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口是心非

上一章:第十六章 陆氏追人 下一章:第十八章 无人问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澄正坐在休息区喝着水,整个人软绵无力,摊在椅子上喝水,精神恢复了不少。

陆子曰走了过来,给唐澄递上一片巧克力:“我跟店里说了,帮你换了个教练,你下次找那个女私教吧。”

“奇怪了,你凭什么帮我换教练?”

“我觉得他不专业,你手超伸了、腰塌了他都没纠正,执教水平还不如我。”

“我说你家住在大海边啊,怎么管这么宽呢?你是我什么人啊?”

“我不是你男朋友吗?这不是身为一个男朋友应该做的事吗?”

唐澄听着陆子曰的回答,忽然觉得好笑,难道互相喜欢,就要建立长期的恋爱关系吗?

“陆子曰,你别太认真了,进阶的感情就是负担,我们在一起不合适!”

“你都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合适呢?”

“好!你非要试就试!明天你就会哭着求分手!”唐澄不屑,说完转身走开。

为了准备第二天的上新,凌熙正准备清点仓库的衣服,忽然接到仓库老板的消息,由于暴雨,整个仓库面临漏水的风险。她赶紧拉着莫格利一起前去。

黑暗的仓库的大门“吱嘎”一声打开,灯“啪啪啪”全亮。

凌熙和莫格利穿着情侣睡衣,跟着管理员往里走,发现地板上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水,他们惦着脚,像是在趟水过河。幸好,仓库管理员发现地及时,堵住了水管的漏口,没造成什么大损失。但这些货肯定不能继续存放下去了,那地方随时有漏水危险,趁着今晚得赶紧搬。

凌熙看着纸箱有些遭殃,很是心疼,立刻撸起袖子冲上去搬下一箱,却错误地估计了重量。她一个没站稳,抱着纸箱险些摔倒。

莫格利眼明手快,一把拖住凌熙。凌熙倒在了莫格利的怀里,一抬头,撞上了莫格利担心的眼神。

“小心点。”莫格利温暖地声音从凌熙耳边拂过,两人的脸颊近在咫尺,可以感受到对方的一呼一吸。

凌熙尴尬站起,莫格利转头把推车推了过来,抱起纸箱放在了推车上。凌熙见状,也立刻行动起来,只是她搬动起来十分费力。

凌熙感慨:“李凯他们都已经和周公打牌了吧?这个点能找来帮忙的,只有真爱了……”

话说一半,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向莫格利,他也正好在看她。

莫格利心中涌起小小窃喜,凌熙说……他是她的真爱!

凌熙被莫格利的眼神苏到,但立刻缓解尴尬:“好了打起精神来,我们今晚可是要做好准备,和这些货共存亡的!”

莫格利继续陪着凌熙一起搬箱子。看着还有几十个大箱子,凌熙心乱如麻。莫格利则拿起手机,偷偷发起了消息。

时间滴滴答答过去,转眼已到半夜1点。

凌熙和莫格利累成狗,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了纸箱上。

“啊……这个时候,反而觉得生意太好是个负担了!苍天啊,我也不求营业额了,给我降个免费劳力吧!”

忽然,电梯门开,郑理站在电梯里,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两人。

“你们,需要帮忙吗?”

仓库内,弥漫着满满的尴尬气氛。

莫格利抱起一个箱子直接塞到郑理手上,三个人一起进入了电梯。

电梯内,郑理和凌熙并排站着,莫格利站在他们身后,人手抱着一只箱子。

凌熙额头贴汗,衣襟也被汗水浸湿了,模样十分狼狈。她斜眼看看郑理,只见郑理淡定站着,似乎没有同她搭话的意思。

这是上次拒绝凌熙后,和凌熙的第一次见面。郑理抱着纸箱的手指不自觉地动着,显示出内心的紧张。

莫格利看看凌熙表情,再看看郑理表情,知道他们都欲言又止。

电梯门开的瞬间,凌熙和郑理一同走出去,撞到了一起。

凌熙连声对不起也没有说,逃也似地把纸箱往地上一放,就钻回了电梯内。

紧接着郑理也站回了原处,电梯门关、电梯内的气氛越发变的尴尬紧张。

莫格利想了想,伸出手,在凌熙和郑理的腰眼上,狠狠一捅。

凌熙疼痛弹起:“啊呀!”

凌熙和郑理愤怒地看向彼此,气氛一秒从尴尬变为了欢快。

“别装蒜了,又整这套有意思吗?为了跟我说上话,手段还是小儿科,幼稚。”

“戏精果然是戏精,演起戏来不假思索。”

“你这杠精才厉害!除了恶人先告状、装清白以外你还会干什么?这么多年也没见你进步啊。”

凌熙和郑理骂骂咧咧,吵吵闹闹走出电梯。

莫格利嘴边扬起得意的笑容,但随即又有点小失落。

没想到郑理和凌熙这么快就和好了,他不由感慨自己真是闲得慌,为什么要作死给郑理发消息呢?

又恢复吵吵闹闹的郑理和凌熙,终于找到了从前熟悉的感觉。

只是这种嬉笑怒骂,比以前更加纯粹。郑理看着凌熙重振旗鼓,由衷为她高兴。

所幸,他们的友谊没有因为辜负的爱情而消失。

忙碌一晚的郑理,第二天睡过了头。

他拜托白艺凌先去商店给客户挑选礼物,自己一会儿就过去。

白艺凌穿梭在购物中心内,提着多只购物袋。她一转头,看到有个很时尚的高跟鞋专柜,店内的模特时尚气息扑面而来。她把购物袋放在沙发上,进门挑鞋。

忽然,一个尖锐霸道的说话声从一旁传来,直入白艺凌的耳朵:“没关系,再贵的定制款我也要。我先生说了,只要是我想要的,再铺张都不要紧,他买单!”

白艺凌回头,见是一个网红脸的女子正在试穿高跟鞋,把脚上这双伸到了女店员的鼻子底下,而女店员脸上的表情很是谄媚。

网红脸女子得意地坐着,和店员炫耀着:“女人嘛,老公就是下半辈子,不选对怎么行?我先生娶了我,得亏是拿着擦干净的高倍望远镜了。以前他找的那个女的结婚多年,没想到孩子都生不出。我先生也算是瞎过一次了,现在一定更珍惜我呀!他和那女的婚宴都摆了15桌,我找了50桌的厅摆30桌,算是很客气了吧?说到底,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到底没用。还好意思来找我们要钱,那女的好像叫什么白艺凌,名字挺纯洁的,心机倒挺深,不过没用,到我这,我全帮她花掉!这两双都行,我全要了。”

店员恭维着网红脸女子:“姚小姐您好眼光!这两双都是高定限量,一个码就一双。一共是4万6千元,我帮您包起来?”

网红脸女子惊讶,没想到这两双鞋那么贵。她手拿两双鞋,犹豫不知放下哪双。

忽然,一只手拉过了白艺凌,把她拉向了店员。白艺凌抬头一看,只见是郑理。

“这两双鞋帮我打包吧,我女朋友都要了。” 郑理拿出银行卡递给店员。

店员一愣,战战兢兢地瞥了一眼网红女,只见她也不反驳。于是店员接过了银行卡,让郑理稍等,然后走向收银柜台。

郑理淡定地看着网红脸女子:“收了我女朋友那么多份子钱,百日宴你不打算请她吗?”

白艺凌被郑理拉着从商场里走出。

“你不难受吗?每次被人欺负,你就不会欺负回去?憋着那口气好受吗?这种时候你就该硬气一点,上去砸她的脑袋啊!”郑理不甘心地质问白艺凌。

“我不想再跟他们有什么牵扯。”

“你会不会整人?会不会骂人?会不会打人?”

白艺凌木楞地摇摇头。

郑理又好气又好笑:“我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这几十年你都怎么过的?百日宴是哪天?”

“好像是这周末”

白艺凌不知道为什么郑理要这么问,也不明白他这么帮自己是为什么?

郑理的关心她不是感受不到,但她不敢往那方面再想。

她决定不再询问,不让郑理再过多“关心”她的生活。

经过几天的筹备和奋战,凌熙终于等到了新品上新的那天。

工作室5个人凑在两台电脑前焦灼地等待。凌熙和莫格利显然是一张没有睡熟的沧桑隔夜脸,莫格利还在给凌煕按摩着手臂,眼睛却都紧紧盯着屏幕。

所有人倒数:“3,2,1!”

凌熙鼠标点击“上新”,整个店铺的界面变成了新的森系风格,新的货品显示上架。

过了一会儿,李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出五个手指。

这一刻,仿佛时间停滞,众人都紧张着李凯即将说出的话:“5倍!我们5分钟内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上一系列同时间的5倍!”

气氛瞬间化为轻松,大家都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凌熙心情大好,给工作室三人发了礼物。

莫格利看到他们好生羡慕,于是也凑到凌熙跟前,一副想索要礼物的样子。

凌熙一转头,正好对上了莫格利的脸。一瞬间,她心跳加速:“你也……想要点,什么吗……”

“我想鼓励你。”

莫格利抱起凌熙,帅气地在空中转了两圈。凌熙感觉到心里有点小幸福,有点开心,心里似乎有什么情愫在悄无声息地滋长,萦绕两人身边。

“你功不可没,今天随你用大餐!”

“怎么高兴的时候是吃,不高兴的时候还吃?你们的社交活动就这么贫乏?”

凌熙没想到一向贪吃的莫格利,竟然对吃提不上兴趣,还鄙视她社交活动贫乏!

“你想不想抓兔子?”莫格利眨巴着大眼睛,兴奋地问凌熙。

凌熙想着难道要去打猎,这么刺激?!

转眼,莫格利带着凌熙来到一个大型室内游乐场。

“哦,原来是夹兔子娃娃机啊。“凌熙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个真的很难玩呢!“莫格利试了好多次,都没有把兔子夹起来。

他愤怒着把手上的硬币再次扔进了机器里,凌熙把莫格利推开,调整方向杆迅速按下确定键。

“啪”地一声,爪子下落,竟然勾起了一个兔子上来,兔子滑落到出口。

凌熙把兔子抓起来递到莫格利跟前,莫格利目瞪口呆。

对城市娱乐活动充满好奇的莫格利,要求凌熙带他尝试新鲜活动。

凌熙拉着莫格利的手,来到室内捞鱼区,凌熙眼明手快捞起一条鱼,动作稳定娴熟。莫格利毫不示弱,几乎要把池子里的鱼捞空了。

凌熙啧啧称赞,莫格利兴奋地和凌熙说着以前他捞鱼,小狼也特别开心的经历。

凌熙听着听着,眼神暗淡,停下了手里捞鱼的动作。莫格利看到了凌熙的脸色有点不太对,于是止住了说话。

凌熙和莫格利拿着今天的战利品,走在回家的路上。

“来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玩得这么high。你生长在这里,真幸福!”

“这有什么,以后你要是也……”凌熙想到莫格利即将要离开,急忙转移话题,“以后天天带你出去玩好玩的,不爽不回家!”

莫格利愣了下,点头。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一辆车从身边驶过,正是唐澄的Jeep。

只见唐澄和陆子曰下了车,唐澄一锁车就要上楼,陆子曰拉住了她。

“你这就上去了?”

“不然呢?每天下班都说要来接我,接完了说要送我回家,现在到家门口了你是打算再上楼给我按摩?”

陆子曰不顾唐澄的调侃,继续叮嘱道:“晚上不要太晚睡,睡前可以泡个脚。你不是颈椎不舒服吗?睡觉千万别压着手,回头我给你买个记忆枕保你安睡到天亮。哦还有,明天我会来给你送早饭的,这句不是废话。”

“行了知道了,再不走天都黑了。”

莫格利感慨陆子曰好体贴,和凌熙小声嘀咕:“什么早饭,什么记忆枕,怎么不给他也来个全套呢?”

陆子曰和唐澄一转头,见到了莫格利和凌熙正蹲在花坛旁,贼眉鼠眼地看着两人。

眼见被识破,陆子曰实在也没什么好隐瞒了,一把搂过唐澄,十分亲昵:“既然你们都在,我也不吝啬向大家宣布我的喜事了。我,陆子曰,终于追到了唐澄,现在她名花有主了!我承接了护送她上下班的任务,以后我们的关系会更紧密的!谢谢大家。”

唐澄不屑,挣脱陆子曰的手

莫格利、凌熙恍然大悟:“恭喜恭喜!”

陆子曰不好意思地回应道:“好事成双嘛。今天我们四个都有喜事,凌熙你不也是吗?听说工作室上新特别成功,销量再创新高!”

“当然,我是谁,熙爷啊。”凌熙得意起来。

“那莫兄的好事也就近了。莫兄终于可以回家了吧?心心念念这么长时间,胜利就在眼前了。”陆子曰继续兴奋地说着。凌熙和莫格利高兴的神态一秒变色,变为了失落的表情。

陆子曰见大家脸色不对,意识到自己的话仿佛闯了祸,他仔细回忆自己那句话说错了却不得要领。众人纷纷转身走向楼里,抛下了独自困惑的陆子曰。

凌熙和莫格利回到家里,脸上都写着失落。

“凌熙!”莫格利把兔子递到了凌熙面前,“这个兔子送你吧。我走了以后,她可以陪你!”

凌熙有点难过,但还是强颜欢笑:“你把气氛故意搞得这么悲伤干什么,是不是想找理由赖在我这?我可不会再收留你。”

莫格利没想到凌熙那么决绝,难过地又强行嘴硬道:“是吗?那我应该也不会多待吧。”

两人站着看向彼此,距离好像越来越遥远。

“我去睡了。”莫格利说完逃也似地飞奔上楼。

凌熙拿着莫格利送给她的小兔子,百感交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仿佛心里一下空荡荡的。大概就像养了一个小动物,养久了总会有感情吧。凌熙安慰自己,不再去想莫格利的离开。

这个周末是池旭孩子的百日宴。

一大早,池旭就忙里忙外。临近仪式的时候他坐到签到台前笑脸迎人,一边笑着接下了红包。

郑理拉着白艺凌缓缓前来,白艺凌挣脱地想离开,却被郑理霸道地握紧了手。池旭见到郑理居然带着白艺凌来,顿时收住了笑容。

“哎呀,小郑总,你这是空降莅临啊!”

白艺凌站在郑理身后,显得有些紧张。郑理暗中捏了下白艺凌的手,以示她放心。

“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有福气生了儿子,怎么不找我们来沾沾光?”

“是是是。”池旭尴尬地说着,慢慢靠近白艺凌,“艺凌,我其实,我一直觉得特别对不住你。我也是有苦衷的,你别看我表面风光,我其实还是惦记着和你……”

白艺凌听着池旭的这番话,直觉着恶心。

就在池旭即将走到白艺凌跟前的时候,郑理忽然伸出一只脚,绊了池旭一下。

池旭扑倒向白艺凌,白艺凌被郑理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和池旭的反应吓得惊恐闪躲,郑理拉住白艺凌向侧一闪完美躲开池旭。

只见池旭“啪塔”跪倒在地,毫无尊严。

郑理忽然提高了八度惊讶道:“池旭,你这是干什么?还不起钱,你也用不着对前妻下跪吧!”

周围人的目光逐渐朝着这边看来。

池旭更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郑理压低声音告诉白艺凌:“我说我的,你随意发挥就行!狠狠回击那些欺负你的人!”

白艺凌不可置信地看着郑理,却在郑理的脸上看到一股安心镇定的力量,她暗自给自己打气。

郑理见围观的群众变多,继续假装惊讶,大声质问着池旭:“什么?你的钱,还要拿来养他老婆的亲戚?”

池旭从地上爬起来,赶紧阻止道:“你,你瞎嚷嚷什么呀?”

“你,再怎么也不能因为有了小孩缺钱花,就反过来坑你前妻的钱吧?她也是工薪阶层,赚了钱也得交房租,也不够生活,她又不是你祖宗,负责养你们一家人!”

郑理的大嗓门吸引了无数看客,场内的宾客也陆陆续续跑了出来,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白艺凌深吸一口气,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什么?你说要等掏空这些傻亲戚的钱再考虑还我钱?你怎么不说等你小孩办60大寿了再还我呢?你拿着我和你亲戚的钱,给老婆买那几千一件的衣服、几万一双的高跟鞋,厉害啊!”

白艺凌一口气说完,连郑理都惊呆了,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闷声鼓掌。

她心里既害怕但又多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爽感,手心不知不觉出了很多汗。

周围群众们发出了“哇”的惊叹声,紧接着是满满不屑的声音。

“怎么回事?”“骗子!”

小姚穿着10cm高跟鞋从内厅跑了出来,看着眼前混乱的场面,束手无策。

郑理看着眼前的混乱场景,有些满意:“还不出就算了,这点钱我们也不稀罕,留着给他养老吧。我们走。”

郑理揽着白艺凌,离开人群向外走去。

白艺凌走了两步,回头看向池旭对着新婚妻子道歉谄媚的样子,心中火气升腾,忽然有一股冲劲。她停下脚步,回头,撇下郑理径直往池旭走去。

“池旭!”

池旭一回头,忽然就见到一个拳头向自己挥来,他只感觉到两眼狂冒金星,然后就卧倒在了地上。

“人渣!”

小姚见到池旭倒地不起,满脸血流不止的狼狈画面,惊地花容失色。

“你怎么打人呢!”

白艺凌不再理会他们的纠缠,白了一眼这位池旭的新太太,转身走到郑理身边,与他相视一笑,留给所有人一个帅气的背影。

夜晚,路边灯火辉煌,来来往往的行人更为夜色增添几分神秘。

白艺凌和郑理坐在街边的路牙上,看着夜色喝着啤酒。迷人的夜色和昏黄的灯光把白艺凌和郑理的皮肤打磨地很好,一个帅,一个美。白艺凌想继续喝酒,却发现酒罐里没有了酒。身边的郑理适时地递上一瓶开好的啤酒。她伸手去接,手指无意中触碰到了郑理的手指,像是一阵微电流流过了两人的指尖。白艺凌赶紧拿下啤酒,转头平静自己的内心。

“你说得对。离了婚,说不定会遇上更好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有一种年轻时候才会有的冲动,居然想要好好谈个恋爱。”白艺凌微醺着说道。

郑理听到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

“但又一想,我都多少岁了?同龄的人孩子都已经上了小学。我是不是好像真不该有这样的幻想?”

听着白艺凌的自我嘲笑,郑理忽然在白艺凌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把搂过她的肩膀到怀里。

“你到底哪里是老阿姨?长得这么年轻,皮肤一掐都嫩出水。就你,谈个恋爱能有什么大惊小怪啊!”

郑理说着,感觉到白艺凌没有反应,他转头看向白艺凌,却见白艺凌正呆呆地看着他。

夜晚灯光下,两人的脸都有一丝丝微醺的红。一些情绪正在悄无声息地滋长。

“那盒月饼,我想告诉你,其实,你和他们的是不一样的。”

白艺凌惊讶地看着郑理,郑理顿了顿:“是目的……不一样。我想送你月饼,想告诉你卡片上的话。但为了避嫌,不得不给所有人都送了月饼。”

白艺凌听到这句话,没有拿住啤酒罐,啤酒洒在了身上。

郑理急忙帮她擦拭着,白艺凌却“刷”地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先回去了。谢谢你的夜宵。”

白艺凌抛下郑理,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郑理看着白艺凌离开的背影,苦笑自嘲,告白怎么就不能再稳重点呢?害得把喜欢的女孩子吓跑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陆氏追人 下一章:第十八章 无人问津
热门: 超·杀人事件 死亡约会 太玄战记 饥饿游戏2:燃烧的女孩 刺客信条:大革命 血腥的收获 异常生物见闻录 乡村艳医 我的盖世英熊 男主不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