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卖力撮合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酒后真言 下一章:第三十章 保持距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美好的情感总是让人痴迷,而另一些则让人烦恼。

这天,凌宇约了高婕在高档餐厅见面。

早到的凌宇一人坐在位置上发愣,桌上摆了几盘精致的菜,凌宇面前的酒杯几乎已经见底。

不一会,高婕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坐在了凌宇对面的空位上。

凌宇完全没看高婕的指甲,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推到她面前。

“补漏洞的钱在这里,你拿去吧。”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钱?”高婕非常惊讶。

“我造成的损失没必要让别人来承担,这笔钱你就收下吧。”

“什么意思?什么叫别人?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我们不是,我们……分手吧。”

高婕一愣,然后开始笑起来,掩饰尴尬。好一会,高婕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她忽然“唰”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脸色煞白,表情严肃。

“我就当你没说过。”

高婕拿起包就想往外走,可是凌宇的声音分明在她身后响起。

“我已经说过了。我说出口就没打算退缩,你听到了。”

高婕回过头,举起手中的手提包朝着凌宇的后背砸去。

“这么多年付出的青春和感情,你拿什么补偿?你高兴在一起,不高兴就分个手,你把我当什么了?我高婕是你挥来呼去的人吗?就算要甩,也是我甩你好不好!”

“也可以。如果这么想你能开心的话……”

凌宇狠下心,起身就走。高婕感受到凌宇快擦肩而过的瞬间真的心慌了,一把抓住了他。

“那个我说要吃虾就剥给我吃、我说要看话剧就陪我看完、我说要去看海就立刻带我去的人去哪儿了!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可以忘记的吗……”

凌宇张口想对高婕说什么,但最终闭上嘴,迈出步子向外走去。

高婕从背后抱住凌宇。

“别分手好吗,这次算我求你。”

“对不起,我从小没了亲生父亲,念书的时候是为了我妈活着,因为要为她争一口气;现在还是为了凌正浩活着,因为不能让他失望。这种为了别人活的日子太累了,我现在想为自己活一次。真的对不起。”

“凌宇!你这么狠心,其实是为了那个叫储时的人吧?”

凌宇顿了顿,毅然决然的向门口走去,眼神从歉意展现出凶狠的样子,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凌宇带着沉重的心思走到商场里,见到的是不远处的商场活动区搭着一个造影的小屋子,而正巧储时在旁边和几个小孩子玩得高兴。储时天真无邪的笑容,让凌宇暂时忘了眼前的烦恼。

似乎感受到关切的目光,储时抬起头来,见到了凌宇。

“储时,你那天打电话给我很烦恼的样子,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哪有这么容易解决,还六神无主呢。和他一起做活动的时候也没话讲,去食堂打饭还在半路遇到了他,吓得我饭也没吃成,哎,真是头大死了!”

“我最近攒了很多冷笑话,你要是想听,以后一直讲给你听。”

“好啊好啊,凉拌冷笑话吃下去很凉爽的,总有一天要被你冷死。”

“但……在给你讲很多冷笑话之前,有个事情我一定要弄清楚。’

“嗯?”

凌宇认真地看向储时,眼里似乎闪着光。刚想开口,手机铃声又不适时地响了起来,凌宇伸手按掉了铃声。

“那天你跟我说的烦恼,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有一种情愫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蔓延。储时看着凌宇的眼睛,感觉心跳有点快。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凌宇在等着答案,储时在思索着怎么说,一秒钟,很漫长。

储时刚想回答,凌宇的铃声再度响起,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凌宇掏出手机,不耐烦地接起高婕的电话。

“你到底想怎么样?”

“有个东西,我觉得你应该有兴趣看到。”

与此同时,一条带图的消息发了过来,凌宇点开图片,立刻脸色大变。高婕发来的正是躺在凌宇抽屉里的那份合同的照片。凌宇躲到一边,高婕的声音在电话里传来。

“我还以为你傍上了什么大款才那么有勇气和我分手,顺带还上了那笔钱,原来是在公司的合同里动了手脚。你做的那个假合同,捞走了多少钱,你不怕你爸知道吗?”

“高婕,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现在马上过来跟我结婚!”

高婕继续说道:“想一辈子!是你自己无法放手优渥生活的,如果你真的做好了为她放弃一切的准备,现在还会受制于我吗?所以你们注定不能在一起,总有一天你也会对不起她!赶紧给我滚过来。”

凌宇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此刻凝固了,他傻傻地怔在原地,像失了魂魄。为了填补高婕那边的损失,他不但借了高利贷,还私自在公司的合同上做了手脚,原本想这一切都是为了摆脱高婕的束缚,没想到成了把柄。站在一旁的储时,被刚才一个小朋友拉进了造影小屋内,两人在幕布后玩耍,摆出pose。看着储时的天真和悠然自得的样子,凌宇心如刀割。他伸出一只手,重叠上储时映出影子的手,像是一对情侣,牵手在一起。

储时从小屋里跑了出来,见到凌宇愣神的样子,觉得有些隐隐不对。

“怎么了,你有事吗?”

“我要结婚了。”

储时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

“是,是吗……”

“也正好,你有喜欢的人了,我也有喜欢的人,我们会幸福的。”

商场的活动区里,储时站在小屋旁,凌宇站她的对面,两人互相望着对方,距离虽隔不远,但仿佛相隔了银河。

为了赶为李昱珩做衣服的任务,凌熙这两天忙坏了,不自觉的在图书馆外的长椅上睡着了。

她的手正死死捏着笔记本电脑,靠在长椅上,睡得毫无形象,也没接到莫格利的电话。睡熟的她险些倒了下去。忽然,一只手将她扶了起来,小心地平放在了长椅上。凌熙瞬间醒来,睁眼看到的是李昱珩。

莫格利一天没找到凌熙,在街上寻找跑得气喘吁吁。

忽然见到转角处的车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莫格利停下脚步定睛一看,正是凌熙。凌熙正坐在副驾驶座上,与驾驶座上的李昱珩有说有笑,完全不陌生。莫格利有一股无名之火向上窜起,他捏着拳头,想要上前从车里拎出凌熙。想了一会儿,渐渐松开拳头,转身回家。

回到唐澄家的莫格利在客厅里来回走动,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忽然,门被打开,莫格利瞬间跳到了沙发上抱住了抱枕,妄图想伪装成还在睡觉的样子。莫格利一抬头,“来人”正好一回头,和莫格利的目光对上,竟然是储时,两人顿时尴尬。

“咳咳咳,我以为是凌熙……”

“咳咳,我以为你睡着了……”

储时尴尬地想要往楼上走去,但脚下犹豫,想折回,又想往前走。莫格利也同时在尴尬,想抬腿下地回帐篷,又转身重新抱着抱枕。

“我……”

“我……”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十分尴尬。

莫格利挠了挠头,干脆跳下沙发,走到储时跟前一拍她的肩膀。

“我又不是教导主任,有什么话那么难以启齿,想说就说吧!“

“那个……我想了很久,我觉得还是应该对你说明。我虽然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是我对你,不是喜欢。”

莫格利长长得松一口气:“那就好!哈哈哈……”

“哈,哈,哈……”

“我就知道你跟我兄妹一般的革命友谊生不出什么花儿来,我正好也想说,我也是!我看到你只是很亲切,我没有亲人,所以把你当做妹妹看待,仅此而已。”

储时听到这句话,这才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真的吗!你早说嘛,吓得我没吃好没睡好,就担心被凌熙姐一脚踢回美国,都快抑郁了!她还在生气嘛?”

“嗯……”莫格利拼命点头。

“多哄哄她嘛,凌熙姐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

“嗯,早点休息吧,晚安。“

“嗯嗯,晚安!“

储时说完话,一路小跑上楼。莫格利刚想转身回帐篷,门又被打开,凌熙高高兴兴地蹦了回来。莫格利看到浑身散发着愉快气息的凌熙,气不打一出来,抓着她的手,拉进了凌熙房间内。

凌熙在莫格利的眼神里搜索着,里面藏着急切与微怒的情绪。

“你还知道回来?这么晚去哪儿了?“

“我干嘛告诉你?“

“因为我是你男朋友,对待男朋友的问话就这种态度吗?”莫格利大声吼道。

“对女朋友吼三吼四的,你的态度就好吗?”凌熙也不示弱。

“我担心你!”莫格利更加大声了。

凌熙瞟了眼莫格利略有醋意的表情,立刻明白过来。

“我从李昱珩车上下来,你看见啦?”

“偶尔让人送也可以理解,但都到家门口还不下车,太耽误人家时间了。”

“人家‘特意’绕路,总要感谢一下吧?”

“他还特意绕路了?”

“不仅如此,我的策划案还被采纳了,人家给了中肯的意见,手把手指导我。你不为我开心吗?“

莫格利费力挤出假笑:“怎么会!我满脸都写着高兴!”

凌熙看了眼故作大度的莫格利,低头窃喜,好不容易才恢复正色。

“我记得某人说过,有要好的异性朋友很正常。你不会在意我和李昱珩要好吧?”

“我当然不会!”

“那就好,我觉得你也不是双标狗。”

莫格利被噎住,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好了好了,我要换睡衣了,亲爱的男朋友,请你出去吧?”

凌熙打开衣柜,莫格利看了一眼惊呆了。里面各式各样的睡衣挂了一排,有些都还没有拆吊牌。

“哇……异性朋友多也就算了,睡衣也这么多!”

“多吗?”

“吊牌都没拆,不能算真的喜欢吧?与其这样冲动买来放着,不如只拥有几件真正喜欢的东西,提高使用效率,培养和物品的感情,还方便整理。这叫极简的快乐,了解一下。”

凌熙翻个个白眼:“嗯,你说的太对了,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就行动起来,奉行极简原则,一个男朋友都不要!

莫格利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凌熙扫地出门了。莫格利自问说错了吗?提高使用效率有什么问题?放着好好的男朋友不用,非要用什么异性好友!大晚上研究什么策划案,能看清楚字吗?

莫格利边自言自语边走向帐篷,最后挽尊地看一眼凌熙卧室的门。

“我怎么可能是双标狗……要是也是双标狼!”

早上10点的Y-home咖啡馆,是上班族的最爱。李昱珩和三个年轻员工在露天餐桌边对坐吃brunch,他自顾自切着餐盘里的三明治,脸上的表情丝毫不泄露任何情绪。

凌熙又找到了李昱珩,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将一叠厚厚的案子放在李昱珩正前方。

“每份内容不一样,哪个组合更优化合理我暂时拿不准,索性多做了几份,你都看看吧!有什么问题我立刻改。”

李昱珩打量了下凌熙的黑眼圈,皱了皱眉。三个人简直傻眼,研究着眼前的状况,瞪眼凝眉传递信号。

“你回去吧!以后通宵之后别来找我,先把觉补了。”

凌熙着打哈欠:“你不说OK我敢睡吗?”

“OK了,方案不用改了。”

凌熙先是一愣,然后兴奋得原地起跳,李昱珩以为她要一把呼过来,下意识躲了下呛了口水,但定睛一看,凌煕只是举高策划案亲了一口。

“总算变成了识货的伯乐,给你比心!”

凌熙临走还顺了一块李昱珩餐盘里的三明治,边走边嘟囔着“饿死了”。

李昱珩嘴角微微牵起无奈摇摇头,三个员工张口结舌,惊讶地目睹着老板的“非正常”举动。

正在这时,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已径直冲着李昱珩去了。“哗啦”,那人将水泼在李昱珩正脸上。

员工们都被惊吓了:“主管!这是干嘛……”

三个员工七手八脚递上纸巾,忙乱地帮李昱珩擦干衣襟和头发,眼睛不时八卦地交流着,偷偷看向来客——张主管。

张主管站在李昱珩面前,居高不逊,大声斥责起来。

“李总,几天不见,你还记得我吧?”

李昱珩不卑不亢:“当然记得,你的离职确认书上,签的是我的名字。”

“好,那我就问问你,再怎么说我也算公司元老,你六十万就把我打发了,这点钱买得断我为公司卖的命吗?八九年来,我天天风里来雨里去,在施工现场帮你决策工程项目,现在你赚够了,不需要我了就一脚踢开。我身上还背着房贷、车贷呢,你也太无情了吧?!”

“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就是要确保每一个齿轮严丝合缝,扣不上的零件,必须要拿下来。”

凌熙并没有参与,站在一边静静看着。

张主管冷笑道:“用不着说那么冠冕堂皇,就因为你几次决策我都不赞成,你就挤兑我,报复我,说到底不就是我站错队了嘛!”

李昱珩也冷冷得回答:“所以,你为什么要站错队?”

说完独自擦拭着水渍,懒得解释。

凌熙终于看不下去走过来。

“对不起,听不下去了。活到这么大年纪了,只知道内斗,被辞退了也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站错队?你跳广播体操呐?”

三个员工面面相觑,李昱珩也略有些意外,观察着凌熙。

张主管一脸莫名:“你谁啊?”

凌熙不理他的问题,继续说道:“凡是天天风吹日晒跑工地的人,无一例外下巴上都有一块白,安全帽下颌带覆盖的地方,常年累月被汗水浸透就会留下痕迹,你说自己八九年来都是这样,怎么这张脸肤色均匀,一点也看不出来呢?”

凌熙把张主管从头打量到脚。

“西服套装是当季新款、鞋是秋冬秀款、手表是新年限量,月相外加陀飞轮,就连皮带、袖扣、领带、领夹这种细节,都恨不得样样闪着Logo。这身行头价格不菲吧?”

张主管随着凌熙的细数,不觉一阵尴尬,一样样把配饰藏进衣服和袖管。

凌熙继续说道:“来哭穷,戏都作不全吗?要不你也尝试极简的快乐,全新环保生活方式,了解下?失业了也不想收敛奢靡的生活,对未来没有长久规划,只想着反咬公司一口,能多坑一点是一点啊?”

张主管自知理亏:“坑,坑什么坑?我坑谁了?我要的都是自己应得的……”

“按照你的工作年限,公司解聘你,只要给你基础工资的N+1倍,你应得多少,自己早算过了吧?你失职在先,李昱珩不仅没要你赔偿,遣散费还给了情义价,这样的老板在你嘴里居然成了无情无义的人,你瞎了吗?”

张主管被凌熙的快嘴噎住,应付不来,不敢接茬,只能骂骂咧咧离开了。

李昱珩看着鬼马精灵的凌熙,流露赞赏之色,凌熙顺势带着李昱珩去商场买衣服。

商场内购物者人头攒动,凌熙拉着李昱珩穿过人群进入品牌店。不一会儿李昱珩已经换好一件暖色系上衣,提着购物袋朝停车位走去。

凌熙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的搭配。

“虽然我离开服装行业有一阵子了,但是搭配功力还是相当不错!”凌熙自信说道。

“只是简单地配个T恤和外套,你对自己要求这么低吗?”

“着装是门学问,外表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像你,就应该多穿暖色,毕竟脸已经那么臭了,要平衡一下。”

李昱珩调笑看眼凌熙,凌熙询问起刚才的事为什么不解释清楚。

“我是什么样的老板不需要告诉他们,他们是为自己工作,不是为我。”

“现在已经不流行霸总人设了,和员工搞好关系是最起码的公司文化。”

“不好吗?在维护人际关系上投入过多,是大多数人无法成功的原因。适当保持距离感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 李昱珩言之凿凿。

“对人缺少基本的信任,你不是受过什么打击吧?”凌熙问道。

李昱珩开车门,两人靠在车上继续说话,凌熙跟着李昱珩坐进车里。

“凌熙,你知道风险投资最大的风险来自于哪儿吗?是人。有一句话叫‘赌赛道,胜于赌赛手’,把复杂的人际关系剔除掉之后,才能看清楚一个项目是怎么运行的。轻信最容易导致失败。”

“哦——那你为什么信我啊?”

李昱珩愣住,看着凌熙,主观视角中,凌熙一双聪颖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李昱珩笑笑,自己也对这份莫名的信任感到好奇。

“我要开车了。”

“开啊!我安全带都系好了。”

“谁说要带上你的?”

“我说的!我要坑你一顿晚饭,刚决定的!”

李昱珩似笑非笑,也上车放松而不自知,一脚油门将车“嗖”地开出。

凌熙笑道:“你这人,和我好朋友真是一毛一样的……嘴臭心暖!对了,你有女朋友吗?”

莫格利关上了火,长竹筷在火锅里夹出最后一个春卷,将托盘递到储时面前。

储时接过盘子笑笑,迫不及待抓起来,被烫到手。

“对了,蛤蜊哥哥上次的活动你贴钱了吧?还你。”

储时翘着几个油指头浑身上下摸口袋,被莫格利制止。

“这点钱我还贴得起。不过每次活动都需要贴钱吗?”

“大部分吧,虽然贴得不多,但也经常入不敷出。”

“不是有活动经费吗?”

“有是有。我们环保组织是非营利性的,经费主要靠社会捐助,很有限,所以每次活动都要充分计划才行。不过像我这种小志愿者,参加一下活动,比起专职人员,还是轻松多了。”

“还有专职人员?”莫格利非常感兴趣。

“嗯,他们就和一般上班族一样,负责宣传环保常识,管护一些自然生态,比如说淡水、海洋、生物……说起来很了不起的样子,其实都要从小处做起。”

“也包括森林吗?”

“当然啦。”

“你们还招专职人员吗?”

正说着,唐澄一身颓丧进门,一路把包扔在地上,甩掉鞋,最后往沙发上一瘫。

忽然,唐澄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里面传出凌熙的声音。

“澄澄澄,快来,请你吃饭!”

莫格利灵敏的听觉捕捉了这断语音,心想。

“她请你吃饭?她不是没钱吗?”

高级西餐厅内,凌熙坐在李昱珩对面吃着开胃前菜,卖力打探。

“所以说,你是根本没谈过女朋友,还是有过又没了?”

正说着,唐澄走进来。还没等唐澄反应过来,凌熙已经走过去把唐澄拽到桌边了。

“这个,我铁瓷——唐澄!单身!”

接着她凑近唐澄耳语:“对面的,我贵人,特别贵的那种!”

李昱珩客气起身,和唐澄握手。

但随后三个人围坐桌边陷入尴尬的沉默。凌熙看看李昱珩又看看唐澄。

李昱珩非常绅士怡然自得地吃着、唐澄旁若无人呼噜呼噜地硬塞,两人目光相视,礼貌无比的笑笑,然后继续吃自己的。

一场冗长的晚餐终于结束,三人走出餐厅。

凌熙站在一边看着二人直摇头,不甘心一把抱住唐澄的手臂。

“我和唐澄住一起,你送我们吧!”

“好啊。”

凌熙扯住唐澄:“等下你坐副驾,你们俩多交流一下。”

唐澄十分为难,李昱珩看看卖力撮合的凌熙,有点莫名不爽。

“不要为难唐小姐了,何况我也不想找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过日子。”

“我也是,英雄所见略同!”

两人再次握手,凌熙撇撇嘴,彻底无奈了。唐澄和李昱珩点头告别,先走一步。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酒后真言 下一章:第三十章 保持距离
热门: 讨情债 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 一枪致命 娱乐玩童 刺客正传1·刺客学徒 溺酒 冰与火之歌10:群鸦的盛宴(上) 冰与火之歌3:权力的游戏(下) 恐怖之谷 济世救人森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