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酒后真言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她不一样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卖力撮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晚上,心烦的莫格利和陆子曰相约去射箭馆。

“咻”,一支箭从弓上飞驰而出,插在了靶上。电子播报:8.9环。

“你们到现在都没和好吗?”陆子曰问。

莫格利摇了摇头:“在家就关门谢客,在学校就只见背影,其他时间,连影子也看不到。虽然看到她这样我很难过,但我也不觉得自己有错,真的只有道歉这条路吗?”

“那你觉得呢?”

“我只觉得我没错,是她误会了,我不想道歉。”

“你说得对,如果没错,为什么要道歉?感情本就是靠双方的付出,只有一个人的坚持,死撑到最后还是会一拍两散。”

“但如果我现在不迎合她,可能马上就要散了,最后,还能撑到吗?”

“那你是要感情,还是要原则?”

“虽然感情很重要,但在大森林里,猛兽如果不讲原则的话,和一只被分食的兔子也没什么区别!”

“那恭喜你,如果你选择原则,你就活出了自我,和她处在对等的位置,不再是她的附属品挂件了!”

“所以这种原则性的问题,我是不是不该让步,不能妥协?”

“确实不能。”

“好,我会坚持下去。”莫格利若有所思。

莫格利回头看陆子曰还沉静在思考中:“子曰,你最近也被感情问题烦恼吗?”

“刚才还烦恼,现在,我也想清楚了!维系情感不能只靠心软和妥协,不然不但扭曲了自尊,最后连感情也不剩下了。作为人,男人,还是得要有态度。”

“子曰你,分手以后好像变了,果然感情令人成长。”

“怎么了?”

“换做以前,你可不会说态度、男人的想法这种词。你说的都是女人、理解、喜欢这样的词。短短几天不见面,你是切换了一个频道吗?”

陆子曰站了起来,走到靶前拿起了弓箭。

“是啊,换了高清频道。”

陆子曰瞄准把心,“咻”的一下把箭射了出去。电子播报:10环。

同样的夜晚,市中心依旧人流不断。

沃夫集团办公区,池旭鬼鬼祟祟地溜了进来,从厕所边一路溜到了凌宇办公室门口。

凌宇刚和储时通好微信,储时向他倾诉如果一个有女朋友的男生喜欢自己怎么办,使得凌宇内心十分气愤。一则是因为他知道储时说的是莫格利,此外他也想到自己的处境。正沉浸在悲伤的气氛里的凌宇一抬头,忽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吓了一跳。

“你疯啦!池旭”

“小凌总,你公司可没那么多优秀员工,这都晚上9点了,外面静地和停尸房一样,没人看见我。你何必这样一惊一乍的。”

凌宇从座位上弹起来,走到窗户边合上百叶窗。

“你嫌自己不够显眼是吧?要真被人撞见你偷偷摸摸来找我,隔天你就凉了!”

凌宇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

“你杵那儿干嘛?有事说事,说完赶紧走。”

“小凌总,你还不知道吗,我已经凉了。”

“什么?”

“看来你在这公司的权利没看上去那么大啊!你连我被开除的信息都不知道,只怕郑理那小子是只手遮天哪!”

“什么开除?什么情况?”

“郑理挺厉害啊,利用我们的合同漏洞去公司里告了我一状,我现在是什么你知道吗?两手一摊的咸鱼。我就想问你,你不是说有办法把我们的公司推进来捞钱吗?为什么他开一个会,什么都搅黄了?”

凌宇突然爆发,把手上的圆珠笔重重地一扔。

“这事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谁搅黄了谁?”

凌宇站了起来用手指戳着池旭的脑袋。

“你这驴脑袋也不想想郑理现在的助理是谁?你特么自己的私事不处理好,干嘛去招惹白艺凌?他的位置想搞你就搞你,你有反手余地吗?压着半套房子的钱你能干嘛?啊?揣兜里进棺材睡得更香吗?”

“我……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我还不是为了那两个钱吗?小凌总,你之前这么着急找我说要成立公司,你就没什么需求?你就算不解决我的事儿,你不得解决下自己的事儿吗?”

“早就知道你这驴脑袋不可信,没想到就傻成这样了!我现在也鞭长莫及,帮不了你。”

“不行啊!小姚这两天闹地不行,再下去我都要第二次离婚了!”

“你自己拉的屎,自己不擦干净还要我帮忙?我警告你,我们那公司的事你也给我处理干净了,要让郑理看出什么纰漏,我和你一起凉了。”

“但我们现在还是同一条船上的人,眼看着我就要淹死了,小凌总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凌宇想了想,打发池旭先回去,并告诫他这段时间郑理让干嘛就干嘛。池旭大气不敢出,悄悄退出凌宇办公室。

白艺凌从郑理办公室拿着文件走出来,忽然感觉远处有个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她心生疑惑赶紧跟上,却被一只手拍了肩膀,一回头,发现是凌宇。

“白秘书,这么晚了,你加班吗?”

“不是,我来替郑总拿份文件……”

“什么文件?”凌咄咄逼人,看着她手里的文件

“一份策划案,有什么问题吗,小凌总?”

“刚才我进办公室觉得有人进来过,一份重要资料不见了,你有见过吗?”

凌宇步步紧逼白艺凌,白艺凌忽然感觉到有一种由内而生的恐惧。忽然,一只手揽过了白艺凌的肩膀,白艺凌转头一看,见是郑理,一颗悬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

“艺凌来拿一份资料,我看她这么长时间不下来,就上来接她咯!”郑理搂紧白艺凌,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凌宇内心却升腾起不安。

烦恼的夜晚终于过去了,深秋的上午似乎有了一点凉意。

凌熙悠悠转醒睁开眼,适应从窗外透进的光线,却看到闹钟上的时间醒目到刺眼:9:32。她刚想责备为什么莫格利没有叫醒她,忽然想起两个人现在还处在尴尬的冷战境地。

凌熙迅速下床找衣服换,看到了桌上已经摆放整齐的外衣,整齐的衣物旁还有张字条。

“我要去出摊,先走一步了,你——别——迟——到!莫格利留。”

凌熙开心又有点不屑,自喃道:“这是示好?没诚意!”

推开房门,刚提起书包凌熙便发现包里不仅放好了书,还有一盒切好的草莓。门口,一双鞋正安静地摆在路中央。电话响起,凌熙见是陌生电话,疑惑中接起。

“喂?”

“你好,我是莫先生预约的专车司机,已经到小区门口了,您随时可以下楼。”

“啊?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凌熙坐车专车赶到普华大学,下车后三步并作两步往图书馆冲去。

路过食堂的时候,见到人头攒动,两台动感单车生意火爆。喇叭在一旁放着动感的音乐,犹如身临健身房的既视感。储时和莫格利尴尬地站得老远,各自跟同学讲解,报名。

凌熙正准备走,忽然见到莫格利抬起头看到了她,然后朝她挥着手,小跑步奔来。她刚准备直接路过,莫格利已经拿出三明治递到她的跟前。

“火腿加鸡蛋吗!完全按照你的要求,还加了双层芝士,快吃吧。”

凌熙端着架子,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

“还不错。”

莫格利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你喜欢就好!”

“行吧。虽然你已经知道错了,但现在的补救措施也就勉强够到我和你说话的资格。”

莫格利一脸茫然,刚想开口,凌熙继续说话。

“如果你早点知错直接道歉,说不定我气消地还能更容易点!”

“我为什么要道歉?”

凌熙愣住,咬着三明治转头看向莫格利。

“你刚说什么?”

“我并没觉得自己有错。”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做早饭,又为什么要对我示好,难道不是认错求原谅吗?”

“一码归一码,对女朋友好这件事绝不能含糊。但我没做错的事,是不会随意认错的。”

凌熙气到变形:“那你想怎么样呢?”

“我想以不道歉的方式,和平解决我们的争端。”

人群突然发出欢呼声,一个猛男与另一个猛男疯狂骑车竞赛,引来女生阵阵尖叫。

凌熙认真的说:“怎么可能和平竞争,你想的倒挺美!解决争端的方式只有一种,就是你道歉!”

“我既然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你为什么要生气我没有做错的事情?但最近我们确实是不开心,所以我们难道不应该想一下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吗?”

看来两个人的对话陷入了无意义的死循环啊!凌熙非常生气,提着包向图书馆方向走去;莫格利生气地看着凌熙的背影,头也不回地向尖叫的人群走去。

凌熙一口气跑入图书馆,失落地坐在了靠窗的座位上。她从包里拿出日常水杯,“咕咚咕咚”地大口喝水,然后“啪”地把水杯拍在桌上。“我没错”“我不道歉”这些话到底是谁教莫格利的,凌熙越想越生气。

她把书包往桌上一扔,切好的草莓盒子从包里露了出来。盒子里的草莓里,一截草莓因为潮湿已经显出发霉状。

人和人的感情保质期,也只有这么一点时间吗?

凌熙靠在长椅背上,有些伤感,忽见到窗外李昱珩的车缓慢地开了过去,提醒了她“正经事”。

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修改文案《青年设计师推广平台策划案第n版》。原来凌熙准备了一些列的骚然战术,势必要攻克下李昱珩。

今天李昱珩遭遇到了一些列噩梦般的经历,

在教室内上课,打开书本,却发现书内躺着一份打印好的《青年设计师推广平台策划案第3版》打印稿。

走在前往阶梯教室的路上。跑来一个学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份《青年设计师推广平台策划案第n版》策划案拍到他的胸口。

去食堂窗口买南瓜粥,食堂阿姨在南瓜粥上“啪”地放上了一份《青年设计师推广平台策划案第n+1版》策划案。

哪怕他正边男厕所蹲坑边玩手机,也会有一份《青年设计师推广平台策划案再吐两口血版》策划案从隔间门缝里被塞了进来。

李昱珩觉得自己快疯掉了。

他想快点离开这个“可怕”的校园,赶忙往车库走去。车库里,李昱珩见到一个身影偷偷摸摸地,拿着胶水和纸张往他车上贴东西。没错,正是在车的背面张贴策划案的凌熙

“麻烦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再让我看到你的策划案我就报警。”

凌熙笑脸答道:“如果打扰到了你的生活我很抱歉,但是如果你硬要报警,我可以在警察局给你再看一稿。”

“我上次说的难道还不够明白吗?你不要白费力气了。”

凌熙的态度一下子认真的起来:“可能上次我也表述不够清楚。我也和你一样很固执、很顽强,在我认为可以成功的事情上绝对不会放弃!”

凌熙忽然从背后抽出刚才那份没有粘在车上的策划案,一把塞在了李昱珩手里。

“我真的很认真很认真的改了,完美第一稿,完美!你看一眼,绝对会大改观的!”凌熙干完正事,转身就想逃跑,忽然被李昱珩叫住。

“回来。”

凌熙回头,见李昱珩的脸上写着愤怒又无奈。

“做了这么多事,你无非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你的确成功了,恭喜你。”

“所以呢,有什么奖励吗?”

“你不就是想要个机会吗,我可以给你。既然你的新平台是关于服装设计,那我要你亲自、从头到尾走一遍流程,做一件衣服给我。如果做出来合适我,我就考虑接受你的计划。”

“真的啊!”凌熙一把抱住李昱珩,两人近在咫尺。李昱珩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呆立原地,还未等他回过神,凌熙已经跑得不见踪影。

李昱珩回到车上,上半身还僵着。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臂和胸膛,心中一阵阵的怪异感荡漾开来。

“什么人啊!”

刚准备开车走,一抬头,却看到车前窗上赫然贴着另一份策划案《青年设计推广平台策划案第完美版》。李昱珩举起手愤怒地想要敲打方向盘,然而手提到空中,他干脆笑了出来。

“行,算你厉害!”

而凌熙则暗自庆幸,刚才那一抱把李昱珩的胸围臀围都了解了一下,再加上之前莫格利收下的李昱珩那件天价衣服做参照,这下接受考验就有了必胜的把握。

校园广场处,活动接近尾声,原本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只剩下莫格利和储时在长桌边整理报名表、工艺品等物。两人仿佛磁铁的同极,互相离的十分遥远。尴尬的气氛在两人的周围蔓延。储时找了个理由迅速离开了现场,留下莫格利一人呆立当场。

“不用逃得……这么明显吧。”

储时偷偷摸摸地跑到食堂,做贼一般东看看、西看看。轻声念叨着不要碰到莫格利……

她环顾四周、雷达开启,确定没有熟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在全身心觉得自己可以投入到美食中去的时候,莫格利的声音却从不远处传来。

“子曰!”

储时吓得一瞬间食欲全无,蹲在地上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她慢慢回头,见莫格利朝她飞奔过来,却从她身边跑了过去,才大松一口气。

储时吓得手脚酸软,不敢再在食堂逗留,弓着身子赶紧离开了食堂。

莫格利跑上前去,见陆子曰正往被拉着往门口走去。陆子曰回过头来,莫格利这才看清,拉着陆子曰往外走的人是郑理。

“走吧一起撸串去!”

三个男人来到学校外的大排档,围坐在一起撸串喝酒、饮料。两个饮料杯和一个啤酒杯砰在一起,溅出一些水花。

“敬酒,敬我们全部脱离单身!干杯!”郑理说道。

“干杯!”

“干杯!”

三人一饮而尽。

郑理是最开心的一个,一直在炫耀自己的女朋友温柔体贴,莫格利则疑惑女孩子总有那么几天有脾气吧。

“莫格利,那是你没遇到作的。讲真,我以前念书的时候,我寝室那几个谈恋爱真的辛苦,那些小女孩儿隔三差五就给点颜色,你想破头也不知道你错在哪儿!一见你和其他人亲近就就闹情绪;明明有时候你没错,非逼着你道歉。”

正在撸串的莫格利被呛到,为缓解尴尬,他伸手拿饮料,却拿成了郑理的啤酒,一口闷下去,差点喷出来。

那一边的陆子曰也是自顾自的看手机。冯知言正发来一条短信——下午安,你晚饭准备吃什么呢?

“要是早安、午安、晚安这样问候,偶尔也会觉得缺少一点作料。”陆子曰自喃道。

“子曰,午安晚安?恋爱中哪有这样相处的,佛学院毕业的吧?连霸道和尚都会撩妹了,难道你不会?”郑理打趣道。

陆子曰一怔,赶紧捂着手机,把屏幕朝下翻了过去。

忽然听见“咚”地一声,陆子曰和郑理转头,见莫格利醉酒倒地,不省人事。

郑理眼里闪光,摩拳擦掌:“是不是,得送他回家?”

陆子曰则截然相反,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陆子曰和郑理架着莫格利走在楼道内,莫格利沉默醉酒。

三人走到唐澄家门口,郑理率先放手。

“子曰,护送莫格利的任务圆满完成。现在我要去完成我自己的任务了,剩下的交给你了。”

说着郑理揣着小兴奋,180度转弯,面向白艺凌的房间按下了门铃。

还没等开门的白艺凌反应过来,郑理急速闪身进入门内,“砰”地关上了门。

陆子曰无语的看着这一幕,回过头再看看唐澄家的门,只能先做足心理建设。

整个客厅内,灯火通明。餐桌的桌面上和地上都被凌熙的各种碎布料、边角料和产出的废料铺满。凌熙满头大汗,埋头苦干,一手拿着大剪刀、一手拿着围尺,在几米长的布匹上来来回回丈量,又拿着布料在模特身上比划。

门铃声持续响着,凌熙烦躁地扔掉最后一团纸,不耐烦地起身开门。一开门,却见陆子曰拉着醉倒的莫格利站在门口,十分无助。

两人合力把莫格利扶到了帐篷内,凌熙从浴室拿了湿冷毛巾敷在了莫格利的额头上,看着莫格利睡得悄无声息。感受到了凌熙手的温度和她的声音,莫格利安静着继续沉睡。

待安顿完莫格利,凌熙一转头,看到陆子曰正手足无措地站在她的身后。

“谢谢你送他回来啊。但我这这么乱,也没什么招待你的,不如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陆子曰转头看看一地的垃圾和布料疑惑不解。他又看着卧室深处,像是在期待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等到的解脱,然后径直开门走了出去。

静谧的夜里,只有凌熙放着视频里的音乐声,和她用剪刀为布料剪裁的声音。

忽然传来了莫格利神志不清的声音:“水……水……“

凌熙听见莫格利的叫喊声一下精神起来,飞奔起来拿水喂莫格利喝下,莫格利喝的着急,咳嗽,水溅在凌熙做好的半截衣服上。

凌熙拍着衣服上的水渍,忽然莫格利一个翻身,抱住了凌熙,两人面对面躺在地上。

“冷……“

莫格利把凌熙紧紧搂在怀里,凌熙挣脱不开,和莫格利的脸无限贴近。昏黄的灯光下,凌熙仔细看看莫格利脸上的肌肤和纹理,突然感觉到非常暖心。仔细看,莫格利的皮肤还真好,这就是常年生活在纯天然无污染的地方的结果吗?

“你以为你这样抱着我,我就会原谅你吗?“凌熙放弃了挣扎。

莫格利抱着凌熙久了,忽然感到很热,便四肢蹬被状一把将凌熙推远。凌熙一生气把莫格利踹回被窝。

“明知道不会喝还喝这么多,下次再这样,当心我把你嘴巴像衣服一样缝起来!”

凌熙拿着衣服回到桌边,继续她的手工活。

莫格利继续迷迷糊糊说道:“凌熙啊,生气归生气,早饭还是要吃的……”

凌熙停下手中的针线活,转头看向莫格利的脸,时间嘀嗒过去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她不一样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卖力撮合
热门: 蛮荒记 纳尼亚传奇4:凯斯宾王子(双语) 精灵血脉02:无星之夜 大象的证词 冰与火之歌10:群鸦的盛宴(上) 金字塔之秘 蝴蝶杀人事件 我,六族混血,打钱 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沧浪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