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不走了

上一章:第二十章 抄袭风波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你还有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记得那个午后,

在兔兔的指挥下,李凯正在挂工作室的牌子,凌熙满脸微笑地站在旁边,任何手持几根彩带花筒等候着。牌子上用设计感的字体写着:犀犀凌工作室。

“上上上,上一点……”

李凯高举着工作室的牌子,双手发软:“兔兔,你眼睛不会有斜视吧,行不行啊,左手右手,上上下下的,我这都跳完一首《青春修炼手册》了。”

“李凯哥,你忍忍啊,我这都没让你旋转跳跃呢。”

“凌老板,你看OK了吗?”兔兔转身想凌熙咨询意见。

“不偏不倚正正好,完美,就这样吧。”

任何扭动礼花筒,五颜六色的彩条从天而降,充满喜庆的基情,凌熙开心向众人宣布——犀犀凌服装工作室,正式开张!

“虽然现在我们只有四个人,但麻雀虽小,必须五脏俱全。兔兔,你刚上大二,心思比较细,就做我的后勤大总管兼贴身保镖吧。

“好的老板。”兔兔领命。

“李凯,你有颜有身材,是我们的门面担当,适合搞外联,拓展业务,就当工作室的商务部部长吧。”

“这个抬头,我喜欢。” 李凯喜笑颜开。

“任何,你一直有独立设计师的梦想,对时尚和色彩也有自己的判断,设计总监有点老套,叫设计女王吧。”

“女王八?”任何皱眉。

“女王,Queen,懂吧!”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凌熙顺势举起酒杯,开始远景规划:“展望一下,三年之内,我们要超过38楼的沃夫,五年之内,纳斯达克上市。”

“好的老板!”三人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对了,你们老叫我老板老板的,听起来特严肃特别扭,一点也不活泼,换个称呼吧。”

“主公?”

“Boss?”

“凌总?”

“喂,有点创意行吗?怎么说我们也是个初创公司,就算不求天下无双,也要独一无二才对啊。来来来,开动你们的小脑袋,转动你们的小马达,再想想,想出来,小爷我有奖励啊。

兔兔弱弱的自喃道:“小爷?额,要么就叫熙爷?”凌熙眼前一亮,乐呵呵笑起来……

这一切一切就像昨天发生般真实,被梦想和欢乐包围的午后,此刻想来竟是如此遥不可及。三年后同一个地方,只剩下凌熙一个人。她扫视了一圈,已是凌晨三点多,周围安静极了,连椅子刮擦地面的声音也在工作室回荡。

“又只有我一个人了。”

凌熙掏出狼牙,摊在手心。

“还好,有你陪着我!莫格利,你应该快到家了吧。”

这时,叮咚一声。

电脑右下角小框弹出新闻标题:G60高速公路发生特大车祸。

凌熙匆忙点开新闻:最新播报,G60高速公路上,一辆清城开往森川方向的“清森线”旅游大巴撞上护栏起火。目前,事故造成的伤亡人数不详,火势正在扑灭中。

“莫格利!”

凌熙慌不择路,着急摸出电话打给莫格利,几秒过后,电话在凌熙包里震动——莫格利已经把电话还给凌熙了。没有丝毫犹豫,凌熙立马冲出办公室,一头扎进被喷漆的跑车,风驰电掣般冲出去,巨大的汽车轰鸣声响彻在夜空中。

GPS导航的声音传出来——距森川还有80公里,前方为事故多发地段,请小心驾驶。

凌熙谨慎地扶着方向盘,窗外的夜色飞驰而过,眼前的路却好像没有尽头。

城市的另一边,午夜则是完全不同的模样。

繁华的酒吧街,依然荡漾着额尔蒙的气息。三三两两半梦半醒,半痴半醉的女生摇头晃脑地从酒吧出来,有的走向豪车,有的走向出租,结束一整个晚上的放纵。

几个男人侯在酒吧门口,盯着每一个走出来的单身女青年,评头论足着。

“这个梨形身材,是你的菜。”

“这个苹果型,你的菜。”

突然,众人眼睛发直,纷纷挺直身子。

“一百分,完美立体细沙漏型出现……”

唐澄半醉状态,踩着高跟出来,眸子里的傲骨和气场让她在一堆牛鬼蛇神中成为一股清流。

“我的极品天菜。”

“也是我梦中style。”

男人们争先恐后,准备上前搭讪。

突然,一个正经的声音说道:“都别打主意,我的!”

几个男人惊讶瞬间,陆子曰已经飞速走到唐澄身边,不由分说,霸气将她搂进怀里。

唐澄推开陆子曰的手臂,强行从他的环抱中抽离出来。

“老祖宗,你别来干涉我好么,我读高中那会儿,我爸都没你管得这么严。还有,老娘就是我自己,别你的我的,当我是电线杆啊,撒泡尿还能标领地!嗝~”

唐澄打了个酒嗝,一个趔趄没站稳,陆子曰连忙小心扶住。

“从我们家出来,你弯都不拐地直奔酒吧,一喝喝到现在,我不管你,要出现危险怎么办?”

“再危险能险得过你家吗?你妈是地雷,你爸是引线,你再一点火,轰~我粉身碎骨,必须把在你家受到的惊吓,从酒精里平复回来。”

“你刚才也看到了,这个点,酒吧外面这些人,各个跟猛兽似的,排着队的张开血盆大口,等着你这种喝醉的小绵羊上勾。”

“就刚那几个初级选手,真要较量起来,分分钟把他们秒成渣渣。”唐澄扑哧一笑。

“不管怎么样,小心点就是了,久走夜路必闯鬼。”说着陆子曰脱下大衣把唐澄围了起来。

唐澄围着陆子曰绕了一圈,见他一本正经,呆萌中透着霸气,十足大暖男的样子,又想气又想笑。

“怎么,你还真怕我被别人‘捞走’,当骑士还上瘾了?”

“没办法,中毒太深!”

“别人当骑士,至少都有奔驰宝马托底,你呢,不会又是摩拜吧?”

“我有千里马一匹!”

不等唐澄回复,陆子曰抱住唐澄双腿,往前一勾,唐澄毫无防备地趴倒在陆子曰温暖的后背。陆子曰故意歪曲身子,把唐澄往一侧倾斜。唐澄突然变得乖乖听话不吵不闹,安静了下来。

“今天怪我,没有提前做好准备,一拍脑门儿就把你带回去了。要知道你跟我妈还有前史,我怎么也会提前做个预演,冲锋陷阵,确保赢得这场战役。不过,你放心,开门黑也不见得是坏事,差到谷底了,剩下的都是触底反弹了。对吧?”

唐澄躺在陆子曰背上,认真的看着他的背影却不作答,他们就这样一路走到了唐澄家门口。

“我知道,你今天喝这么多酒是因为不开心。”

“谁说我不开心?我能笑出后槽牙来,你信不信?”

“我们现在属于磨合期,受到的阻力除了个性差异,还有来自家庭的方方面面。我妈今天的反应的确有点过激,但你不要有心理负担。婆媳是天敌,但我不是那种双面胶男人,如果你做的对,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

“那我做的不对呢?”唐澄故意追问。

“呃……如果你做的不对,我也会站在你的角度,分析问题。我已经研究过了,你喜欢泡吧,那是因为心系自由;你喜欢喝酒,是因为适量喝酒有助于开胃活血,还能让女性的皮肤紧致。”

“听起来挺感人的,其实吧,我喜欢泡喜欢喝酒,理由只有一个——那里没有你这样的老古董!而且,我答应做你女朋友,理由很肤浅的,我只想跟你……那个那个,你懂吧?”

“哪个?柏拉图?”

“……我只想走肾,不想走心。懂了吗”

陆子曰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如果我们结婚的话,不就可以每天正大光明、合法地走肾了吗。”

唐澄一把抓住陆子曰的领口,贴面陆子曰。

“你怎么没羞没臊的?”

“是你说的,要解放天性,不要像个老古董。我在很努力地沿着你指定的方向前进。”

唐澄突然脸红,居然在陆子曰面前第一次害羞。叮咚,手机的响声解救了唐澄迷乱的思绪。

夜色中,陆子曰开着唐澄的Jeep车在路上狂奔。

唐澄坐在副驾驶给凌熙打电话,几个嘟嘟的声音后终于接通。

“凌熙,你在哪里?”

“你看新闻了吗,莫格利出车祸了,我正在赶过去的路上。”

“什么,车祸!”

“是啊,兔兔他们也三个都辞职了今天,我只能找你了!”

唐澄一脸惊诧,陆子曰也侧耳过来。

“你不要紧张,注意交通,发给定位给我,我马上过来。”

唐澄挂完电话,微信上收到两条信息。一条是出事的新闻,一条是凌熙的定位。

唐澄看向陆子曰,“你能不能利索一点,吉普被你开出了一种小破驴的车速。”

陆子曰不加速,反倒一个急刹,车停靠在路边。

“神经病啊你,油门刹车不分……”

唐澄的注视中,陆子曰突然环抱过来。

“安全第一。”

陆子曰的手从唐澄胸前越过,拉上安全带,咔嚓一声扣好。一改常态的絮絮叨叨,反而言简意赅,唐澄似乎被陆子曰刚才的动作惊讶住,愣了半秒。

“抓好扶手!”

嗖的一声,引擎巨大轰鸣声,陆子曰帅气地猛踩油门,唐澄惯性往后倒,看到陆子曰认真的侧脸,觉得百般安心。

天边终于渐渐亮起,微光在东边显现出来,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凌熙终于赶到事发地点。远远就能看见一辆大巴撞上护栏,玻璃渣碎了一地,一辆120急救车红蓝灯交替闪烁,显得格外刺眼。两个担架员正在抬伤员,匆匆奔跑。五六个伤员坐在路边,手臂、头部渗出鲜血,护士正在现场进行急救。

凌熙不敢打扰正常救护工作,只得绕到一旁,依次查看每个伤员,却没有找到莫格利的影子。凌熙有些害怕,但仍强打精神,往前询问担架员。

“车里还有人吗?”

“不好意思,请不要打扰我们工作。”担架员匆忙从凌熙身边跑过。

凌熙转身,走向一旁手臂上包扎着纱布的中年男子。

“请问,所有救出来的伤员都在这边吗?”

中年男子叹气:“有几个不行了,已经盖了布抬走了。”

“那车里面还有人吗?”

“应该还有吧,我们靠近车门的,出来比较及时,坐在中后部的人就……唉!”

这声叹气,让凌熙越发紧张,她揪心地看着不远处。大巴还在冒着烟,看上去充满危险。

凌熙偷偷穿越警戒线去寻找莫格利。

越靠近车,就越呛人,她捂住口鼻,不断咳嗽。突然,一个熟悉的东西窜入眼帘——莫格利的身份证在地上,已经满是污垢。凌熙忙捡起身份证,身份证脏脏的,被热量灼烧过后已经变形。

“莫格利!莫格利!”凌熙拼命的大喊,“你到底在哪儿啊,我今天就不应该放你走!你许诺过我,要带我去森林抓鱼的,千万别食言啊!”

慌乱之下,凌熙靠近了烧黑的车体。她吃力地拖过一个铝合金伸缩梯,搭在车体上。因为着急爬上去,突然“咣当”一声响,玻璃碎裂的声音,楼梯震动倾斜,凌煕脚下一滑,四仰八叉地摔了下去。失重的恐惧夹杂着耳旁的风声袭来,似乎即将坠地,她惊恐地闭上眼睛。

突然,像是掉落到一团软绵绵的云朵上面,凌熙被一双温暖手臂稳稳拖住,慌乱不堪的心,瞬间变得平静。

凌熙仰视,一个伟岸的身影抱着她,在混乱的人群中逆向而行。烟渐渐散去,朝阳的光晕刚好照过来,完美侧影在光影中慢慢清晰,熟悉的轮廓显现出来。

“莫格利,是你!!”

莫格利脸也是花的,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像是踏着五彩祥云而至的英雄,在最危险的时候力挽狂澜。四周的喧嚣隐匿,全世界被按下静音键,只剩下凌熙呼吸的声音。她的心脏瞬间像是被击中,融化在莫格利温暖的笑容中。

“我不走了,凌熙。因为我明白对你的喜欢是哪一种了。”

“哪一种?”

“不同于子曰、不同于唐澄、不同于任何人,独属于你的喜欢。在车子撞上栏杆的那一刻,我的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你!”

“你以为这一次,我会放你走吗?”

凌熙紧紧搂住莫格利脖子,耳朵贴在莫格利温柔的胸口,两个人紧紧抱住了对方。

不同于对郑理亲人般的依赖,不同于对唐澄姐妹般的默契。

其实,这份独属于莫格利的喜欢,也许从凌熙把他从森林带回来的那天起,就埋下了柔软的种子,它发芽、破土,茁壮成长为一场奋不顾身,必须抓住的感情。

“你真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没事,撞车的时候,我刚好醒着。我胳膊酸是因为帮忙抬伤员抬的。”

“你真的不回森林了?”

“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莫格利大胆地抓住凌熙的手。

“你刚才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冲进去了,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我想不了那么多,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如果多犹豫一秒,就会留下遗憾。”

莫格利帅帅地笑笑,突然弹了凌熙下凌熙脑门儿。

“你傻不傻,论体力我比你强,论速度我比你快,怎样都是我保护你才对啊! ”

唐澄和陆子曰赶到了现场,两人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感叹万千。

“跑这么远,看这两人给我腻歪的,快消化不良了。”唐澄嘟囔着一句,却微笑得望向了陆子曰。

“你看,像不像灾难片中世界末日后幸存者的深情告白场景?”

“现在风格换偶像剧了。”

“感觉我们像空气,谈恋爱的,明明是我们啊!”陆子曰转头看向唐澄笑了。

经历过这场车祸之后,无论是凌熙还是莫格利,似乎都明白了彼此在心中的位置。这份命中注定的牵绊,正在慢慢绽放绚丽的色彩。

城市苏醒,一幢幢大楼大厦在阳光中安然矗立,岁月静安好的样子。

十字路口,红绿灯来回亮起,车流穿梭,上班的人形色匆匆,各自飞速往前。

迎回莫格利的凌熙将要处理工作室的问题了。

唐澄站在架好的机器后面,对凌熙比手势。

“准备好了吗?三二一,开始。”

唐澄按下直播键,镜头里是凌熙的直播。

“大家好,我是凌熙,也是犀犀凌工作室的老板,负责人。这次工作室推出的情侣睡衣,涉及抄袭,我深感痛心,也向所有买家、厂商、关注我们,喜欢我们的人诚挚道歉……接下来,我会将所有货品下架,并且向所有买家承诺,凡是交了预付款的,原款退回……对不起大家,所有过错我来承担,犀犀凌工作室也会永久关闭,剩下的,看我行动吧”

看这场直播的有大量犀犀凌工作室的用户,也有很多凌熙本人的粉丝。而凌熙可能没想到,这场直播的观众里有文郁的凌宇。

文郁担忧地捧着手机,眉毛紧皱。凌宇俯身在旁,目不转睛。

“小宇啊,你想办法帮帮凌熙吧。”

“祸是她自己闯的,站出来扛起失败,不是应该的吗?”

“凌熙这次没有逃避,也没有伸手问你爸要钱,算是很有担当的了。你爸也一直很担心呢”

“看来爸还是挺关心凌熙的。”

“自己的女儿,能不关心吗?!”

凌宇脸上瞬间流露出一种警觉,不过很快打消了。因为最近他的日子过得有些不同。

以往他的焦点一直是高婕。高婕说投资项目已经赚了30%,爸爸觉得凌宇很有魄力;有时候高婕甚至和凌宇憧憬起未来他们小家庭的样子。说到婚姻的时候高婕甚至抛开了千金大小姐的傲气和高冷,简直变成普通对爱情憧憬的少女。

要是以前的凌宇肯定高兴坏了,但他现在更多的时间却关注着手机,手机屏幕常常停留在储时的朋友圈上。

储时这段时间一直在进行着她的中国了解之旅,她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圈有一位最忠实的观众

几分钟前刚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已经走过了美食广场、香港广场、来福士广场、人民广场、时代广场……广场舞到底在哪个广场跳啊?”不到一分钟手机朋友圈就亮起小红点,储时点开,是凌宇的留言。

——你地点不对,时间也不对。

——那正确的地点应该在哪里?

回复留言的凌宇此刻正在Y-home咖啡馆里。

阳光照在凌宇阴郁的脸上,在面部形成明显的分割,似乎照应着他一半明一半暗的性格。

而他心中的储时却像个发光发热的小太阳,充满不知疲倦的能量。

每次和储时的互动,凌宇便感到放松和喜悦,仿佛自己站在一片草地上树叶摇动,一阵微风扑面,吹动头发。阳光的温度正好,所有的压力和不开心,都变成小石子,被你掏出来,扔掉。

有时候凌宇的思绪里会掺杂进了许多声音

妈妈说:“别让你爸不开心……”

高婕说:“上次……项目转手……近30%……”

凌正浩说:“不能……低人一等……”

在各种烦躁的声音之后,总会有一个明媚的画面出现,伴随着柔和的声音。

画面上,是储时第一次闯入凌宇无人机的笑容,干净,青春。

想到这些凌宇不禁笑了笑,于是他拿起手机给储时发了一条微信——晚上六点,名人公园,不见不散。

夜幕降临,动感的音乐声响起,公园门口开始热闹起来。

六点,两人如约而至名人公园。

“既然在公园和小区跳,那为什么不叫公园舞,或者小区舞,偏要叫广场舞?这起名的人也真是随便!”一见面储时就开始不断发问,

凌宇被她一脸萌萌的可爱逗笑,脸上的严肃被驱散。

“这是一种统称,照你这个逻辑,是不是全家桶里也得有全家,夫妻肺片里要有夫妻啊?”

“那麻婆豆腐里也没有麻婆,蚂蚁上树也没有蚂蚁,老坛酸菜里也没有老坛。”

“还不错,会举一反三。”

储时并没有失落,反而是恍然大悟的样子:“中国文化真是博大精深,我了解的还不够,不过没关系,先去跳舞吧。”

储时拉凌宇进入人群,储时很快跟大妈们“打成一片”,还不断斗舞。

凌宇提着公文包,在人群中却格格不入。

“你跳啊,不会的话,我教你。”储时拽着凌宇,带动着他各种扭。

凌宇尴尬地左右摇摆。

“你是在模仿不倒翁吗?哈哈哈哈……”

两人在广场舞大妈的包围下尽情地嗨着,凌宇的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

对比凌宇的笑容,凌熙最近却很难笑起来。

为了还债她开始出售自己的房子,今天来看房的顾客对房子比较满意并说明天就可以签约。送走了看房客,凌熙一个人站在已经变得空荡的房间,无比难过。她依依不舍的跟每个房间道别,这些房间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一阵电话声打断凌熙的回忆,莫格利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出来。

“凌熙,车已经交接好了,你要不要下来再看看它,跟它道个别。”

“不了,让它去吧。”

轰隆隆,几声跑车巨大的轰鸣从楼底下传来。

凌熙趴在窗户,看着自己心爱的跑车往远处飞奔,终于再也绷不住,转过身,顺着墙壁滑下来,坐到地上。

人生中那些通过努力换来的第一件东西,最容易让人觉得幸福,第一辆车,第一套房……它们记录了自己出发时候的样子,不断上进的样子,奋力打拼的样子。只是,没想到,它们会在某个不设防的瞬间绝尘而去,突然的连道别都来不及。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抄袭风波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你还有我
热门: 长相思3:思无涯 超级指环王 被偏执神霸宠的日子[快穿] 樱的圈套 最完美的女孩:未来的我 超级训练大师 新干线谋杀案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沈浪徐芊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