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曲线救国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真言伤人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分道扬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格利一把抓住凌熙的手。

“分手!你怎么这么不坚定!”

“那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刚破壳的小鹅会在睁开眼的第一瞬间,把看到的那个动物当妈妈,这就叫“印刻效应”。你是我来人类世界看到的第一个动物。”

“所以,你对我的喜欢,只是印刻效应的结果吗?”

“这只是个类比。我承认,一开始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更像依赖。可后来,这种依赖变成了喜欢。”莫格利解释道。

“喜欢一个满身是缺点的人干嘛,太无聊了找罪受吗?”

“你是有很多缺点,可谁没几个缺点?而且你一直在努力,让自己更好。我喜欢的,恰好是这样真实的你。”

凌熙看着莫格利真诚的眼光,自觉有些动容。她握着莫格利的手,弱弱地询问。

“那要是我以后没有工作,没有事业,只有一身的臭脾气,你还会喜欢我吗?”

“没有工作没关系,我可以养你!我已经找到工作了。暂时保密!反正是一份我喜欢的工作。”

凌熙看着莫格利,觉得他是如此的值得信赖和依靠。窗外的月色朦胧,凌熙憧憬着美好的日子或许越来越近了。

新的一天,鳞次栉比的高楼在沐浴在阳光中,彰显着勃勃生机。

早些时候白艺凌答应了郑理参加同学聚会,真到了这天却紧张了起来。聚会地点选在名人公园的一块户外草坪,大家都如约而至。

“程序小王子(郑理)、恬淡诗人(陆子曰),好久不见。”

同学瞥见郑理和陆子曰都带了自己的另一半,调侃起他们。

“原来你们不是一对啊!哈哈。当年你们同吃同睡,差点以为你们就这样搭伙过一辈子了。”

郑理和陆子曰互看对方一眼,笑着化解尴尬。

“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白艺凌!我追了好久才追到手的女神!”郑理和同学们介绍起了女朋友。

“这位是我女朋友,冯知言。”

“我是子曰的同事,普华大学古典文学老师。很高兴认识你们。” 冯知言自己补充了一句。

愉快的音乐中,众人开始户外BBQ。

郑理喂白艺凌吃东西,调皮地偷偷亲了口脸,白艺凌羞得捶了几下郑理。

冯知言把一串烤土豆递给陆子曰,想喂他,陆子曰用手接住,却礼貌保持距离。

男生们正在窃窃私语这两位美女。不远处的桌子旁边,女生们正在热聊。

最后男女生们合并在一起,开始玩起“默契大考验”的游戏。

女伴甲举起手机:“默契大考验第一题,哦买噶,好劲爆,请问另一半的生理期是什么时候?”

所有女人们都期待地看向男人,男人们却表情复杂。

“……月初发火的时候,应该就是。”一位同学答道。

“我不知道。”陆子曰冷静地说。

“每月20号左右。”郑理则充满自信。

男人们惊呼看郑理,女人们却都羡慕地看向白艺凌。

“第二题,请问另一半最喜欢吃的食物是什么?”

同学甲:“这个我知道,垃圾食品!”

同学乙:“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海里游的,只要能吃的她都喜欢。”

陆子曰犹豫了一下:“应该是……食堂的饭吧。”

郑理微笑着说道:“原来是三文鱼蔬菜沙拉,现在喜欢吃……我做的饭。”

众人哇哦齐声起哄,冯知言有些小失落,白艺凌开心地笑起来。

“第三题,请问另一半最喜欢喝的是什么?”

同学甲:“奶茶。人体的身体70%是水,女生70%是奶茶。”

同学乙:“奶茶+1!”

陆子曰这次颇为确定:“乌龙茶。”

郑理说道:“她不喜欢喝含糖饮料,开水煮沸3分钟,凉至40-50度,清肠养胃。”

听着郑理的回答,众人就差膜拜他了,无疑这次同学聚会郑理和白艺凌成为了大家的焦点。

聚会散场后,陆子曰和冯知言并排走在路上,相顾无言。良久,冯知言打破沉默。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喜欢喝乌龙茶。”

“应该记住女友喜好的,我还做得不够好。”

“我们好像有段时间没这样一起聊天了。你还记得我的梦想吗?”

“朝看红霞,晚观夕阳,执子之手,与子白头。”

冯知言莞尔一笑:“谢谢你还记得,我就是梦想着,不管走到哪儿,国内还是国外,身边都有一个人陪着,白首不相离。”

陆子曰听出了冯知言的言外之意。

“你出国的最后期限是几号?”

“两个星期后。”

“时间有点赶,我很多材料还没来得及准备。”

“我知道,移民出国是件大事,需要考量的因素很多,理性上我也不想给你压力。”

冯知言顿了顿,鼓足勇气,看着陆子曰。

“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也没有要求,只是想让你陪在我身边就够了。但在一起久了,人就变得有点贪心。我要的不多,我只想再多要一点点。”

片刻的安静和沉默,冯知言直视陆子曰的眼睛。

“子曰,你可以给我一个承诺吗?”

……

唐澄和陆子曰似乎渐行渐远,但这段日子唐澄和陆母的关系却越走越近。

这天她们手挽着手,提着一堆菜,有说有笑地走进屋,熟络得就像是相识多年,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陆母主动帮唐澄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精心挑选的年轻款式新拖鞋,看起来很时尚。

“超市打折款,随便买的,别嫌弃啊。”

“给我的?”唐澄略显疑惑。

“演了我这么久的儿媳妇,再怎么说,做戏也要做全套吧。”

“那好,我继续演好角色,努力完成任务!”

陆子曰骑着单车进小区,碰到隔壁大叔。

“哟!子曰回来啦,你妈跟你女朋友前脚刚买菜回家。”大叔向陆子曰打招呼。

陆子曰一头雾水,他掏出手机,冯知言几分钟前刚发来微信说在家啊。忽然他意识到情况不对,脸上的笑容有些抽搐。

陆母还在兴致勃勃地跟唐澄讨论“策略”,陆父乐呵呵地也凑过来听。

“你这次在老贺面前叫我“妈”的时候,还是有点拘谨,不够自然,下次可以稍微演绎得再夸张一点,尾音拖长一点。来,演示一下。“

“现在?”唐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麻将桌上的道理懂哇?时刻做好充分的准备,才有可能自摸三家,胡个大的。来,你喊一嗓子听听看。”

唐澄有些尴尬,但还是轻声地叫了句。

“妈”~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好像真的变成融洽的婆媳关系。唐澄肆意地笑着,夸张地前俯后仰,笑着笑着突然卡住,脸上的表情僵硬。因为看见陆子曰推门而进。

陆子曰一脸严肃,他打量着自己的家:各种凌乱,门口放着唐澄的高跟鞋;桌上多了一副碗筷;沙发上的抱枕随意地扔着;茶几上的食物也从养身的水果变成垃圾食品……陆子曰的脸渐渐沉下来。

陆母先打破尴尬,同时也试探下儿子。

“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就明说了,我们很喜欢唐澄,准备把她当女儿了。”

陆父也跟着应和。

“我也举双手同意。”

陆母同时勾住唐澄和陆父肩膀,笑着说:“怎么样,子曰,别傻愣着不说话,你也表个态吧。”

陆子曰看着眼前这其乐融融的三人,像是默契十足的一家三口。

他走到唐澄身边,有些生气。

“我们之间发生什么都不重要,你来打我爸妈的注意算什么。即使靠着家人施压,我也不会改变立场。”

“你误会了,我没有这样的想法。”

“我妈跟你也没有直接血缘关系,随便叫‘妈’,是否不太稳妥。”

“我这样是因为……”

唐澄不好把陆母供出来,一时有点噎住。

陆母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

“因为唐澄是我的座上客,我请她来的。你以为人家心里就只有你啊,不能放一点位置给我们啊。不瞒你说,我们打算收唐澄为干女儿!”

陆子曰非常吃惊,更觉得诧异,也进一步误解了唐澄,于是一把把她拉进了厕所。

“我爸妈都是老实人,你到底使用了什么计谋和手段,让他们对你的观点发生180度大转变。

“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那种功于心计,做什么都是带着目的的人?”

陆子曰不敢跟唐澄对视,把目光移向别处。

“我知道,你在感情里赢惯了,所以一旦某一次处于下风,心态就崩了。如果跟我爸妈套近乎也是你赢的一种策略,那我明确告诉你。我们已经结束的那段关系里,是你甩的我,你赢了。行了吧。”

“喂,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我在你心底就那么不真诚?难道我对你爸妈好,就没有一种可能是我把他们看做是尊敬的长辈,可以依赖的朋友?!”

陆子曰沉默。

“还是在你心中,对我这个人的看法早就一棍子打死,盖棺定论,永不超生了?”

唐澄把头发扎成丸子头,一张落寞的脸倒映出来,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夜店女王,法庭上魅力爆棚舌灿莲花的金牌律师,好像一瞬间都没了,变成了一个被喜怒哀乐支配的普通女孩。

陆子曰有点于心不忍。他看向洗手台,杯子里多了一把粉色的备用牙刷;门口的防滑垫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灰黑色,换成了淡蓝色。

“你真的跟他们相处的很好吗?”

“陆子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恬不知耻地在这里感受到了很多年都没有感受到的家的温暖,跟你爸妈相处,让我觉得自己可以是一个被呵护的女儿。”

“你那么想来的话,以后请随意,反正我要出国了。”

陆子曰冷冷的看着唐澄,一瞬间,唐澄眼睛里的光芒都暗淡了下去。

送走了唐澄,陆父才有机会和儿子好好解释。

“儿子,唐澄还真没有从我们这里打过你的主意。反倒是你妈被欺负的时候,人家第一个站出来帮忙解围。”

“好,我知道了。”

陆子曰似乎有些懊悔,从父母的缝隙中挤出去。

他拿起手机想发个微信,在手机上删删改改,始终没有发送出去。

凌熙和莫格利手里提着刚刚精心准备的新鲜的水果和熟食,来到了凌正浩家门口。

莫格利刚准备按门铃,又踟蹰了片刻,转身好心提醒。

“友情提示一下,如果等会儿遇到什么事,要冷静,不要炸毛。”

“放心,我是来讲和的,又不是来讨债的。倒是你,第一次登门拜访,不知道我们家错综复杂的状况,我先给你兜个底。”

凌熙一把勾住莫格利脖子。

“不出意外的话,里面有四个人,我爸、文郁、凌宇、高婕。高婕这个人,傲气冲天,你尽量别跟她说话,别跟她对视。凌宇这个人虚伪,装腔作势,老是说没有用的屁话,你千万不要当真。我爸呢,在我这儿跟暴君一样凶,在你那儿跟客户一样客气。”

而文郁怎么描述呢,凌熙好像卡壳了,她努力搜刮大脑中关于文郁的形容,却始终找不到。

“莫格利,你知道妈妈的感觉吗?”

莫格利茫然地摇摇头,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受在两人中蔓延开。

“莫格利,我妈离开的时候我还很小,关于她的记忆,最多的就是在那个家里;也只有在家里的照片里、妈妈的衣服里,还能找到她的气息。”

莫格利看出凌熙的伤感,安慰地捏了捏她的肩膀。

饭桌上,一桌美味佳肴备齐,荤素搭配合理,鸡鸭鱼应有尽有。

凌正浩突然发问,却让气氛一下僵硬起来。

“凌熙,培训班学习得怎么样了?”

“……还行吧,反正体会到没文化要多读书的道理了。”

莫格利在旁边帮忙解释。

“凌熙在学校表现特别好,她的方案得到了墨子资本的认可,第一笔资金很快就要下来了。”

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筷子,目光瞬间集中过来。

“开发的什么项目?”凌宇好奇地问。

“这次不卖衣服了。简单来说,就是把一些有天赋的青年设计师召集到一起的网络平台。”

莫格利向众人进一步解释。

“凌熙为了完成这个平台的搭建,策划案前前后后改了有50稿以上,也咨询了很多业界大咖,这一次,她是认真的。”

凌正浩投来欣慰的目光。

“凌熙啊,看来这次是想跟我彻底划清界限,铁了心不来沃夫了。”

凌正浩看起来是抱怨,但嘴角露出开心微笑,凌宇默默看在眼里,内心充满紧迫感。

与此同时,高婕偷偷在给凌宇发信息。

“你们一家人演戏,干嘛要我这个外人来配合。”

凌宇回复信息。

“你不想继续吃的话,我可以跟他们说你身体不舒服。”

高婕不爽地瞪着凌宇,凌宇却面无表情。

高婕抬头,看见凌熙和莫格利十分有爱的样子,更加不爽。又给凌宇发信息。

“帮我夹菜。”

凌宇面无表情地帮她夹菜,然后把手机翻过去,不再理会高婕。

饭后高婕身体不适先回房休息,客厅的电视正在播放《悲伤逆流成河》,凌熙、莫格利、凌正浩、凌宇四人坐在沙发上,正看得起劲。

文郁端着果盘走过来,她把果盘往茶几上放,突然发现茶几下面的小相框露出一个角来,于是悄悄往里塞。结果却弄巧成拙,照片整个掉到了地上。

吧嗒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你们继续看电视,厨房还有红心猕猴桃,我再去切一些过来。”文郁极力掩饰。

莫格利看着这一幕,心生一计。

“凌叔叔,文阿姨。都没有见过叔叔阿姨年轻时候的样子。家里怎么没有照片?”

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很诡异。众人似乎屏气凝神,等待凌熙爆发的那一刻,结果凌熙却来了个180大逆转。

“是啊,客厅这面墙空荡荡的,你们不是拍了结婚照吗?”

“啊?”文郁异常惊讶。

“不挂起来浪费了。”

“空着也空习惯了,没事的。”文郁有些慌张。

凌正浩感受到凌熙的诚意,于是转身对文郁说。

“凌熙说挂起来,就挂吧。凌宇你去书房里拿一下。”

莫格利随着凌宇一起来到杂物间,他们从墙角抬起大相框,一起往外走。

“莫格利,这么长的时间,你一直跟我爸私下还有联系?”凌宇有点警惕。

“他偶尔会通过我问一些关于凌熙的事情,不算多。”莫格利解释道。

突然,莫格利眼神惊恐,随着他的视线,角落的柜子上,放着好几把模拟双管猎枪。子弹出膛的声音在莫格利脑海回荡,莫格利头翁的一声炸起来,他连忙用手捂住耳朵。手里的画框掉落在地,砸到凌宇脚上。

“嘶~啊!”凌宇叫了起来。

“对不起,我手滑了。……那个是捕猎用的枪吗?”

“那是我爸收集的模型,不是真的,你别碰到了。”

莫格利微微舒口气,心有余悸表情。凌宇一边揉脚,一边对莫格利的奇怪反应感到好奇。

结婚照被挂到墙上,整个家显得自然多了。

文郁捧着一本老相册,翻给凌熙和莫格利看。相册里有很多凌熙小时候的照片。

“这张是凌熙一年级的时候,第一当上少先队员。”

“这张是六一儿童节文艺汇演,你演一个小田螺,最后还得了一等奖。”

“还有这张,你特别喜欢这双男生球鞋。”

看着文郁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如数家珍,凌熙第一次意识到,在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去,文郁一直在默默付出。想到此,突然鼻头一酸。

“凌熙,我记得你穿着它去踢足球,回来的时候,只剩一只了。”

莫格利也调侃凌熙从小就有败家小姐的气质。凌熙作势要打莫格利,莫格利躲,带到文郁手中的相册。

凌熙和文郁同时弯腰去捡,两人的手在触碰到相册的瞬间挨在一起。

“对不起啊。”

文郁下意识抬头想回应,岂料却看见了凌煕真诚地看着自己,文郁似乎明白了凌煕的道歉不只是相册的事情。瞬间,多年来的委屈好像一瞬间都不见了。

“都是一家人,没有谁对不起谁的。”

终于熬到了饭局结束的高婕,回房后便一屁股跌坐到床上,郁闷地拿起枕头往地上摔。摔完枕头还不过瘾,又把凌宇书桌上的书、装饰品、各种盒子发疯般,一股脑全部扔到地上。乒乒乓乓中,屋子一片狼藉。

突然,一个盒子掉落在地,盒子被摔开,一个U盘掉落出来。高婕捡起U盘,脸上露出孤疑的表情。

凌宇推开门,眼前是一片狼藉的房间。高婕背对着凌宇,坐在书桌旁,一言不发。凌宇并不想往里走,只靠在门框上,无奈地摇头。

“你又是哪根神经不对,整个屋子都被你摔碎在地上。”

高婕却冷笑道:“还好我神经不对,才会发现你猥琐偷拍别人的视频。”

凌宇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野外、无人机、女孩,原来你心底还装着个童话幻想。”

凌宇三步跨作两步,避开地上的各种狼藉,狂奔到书桌旁。但还是晚了一秒,高婕移动着鼠标,点击清空回收站。凌宇一把推开高婕。整个人快要扑进电脑,狂敲击键盘,想要重新恢复文件,却始终失败。

“她有什么好的?”

凌宇无应答,他眼睁睁得看着进度条读到了最后,叮的一声。文件永久删除,恢复失败。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凌宇的头耷拉下来,无比颓丧看着高婕。

“你别碰我。”

凌宇推开高婕,愤然出门,高婕被推到在旁,也面如死灰。

第二天,高婕戴着墨镜,打扮时尚,踩着高跟鞋朝Y-home咖啡馆走去。走到门口,她犹豫了片刻,拉下袖子,遮住手臂上的擦伤,推门而入。

吧台服务员小哥热情招呼。

“您好,请问要喝点什么?”

高婕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储时的身影。

“我找她。”

说着高婕拿出手机里储时无人机回眸一笑的截图。

“你找小储时吗?她还没有到。你是她什么人?需要我留给信息给她吗?”

高婕并不理会,转身就走。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真言伤人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分道扬镳
热门: 眼之壁 八犬传·柒:关东决战 单恋 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 被偏执神明盯上后[快穿] 万能数据 七宗罪11:消尸世界 乡村欲爱 绿茶翻车指南[快穿] 娱乐圈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