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她不一样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一夜宿醉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酒后真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坏消息是,我刚才收到闪送过来的单子了,赚的钱好像还赔不起这件衣服。”莫格利举起手里的账单。

“什么衣服?”

“就是今天在食堂门口……”

凌熙意识到什么,一把夺过账单,看上面的数字,瞳孔放大:“那件我左突右进才避过的衣服?!”

唐澄伸脑袋看了下账单:“高定,手工款,八万!这是一件战国金缕玉衣吧!”

“凌熙,我错了。我愧疚了一晚上,自责了一晚上,你骂我吧!是我一夜之间又让大家成为负资产阶级了。”

凌熙一反常态,并未发火,她深呼吸口,看着自己手中的策划案,充满信心。

“我会让大家重回生活巅峰的!”

普华大学校园内,学生们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阶梯教室里,穿着各种职业装的“学生们”悉心听讲,认真记着老师ppt上的笔记,有关“资产配置三大类,均值方差,HARA族效用函数,行为金融学效用函数”的讲义。

教室的最后一排,李昱珩正一个人坐着,他似有似无地听着老师的课,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画了一个“美林时钟”。他没发现,在他前方不远处,一个眼神偷偷向他瞥来。眼神的主人正是和这个教室格格不入的凌熙。这节课凌熙上的格外努力,抢着回答老师的各种提问,成为班级里的焦点。

下课铃响后。,李昱珩发着信息走到自己的车边,刚掏出钥匙要开门,忽然见到斜里窜出一个身影,向他毕恭毕敬地递上一个东西。

“李总你好!”

李昱珩被吓了一跳,手上的钥匙险些掉落在地。他定睛一看,凌熙递上的是一碗南瓜粥。

“这位同学,打招呼的方式有很多种,不必非要一鸣惊人。”

“那必须让你——您印象深刻啊!上次急急忙忙从您身边绕过,害这碗南瓜粥浪费了,很不好!我刚才特意去食堂打了一碗新鲜出炉的,您趁热喝了吧!”

李昱珩没有伸手去接,有点不耐烦:“不好意思,我没印象了。”

李昱珩解开车锁,就要上车,凌熙急忙拦住:“不记得粥不要紧,您对我有印象就行了,刚才我还在课上回答过问题,您想起来了吗?”

李昱珩又想开车门,凌熙再度拦住他,耐着性子,努力面带微笑地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策划案。

“没关系!重要的是记得这份策划!昨天在我男朋友的引荐下,您已经见过它了,这您想得起来吗?”

“所以是你?”

凌熙拼命点头:“您赞扬策划案有亮点、有想法、需补足,他回来都告诉我了。说实话这是我连熬多天的心血,为了让它变的更有价值,我也按照您提的意见修改了,您再看看?”

李昱珩疑惑地看着凌熙,接过策划案翻阅起来。

凌熙见他看地很认真,稍微安心了几分:“南瓜粥我可以赔,可是那件衣服的钱……抱歉我赔不出来,但这份策划,希望可以够资格抵那件衣服。”

“这是你一晚上修改出来的?”

“是啊,生意人不但是要讲求效率,还要讲求质量和信用,这三件我都会努力证明给您看。”

李昱珩合上策划案,一脸冷漠:“所以,今天课上的那些概念,也是一晚上背出来的吗?”

“是,我为了在课上好好表现,让您对我有印象,所以花了一晚上复习。”

“是吗?既然复习了,那为什么漏洞百出,和你的这份策划案一样?”

凌熙脸上的微笑瞬间凝固。

李昱珩继续说道:“你在课上强行装逼的气息已经影响到我了。短时间的强记是不可能理解到位。总是做表面功夫,难怪策划案也很表面。”说罢随手把策划案抛还给凌熙。

李昱珩不管还愣着的凌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凌熙反应了过来,赶紧跑到另一边,趁着车门还没上锁,迅速开门坐稳在副驾驶上,这到让李昱珩有些措手不及。

“请你告诉我策划案的漏洞到底在哪里?”

“这位土匪小姐,请问我有什么义务成为你的人生学或者经济学导师?麻烦你下车,不然我载你去废物回收站。”

凌熙一转身,李昱珩以为她要下车,谁知她只是扣上了安全带。

“请随意!不管你怎么说,我只想告诉你,不懂的地方我会改进再学习,这份方案也是一样,我可以改善到你满意为止!”

李昱珩觉得眼前这个女孩脸皮够厚的:“我不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走捷径、不懂装懂、迎合别人,恰好都是我最讨厌的气质。”

凌熙有些不服气:“你是对我有偏见吗?没关系,我卖的是策划案,只要有亮点,能投资,能为你赚钱,我是怎么样的人,有所谓吗?”

“我是一个风投,见过的亮点还少吗?缺少的不过是能把亮点执行下去的人。就因为你爱超近道的本质,策划案才改地像一团废纸,毫无用处。”

李昱珩解开凌熙的安全带,跨过凌熙,打开她那边的车门。

“我再说一次,麻烦下车。这个副驾驶座,是留给重要的人坐的,你没资格。”

李昱珩开着车向校园外驶去,路过校园广场,忽然被攒动的人群吸引了注意力。他摇下车窗望了过去,居然见到人群围住的是莫格利和储时,和他们在在一起的还有两台动感单车。

广场中央,两棵树中拉着横幅“低碳环保,绿色骑行”的标语,一旁搭着的长桌上,摆满了各种废旧物制成的工艺品。

陆子曰和莫格利正疯狂骑着动感单车,陆子曰的长袖T恤半撩到腹肌中央,隐约露出了下腰背部的肌肉和一部分腹肌,加上脸上流着的汗水,显得魅力撩人。

1分钟时间到!陆子曰和莫格利急速暂停。等他们停下,储时从莫格利和陆子曰的手上拿下先进的运动手表,拿出手App看里面的心率。

“两位在1分钟里分别骑行425米和462米,两位骑行的距离总共节约碳排放量0.3kg!”

陆子曰卷起T恤角擦汗,随即引来女生阵阵尖叫。

莫格利赶忙从车上跳下:“各位可以通过和我们的陆老师比拼耐力,得知自己能为环保做出多少贡献,有没有人想尝试一下?”

储时拉拉陆子曰的衣角,继续低语:“陆老师,快把衣服卷高一点。”

陆子曰无奈,只要把衣服向上卷起3cm,这下胸肌漏地更多了,女生纷纷流着口水举手,跃跃欲试;男生们也各个不服输,上前抢占。“我来我来”的声音此起彼伏。

莫格利和储时互使眼神,十分满意,邀请陆子曰来帮忙真是个好主意。

经过两位帅哥的演示,同学们纷纷报名参加了【三天累计骑行40公里】的活动。

“蛤蜊哥哥,你真是得了凌熙姐的真传,这下居然有100多个人报名了诶!累也值得了!”

“也谢谢你储时,不过你还要帮我个忙去做下翻译……”

“啊?”储时一头雾水。

不远处的李昱珩看着莫格利觉得很有意思,开车驶离了学校。

另一辆车却擦身而过驶了过来,车上正是凌宇。

凌宇原本是路过学校,打算邀储时一起吃个饭。却撞见前方莫格利一副讨好储时的样子,储时昂着头假装摆着架子却一秒笑到破气,两人一路玩闹过去。开着车的凌宇忽然脸色一变,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凌宇调转车头,开出几百米正撞见在校园小道上打电话的凌熙,便再也按耐不住心绪。他一个加速把车停在凌熙面前,摇下了车窗。

凌熙边打着边看着自己的策划案有点烦躁,奈何莫格利一直没有接电话让她很不爽。

这时候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没事做吗?”

凌熙吓了一跳,没想到凌宇出现在这里,本能的回了一句:“你不也没事吗,不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出现在这里,怎么能知道有些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凌熙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凌宇说的莫名其妙。

“你在说什么?我好好念个书惹到你了?”

“啊,自己做了什么没做什么不知道吗?不知道自己张牙舞爪毫无魅力讨人嫌吗?你就不能收一收你这嚣张性格,变的像个女人一点?”

“我像不像女人管你屁事!我说你这个人还真是喜怒无常飘忽不定,前阵还好声好气来求我,现在见了我就没句正常话。我身上是有什么触发你情绪变换的机关吗?”凌熙感到十分生气。

凌宇也不甘示弱,叫嚣道:“你能触发某人的情绪才好!别什么事都要蠢到要别人来提醒,你长点心吧!管好你的男朋友,别让他到处撒野!”

凌宇说完便摇上车窗,急速驶离了校园。留下孤独的凌煕看着手机仍然没接通的莫格利电话界面…

天上的云朵缓缓飘逸,变换着不同的造型。

傍晚时分微风渐起,凌熙背着包,失落地往家所在的方向走着。一抬头,却见两辆自行程从不远处飞驰而过,坐在上面的正是大笑的储时和莫格利,两个人正拉拉扯扯。

凌熙冷冷地说道:“你们过家家游戏,玩得到是挺开心啊。”

莫格利和储时随即一愣,转头看向凌熙。

莫格利兴高采烈得招呼凌熙:“凌熙,你回来啦!我告诉你,今天……”

“你失联一整天,不说去哪儿,也不接我电话,我差点就要学老中医四处张贴牛皮癣寻人启事了。”

莫格利一愣:“电话?”

他迅速卸下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找出手机,点开一看才发现手机被静音了。

凌熙质问道:“你和储时一整天都在一起吗?”

莫格利似乎没明白凌熙的话,回答道:“是啊,我们完成了两件重要的正经事,你要不要听一下?”

凌熙立刻打断了他:“很重要吗?重要到忘了我的存在吗?重要到忘了关心我今天的战况吗?”

气氛越来越凝重,凌熙说话时从未有过的严肃面容,让莫格利和储时感觉到一阵不对。

“抱歉啊,没有关心你是我的错。但是你不问我一下今天去做了什么吗?”

“那你和储时,做了什么‘特别正经’的事呢?”

莫格利从包里拿出一堆文件夹递到凌熙跟前:“我拿着你的营销策划案范本去了一些公司争取了几个工作机会。大家都极力称赞你的才华。这是这几家公司的资料和广告意向。这下你可以拿来试炼磨刀、大展拳脚了。”

凌熙冷冷地看着莫格利,一点高兴的神色也没有。

莫格利看着凌熙的神色有点尴尬。

储时看看莫格利,再看看凌熙,有点着急:“今天这个老板是个美国人,所以我当莫格利的翻译去了……”

“我和我男朋友说话,问你了吗?”凌熙转脸针对储时。

储时看着凌熙的眼神不敢出声,迅速飞奔上楼。

储时刚飞奔进楼道,犹豫再犹豫,觉得好歹误会也是因为自己,打算回头去解释。飞奔下楼时,却听到凌熙和莫格利清楚地吵架。

“回什么家,回哪个家?我好心好意说服唐澄把她留在这儿当避难所,难道是让你们同病相怜著互舔伤口修炼成金童玉女来气我的吗?”

“你所什么啊?我们只是朋友。”

“什么朋友关系好成这样?刚认识就一起搞活动、一起失联,再下去是不是要私奔了?”

“什么私奔!作为我的朋友,我和她玩的很好,很合拍,但也仅此而已了。”

“合拍?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吗?合着合着就拍在一起了。怎么不见你和陆子曰、唐澄玩的这么‘合拍’?还是只有对她特别?”

“你明明知道我在意的只有你!我承认今天是我惹你不开心了,你可以罚我骂我,但不用为不存在的事情生气吧?”

凌熙忽然觉得眼前的莫格利和过去很不一样,说话逻辑格外清晰,愣了一愣。

“那,所以,你压根不觉得自己有错咯?”

“我和储时只是朋友,在一起做的所有事都事出有因。做环保活动是我们的志愿,今天失联是为了帮你拿下客户……”

“……给储时开瓶盖也是为了我吗?那你为什么不给别的女人开瓶盖呢?”

“储时她……,这不一样。”

莫格利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同时让两人惊呆了。不,是三个人,惊呆的还有储时。

听到这句话愣神的储时眼看着凌熙飞奔过来,赶紧扑向墙壁,简直想把自己镶嵌进去。

身后的凌熙飞奔而过,储时不知所措。

夜色慢慢在天空中展露开来,不一会,整栋楼便被阴影笼罩。储时一个人在楼道间,抱膝坐着,十分困扰。回想着刚才凌熙和莫格利的争吵,储时甩头求清醒。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储时自言自语,“是相处的姿势不对吗?他不会真的有什么想法吧?那我呢,我不会也对他有感觉吧……是一起做活动、一起打了个饭、学了个自行车……太亲密了、太亲密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储时站起身,咬着指甲来回踱步。

“要不……还是先回家睡一觉再思考吧。家总是要回的吧,我也是付了房租的;觉总是要睡的吧,我也不是铁人;如果遇到凌熙姐……大不了解释解释再解释!”

储时蹑手蹑脚地回到唐澄家,迅速地从唐澄和凌熙的门口窜了过去。

正在路过凌熙房间的一刹那,凌熙的门忽然就开了,凌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同一时间,莫格利也正从帐篷里走了出来——就是这么巧合。

储时一步窜上楼梯,回头看,正好迎上了凌熙和莫格利的目光。

六目对视,无比尴尬。

储时被震慑住,傻愣愣地站在原地,面前的凌熙却先一步打开了唐澄的房门,径直了走进去。

只剩下储时和莫格利在黑暗的房间里四目相对。

两人像触电般弹开,闪电般回到了各自的窝里。一切又归于平静。

这天,陆子曰像往常一样提着包,往办公楼走去。

走进办公室,却见门口被大大小小的纸箱盒子包围,一个快递员正推着推车,把剩下的纸箱送了过来。陆子曰走了过去,见到最显眼的一个快递盒上,被玻璃胶封着一张字条。

“第一次送男孩子礼,也不知道送什么好,茶具养生类我选了点好看的,生活用品类我选了点实用的,衣服饰品类我选了点潮的,都是你平时能用到的,希望你喜欢。Ps:养心更重要。唐澄。”

无奈的陆子曰下班后去健身房撸铁发泄。

锻炼器械时候,见到的笑脸迎人的唐澄,更加郁闷。

“陆老师,擦擦汗,我新准备的。”唐澄递上了一块毛巾。

陆子曰从椅子旁边摸出一块毛巾擦脸:“谢谢,我不习惯用别人的。”

唐澄收回毛巾,满脸堆笑,继续好脾气。见陆子曰站起身热身准备再战,唐澄又从包里拿出一副手套递了过去:“用手套吧,徒手太疼。”

“唐小姐,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觉得以我们目前的关系,并不适合收你的礼。你早上送给我的那半座盒子山,我也悉数退回去了,请下次在抽风之前,先考虑下劳动人民比如快递员的心情,谢谢。”

唐澄往边上一坐,刚想说话,陆子曰又紧接着补刀。

“哦,还有。以我们目前的熟悉程度,也不适合在各种场合唠嗑吧。”

“既然是要培养熟悉程度,那就从现在开始吧。等你健身完,我们去吃饭吧?”

“唐小姐,你自说自话的能力是不是强大了点?我已经不是单身狗了,没有报备就随意和其他女人吃饭,会对我女朋友不公平,也不是一个标准男友的行为。再说,今晚我还有公事。”

“女朋友”三个字像一个大摆锤,撞在了唐澄的胸口,她心里闷闷的,像是裂了一条口子。

“既然这样,明天见了。”

唐澄转身离开,陆子曰却没有叫住她。

唐澄再也忍不下去,站住,回头。

“其实我今天来只想告诉你,你错了。我不是因为好胜心,不是因为占有欲,我就是因为喜欢你。”

“我不是物品,过去也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我也劝诫唐小姐,与其纠缠不放,不如轻松了断,放过自己。”

“没关系,你随意扎心,随意挑刺,这一次我会坚持到底!我们还会再见的!”

唐澄抬头挺胸,头也不回地走出健身房。

健身后,陆子曰如约来到了一间江浙菜餐厅内,餐厅内放着轻柔的音乐,有着零零散散的客人。陆子曰正坐在角落里的一桌边,静候来人。

餐厅门口,忽然出现两个中年人身影,林华凤和易家言。两人从同一个路径走来,却对彼此不满,随意抢道,不怀好意。

易家言是陆子曰的客户,他和妻子林华凤正准备离婚。

“陆律师你也看到了,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日子过成什么样了。我诉求很简单,就是离婚,坚决离婚,死也要离婚!”

陆子曰刚想开口,马上就被林华凤的话打断。

“年纪一大把了还学小年轻打什么离婚官司,没人教你吗,‘凑合’也是一种美德。”

“你这女人不要胡搅蛮缠,从现在起,我不要跟你说话,我让我的代理律师跟你说。”

“哎哟,你当自己是树洞啊,搞得什么话都要吐给你一样。你不跟我说,我还不要跟你说了!你跟我的代理律师说吧!”

“你也有律师?”易家言楞了一下。

“就你能有私房钱,我为什么不能有?唐律师,这里!”

陆子曰回头,只见唐澄穿着职业装加高跟鞋闪亮登场。

唐澄花了好些力气才从侯老板那里得到了这份案子,自然是为了制造和陆子曰见面的机会。陆子曰觉得眼前这个女人简直阴魂不散。

“好的。我的当事人林女士不同意离婚。易先生如果想要诉讼,那就必须证明我的当事人存在家暴、遗弃、虐待、吸毒、赌博、重婚、坐牢、感情不和分居两年以上,据我所知,这些你们都没有吧?”

易家言生气道:“好了不要说了,说到底我们就是不合适。观念上、思想上、消费习惯上,找不到一个相同点,互相勉强在一起,何必呢?”

“我就喜欢勉强,你管我?反正这个婚我不离,坚决不会离的!”

“行,我们现在连共同语言也没有了,你跟我律师说吧!”

易家言站起身,十分愤怒地夹着包扭头而去。

“你让我干嘛就干嘛?想要离婚的是你,我才不费那口舌浪费精神!”林华凤也跟了出去。

一转眼面前的两人已经不见了人影,空留陆子曰和唐澄坐在原地干瞪眼。空气一瞬间从嘈杂的吵闹声变安静,陆子曰和唐澄的耳边似乎还有回音。

“看吧,不合适的人最终都会走到这个地步,及时止损有多么重要。”陆子曰说。

“还不一定呢!”唐澄整理好文件,站起身离开。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一夜宿醉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酒后真言
热门: 守日人 清白之年 侠少 网游之练级专家 时间的女儿 我,六族混血,打钱 网游之天下第一 女生寝室4:玉魂 奶爸的娱乐人生 黄昏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