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还有我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我不走了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共同脱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雷阿姨看着凌熙,似乎也不愿意再说什么。凌熙也礼貌得告辞,拽着门外的莫格利,快速离开了雷阿姨的家。

离开后,凌熙一路都在思考着这位设计师的点点滴滴,她似乎很想为她做些事情,来弥补内心的歉疚。但究竟可以做些什么呢?

房子被卖掉之后,凌熙和莫格利只能借助在唐澄家中。从雷阿姨家告别回到唐澄家,凌熙本想向好闺蜜倾诉一番,却发现她还没有回家。

凌熙脑子里不停重复着雷阿姨对她说的话:“你来道歉,让我看到你的诚意和担当,但是抱歉,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太大,如果你真正养过宠物,就知道这种感受了。我没法彻底原谅你。”

凌熙回过神来,有些迷茫。雷阿姨说的“感受”,到底是什么感受?

凌熙看着莫格利:“莫格利!”

此刻的莫格利脑海里闪回着白天踹凌熙的画面,被凌熙这么一叫犹如大难临头,紧张起来。心想,这位熙爷是不是要秋后算账了,不自觉躲开了三米远。

“你在干嘛?过来!”凌熙用胳膊肘搂莫格利,莫格利敏捷躲避,凌熙勾空,“你躲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

“我跟你是男女朋友,怎么会授受不亲,想怎么亲就怎么亲。”

莫格利颇感意外:“我早上把你推到雷阿姨家里,难道你就不生气,没有一点打击报复的手段?”

“按照我以前的个性,当场就把你终结了。不过,看在你主观意图是为我好的份上,就不追究了。”

“真的?”

“很真!但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莫格利脸部抽搐了起来:“为什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凌熙从柜子里拿出很多衣服饰品,花了半个小时给莫格利做了一个新“造型”。莫格利对着镜子利的自己,感受到了尊严被前所未有的践踏了。

镜子里的自己,被带上猫耳朵,穿上小尾巴装,脸上还有水笔画的胡须,变身成一只性感的“小野猫”。

“有宠物的感觉,第一条,手机里都是ta的视频和照片。”

凌熙边说边举起手机,调成相机模式,强行和莫格利各种自拍。

……

“有宠物的感觉,第二条,它常常争宠、撒娇、要抱抱。”

凌熙边说边揉捏莫格利的脸,莫格利在凌熙的“魔爪”下变幻各种夸张表情。

“凌熙,我认真地说,你觉得这种方式,真的能找到动物与人类相处的感觉吗?”

“宠物陪伴主人的时候,不都这样?被抱在怀里,被捧在手心里,被……你不开心莫格利?

莫格利严肃地点头:“其实宠物这个词就不太对,好像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博人类开心,我们给动物剃毛、染头发、穿衣服,想过动物需要吗?它们开心吗?还有人更过分,为了不让猫抓家具做了去趾手术,这就是所谓的宠物吗?在森林的时候,我和动物朋友的关系不是谁属于谁,而是相互平等,相互尊重,我认为这才是动物和人的关系。”

凌熙听完后久久没有反应,莫格利反倒担心起来了:“凌熙,怎么了?因为我不配合生气了吗?“

“你的话,让我反思,也隐隐约约好像让我有些灵感了。”凌熙抓起了莫格利的手,两人距离拉近,一瞬间鼻息探到对方脸上。

光线正好,气氛异常暧昧。

“凌熙,认真的你真好看。”荷尔蒙作用下,两人嘴巴靠近,就要吻上。

突然,有人打开了客厅的大门,接着一阵剧烈的响动,DuangDuang,嘭嘭嘭……凌熙和莫格利连忙分开,一个弹到床上,一个假装看书。

透过门缝,凌熙依稀看见唐澄和一个黑影歪歪扭扭,酒气熏天,彼此搀着往唐澄的卧室走去。

凌熙好奇地从床上跳起来,耳朵贴在门缝:“这死女人怎么回事,平时不应该推门大叫一声我回来了吗?”

莫格利的耳朵动了动:“好像是两个人。”

“两个?”

莫格利把手放在耳朵一侧:“的确是两种声音。关门了,脱衣服了,走到床边了,沉重的喘气声……”

凌熙连忙捂住莫格利耳朵:“别听了,再听下去,我要人工消音了。”

莫格利转过来,再次跟凌熙贴面站着。莫格利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将凌熙扑倒在床上:“他们都睡了,我们也要不要……”

凌熙的心跳声逐渐加大,心想这小子哪学的撩人技术?

“我们要不要……开空调”(平时唐澄约法三章不让莫格利用空调)

凌熙彻底崩溃了。

黑夜逐渐褪去,白天再次苏醒。城市重新恢复了生机。

沃夫传媒大楼坐落在这座繁华都市的中心地段,雄伟的写字楼高耸入云。

凌熙和警察对话的声音传来:“是的,他们的确过来敲诈勒索过我,我可以来警局协助指认……另外,我想问一下,是谁帮我报的案?”

凌熙站在电梯门口,看着电梯中倒映出来的影子感叹。

叮~电梯到。凌熙走进电梯,条件反射地按下4楼,顿了两秒才意识到自己工作室已经倒闭了,叹了口气,又按下38楼。

38楼是沃夫传媒集团总部,两位漂亮的前台正在闲聊。

“你看见凌大小姐给雷阿姨公开道歉的微博没有?”

“看了。这人生变化,比橱窗里口红上新速度还快。好端端的公司,说没就没了。”

“明明有个靠山爸爸,偏偏要靠自己。这种自讨苦吃型人设,也堪称富二代中的清流了。”

“换做是我,就选一条好走的路,躺着成为人生赢家。”

凌熙站在远处的电梯口听到了这些对话,但她只是淡然的走向前台,向她们询问了郑理是否在公司。

“小郑总在见客户,您先进来坐一会儿?”

“不了不了,我就在这片公共区域站着等他吧。你们凌总不让我进38楼,我就不自讨没趣了。”

“可是,小郑总的会议估计还得一个多小时。”

“我现在有的就是时间,我可以等。你忙去吧。”凌熙一看手机正好11点。

滴滴滴滴,唐澄床头柜上的闹钟也指向着11点。

咚咚咚,敲门声页准时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陆子曰兴奋的声音。

“唐澄、唐澄,别睡懒觉了,早饭我已经准备好了。”

披头散发的女鬼状唐澄从被子中惊坐起:“陆子曰!!你属鸡的吗,每天准时打鸣。看我哪天不就着蘑菇,把你炖了!”

唐澄下床,朦胧的睡眼,脚下跨过“障碍物”走出去。

客厅里,陆子曰提着一盒爱心早午饭,笑容满面恭候着她:“我给你带了养生荞麦鸡胸肉早餐。”

“没胃口。”唐澄摆摆手。

陆子曰闻到唐澄身上的酒味,皱了皱眉:“昨晚又喝酒了?我给你拿点柠檬水。”

陆子曰刚要开冰箱门,被唐澄一把推上:“你一大早跑过来,到底什么事啊?”

“唐澄,不瞒你说,我和郑理联手替凌熙,干了一票大的——”

原来郑理和陆子曰为了帮凌熙找到骗子,冒充店家与威胁凌熙的职业打假人取得了联络,通过多次沟通和交易已经掌握了充分的犯罪事实,锁定PC名、IP地址,并且通过摄像头和麦克风,锁定了犯罪分子头像(威胁凌熙的职业打假人)。

“唐澄,你知道吗?郑理这么多年没出手,一出手我都惊呆了,当年学校“编程王子”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

“郑理虽然不喜欢凌熙,但作为哥哥,还是够意思的。”唐澄听完陆子曰的话,到对郑理有点几许赞赏。

陆子曰蹲下身一件件拾起满地的凌乱衣服。这时,地上一件骚粉色T恤,引起陆子曰的注意。他误以为是莫格利的新风格。

“不,不好意思,我的。”只见面前一个壮硕的男人,头发凌乱,只穿背心内裤,一身酒气扑面而来拿走了骚粉色T恤。陆子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唐澄却记起来了:“我去,忘了房间还有一个人。”

男人没有做任何解释已迅速离开灾难现场,留下神色痛苦的陆子曰和面无表情的唐澄。

“他是谁?”

“我也不知道,就当是借宿一晚上的朋友吧。”唐澄看着神色痛苦的陆子曰说,“喝多了,并没有怎么样,他在地板上睡了一晚上。”

“嗯,我相信你。”

“我们这次没有什么,但是不代表以后不发生。”唐澄故意表现出一副漫不经心的随意状态,这态度刺激了陆子曰。

“唐澄,我再确认一遍,是不是就算我们结婚了,你也会这样?”

“陆子曰,我再回答一遍,我们不会结婚。”

唐澄想起昨晚走进酒吧前,自己的那份烦躁和焦虑。

最近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陆子曰,无论说的话做的事,和这个面前的老古董似乎越走越近。上班时候唐澄看桌上的保温杯,椅子后的靠垫,脚下的按摩仪,几乎都是陆子曰的影子。这一切似乎都超出了她的设定,也带给了她未曾有过的束缚感。

“陆子曰,我们的人生都才过了三分之一不到,为什么要着急忙慌地安定下来,为什么要为一个人去改变自己?如果你抱定的是这种想法,那只能再次证明,我们不合适。其实你妈说的挺对,我是万子,你是筒子,我们花色不同;我喝酒,你喝茶,我们品味不同;我野,你稳,我们性格也不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们都是两个极端才对,两个极端是不可能长远走下去的。”

“我一直以为,互为弥补,才是最佳搭配。就像是太极,看似对立,其实互化……看来是我想错了。”

“嗯,现在后悔,完全来得及。”

陆子曰吐口气,眼神中露出哀伤:“因为喜欢你,我不断做出改变。报了爵士舞班,是想去陪你泡吧不尴尬,看当红的美妆博主视频,是想逛街的时候跟你有话可聊……就算刚才那一秒,我还在想,能不能说服自己不要在意……但是,你的坚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唐澄虽然有些感动,但仍故作冷脸:“所以,你死心了吗?”

“你说的对,爱不是妥协,是自由。我们分手吧。”说完,陆子曰认认真真把叠完最后一件衣服,放到沙发上,起身离开了。

屋子重归宁静,这一刻,唐澄心里空落落的,莫名难过,但脸上却强撑无所谓的笑容。早知道这招这么管用,自己就早说了。

因为前一天困倦,等着郑理的凌熙竟蜷缩在墙角睡着了。郑理送两个客户到电梯,意外发现了凌熙。看着曾经生龙活虎,容光焕发的小太阳,现在满脸疲惫,郑理有些不忍和心疼。

“凌熙凌熙,快醒醒。”

凌熙的眼神从模糊到聚焦,郑理的脸渐渐清晰。回过神来的她意识到这种丑态被看到,丢大脸了!不行,一定要转化成完美状态。

“你不用扶我,我自己可以起来。”凌熙强行挽尊,一个优美的S型动作,崛地而起,一切看似圆满,突然一个趔趄。郑理连忙扶住她,肢体接触让气氛瞬间微妙。郑理意识到了什么赶忙放开凌熙,凌熙一下子撞上了墙,场面十分尴尬。

“对不起。”郑理忙解释。

“不用谢!哦,不是,没关系。”

郑理才想到了正题:“你找我有事?”

“郑理,那个,听说是你提供了关键证据,才成功抓到那两个老赖的,谢谢啊。”

“你就这样谢我啊,会不会,有点没诚意!”

“我最近一穷二白,全靠唐澄收养,请不起你吃饭,也没办法送你小礼物。只有一颗真心,请笑纳。你要实在不满意的话,我请你坐放屁机,看鬼片,或者吃屎味爆米花,三选一,你自己决定吧。”

“谢谢哦,我弃权!”

“哎,我本诚意相邀,无奈恩人不领情,那看来只能作罢了……”

一来二去中,两人似乎又找到了昔日互怼的快感。

“凌熙,你这个戏精附体!”

“郑理,你这个杠精上身!”

两人互视一眼,还是那熟悉的配方,他们终于找到了说话无压力的方式。

这时,电梯门开。白艺凌走了出来。

凌熙灵机一动,立刻靠近郑理,一把将右手藏在身后,反手摸到左腰,造成郑理搂着自己腰的视觉误差:“郑理,说好了做兄妹,怎么能搂搂抱抱呢?”

郑理吓得连忙举起双手,以证清白:“我的手在这里啊!”

白艺凌被他的举动给逗笑了。

凌熙对郑理说:“现在整你更有筹码了!”

然后看着白艺凌说:“祝你们幸福,拜拜。”便开心得进了电梯。

白艺凌和郑理看着正能量满满的凌煕,都有些被感染到了。

凌煕刚要走出沃夫大楼,被一个声音叫住。凌熙笑着转头看见了郑伟珏伯伯,突然,她的笑脸收敛——因为郑伟珏旁边,站着一脸严肃的凌正浩。

郑伟珏见状立马打起了圆场:“你都多久没找郑伯伯吃饭了?”

“我刚找过郑理,已经Happy ending了。还有,”凌熙瞥了一眼凌正浩,“我没进你们38楼哦,电梯口算公摊面积,不算你们公司。”

还没等凌正浩说什么,凌熙马上补了一句:“我很忙的,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凌熙走到郑伟珏面前:“老郑,下次单独约!”同时避开凌正浩的眼神,迅速离开。

凌正浩愤愤叹气,郑伟珏拍了下老朋友的肩膀:“走吧,只能你请我吃饭了。”

凌正浩却说:“吃不下!”

“看来有人被忽视,失落了,扎心了,难过了。”

“她要干嘛干嘛去,碰的头破血流,满身是伤,就知道疼了。”

“老凌,你就不心疼?”

“她活该!”

郑伟珏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你啊,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是想关心,结果偏偏要教训,好为人师就这么让你快乐吗?”

凌正浩皱着眉头:“老伙计,你成天一副看穿我的样子,你很懂我吗?”

“好好好,我不懂,但我跟凌熙关系这么好,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啊?

“她跟你再好,也没叫你爹啊!“

“差一点好吗。“说罢两人都笑了起来。

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凌宇和储时坐在街边小摊上,也是欢声笑语。

储时正在呲溜呲溜嘬一碗酸辣粉,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同时她又看着手里的古镇手链、扇子、葫芦、帽子等战利品。边吃边赞叹着中国的东西古香古色,好看好看。

凌宇端坐在储时对面,被储时天真烂漫打动。

只见储时从包里拿出迷你笔记本,认真地划去“去古镇”这个心愿:“又完成一个心愿,开心!“

凌宇瞥见储时的心愿单上“找一个集齐中国传统文化魅力的老公”一栏后跟着的“陆子曰”三个被划掉的字。疑惑为什么这个女孩要找这个奇怪名字的人做老公?

储时解释说已经是过去时了。自己现在的目标是再找一个中国老公!

凌宇对眼前白纸一样的女孩,越发好奇:“你年纪轻轻,就一心想着结婚啊。“

“其实,我也不着急啦,先打着灯笼先找着嘛,找到了谈够恋爱再结婚啊。”

“你找老公的标准是?”

“嗯嗯,我和你说。首先,是从小在中国长的男人,不是国外那些华人哦。其次,他还要会做中国菜。最主要的是千千万万不能以事业为主工作狂拼命三郎,得要像我爸那种,具有中国传统男人的优秀品质:爱家,照顾妻子,陪伴小baby……”

凌宇不自觉的喃喃到:“这‘千千万万’……和我,正好相反呢。”

储时看着凌宇:“你脑门上就刻着‘我要工作’四个大字,对你来说,一定是工作比家庭重要吧。”

凌宇刚想说什么,却听到储时调皮地说:“放心,不会缠着你的啦。”

他的话卡住喉咙,竟有些莫名失落,不过凌宇还是努力整理了下表情,提议送储时回学校。

凌宇开车,储时坐在副驾驶。

正当凌宇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储时的手机视频通讯响了起来,储时惯性接通,瞬间吓尿,喉咙里发出颤颤巍巍的声音。

“爸,妈。”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储时父母的脸。

“不是说好,每周固定时间视频吗?”储时顿时紧张起来了。

“你爸忘记网络密码了,想问你下。”储时母亲解释到。

“我马上发给你,先这样啊,拜拜。”储时想挂电话,突然视频里传出一声惊呼。

“你在哪儿?怎么背景在移动。”

“在,在外面,在车上。”

“谁的车上啊?”

“一个同学。”储时紧张地摆摆手,示意凌宇不要出声,凌宇表情淡然地点头,顺便把车停到路边。

“你把电话给他,我们跟他打个招呼。”储时母亲倒是非常热情。

眼看快要露馅,储时愈发慌张,凌宇却一把将手机抢过去,对储时爸妈咧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们好,我是凌宇思密达。”

“原来是韩国同学啊。阿娘哈塞哟。凌宇你好,阿姨说英语你习惯吧?Hi ,Lin,Could we talk in English?”

“No problem!”凌宇快速回答。

“Where will you go?”

“Today, we went camping with our schoolmates, now on the way back,we are getting close to the university。”

此时储时父亲也挤进镜头:“Hi,Lin,you speak elegant English。”

凌宇应对自如:“Thank you。Uncle Chu,I need to prove my pronunciation ,so I ask Chu for help。”

“It’s great you can help each other at university。”

“Well,we need to get on the bus now,goodbye。”

“Ok,goodbye。”储时父母同时和凌宇道别。

凌宇把手机交还给储时,表示希望储时父母知道自己联合一起欺骗他们的时候,不要把自己拉黑。

“不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中国。”储时信心满满。

凌宇微笑着转头,突然看见放在储时腿上的手机对话视频还没有关,连忙狂拉储时衣服。

储时却不明所以:“真的没事的,他们不会知道的。”

凌宇捂脸,不忍直视,拿起了储时的手机。储时看见手机屏幕里,有一对已经气得脸色发绿的中年人。

凌熙上门道歉后的几天,雷阿姨收到了一个快递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凌熙寄来的一个笔记本和一封信。

雷阿姨拆开了信,

——我知道,道歉已经于事无补,只有做些什么,才不会显得苍白。你的才华和设计的衣服让人眼前一亮,希望我为你量身定做的营销方案,可以让更多人知道你设计初衷和故事的载体。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你和你的猫,留下些什么。我这些天一直在思考,什么才是宠物和人之间最真实的感受,昨天晚上我终于明白了,是陪伴。不是我们陪伴它们,是它们陪伴了我们。所以,我用了猫的视角。

雷阿姨翻开笔记本,里面是凌熙画的四格漫画。

第一幅漫画:一个巨大的雷阿姨的背影。

“在你眼里,我是一个小不点,可在我眼里,你却巍峨如山。”

第二幅:一只猫正在玩羽毛。

“哎,为了让你们笑,我们常常用尽浑身解术。”

第三幅:一只猫趴在案板上,看正在工作中的雷阿姨。

“你们的眼里有很多繁杂和琐碎,我们的眼里却只有食物和你们。”

第四幅:一只猫依偎在雷阿姨身边。

“谢谢你,我的铲屎官,能陪伴你度过一段人生,已是我整个猫生。”

雷阿姨念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嘴角露出久违的感动的笑容。

“如果有一天我远去,我不是离开,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我就在你身边,白云是我,树荫是我,冬日的风也是我。喵呜!”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 我不走了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 共同脱贫
热门: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进步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篮坛之氪金无敌 奇幻旅途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重生之领主时代 第一律法·卷一:无鞘之剑 红拇指印 美国众神:十周年作者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