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夜宿醉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爱不等人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她不一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澄湿漉漉回到家的时候,凌熙正趴在沙发上看书,莫格利和储时坐在地板上热火朝天谈论公益骑行的事。

“对!那我们就中午,掐着饭点儿去。环保骑行活动也太适合学生了,本来大家就经常骑车,真担心来的学生太多应付不了!嗯,我再去问一下子曰兄的时间,有学校老师号召,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

“好呀好呀,现在就去约他!”

听到“子曰”两个字,唐澄像被针扎了一样,把包往地上一扔:“能不能别在家里聊学校的事?!”说完“砰”地带上了自己屋子的房门。

唐澄靠在门上,颓然滑坐在地,听着外面微信群聊声“叮咚叮咚”此起彼伏地响着。

她终于没克制住,眼泪唰地夺眶而出。

黑夜被朝阳的光驱散殆尽,云卷云舒之间,阳光四溢下来。

风吹过高大的树木,树叶哗啦啦发出声响。叽叽喳喳几声鸟鸣,带来轻松的愉悦感。

普华大学校园里,人来人往。

空地上,几张课桌拼接在一起,上面放着有“环保打卡手册”字样的小册子,和一些手工小礼品。两边放着倡导环保出行的易拉宝。

储时对着来往的同学不停吆喝着:“同学,绿色环保,健康出行,了解一下。”

莫格利也帮忙一起吆喝:“积极参与,有小礼物送。”

虽然人来人往,但忙活了一个上午摊位面前依旧门庭冷落,无人对他们感兴趣。

“嗓子都冒青烟了,除了几个来蹭礼物的外,没人感兴趣。蛤蜊哥哥(储时对莫格利的称呼)Why !!I don’t understand!!”

“储时别灰心,子曰常说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上午不是有几位同学感兴趣来咨询么。”

“得了吧,蛤蜊哥哥,那几个女生都是来要你微信号的,还有个小美女约你单车绿色环保约会,根本没人真的关心我们的倡议。”

“算了,先去吃饭吧,填饱肚子要紧。”莫格利心里念着在食堂等自己的凌熙。

凌熙通宵做的方案得到了食品公司的认可,这次蟹黄味薯片上线很成功,都快卖脱销了。对方表示要感谢下凌熙,但凌熙坚决不收钱。对方表示凌熙一个晚上搞定的方案,公司里一个星期都没讨论出来。要不考虑加入公司营销部门,也被凌熙婉言谢绝了。毕竟凌熙现在更想自己创业。

中午时候,她已经打了两份饭,在食堂等着等莫格利。

见莫格利迟迟未到,凌熙自顾自翻开一本《00后消费习惯调查》看起来。 旁边还放着一大摞书,《服装发展史》、《服装的演变》、《网购心理指数报表》……以及改了很多稿的创业策划案。

储时和莫格利夹着剩下的册子,端着餐盘,有些低落地往餐区走。

“蛤蜊哥哥,为什么同样主题的活动,上次我们在小区就办得很成功,这次在学校就没人关注呢。”

“这次的受众不一样。我们这种行为跟在街边发传单是相同的性质。应该转变策略,重要的是,想想以后怎么把人吸引过来。别灰心”莫格利鼓励着储时。

“嗯!没有什么不开心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多打一份!”储时说完要去窗口加菜,原本的失落瞬间消失不见。

莫格利看见不远处的凌熙,笑着走过来。他并未发现凌熙异常,闻着饭香,如痴如醉。

“书上说,这世间万物,唯有美食和爱不可辜负。我低头是美食,抬头是爱,满足!”

“你自己倒是满足了,怎么不想想,有没有辜负TA们。”说着凌熙指着饭餐,示意莫格利怎么和储时整天在一起鼓捣活动,竟迟到了和自己的约会。

“被你这么一提醒,好像还真是。好东西要大家品尝,你来尝尝这块可乐鸡翅。”

“太甜,不吃!”

“那这块锅包肉呢?”

“太油腻,不吃!”

“那醋溜白菜呢?”

“我不吃醋!!”

这时,储时端着盘子笑嘻嘻地出现。

“蛤蜊哥哥、凌熙姐,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呵呵。不介意……”凌熙冷冷的说着,顺势把面前的汤碗移开,储时却坐到莫格利对面。

储时刚坐下,就激动指着凌煕餐盘里的大叫。

“哇,可乐鸡翅!锅包肉!这醋溜白菜加醋更好吃。”

说着拿醋瓶子就狂倒并示意莫格利尝一下。

莫格利尝了一口,竖起大拇指说道:“绝了!这是我来城市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之一。”

储时特别开心:“我以为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种奇妙的味道,没想到你也喜欢。”

“是啊,臭味相投!”凌熙心里不免有些吃醋。

莫格利夹起一撮蘸醋的白菜刚想喂一口凌熙,突然,凌熙猛拍桌子大叫出来:“渣男!”

这一叫把莫格利吓了一跳,心想凌熙为什么这样说自己,然后他从凌熙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原来这句话不是说他的,从凌熙的角度望过,食堂不远处陆子曰正跟一名陌生女子挽着手,两人看起来相当亲昵。

凌熙火气冲天地往前杀过去,像个点燃引线的雷管,随时轰隆一声把学校炸出个窟窿来。

“渣男,给我站住!背着我澄勾搭其他女人,看我不手撕包菜一样,手撕了你!”

陆子曰并未听到凌熙的咒骂,挽着冯知言“向食堂外走去。

莫格利着急地从食堂追出来,手里举着凌熙遗落的创业策划书,大声喊:

“凌熙,你去哪儿?东西忘带了!”

莫格利身后,腮帮子包满饭的储时也追了出来,但因为嘴里都是食物,一时发出不规则的声音。

“你们%#等*&等…………等我呀!”

李昱珩走在校园里,蓝牙耳机正在闪着光。颀长的身材完美地撑起了高端款风衣,名副其实的“衣架子”;挺拔的身姿器宇轩昂,像是T台候场的模特。

他正专心的说着电话:“跟风那些已经大热的绩优股,只会重复别人的成功。墨子资本从来都是独创。我们的目标,是要挖掘那些尚未被挖掘的种子选手,帮他们成为业界标杆。”

忽然眼见一个美女咬牙切齿,全身上下充满杀气,嘴里还叫嚣着:“我今天要替澄行道,见神杀神,见鬼……”

李昱珩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躲避,矗立着不敢动弹。而面对突如其来的位移变化,凌熙惯性刹不住车,飞身跃起,扑向男人。就在她腾飞空中的瞬间,目光扫过男人的衣服,职业属性下,几个关键字闪现。

手工款、一流设计师、定制纽扣、完美走线……

“我去,这衣服太贵了吧,我现在倾家荡产,撞不起!”凌熙马上意识到撞击的代价。只见凌熙扭曲五官,像是缩骨功,夸张甩出一个反向“C”字形身姿,擦着男人的风衣和手上的南瓜粥而过。

“不好意思,借过!”突如其来的动作,带起一阵旋风扫过男人的脸。

李昱珩一瞬间有些愣神,电话里传来声音:

“李总?李总?你怎么了?”

“没事,刚才有阵雾霾地从我身边刮过去,差点撞翻我的南瓜粥。”李昱珩微微皱了皱眉,“我刚说到哪儿了?”

“李总,您说粥!”

李昱珩有些出神,看着凌熙的背影消失,摇摇头,180转身准备往另一边走,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让一让!”莫格利张开双臂扑过来。嘭,嘭两声巨响!南瓜粥飞射上天,策划案也在空中飘散开来。

李昱珩蓝牙耳机里声音延续:“李总?李总?你还好吧?你刚刚说的是南瓜粥……”

“额……我还好,南瓜粥在我身上。”李昱珩看着自己胸口上,一大片南瓜粥。

莫格利真诚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料到你突然转弯了。”

李昱珩冷静得说道:“我倒是也没料到,5米不到的一段路,两个连环撞。”

“我女朋友策划案忘在食堂了,我只顾着追她,没有注意看路,抱歉。”

李昱珩随意地翻看了捡起来的创业策划案,皱了下眉头:“随便翻三页就两个漏洞,这种策划案,垃圾桶才是最佳归属。”

“漏洞?什么漏洞?”莫格利十分好奇,情不自禁用手去擦李昱珩衣服上的南瓜粥。手上力道失控,使得李昱珩差点被袭胸,尴尬往后避让。

“别擦了,越擦越糊。”

“等等,你才看了几眼,还是倒着看的,就说这份策划案有漏洞?”

“经验。”

“你是,风投?”

莫格利这才仔细打量李昱珩:轮廓分明的五官,帅气成熟的脸型,炯炯有神的眼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想要打动投资人,光靠过往的案列和几个现成的数据是行不通的。”

“那还需要什么?”

李昱珩看了看手表:“我没有义务回答你。”

莫格利和储时把擦拭南瓜粥的纸巾丢入一旁的垃圾箱,再转头,李昱珩已经不见影踪。只见一辆宾利从眼前飞驰过去。

莫格利转头问储时:“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挺熟悉的,好像在哪儿见过?”

储时摇头表示没印象!莫格利却眼前一亮,嗖的一声,追着宾利往前飞奔。

留下储时静立原地,一脑的莫名其妙:“蛤蜊哥哥不是追凌熙姐吗?怎么掉头追陌生男人了?剧情发展得太快……”

校园小道另一边,冯知言挽着陆子曰的手臂,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两人也不避讳学生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并肩走着,像一对相爱多年的老夫老妻。

“要是每天都能像这样牵手漫步,朝看红霞,晚观夕阳,执子之手,与子白头,我就知足了。想想就觉得美好。”

“这种人生,应该……不,一定也会很有趣。”陆子曰觉得自己说话时眼光都有些闪烁。

这诗情画意,唯美画风,忽然被一声大骂破坏了。

“渣男,陆渣男,回头。”

陆子曰辨认出凌熙的声音,赶忙回过头来。

凌熙三步并作两步,蹿到陆子曰跟前。锋利的眼神,先凌厉地扫过陆子曰,再瞥向冯知言,最后停留在两人挽住的手臂。

“当着我的面,还这么放肆。胆也太大了吧。”

陆子曰和冯知言并没有像预期中被抓奸后慌乱的样子,反而异常淡定。

“子曰,这位是?”

“一个……相识的熟人。”

凌熙听了愈加生气:“喂,谁跟你熟人,我们现在是敌人。陆子曰,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知道你们最近感情有点不顺,但就算吵架了,闹了矛盾,也不至于转头就跟别的姑娘搞在一起吧,你对唐澄就没有一点点担心?”

“没有。”陆子曰回答道。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凌熙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感觉自己血压都增高了。

冯知言察言观色,便说要先回办公室,临走时在陆子曰手里捏了捏,给陆子曰充分的信任和力量,然后转身离开。

这一细节,被凌熙看进眼里:“啧啧啧啧啧,段位很高啊,以退为进。表面上是柔柔弱弱的林黛玉,骨子指不准是心狠手辣的梅超风。”

“她不是你想得那样,她就是一个简单的姑娘。”陆子曰解释。

“你的意思是我看走眼咯?”

陆子曰没说话,权当是默认了。

“是,我是看走眼了,当初你追唐澄的时候,我就应该擦亮火眼金睛,早点看出你是这种朝三暮四,道貌岸然的家伙。说你是花心大萝卜,都侮辱了萝卜这种蔬菜。”

“你就不听我解释下吗? ”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当我眼瞎吗,当初追唐澄的人那么多,你居然辜负她……”

陆子曰吐了口气,冷冷地说:“我跟唐澄分手了。”

凌煕一时愣住。

陆子曰继续说道:“所以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女孩是我女朋友!”

凌熙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子曰继续补刀:“你们关系这么好,她都没有主动告诉过你吗?”

“她跟你分手了,一点异常都没有,代表你在她心目中,连pi~~~~~都算不上。”

陆子曰被扎心,脸上最后一点神色也暗淡下来:“最好是这样。”

马路边,李昱珩熟练把车停到车位上,蓝牙耳机闪着光。

“路上发生了点小插曲,我五分钟后到达公司,通知各部门到会议室集合。”

李昱珩看着胸前一片凝固的稀饭污渍,摇摇头。下车从后备箱拿出一套备用休闲装,躲进后座。他快速脱下衬衣,露出壮实的肩膀和线条分明的肌肉。

突然,一双眼睛出现在车窗外,李昱珩条件反射捂住胸口。摇下车窗后,才看到是莫格利的脸。

李昱珩震惊:“又是你!你怎么追上的!”

莫格利边喘气边说:“我,我想起你是谁了,墨子资本CEO,李昱珩。”

李昱珩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自顾自穿好衣服。

莫格利说:“我在商业周刊的封面上见到过你的照片,你的一些观点,我很赞同。”

“如果你苦心追过来,就是为了告诉说一个我并不care的事实,那请立刻消失。”

李昱珩关车窗,莫格利一把按住玻璃:“我想问下,你说的策划案的漏洞,到底在哪里?”

莫格利一路追着李昱珩来到公司大堂。

李昱珩抬手看表:“追我这么远,只是想听我的评价?”

“这是我女朋友的策划案,任何有利于她的信息,我都不会放过。”

李昱珩被莫格利眼神里质朴的坚定打动:“这份策划案的主轴是要建立一个集合优秀青年服装设计师的平台,但一没有对设计师细分和着重,二看不到集群化之后的品牌风格。营销推广部分不错,但把客户吸引过来,看到的只是这样一个普通网络中介,缺乏令人肾上腺飙升的点。”

“如果我找到解决方案,那你是不是可以考虑投我女朋友?”

李昱珩看了下表:“你只有三分钟,可能性很小。”

莫格利闭眼,狂在大脑里搜刮过往的知识。突然,领悟到什么似的,莫格利眼睛睁开了。

“你说的对,青年设计师,只是在年龄上对设计师进行了归属,并没有在风格上做出划分。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可以用时下很流行的,极简风、色彩风,或者悟道风,把设计师分成不同的类别。每个设计师可以发挥专长,顾客也更好地能找到自己对应风格的设计师。”

莫格利继续说:“此外,可以再想出一句口号,类似淘宝的【淘!我喜欢】;奔驰的【心所向,驰以恒】。用一句核心语把平台的核心文化强化出来,让个体真正变成一个整体。”

李昱珩笑了笑:“我拒绝过上千份策划案,你是第一个在这么短时间内追问原因,并且找到至少一个解决方案的人。还有一分钟。”

“还有一分钟能不能留给我女朋友?她比我厉害100倍,她是个很有商业头脑的天才,恳请你见她一下……”

这时,秘书拿着文件走了过来:“李总,这些是高氏集团的森木度假村项目前期调研资料。”

李昱珩直接跳过细节,问核心问题:“这个项目,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动植物的处理和保护是大头,开发区处于高原气候带,经过调查周边只有有豹猫和猕猴这两种属于保护动物,其他情况是……”秘书干练的回答。

莫格利却突然插嘴:“不对,一般情况下,这种气候的地方至少还有3种保护动物,棕熊、盘羊,还有狼。”

李昱珩和秘书都同时用奇怪的眼神打量莫格利,并没有回答。

“三分钟时间到。”李昱珩和秘书同时踏入电梯,电梯门缓缓合上。

“等一下,我衣服还没赔给你呢!”

“不用赔了。”

“不不不,我是个有信誉人,说到就做到,你把账单寄到我——”还没等莫格利说完,电梯门彻底关上了。

幽暗的地下车库,郑理稳稳停住车,绅士地递热咖啡和早餐到白艺凌手上。两人目光交汇,相视一笑,温馨的恋爱气息在身边围绕。

“怎么样,对我这个专职司机兼外送小哥的服务,还满意吧?”

“五星好评。”

白艺凌从包里掏出一个袋子递给郑理。

“给你,抵车费。”

郑理接过袋子一看是紫菜饭团,自己的最爱。

“你每天绕道来接我,对我来说当然很方便。但这种方便是有边界的,是以牺牲你的时间为前提。我不想因为恋爱打乱你原来的节奏。”

白艺凌的体贴让郑理无比感动。

“原来的节奏?认识你之后,我的节奏才从乱码变得像俄罗斯方块一样整齐。”

两人相视一笑,郑理直接霸气把白艺凌勾过来,刚要吻上。白艺凌一把推开郑理,力道大得让郑理差点撞到车把手。

白艺凌谨慎指窗外:“谈总。”车窗外,谈总的车缓缓驶过。

“我们是正经恋爱,谈总也不是纠察队。我亲女朋友,不用向他报备吧。”

“我们现在还没对外公布,低调点好。”

沃夫集团办公室里,电话铃声、打字机的声音、饮水机咕噜咕噜地冒泡声,此起彼伏地响着。

格子间的同事们有的在网页上做设计,有的复印资料,有的在分析数据,众人来来回回,纷纷忙碌。

大会议室,凌正浩、郑伟珏、谈总、郑理、白艺凌、凌宇以及一群高层围着一张大会议桌正襟危坐,有的翻笔记本,有的在电脑上记录。

凌正浩在最中间,旁边是郑伟珏和谈总。

凌正浩首先发言:“这次,一直跟我们合作的后期公司科力公司出了问题,导致了现在整个项目进度推延。责任先不追究,大家现在有解决方案吗?”

凌宇似乎早有准备,自告奋勇:“这次科力的拖延,表面上是时间不够的问题,但本质上是一个老牌后期公司的衰退。”

凌正浩认同地点点头。

凌宇补充道:“近期的几个项目合作下来,他们在人员配置、技术更新、机器设备上,都暴露出了短板。我认为,应该立即终止合作,在乙方的合作上,应该择优而取,优胜劣汰。”

郑伟珏却不太忍心:“可是,科力毕竟是合作了这么多年的老客户,配合度、默契度都很高,冒然换掉,短期内能找到完美的替换吗?”

凌宇早有准备,他向众人纷发资料,资料上有三家新公司列表。

“这些都是我考察的一些成熟公司,在业内经验丰富,有很多成功案例。如果长期合作,价格上还有优惠。而且现在时间紧,可考察的公司不多,在可控风险内,这类公司是最佳选择。”

凌正浩看向郑理:“郑理你怎么看?”

“凌宇说得没错,这几次合作,暴露了科力的问题,但也暴露了我们的问题,长期合作,导致依赖度增加,选择面变狭窄。”

谈总问道:“所以,你也觉得,是时候换下家了?”

“不,是换合作模式!”

众人被郑理的话震惊,有点傻眼。

郑理表示任何长期合作,都会存在风险。想要从源头降低风险,拓展选择面,从原来的“1对1”模式,变成“1对多”的模式。

“白艺凌之前在后期公司有十多年经验,人脉很广,她推荐了很多奋战在一线的初创团队。这些天,我依次考察了这些团队,他们大部分很有创意和激情,就缺一个机会;我们有机会,刚好需要新鲜的血液,这种高度契合的诉求,相信最后出来的东西,也更有竞争力。”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爱不等人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她不一样
热门: 梦幻西游大主播 今天你洗白了吗 濒死之眼 全球论剑 彩虹梦 老间谍俱乐部 黑色十字架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我在古代当王爷 不可能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