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智斗狂徒

上一章:第十四章 爱的谎言 下一章:第十六章 陆氏追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唐澄跟着陆子曰相继进入包厢,马老板和侯老板已经围桌而坐了,桌上是一些日常冷盘。两个老板大笑着敬酒,气氛和谐。

“马老板,侯老板好。”唐澄不情愿地问候道。

见唐澄来了,马老板收住笑,居高临下地数落道:“我是真看不惯你们这些小朋友,告诉你们,不跟领导搞好关系的人在职场上是没前途的。”

唐澄心里嘀咕,真是人情社会,倚老卖老。

马老板见唐澄不再回话,继续吹嘘起来:“我20岁的时候,什么苦没吃过,还不是熬过来了?老板讨好得到位,有眼力见儿,才能一路顺风顺水,踩着别人肩膀成了人上人。现在该有的我都有了,房子,车子,票子,手到擒来,有了又觉得没意思。要我说,什么都没‘吃’有意思!人好不容易进化成了高等生物,就应该享有最高权利!吃点动物算什么?动物唯一的意义,就是被人吃!能吃到我嘴里,那是对他们的恩赐,是不是?!”

侯老板一时尴尬语塞干笑两声。陆子曰也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担心的撇了一眼唐澄,发现她正拳头攥紧,狂捶自己大腿。

这个马老板真是精神无知,粗鄙狂妄,恶俗残忍,脑满肠肥,只会夸夸其谈!唐澄感觉自己的怒火快冲破自己的胸口,眼前马老板仍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越说越离谱。她一拍桌子站起来。

陆子曰用力拉住唐澄,睁大眼睛,双手狂压,递了个眼色:唐澄缓过神儿来,想起陆子月的平静大法。于是咬牙切齿的开始倒数。

“十!”

马老板会错意,以为唐澄说“是”,觉得唐澄孺子可教。

凌熙和莫格利已赶到包房门口,他们伸长脖子一上一下叠在门外偷听。

莫格利听得气愤,想冲进去,却被凌煕一把拉走。

“以暴制暴很优秀,但我们是高级动物,可以动动脑子的。”

于是,凌熙拉着莫格利偷偷去了员工更衣室偷换好了厨师的外套和高帽,默默走进了后厨房。后厨房理隆隆的抽油烟机噪音很大,几个厨师正忙于手边的料理。大师傅手起刀落,一块带血的肉块瞬间成片。凌熙和莫格利蹑手蹑脚,顺着墙边向储藏间移动,凌熙已经先行一步到了储藏间门口。

突然,大师傅把刀往案台上一拍,朝莫格利吼道:“跑什么跑!”

两个人吓得同时僵住了。

大师傅黑着一张脸向左侧回头盯住莫格利:“谁让你溜进来的?”

莫格利慌张,大师傅随手拿起一盘生鱼片端到莫格利面前:“请你来试河豚的,不是派你CosPlay大厨的!”

莫格利看了眼厨师手中的盘子,转而又紧张往凌熙处看去。

“吃啊!”大师傅不耐烦地催道。

储藏间门口,凌熙见大师傅只注意到莫格利,没有发现她。她想了下便迅速拉开门,一个侧身闪了进去,却没控制好关门的力度,“砰”地发出了响声。

大师傅奇怪哪儿来的声音,想走过去看个究竟。

莫格利担心大师傅发现凌熙,迅速地拿过他手中的盘子,塞了一片河豚刺身吃下去。

大厨被莫格利的动作惊了一下,忽略了门内的声音。

“半个小时后没事儿来告诉我一声!出去吧!”

大师傅嘱咐着莫格利,继续回到案台边摆盘。莫格利趁他一个不注意,溜向储藏间,关上了门。他靠在门上松了口气,和凌熙比了个OK的手势。

凌熙略担忧地看着莫格利,这个傻瓜,那可是河豚,怎么说吃就吃了!

忽然,储藏间一角传出狗的低吠,两个人顺着叫声看过去,只见一大块布盖着一个铁笼子。他一把掀开布,笼子里三只土狗正可怜兮兮的看着莫格利。

“听,它们在喊救命。”莫格利认真地和凌熙说道。

凌熙看了一眼狗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莫格利看着凌熙,嫌弃地叹了口气,转身狼蹲在笼子前,和狗对起话来。

凌熙目瞪口呆:“你在和他们说什么?”

“它说它是一只单身狗,还没谈过恋爱,不想这么早死。”

凌熙惊叹不已,没想到有生之年,真能见到有人能和小动物跨物种交流!

“它说另外两个兄弟都是在附近散步被抓的,现在很想念主人家里的沙发腿和狗玩具。”

凌熙听得热呵呵地,目不转睛地看着莫格利和狗狗对话。

小狗继续汪汪汪地叫,莫格利为难地看了一眼凌熙。

“你怎么不翻译了?”凌熙催促道。

“它说要我和你保持一点距离,虽然你长的挺美的,但是漂亮的女人很危险。”

“长得美我是同意的,剩下两句反对!”

莫格利突然笑了,无奈看着凌熙摇头:“啧啧,你还真以为这是动画片,吃点鱼油补补脑吧。”

凌熙一愣,明白过来后做势要打莫格利。

莫格利摆出防御姿势,转换话题:“狗语我虽然听不懂,但我的判断不会错。这家店既然是那个马老板的,一定藏着别的珍禽异兽。”

两个人环顾储藏间,不约而同扭头寻找:在储藏室一角,一个大冰柜被巨大的铁锁锁着。

莫格利找了把工具,将铁锁敲断,当他掀开冰柜盖,两个人同时哑然呆立。

只见冰柜里码着一排十几只被剥去甲片蜷缩身体的冷冻穿山甲。

“连保护动物都不放过,不光自己吃,还做这种没人性的生意!”凌熙义愤填膺掏出手机拍照,“现在已经不光是为我澄打抱不平的事了,不报警都对不起我的良心!”

另一边,服务员推门而入端上一盘肉片。马老板洋洋得意地和大家介绍道:“片皮鸭吃过吧?这是驴版,不过活着的时候就被一片片宰了,然后用滚烫的开水烫熟,不薄不厚最是鲜嫩,人送美名——‘凌迟驴肉’。”

唐澄只觉得一阵恶心,迅速抽了几张纸巾,把驴肉吐了出来。

马老板一拍桌子怒起:“唐澄,你什么意思?不给我面子啊?”

唐澄强忍住爆裂的怒火和胸口的起伏,狠狠抓住陆子曰手腕转移注意。

陆子曰被捏得呲牙咧嘴。唐澄继续开始默念着倒计时:“十!九!”

“畜生!”

一个霸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唐澄回头一看,是陆子曰。

“没错!那些玩意儿就是畜生!”马老板自以为是地说道。

“我说你,是个畜生!”陆子曰不卑不亢地重复道。

唐澄惊呆了,仰头看着正义凛然的陆子曰。

陆子曰继续指责马老板:“你以为整天大肆饕餮就拥有顶级食客的境界了?真是侮辱食物。真正的美食家,能把白水煮饭吃出幸福感,就连露水泡茶也是珍馐美味!你恐怕根本不懂吧?自然界里弱肉强食是为了生存,你虐食动物,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无穷无尽的变态欲望!”

马老板被怼得毫无回击之力,瞋目结舌地看向侯老板,侯老板故意避开装没看见。

“人在地球上出现才几百万年,和天地万物比,我们都是牙牙学语的后辈。还吃野生动物?就因为出了你这种不以为耻的败类,世界上才多了那么多濒危物种,我看最应该灭绝的是你!生而为人,整天只惦记着吃什么动物的肉,你这样的狗东西,舌尖上只有耻辱!你根本不配做人!”

陆子曰说罢一把牵起唐澄的手,唐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恍惚间跟着陆子曰晃出包厢。噎到脸黑的马老板被晾在桌上,好久才回过神来,恼羞成怒转向侯老板。

侯老板看着陆子曰的背影,欣赏一笑:“马老板,我看我们合作的事情还是取消了吧。知道年轻人为什么讨厌你吗?嗯?实在太油腻了!”

侯老板嫌弃地摇着头走了,马老板一口老血堵在胸口,气得吐不出咽不下原地转圈。

突然,包厢门被敲响。一个保安样子的人匆匆而入:“老板,储藏间被人动过了。”

莫格利返回后厨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他看了眼四周,迅速跑向储藏间外。

忽然,一阵眩晕袭来,莫格利甩了甩头才平息下去。

房间里没有回应,一种奇怪的预感在莫格利心头蔓延开来,他轻推了一下门,“吱吖”一下门开了。只见先进入后厨的凌熙已被三个保安守着了。她双手双脚被粗绳绑着,嘴上粘着胶带,一双大手按压着她的肩膀让她安稳坐在椅子上。她拼命摇晃身体想摆脱却不能动弹。

莫格利看向凌熙的眼睛,那个眼神充满无助,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坐在一旁的是上下打量着莫格利的马老板:“你们是微服私访?哪个网站的记者?”

莫格利一脸莫名。

“我说这位仁兄,我不想为难你们,你们也别为难我,要多少钱你开个数,把照片拿出来吧。”

“原来是要照片啊,早说。”他指了指凌熙,“照片她拍的,在她身上。”

凌熙不可置信地看着莫格利,之前真的错信莫格利了,他简直就是一头白眼狼!

马老板靠近凌熙,凌熙疯狂摇头,喉咙里发出“唔唔”的闷叫,眼神里射出无数利箭恨不得杀了莫格利。

“搜她身!”马老板命令保安。

“这不行!”莫格利突然大喝一声!

“她是我喜欢的人,要搜也是我搜!”莫格利顿了顿,继续说道,“再说了,她的手机藏在哪儿,只有我知道。”

马老板觉得这个小伙子说的有点道理,默许地点了下头,三个保安便撤到一边。

莫格利趁机向凌熙靠近。

突然,他趁人不备一脚飞踢,一个保安被扫翻在地,剩下两个回过神,朝着莫格利猛扑过来,莫格利矫捷闪躲,两个保安相撞在一起,莫格利趁机一把横抱起凌熙冲出储藏间。

凌熙在莫格利怀里,只见他关上门,脚一勾,勾来一个椅子卡在门口,全部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她微微仰视莫格利的下颚,莫格利低头关心地看向她,四目相对,电光火石。

莫格利缓缓撕下凌熙嘴上的胶条,柔情似水地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你神经病啊?!干嘛告诉他们我们有照片——?!”

莫格利清醒过来,“啪”地把胶条重帖回去,一个90度大转,把凌熙扛在肩头,拔腿就跑。

昏暗的街道,莫格利扛着凌熙极速狂奔。

莫格利觉得眼前的灯影时而清晰时而恍惚,他不时皱眉甩头调整状态。

终于跑到一个三岔路,他试着往右边跑去,却看见两个保安正往自己这边跑来。后退一步,却又听到后方不远处追逐而来的脚步声。

两面夹击的千钧时刻,莫格利看了左边的岔路,拐向那条死胡同。

趁着保安未到,莫格利将凌熙藏在一个大垃圾桶后面,用一堆纸箱和废弃门板挡住她的身体,

轻抚凌熙的头发,像安慰小女孩一样:“千万不要发出声音,千万不要引他们过来,你好好躲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等我回来知道吗?”

凌熙看着莫格利温柔而坚定地眼神,她起伏的胸口缓缓平息,似乎真的被熨帖了。

莫格利向胡同口走去,凌熙的目光追随着那个背影,影子被昏黄路灯拉得奇长,他迎战的姿态,像一个无所畏惧的勇士。

三保安终于从两个方向围拢过来,见莫格利只身一人,有点不爽。他们对视一眼,一齐向莫格利扑过来。

莫格利以一敌三进行回击,三个人被莫格利耍得团团转。眼看就要打赢他们,莫格利的眼前突然出现了重影,三个保安似乎交叠成十几个。他奋力甩头,却也没法集中。

就在这时,一记重拳落在他脸上,莫格利被打得向后退了好几步,另外一个保安跟着上来打了一拳。莫格利被撞在墙上,他手指一抹嘴角已经见血。

透过纸箱的缝隙,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凌熙挣扎着想解开手腕、脚腕上的绳子却做不到。她拼命发出声音,也没人理会。

一阵前所未有的惶恐和无助在凌熙心中蔓延,她心疼到不行,却无能为力。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凌熙寻找着周边可以隔断绳子的东西。只见墙边有一个丢弃的画板架,架子后面突出一截钉子,她奋力挪过去,将手腕处的绳子靠近钉子刮蹭。

绳子一点一点松动,她的手腕被钉子划破出血,她却咬紧牙关不断加快速度。

莫格利想到自己还要保护凌熙,于是拼尽全力站直身体,晃晃悠悠朝着三个保安走去,额头上却已经冒出细密的汗。三个保安见莫格利又重新站起,轮番朝着莫格利踹去,莫格利再次重重地倒在地上。

忽然,由远及近响起警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三个保安惊恐对视一眼,转身就跑。

凌熙拿着手机奔向莫格利,扶起他靠在自己身上:“别怕,有我在!”

“不是……不让你……出来吗……”

“看着你挨打,我做不到。”

夜空下,凌熙抱着莫格利坐在马路当中,相依为命。莫格利躺在凌熙怀中,黄色街灯的亮光倾泻下来,在他们身边画出一个完整的圆,仿佛舞台正中。

莫格利不知道被凌熙抱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眼皮越来越沉重。

就在这时,两束车灯刺破昏暗,唐澄的JEEP一个急刹停在路边。

唐澄、陆子曰匆忙跳下车,朝着二人跑过来。

唐澄看到凌熙手腕上、衣服上的血污,又心疼又生气,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怎么搞成这样,你要吓死我啊!”

陆子曰扶住莫格利,莫格利无奈看着两个相拥的女人,摇摇头。

唔唔——唔唔——,急救车的开道声响彻街道。

唐澄一脸严肃帮凌熙擦药膏,擦得凌熙嘴周一圈全白了,凌熙嚼着嘴不敢乱动,但还是和唐澄道歉道:“都是我不好,我错了不行吗?你说句话吧……”

毫无征兆地,唐澄突然哭了,凌熙手足无措,身上摸不出纸巾,急忙用袖子给唐澄擦眼泪。

唐澄瞪着凌熙,责怪道:“以后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儿了知道吗?为了谁都不行,为了我也不行!”

两个人哭哭笑笑彼此对视,和好如初抱在一起。

救护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凌熙看着莫格利被医生送去检查,不由再次揪心起来。

她回想起莫格利为救自己奋不顾身被打,最好的朋友唐澄也第一时间赶来帮忙,不由心下感动,发了条朋友圈——这场架,让我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有你们真好。

躺在病床上的莫格利感觉自己睡了很久,醒来时,已被护士洗了胃,但自觉身体依旧非常虚弱。他半躺在病床上,肚子咕噜噜直叫。

此时真想吃红烧排骨、干锅牛蛙、钵钵鸡、串串香啊!

凌熙一回头,看见莫格利醒了,但是唇色惨白,手、脸、胳膊都挂了彩,心里满满的愧疚。她走到莫格利身边,像摸小动物一样摸了摸莫格利的头:“莫格利,让你受委屈了,河豚是为了我才吃的,打也是为了我才挨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我一定满足你,你说吧!”

莫格利眼睛都亮了:“真的吗?”

“真的!”

“我想要温暖的……”

凌熙立刻“领悟”,展开双臂准备给莫格利一个大大的拥抱。

“温暖的鸡汤,最好还能有一个新手机!”

听着莫格利的回答,凌熙瞬间石化。

莫格利认真观察凌熙的表情:“经我分析,刚你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表情……发生什么了?”

“失望?有吗?我觉得没有!”

唐澄推门进病房看到莫格利已经醒来,还和凌熙在拌嘴。看来已无大碍,于是准备送莫格利和凌熙回家休息。

他们刚上JEEP坐好,只见凌正浩的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里,不远处凌正浩正站在冷风里望着她。

唐澄轻轻地和凌熙说道:“你爸爸早就来了,说看到你朋友圈显示在医院,以为是你受伤了才匆忙赶过来的。你过去说句话吧。”

唐澄推了凌熙一把,凌熙顺势朝着父亲走过去。

凌宇靠在车边,看着凌熙终于朝自己和父亲的方向走来。

凌正浩上下仔细打量,见没有大事,又故作嫌弃:“一个女孩子,好好的打什么架! ”

“我已经离你的办公室够远了,没必要追到这儿来数落我吧。”

“找你就是要数落你吗?”凌正浩嘴硬关心:“有没有受伤?”

“没。”凌熙将头扭向远处,父女陷入沉默。

远处车里,莫格利遥遥看着凌正浩,脸上是关切以及愧疚混杂的复杂神情,他仔细聆听这对父母在说什么。

凌熙确实没想到这个永远工作第一,可以不顾及她感受再续弦的父亲还会关心自己,但多年的隔阂让她不想再面对父亲,她看着凌正浩冷冷的问道:“还有事儿吗?没事我走了。

似乎怕被女儿赶走,凌正浩突然接话:“按摩仪我收到了,我会用的。”

凌熙一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按摩仪是自己给爸爸准备的生日礼物,心想这位公司大老板肯定不会稀罕这份微不足道的小礼物吧。

见凌熙不说话,凌正浩落寞转身,被凌熙叫住:“诶!”

凌正浩停步,缓缓回头。

“今天不能陪你们过节了……中秋快乐!”凌熙说完低下头,转身跑开。

凌正浩愣了好一会儿,压抑着眉开眼笑的欲望,父女的温情瞬间,隔阂仿佛不那么巨大了。

远处旁观的凌宇,浑然像一个外人,咬紧了牙关,将冰冷的目光投向别处……

夜色正浓,中秋的皓月高挂,皎洁的月光让层层清云如烟似雾,把天空映衬得更加辽远。

凌宇回到家里,心里却不是滋味。自己准备的中秋礼物纳米保暖内衣,凌正浩表面上喜欢其实一直放在一边甚至没有拆封,反而是不断在研究凌熙送的按摩仪。看着父亲把玩着电子仪器、两根电源线和几张贴片,似乎无从下手,凌宇甚至有些嫉妒。

他落寞地从凌正浩房间出来,刚出门就听见文郁压低声音呼喊。

“凌宇,你过来。”

凌宇跟随母亲来到厨房,厨房内升腾着热气,一锅新鲜的桂花银耳羹正咕嘟咕嘟沸腾着,文郁却是一脸低气压。

“你爸不看好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去做?在你爸发现之前,赶紧停掉,马上把钱退回来。”

凌宇没想到母亲已经知道了他在公司提出做高婕家项目的事情,一定是父亲在背后说了什么,原先失落的情绪又变为不甘:“妈,投资的项目都是白纸黑字签好的,怎么能想撤就撤。而且,这是高婕家的项目,她家的产业比我们家大多了,风险管理和控制都比我们有经验,在这件事情上,我是相信她的……”

“小宇啊,你爸在商场上打拼几十年了,他想问题,看事情的角度肯定比你更宽更广,他说不同意,一定有他的道理,你别不听劝。”

凌宇对文郁的“自我妥协”感到遗憾,一阵郁闷情绪上来:“妈,我拼命投资,努力赚钱,就是不想让你总看人脸色,寄人篱下过日子。”

文郁赶紧阻止:“你怎么能说这种糊话,这么多年你爸对我们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凌宇抬头,厨房的灯光映衬着他凌厉的棱角,以及眼神里的抗争和不满:“那你为什么在这个家像外人一样,每天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活着,连拍个结婚照也要看人脸色。”

文郁被这突如其来的“肺腑之言”给震住了。她一时间卡壳,急得大口喘气。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爱的谎言 下一章:第十六章 陆氏追人
热门: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4:决战冥王圣殿 八百万种死法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 坟墓的闯入者 绝塞传烽录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 波西·杰克逊与巨神之咒 纵横诸天的武者 造物主实习指北 天国的水晶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