑理到底有没有谈恋爱。”

李珊的眼里全是探索欲,白艺凌被噎住。

“这个……还是让郑总亲自回答你比较好。”

白艺凌掏出手机,默默给郑理发了微信:速来Y-home。

李珊注意到白艺凌气质优雅,落落大方,想来郑理有这样一位能干的秘书颇为满意。

“我看你年纪,应该不到三十吧,保养的真好。”

”三十三了。”

沃夫传媒办公室,三三两两的人从会议室走出来。

郑理用胳膊肘拐了拐凌宇。

“你最近怎么心不在焉的,别忘了下午约的球啊,我已经订好地方了。”

“打完再去喝一杯吧。”

“你这刚结婚,舍得把老婆留在家,一个人吃晚饭啊。”

凌宇僵硬的嘴角抽了抽,故作轻松。

秘书走过来,好奇地看着郑理。

“小郑总,刚才在咖啡馆看见伯母,她不是来找您的吗?”

“我妈?找我?”

“是啊,我看到艺凌姐在咖啡馆招待伯母呢。”

郑理脸上流露出一丝担忧,这才意识到掏手机。

“凌宇,看来只有下次约球了。”

不等凌宇回复,郑理狂奔向电梯。

气喘吁吁的郑理推开Y-home的门,结果却发现白艺凌和李珊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两人有说有笑,十分开心。

“妈!”

“儿子,快过来。”

郑理顺势坐到白艺凌旁边,在桌下轻轻握住白艺凌的手。

“妈,怎么突然找我……秘书了,您这是玩严刑逼供,还是糖衣炮弹?”

“我可要大力表扬你这位秘书。人好,大方,气质出众。别看人家三十三岁离了婚,但依然活得很有自我啊,这才是独立女性该有的样子。”说着李珊抓住白艺凌的手,“艺凌啊,谁娶了你,真是他的福气。”

“妈,我也觉得她很好。”

“说到感情,妈妈可要批评你了。”

李珊转而假装严肃起来。

“听说人家凌熙昨天都把男朋友带回去了。当年可是人家女生倒追你,现在倒好,后来居上了。”

“挺好,不用在我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

“你跟凌熙真的没有希望了吗,要不再努力努力看看。”

“没希望了。凉透了。人家都有新男朋友了。你也死了这颗心吧。”

李珊看着白艺凌:“艺凌,你瞧瞧你的领导,老大不小了,还没个正经。唉,我就遗憾啊,凌熙这么好的女孩……凌熙你认识哇?”

“认识,我们住对门,关系还挺好的。”

“那就好办了。你帮我撮合撮合他们,复合我看也不是没有可能。”

“妈,你怎么这样。”郑理似乎有点生气。

“艺凌也不是什么外人。你跟凌熙本来就是青梅竹马,从小都睡到一起,有什么好紧张的。”

白艺凌维持着笑容,在下面揪郑理,郑理英俊的脸庞都变形了。

“妈,我有女朋友了。”郑理实在忍不住了。

“真的?谁啊?”李珊表现出激动的样子。

郑理对着白艺凌做了个魔法手势。

“Duang!我们在一起了。”

“我不同意!”

“为什么,你不是说她很好吗,不是说相见恨晚吗,不是说谁娶了白艺凌是谁的福气吗?”

“对别人来说可以,但对我来说就不行。”

“妈,你这不是双标吗?”

“我不想跟你争,我今天就撂一句话在这儿,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同意!!”

李珊起身,决绝转身离开。

回到办公室内的白艺凌,又进入了忙碌的工作状态中,不知不觉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郑理端着两碗泡好的统一藤娇牛肉面放到桌子上。

“又要陪我加班了,先吃点面填填肚子。”

看着白艺凌愁眉不展,郑理只能继续安慰。

“别想了快吃吧。反正我们的关系迟早有一天是要公开的,现在知道总比结婚前一天再通知他们好吧?”

“你还有心思说笑!反正我现在见过了你朋友,又见了你爸妈,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为什么要后悔?”

“你现在是不后悔,但是将来呢?20多岁和30多岁差别可能不大,可是你40我50呢?再往后你70我80呢……男人总是喜欢年轻美貌的,说不定哪一天,你对我就厌倦了呢?说不定有一天,你忽然想要个孩子呢?”

“你想那么多?那看来你已经和我做好了共度下辈子的准备?”

“喂,我说正经的!”

郑理笑着见状起身坐到了她的身边。

“我跟你在一起不是一时冲动,是想清楚了。年龄和孩子对我来说,都重要不过你。”

白艺凌看着郑理,很是感动。

“而且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虽然我有一个爱闹脾气想一出是一出的妈,但好在我还有一个能搞定她的爸啊!”说着郑理晃了晃手机,“老头子刚发来消息说已经搞定我妈了,你可以安心了。”

白艺凌简直不敢相信事情转机那么快。

“我爸是我妈的速效定心丸,以及包心贡丸。”

“什么包心贡丸?”

“就是把我妈的心思掌握在手里的意思啊!每次出事只要他一出手,我妈就立刻眉开眼笑。这一点我简直佩服到五体投地!”

“难怪,在公司里我就敬佩他处事周全稳重,没想到处理家务事也一样。这样的好爸爸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真是走了什么运……”

白艺凌话说一半转向郑理,却猛然见到他的脸已经离她咫尺距离,手也揽过了她的腰。情绪一下转成了暧昧,空气都变甜了。

“先别闹,还有一件事,让我说完……”

“你说。”

“池旭新组建的团队想要参与这一次的竞选,我想同意。一来两个团队有竞争更能看出优势,二来,我也有点私心……”

“在我们卿卿我我、如胶似漆的时候,你就跟我说这个?不同意!”

“为什么?”

“虽然他还了你的钱,但就凭这个人的人品,看着他就烦,我一烦就影响工作。再说了,放一个这样的人在你身边我不放心。”

白艺凌想了想觉得郑理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就不再提起这件事了。此刻的她,只想与郑理一直缠绵在一起,在这个浪漫的夜晚。

日子总是不断往前从不停歇,普华大学校园的学生们熙熙攘攘,享受着青春带来的美好时光。阳光照耀进的环形阶梯教室里,只有李昱珩一个人坐在最后的位置上。他抬眼看了看窗外的好天色,然后眯着眼睛打了个喷嚏。

正当他全神贯注地看着资料,忽感觉前方有个幽魂般的身影朝他走来,一屁股坐在了他前方的椅子上。他抬起头,见是摊在椅子上自由散漫的凌熙,李昱珩心里一颤。

“怎么了?你不会也终于感冒了吧。”

“如果是感冒那么容易解决倒好了。”

“那就是受挫了。不是信誓旦旦说给你三天时间就能把团队找好吗,看你现在这个无精打采的样子,是要打肿自己的脸了?”

“这一次还真是……不但我的脸会被扇肿,你的老脸也可能会在太平洋上漂浮,记得有空去把它捞回来。”

李昱珩“切”地一声笑了出来,随即恢复严肃。

“所以你被无情的拒绝了?”

“嗯。不但被拒绝,还被无情地教育了。”

凌熙看着天花板,一声叹息。兔兔、李凯和任何都拒绝了她,她不是没有努力过,她给兔兔发消息兔兔每次都转移话题,李凯的态度就更加强硬,而任何从来都不接电话。愧疚的凌熙甚至带着莫格利去敬老院看望了任何的外婆,她拼命想弥补自己的过去。

“根本没有理由回到我手下来啊!所以这个班子,怕是组不起来了。”

“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难道你要成事,不该借着介绍之名直接收买人心完成团队吗?”“所以大老板,我要是现在立刻修改文案,着手准备下一个团队,还会有机会吗?”

“有,等下一轮融资。一年以后。”

“什么!要一年?这一年里的成本、运营维持先不说,万一这期间别人做出了类似的平台抢占光了市场份额,我不就等于创业失败了嘛!”

“你要做好人,这不就是你求来的结果吗?”

忽然后门外响起了外卖员的叫喊声。

“双人份香辣鱼头,李昱珩。”

凌熙见李昱珩拿来了外卖,打开之后是一股香飘四溢的辣味向她滚滚袭来,凌熙沉醉在香味中欲仙欲死,目光也不由得被红色的鱼头吸引。

“你感冒,怎么还能吃这么辣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感冒吃重口食物无异于慢性自杀!”

凌熙捧着鱼头,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留下了莫名其妙的李昱珩。

校园内的长椅上,凌熙的背影正在抽动,像是猛烈地在哭,一边哭,一边时不时地因为抽泣而咳嗽。不远处的莫格利看到伤心的凌熙,朝她飞奔而来,一把搂过她,心疼状。

“凌熙,你怎么了?”

“有些人口味真的好重啊!好辣,真的好辣,辣的我眼睛疼……”

凌熙趴在莫格利的肩膀上,借着辣意呜呜地哭着,上气不接下气。莫格利懂凌煕真的难受,很是心疼,但不拆穿。

“辣就让眼泪流一会儿,没事了没事了。”

凌煕渐渐止住了眼泪,莫格利拿起凌熙手上的香辣鱼头,准备扔进垃圾桶,却被凌熙阻止。

“别,多浪费……”

“那我陪你一起辣。”

莫格利拿起鱼头吃了起来,食物里的辣味飘到了莫格利的鼻子里和眼睛里,莫格利狂打喷嚏,也开始流起眼泪来。凌熙看着莫格利的样子,一边流眼泪,一边不时被逗乐。

“凌熙,直接重组一个团队吧。你这么强大,说不定还没到半年你就提前完成目标,后半辈子我什么也不用干就只需要享清福了!”莫格利开始安慰凌熙。

“想得美。新的团队该找谁?我到哪里去游说?拿什么说服别人?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还得挂在别人身上的人啊!如果光给人画一块饼,别人会吃吗?所以真的组起团队需要多久?我心里完全没点逼数。可能一年,也可能……”

“如果这么为难,你不如再去试着说服任何……”

“我为她做的事只是为了弥补过去。她现在有了自己的事业,晋升也指日可待,我怎么好意思断了她的前途呢。再说我开口,她也未必就肯从啊。”

凌熙说着大道理,不知不觉有些落寞。莫格利看着难过的凌熙,把她揽入自己的怀里,似乎他也在思考着什么。

“听好了,因为你现在没那么完美,所以就是体现我作用的时候了!我不允许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只要能实现你的理想,一年、十年都没有关系。我这么牛逼,排队给我offer的人都能搭人梯登月了,养你到老,完全不是负担。”

凌熙看着莫格利,忽然觉得很感动,又觉得好笑。

“夸夸其谈,你脸皮比板砖还厚!”

“切,不信走着瞧。”

送走凌熙的莫格利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周围的学生们似乎也都形色匆匆。

莫格利挂掉了环保组织的电话,长叹一声。一抬头,见到的是李昱珩正站在他的面前。两人目光对峙,像是棋逢对手。

“李先生,我现在还是你的筹码吗?”

“你想要换什么?”

“那个职位你还需要我吗,如果还可以的话,我想换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给凌熙的一个机会。”

林华凤和易家言离婚似乎越来越近了。

当事人约了两边律师今天在Y-home咖啡馆见面,使得陆子曰和唐澄又不得不见面。

“唐律师,今天林华凤把我们叫到这里来,不会是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易家言问道。

“阿姨只是让我来,什么事她不肯说……”唐澄也不知道。

“唐律师、陆律师,易家言,今天我来,是来同意离婚的。”林华凤的话语打破了宁静。

林华凤从包里,拿出了离婚协议书。唐澄失望地望向陆子曰然后收回目光,陆子曰也看向唐澄,然后挪开了目光。

“谢谢你们帮我找到了鞋子,只是鞋子已经太陈旧了,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了。” 林华凤友善得对陆子曰和唐澄说道:“我以为它应该还是原来的样子,看来岁月真的会改变很多。”唐澄似乎还想挽救什么,但却无法开口。

林华凤似乎看出了她的为难:“争执了这么多年,纠缠了这么多年,实在没精力继续搞下去了。老易也说的,我们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这个婚姻变成了今天这样,离不离,又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既然不后悔了,我们隔天就去把手续办了吧。”易家言说道。

“行,正好今天趁着两位律师在场,我们把财产分割也草拟了吧。”

“哎……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也没给家里添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看着什么顺眼,就拿什么吧。对了,家里那两口珐琅锅你当宝贝似地抱着,就归你吧。”

“那个我当嫁妆陪嫁来的唱机,你喜欢就拿去吧。”

“那怎么行,那是你的东西……”

“别说它是老古董了,就算它是最新款,你摆在我面前也是对牛弹琴,废铁一堆。你拿去听还算是有点价值……”

“好,那谢了。我的做的那个衣橱就送给你了,就当纪念吧……”

看着这对即将陌路的老夫妻,唐澄和陆子曰一声叹息。

唐澄和陆子曰一起走出咖啡馆,如释重负。两人之间,似乎生出了一堵厚重的墙,全然阻隔了所有讯息。唐澄看向走在前方的陆子曰,虽有千言万语,但归结到嘴边,只能生出两个字。再见。

唐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陆子曰一笑,然后转头向左边走去。陆子曰并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唐澄离去。随后,陆子曰向右转。

两人一左一右,分道扬镳。

夕阳西下,金红色的阳光把街边的长椅也染成了金黄的色泽。

林华凤有些累,她坐在长椅上,眺望远处。忽然,一个红薯递到她的眼前,她抬起头一看,是易家言。

“出来的时候看到有卖烤红薯就想到了你,你不是最爱吃这个吗?”

林华凤接过红薯吃了起来,易家言在她旁边坐下。

“要是你以前也能这么体贴我,说不定我们还能长久一点。”

“要是你过去的20年天天像今天这么好说话,说不定我们还不会走到离婚这一步呢。”

两人相视而笑,看向前方草地。

易家言的红薯渣掉在裤子上,林华凤本能地伸手想帮他拍,但手伸到一半,停住了,又缩了回去。

“老易,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年纪一把了少用点刻刀,眼睛都快怼起来了。有什么困难告诉我,夫妻一场,能帮我就帮。”

“你也是。年纪大了也要找点兴趣爱好,不要老是和那几个阿姨唠嗑了,没营养。我看社区开的书法班、绘画班都不错,你年轻时不也爱那些吗,重新拾起来也可以嘛。”

“你管我。”

“不管怎么说,这么多年了,有你照顾,还是挺好的。”

镜头渐远,夕阳西下,两个背影并排坐在椅子上,被夕阳拉长影子的感觉既美好,又萧条。

夜色中,陆子曰走在回家的路上。

走到自家楼道口,忽然见到一个身影倒在地上。

难道是唐澄?陆子曰飞奔过去,扶起一看果然是。却见她脸颊通红,浑身酒气。

“陆子曰,你个大坏蛋、小白脸、怂包蛋!”唐澄说着醉话。

“什么玩意儿,醒醒,醒醒,这里是我家,要睡回去睡!”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曲线救国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重组团队
热门: 破碎海岸 魔兽世界:巨龙的黎明 变身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网游之三国无双 光头武僧在都市 碟形世界4:实习女巫和冬神 鱼馆幽话2 谋杀官员1:逻辑王子的演绎 犯罪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