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共同脱贫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你还有我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新来之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的夜色慢慢褪去,天空白亮了一片。

阳光从窗口射入客厅,照亮了趴在桌上捏着手机睡着的白艺凌。

一阵闹钟响,这才把白艺凌从睡梦中闹醒。白艺凌起身醒了醒神,无奈看看手机。

白艺凌看了一圈,十分丧气,不会真要我一个人付房租吧?

忽然,唐澄在门口走廊吼叫的声音隐约传来:“家里乱地跟猪窝一样你闲着也不整理一下,我受不了啦!当心我扔你睡大街!”随着门“砰”地一关,唐澄的脚步声远去,走廊里也恢复了平静。

白艺凌眼睛“瞪”地睁大,怎么那么巧,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等唐澄走后,白艺凌按下了隔壁的唐澄家的门铃……

凌熙裹着被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白艺凌,不知其打算。

感觉气氛凝重了一会,两个人竟然同时开口。

“那个……”

几秒尴尬过后,凌熙还是定了定神,低声下气。

“上次电梯里我是真心祝福的,所以之前那事……是要我再道歉吗。你就把我当成是喝醉酒胡乱说话,在心里打我一百顿然后忘记吧。”

“那事早就过去了,我现在有件更急迫的事要请你们帮忙。你……”

凌熙紧张,屏息以待。

白艺凌环顾四周,观察着这个混乱但充满着生活气息的房子。客厅里的帐篷;乱糟糟的厨房;唐澄的衣服搭在餐桌座位上;客厅里的角落里堆着凌熙杂七杂八还未拆封的搬家箱,一个模特的半身垂在箱子外,犀牛公仔的半个头也露了出来。整个房间拥挤、没有条理。

“我知道你和唐澄住在一起,你们……住在这里挤不挤?我那儿超低价可合租!水电煤我都可以全包,卫生我可以帮忙打扫,吃的东西我也不介意共享!”

凌熙见这样说话的白艺凌,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回答。

白艺凌继续说:“怎么了?这个条件还不够诱人吗?没关系,我已经想好了,你要是来跟我合租,我把你原来的主卧让给你,莫格利住次卧,我住玻璃房,我们平摊房租,行不行?”

凌熙惊讶道:“艺凌姐,你这是怎么了?是沃夫克扣你工资了,还是郑杠精欺负你做苦力活?不会是人渣又为难你了吧?难道是……买了不靠谱的P2P?”

“没有没有……”白艺凌顿了顿,忧伤得搓着手,“只是活到现在,才突然发现生活真的挺不容易的。”

白艺凌想到自己以前只顾着维护好家庭,现在变成一个人了,要维护的东西变多了。工作、房子、生活,其中随便一样都能把人压垮。要做到面面俱到真的不容易!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过来的。

“没关系,用我的理论来说,低谷期嘛,就是用来享受的!”凌熙拿起插吸管的水猛喝两口。“这个时期不享受,难道等成功了忙的晕头转向再享受?还哪有那个时间?再说,有低谷期对比,才更能体会熬过去后的成就感。”

“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所以啊,每个时期都有它的意义。现在没有租客不是正好吗?以后有了租客还有什么机会一个人独占这么大套房?以后要是再婚了哪有时间享受现在一个人的清净?你现在越发着急除了让自己不开心还能怎么样呢?越是逆境越要开心点。”

白艺凌觉得眼前的凌熙倒是挺看得开的:“那你做好准备迎接新的开始了吗?”

“我要先享受享受现在的苦难,总会想到办法的。嗯,我先躺着。”

白艺凌见凌熙,顿时感觉到轻松好笑。

这段时间莫格利白天经常神神秘秘出门。

送走了白艺凌后,凌熙躺在沙发了睡了好一会儿,直到被门铃吵醒。

凌煕披着被子,艰难地从沙发上站起开门,一边开门一边嘀咕:“谁啊!”

门一开,她却惊呆了,门口站着的是许久未见的雷阿姨,和另一个年轻人。

凌熙把客人们引进屋子,她坐在沙发上,战战兢兢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你看,我现在公司也倒闭了,车和房也卖了,这才刚把负债还清。你们要还不够满意的话,我暂时也没更多的钱赔给你们了。等我东山再起行不行?”

木夕抬着头瞪着眼睛看着凌熙,雷阿姨眉头一皱,想要打断。

凌熙抢过话:“你放心,也不会很久,大概也就个一年半载的吧!”

木夕默默翻了个白眼:“虚伪了。”

雷阿姨踩了她一下脚,示意她不要说话:“其实我们这次是来请你帮忙的。”

“帮忙?我还有什么能帮得上你们的吗……”

“之前我从没想过会接受你的道歉,但四格漫画让我感受到你的同理心。意外的是,因为这次事情,让我的才能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不得不说,我很感谢你!”雷阿姨站起来,伸出手向凌熙握手。

凌熙愣愣地,伸出手回敬:“你能这样想,那我也就能释怀啦!”

“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我的好朋友木夕是个很有才华的人,但始终被埋没,我觉得可惜!想请你用你的营销才华让她的作品也能进入大家的视野。”

凌熙转头打量着眼前这个率性的酷妹。

木夕却发话了:“你抄袭的事让我们设计师看不起你,但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我可以勉强原谅你。”

“好好说话。”雷阿姨拉了一下木夕。

“雷阿姨对你的营销天赋赞赏有加,我也拜托你能帮下我。”说着低下了头。

雷阿姨忙不迭的递上Ipad,展示木夕在网上的设计作品。

凌熙打开店铺的电脑网页思索了一番,随即开始调整网店的设计风格。没过多久,木夕那个普通的店铺装修风格变成了撞色系视觉冲击的店铺风格。

“你这么酷,这么拽的女孩子,第一步店铺就应该采用视觉冲击的特点,把你视觉撞击感放到最大。”

“第二步,你要把自己的形象改得更加夸张,你的个性特别,足以吸引一票粉丝,但不做任何互动,不到台前,保持距离神秘。”

在凌熙的指导下,雷阿姨为木夕戴上了大框架眼镜、做夸张的发型、夸张风格撞色成衣。

“第三步,你的设计产量够高,那就做快闪店,几个样式上架后,不论销量怎样,一周后就换一批,引发购买欲。”

凌煕将营销案打印出来,放在了两位面前:“这是完整营销案,所有服装大号我都会联系,试试看?”

雷阿姨和打扮后的木夕拿起营销案目瞪口呆。

夜色渐渐降临,都市的一天似乎永远充满了故事。

凌煕躺在沙发上,白天的忙碌后有种莫名的空虚感。帐篷里,正传来莫格利累成狗的鼾声。凌熙心想,这个人白天到底去哪儿了,一到晚上就累成狗!

雷阿姨的来电打破了安静。

凌熙有些紧张地接起了电话,对面是雷阿姨传来的激动的声音。

“凌熙凌熙,你知道吗,我和木夕刚和业界有名的设计公司负责人吃饭,已经确定了,我们会和他们签约!”

“真的?”

“真的!老泪纵横也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样子,谢谢你,凌熙。”

木夕抢过手机:“喂,凌熙,谢你了。你听着,我夸你两句,你可别飞起来啊。那么多被埋没的设计师,是你救了我。”

凌熙拿着电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最后句话让凌煕思考着什么。

凌熙想把喜悦分享给莫格利,但莫格利早已入睡;她又想到了唐澄,但今天回家后唐澄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凌熙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打扰。

比起凌熙的斗志满满,最近同屋人唐澄则是另一个样子。

一个面朝下的手机被翻了起来,亮度正好照亮了唐澄期待的脸,可是手机屏幕上没有新信息。唐澄失望地放下手机,来回翻身。她再次拿起手机,打开陆子曰的聊天框往前翻找,每到10点都有陆子曰发来的晚安信息。再往下翻找,聊天记录戛然而止。最终,她生气地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

这个老古董还真的是和自己分手了啊。

清晨的鸟鸣声带来了清爽的一天,然而被唐澄的魔鬼吼叫打破。

“啊——乱死了乱死了,谁看到我的厚外套了!”

唐澄穿着正装,风急火燎地从自己的房间冲了出来,打开每个储物柜翻找衣物:“你们谁,起来帮我找找,我开会要迟到了!”

唐澄打开的每一个柜子,里面的衣服都摆放地整整齐齐,像是商场的橱窗,她简直想骂人,然而并没有人响应她。

“我就说我乱的有规律了,还那么自作主张……”

刚开口,却见门的内侧清清楚楚地贴着陆子曰写的的“归类物品”示意图,她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似乎有一种情绪在蔓延,内心失落的空洞变得越来越大。唐澄心想有本事你亲自过来找给我啊!

唐澄叹了口气,根据图上的指示,拿出了位于储物柜最上方的一个收纳盒,迅速把衣服穿上。提着丝袜一转身,乱成灾后现场的客厅却映入了她的眼帘,无名之火从胸中窜了起来。只见地上和桌上都是散落着的衣物;沙发周围堆满了各种书籍,没用过和用过的纸巾到处乱扔,还有零食袋冰激凌盒等物品,简直一锅粥乱炖。一团被子像一个巨大的面团安静地待在沙发上。

“这个人也不把被子拿回房间,放在这儿还能发酵成摇钱树啊?”

唐澄拿着黑丝袜走到沙发边想要坐下,屁股还没落地,却感受到了被子底下的一阵异动,随着凌熙的一声尖叫,毫无防备的唐澄被吓得弹开数米远。

凌熙趁机拉好被子,随手拿起旁边的书翻了几下。

“找衣服你就找呗,坐我身上干嘛?”

“天哪,你居然一晚上都睡在这里,你是瘫痪了吗?”

“不行吗?我虽然在这里躺着,但脑子始终在高速运转。”

“你以为你是霍金?快起来收拾一下,不然我打断你的腿,让你真实体验植物人!”说着唐澄踹了凌熙一脚。

凌熙不为所动,继续翻了页书……

唐澄用力踹了一下被子,凌熙发出了一声闷哼,继续翻书。

“你干脆烂在这里算了。”唐澄看看地上的零食包装袋,对帐篷吼,“有钱给她买零食,也不知道多交点生活费。”

唐澄再走两步,又被衣服绊倒,她立刻火冒三丈踢开衣服,一路气呼呼的离开了。

凌熙刚想拉起被子盖住头继续睡,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叫道:“莫格利!”

莫格利把一杯插着吸管的水递到了凌熙跟前。凌熙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看着手里的书,吸着吸管里的水。莫格利在凌熙面前放好了零食、纸巾、冰激凌。然后起身背上了书包:“你慢用,我出去下。”

“站住!天天往外跑,到底去哪儿呢?还有钱买这么多零食,你不会……”

莫格利似乎马上要被揭穿:“我,我去找子曰兄看书。我也要早日在这里找到定位,才能帮助我们早日脱贫。”

凌熙还想说什么,莫格利反过来摸了摸凌熙的头,甜腻地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迅速起身便走。凌熙见他着急的样子,便不再强留。

其实,莫格利一心想帮凌熙摆脱经济困境,这段时间找了份仓库搬运的工作。他担心凌熙会阻挠,便一直没告诉凌熙。

莫格利离开不久,郑伟珏又来到凌熙家找她。

凌熙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蚕蛹坐在沙发上,郑伟珏端坐在椅子上,与凌熙面对面坐着。

郑伟珏削着一个苹果,一片一片片给凌熙吃:“休息的好吗?”

“老郑,我有种被频繁探病的感觉……不是太好,我觉得我还需要休息个把年才能缓解心理的创伤。”凌熙调皮地说道。

郑伟珏没忍住笑:“我才不信你闲的下来,你就这样敷衍我吧!你敷衍我我也要说,我在公司帮你安排一个闲差,你还是来公司打发时间,缓解心理创伤吧?”

“算了吧老郑,我和我爸吵起来能掀顶,那可是38楼诶!楼下的行人多危险,我相信他也不会同意的。”

“你们父女两个,真是嘴比石头还硬,果然是亲生的。”

“老郑,我倒也是希望我能是你女儿,这样至少不会太把他放在心上,还能吃到老父亲手削的水果,多好。”

“你呀,你爸听到了该伤心了。你知不知道前一阵子看你的道歉视频,他可是开了金口,夸你不错,我也觉得你超棒的。”

“我真脑瘫了才会信我爸夸我了……”

郑伟珏笑着拿起一张纸,折叠了起来:“看你样子,你是有接下去的计划了?”

凌煕愣愣地看着郑伟珏道:“还是郑伯伯你了解我……我想清楚了自己的方向,虽然想法还不成熟,但我会努力实现的!”

郑伟珏慈祥地看着凌熙:“我了解你的性格,果然没让我失望。”

说着郑伟珏将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叠好的飞鸟放在了凌熙面前:“既然一件事决定去做了当然要做到最好,你也知道,我是走极致主义的嘛。好了,我走了,这只飞鸟送给你,希望能看到你早日飞到最高。”

受到了郑伟珏鼓舞的凌熙,决定不能那么消沉,当晚就约了唐澄去健身房。

健身房内,每个人都在艰难地突破自己的极限。唐澄也不例外。她把“坐姿划船”的垫片放到了最后一格,努力地拉——但是完全拉不起。硬拉几次,只感觉到头晕目眩,颠三倒四,恶心想吐。

唐澄自嘲道:“也没人给我送巧克力了,我干嘛这么作死呢。”

“巧克力没有但有我陪你解闷啊。”凌熙笑着说道。

“有病,你哪里看出我闷了?”

唐澄翻着白眼,不想搭理凌熙。一转头,见到了曾经辅导自己的教练,唐澄笑着想上前招呼。此时,教练站在因为美女学员身后辅导其使用trx,本该扶在女学员腰边的手过分地放在了她的腰腹部,显然超出了正常授课的行为。女学员想甩开教练的手,可是他的手似乎越扶越紧,甚至磨蹭到了对方的臀部。女学员忍无可忍,放开了拉绳,垫片下坠,发出“砰”地声响。

凌熙和唐澄互相对视一眼,十分生气。

教练说道:“动不动这么敏感,我们还怎么教学?”

女学员即生气又无奈:“算了算了,当我倒霉。”刚要离开却被唐澄拦住了去路。

“你是挺倒霉的,碰上你这种人渣教练。但今天必须让他给你道歉认错,不然下次还会有人倒霉!”

本来已经转身准备散伙的教练听闻这句话又转身回来,惊讶地看向唐澄。

教练看着唐澄非常不悦:“今天是怎么了?我正常授课一下成全民公敌了,我才倒霉吧?我说唐小姐,上次你男朋友莫名其妙地揍了我几拳把我换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呢,现在你又来向我泼一盆脏水,我惹你们了?”

唐澄和凌熙听到了陆子曰的所作所为,有点愣神。

“他还……打你了?”

“下手可重了,那几个淤青到现在还没好呢!”说着拉开了自己的领口。

唐澄凑近看到淤青,只感觉到心跳有点快,心里那个空洞不断扩大。

“既然你今天也在,要不我们把帐算一算,你替他赔个钱吧!”

“要不要我们报警,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有关规定处理?”

“还搬法律条文出来吓唬我,怎么,跟你男朋友一卦的啊?”

“我男朋友要在的话你会死的更惨!!”脱口而出这句话,唐澄瞬间被自己扎心,“像你这样手脚不干净敢做不敢当只敢吃弱女子豆腐的社会蛀虫就该被一巴掌扇到非洲大草原上让猩猩狠狠踩脑袋剥光衣服挂在树上自然风干,再被一炮射到宇宙绕冥王星作旋转,不要坐在这里侮辱教练这个职业了!”

教练和女学员、和凌熙都惊讶地看向唐澄。

骚动引发了健身房的混乱,健身房老板了解情况后表示立刻开除这位教练。

风波终于平息,唐澄刚缓过来喝了口水,这时候又接到了老爸的电话。

储时坐在唐澄Jeep车后座上抽抽搭搭地哭泣。唐澄通过后视镜看她,露出有些嫌恶的神情。

“要么不来电话,一来准没好事……”唐澄自言自语道。

“小姐姐,你能不能靠边停一下。我想最后打一个电话跟我爸妈求情试试。”储时露出无奈的神色。

唐澄将车缓缓停下。

储时推开车门下车,唐澄越想越不开心便给老爸拨通了电话。

“老板,你们真是厉害了,也没见你们那么管过我呀,现在要从别人身上找回这种感觉?”

“唐澄啊,谁让储时爸妈跟我们有割舍不了的革命友谊,没办法呀。就算她跑地心了我们还不得负责找出来吗。”

“那你还真舍得劳烦你女儿找啊?我跟她可没什么革命友谊。”

“别这么冷漠嘛,怎么对人和动物就是两个态度呢?爸跟你保证,就这一次,以后补偿你。”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幸亏是送走,如果把她扔给我让我照顾,我死给你们看!”

唐澄挂掉电话,眼神注视着路边的储时。

储时正举着手机,和父母视频。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回去?Please give me a reason,please!”

“我们觉得不安全,你一个女孩子离我们这么远……”

“It’s not the point!我现在不也好好的吗?”

“坏人不会把危险两个字写脸上,现在好,不代表将来就会没问题。”储父声音严厉了起来。

“爸爸,可我觉得这里什么都没问题啊!你们来过中国吗?这里真的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东西很好吃到飞起来,服务也很棒;路上到处都是警察,很安全;下雪了也有人通宵扫雪,不会出不了门!更重要的是这里不会有枪击案,哪会有什么危险!”

凌宇终于赶上了去机场路上的储时,他飞快地跑了过来,却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生怕影响储时和父母沟通。

“我以前只觉得中国的东西好吃,但来了这边才发现,不只是好吃而已!每道菜背后都有文化,每种方言都很好听,每个地方有各自的历史背景,中国的文化真的好深厚好喜欢……”

储时一边试着说服父母,一边隔着距离看见担忧的凌宇,十分难过。

“况且,况且我在中国交到了很好的朋友,很真心的朋友,在这里我的环保组织也有分站,我还可以继续当义工,为什么不能待在这里呢?”

储时焦虑的表情都印刻在凌宇的心间,他甚至没有注意到高婕的来电。

唐澄抬着手机看了下时间,心情烦躁。侯老板来微信催她赶紧来公司一趟和陆子曰交接,抬头想要催促储时,却看到凌宇紧急驱车前来的焦灼样子,唐澄不禁皱起了眉头:“这谁啊谁啊,他来凑什么热闹?”

储时求助似地看着凌宇。凌宇也束手无策,他紧紧捏着手机,十分紧张。

忽然,储时竟然着急地流下了眼泪:“爸妈,我真的很想很想留在这里!”

视频那头的储父储母一见储时大哭,立刻慌了手脚。

储母急忙说道:“宝贝别哭,那晚一点check-in也没关系,你再跟妈妈说一会,再看看周围景色留个念想。”

储父:“对啊,你有什么先说,我们尽量满足你——除了留在中国。”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二章 你还有我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新来之客
热门: 十字弓·玫瑰之刃 密道追踪 阴阳师·太极卷 钓鱼城 贤惠O穿成凶狠上校后 巫颂 官路十八弯1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圣洁之罪 终末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