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爱的谎言

上一章:第十三章 祝你幸福 下一章:第十五章 智斗狂徒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凌熙未归的莫格利,走出家门口便敏锐得捕获到了楼道里的跑步声在不断靠近——45公斤……37码鞋……大概还有15米、10米、5米……

莫格利打开安全通道门,就见凌熙大汗淋漓,戴着耳机“唰”地从他身边经过,跑下楼了。

“凌”字还没叫出口,莫格利就把声音吞了回去。

凌熙果然开始疯狂的跑步,被凌正浩说中了,不愧是亲生的……她形单影只地跑着,一直没有停下来,跑到最底楼又返回。

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当她再一次经过莫格利身边时,莫格利瞥见她汗如雨下,双唇泛白。

“凌熙,你还要跑多久啊?”

“别管我,我还能跑。”

凌熙还想继续跑,莫格利忍不住了一把拉过她壁咚在墙上。

“你不要逞强,突然剧烈运动心脏会受不了。”

凌熙不想理他,掰开莫格利的手就想继续跑楼道。

莫格利继续追上,挡在凌熙面前,同时打开凌熙的日常水杯递过去。

“这么跑会脱水,实在要发泄我陪你,先把水喝了!”

“你今天特别啰嗦知道吗?离我远点!”说罢想绕开莫格利。

莫格利依旧很担心,步伐不自觉想跟上。

凌熙回头大声吓唬他:“说了让你别跟着!你再跟着我死给你看!”

莫格利停在原地不敢再动。

凌熙一口气跑上露台,门“嘭”地一声响,跑动的脚步声果然停止了。

莫格利预感不对,等他追上露台的时候,凌熙已经背对他坐在露台边缘了。

难道凌熙想不开要跳楼!

莫格利神色紧张,急忙劝阻:“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你的优点,你牛排煎得比我好吃,笑起来也特别可爱,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爱憎分明,有义气,很独立。也许郑理不懂欣赏你,但那不代表你不好。就算他永远不会喜欢你,你还有我,所以,为了我,你可以回来吗?”

凌熙听着莫格利的话,摇了摇头。

“很多人都关心你的,唐澄,还有你爸!”

凌熙还是继续摇头。

“你就那么不想活了吗?为了谁都不想吗?”

凌熙终于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莫格利心提到天灵盖,一个健步冲上去。

凌熙恰好回身,见莫格利直冲向自己,凌熙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向后退了一步。

鞋后跟撞在天台突出的金属栏杆上,她整个人失去控制,迅速向身后倒下去,凌熙求生地向莫格利伸出手。莫格利拼命向前探身,手指尖与凌熙的指尖轻触,在握住的刹那却脱手了。

凌熙坠落,莫格利因为奔跑的惯性也一脚踏空。

他们在空中下坠,风在头发边吹起落叶,凌熙想起了郑理,想起了自己暗恋郑理的这些年。难道这一切,就这样彻底结束了吗?

“嘭嘭”两声巨响,凌熙和莫格利掉落在楼下临时搭建的儿童充气城堡上。温柔的空气将他们包裹住,海浪般上下起伏。

傍晚的斜阳明媚,五光十色地洒在城堡里。凌熙伸出手挡住,光线仍然从指缝中倾泻下来。

在倾泻的光亮里,凌熙缓缓将头侧向一边,躺在她身边的是明眸皓齿的莫格利,他正对着自己傻傻的笑。

两个人对视着,在暖阳的照耀下萌生出一丝美好的情愫。

莫格利的脸倏忽红起来,心跳突然变得极快,“咚咚!咚咚!”响个不停。

凌熙坐起来,扯下耳机,心有余悸地看一眼顶层的平台,对着莫格利一脚踹过去:“你个凶残的东西,我听个音乐而已,你干嘛谋杀我!幸好这里多出个保命的充气城堡,不然你想让我的粉丝在微博下面点蜡烛吗?”

凌熙说着跳下城堡走远,莫格利还在愣神的情绪中转不出来。

所以,这是感谢还是抱怨?为什么她的表情让他就完全分析不出来了……莫格利捂住心脏,看眼天台,前面心跳得也太快了……

这一摔,彻底摔醒了凌熙,原来一切结束的时候是这么容易,而活在这世上,依旧有那么多值得留恋的东西,哪怕,是让人隐隐作痛的回忆。

一觉醒来,恍如隔世的还有唐澄。

她抱着一大堆失恋疗伤书籍在家中徘徊,最上面一本是《人生没什么不可放下》。

她不确定这本书给凌熙看完后能不能治愈凌熙的失恋,万一失恋没治好,出家了怎么办?

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唐澄提起一口真气,准备把这本书给凌熙看。拉开门的那个刹那,只见陆子曰正拿着一叠资料站在门口。

两人惊慌失措地彼此对视,目光自动聚焦到嘴唇,昨天的热吻情景瞬间浮现眼前,他们不由自主的同时吞了下口水。

“嘭”,唐澄一把把门关上了。

唐澄紧张靠在门里,长舒一口气,强制自己镇定下来。

天哪,我是疯了吗?怎么又招惹他了呢!

门外,陆子曰幽幽的询问道:“那个……”两个人隔着一扇门板对话,心咚咚直跳。陆子曰紧张地拼命攥手心,“从你这儿拿走的那个案子,我已经和侯老师申请过了,想请你一起做。资料我放在门口了,你等下记得出来拿。”

“嗯,我会拿的!”唐澄淡淡回应道。

过了一会儿外面没声音了,唐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忽然陆子曰又补了一句:“资料没看完之前就别见面了吧!再见!”说完便落荒而逃。

唐澄缓缓开门探头,门外已经没有人了,门口放着一个文件袋,还有一个外卖袋。

外卖袋上面贴着便利贴,上门用漂亮的正楷写着:宿醉之后喝点汤对肠胃好。

唐澄“哧”地笑出来。

没想到这个陆子曰还挺体贴的,有点可爱。

唐澄受用地拿出里面的汤杯,没想到是木瓜银耳羹?!!!唐澄怨念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这个陆子曰,到底几个意思啊!”

唐澄将汤杯放一边,拿起了《人生没什么不可放下》的书。

就在唐澄家楼下,凌熙和莫格利站着好一会儿了。凌熙恋恋不舍抱着礼物盒,一辆空空的垃圾车从转角一路开过来,停在二人跟前。

凌熙却迟迟没法把箱子放进去,她把箱子塞给莫格利,莫格利点了点头,庄重的走向垃圾车,把箱子端端正正地摆在里面。

车子缓缓开动,渐行渐远。

凌熙下意识地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车里装的不仅仅是一个箱子,也是她四分之三的人生……一个从五岁就开始喜欢的人……一整段青春的信仰。

凌熙眼眶泛红,双手紧紧攥着衣角,下意识地用力揉搓,脸上是不舍和悲伤混合在一起的痛苦表情。

莫格利看了她一眼,心疼不已:“你后悔了吗?后悔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我陪你去追!我跑的快!”

凌熙看着远去的垃圾车,就像看着自己远去的青春。莫格利突然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往垃圾车方向逆光狂奔。两个人跑了好远,追了很多步,最后凌熙缓缓停下。

“别追了,已经来不及了……”凌熙目视着那辆车开过转角,消失不见了。

“其实能一直逃避的话我也很乐意,只不过有些梦一个人做是不行的,总会有人叫醒你。我已经醒了……”

两个人在阳光下漫步,漫无目的听着风沙沙的响声,又落叶子了。

凌熙捡起一片落叶,伤感地问莫格利:“你说,我准备了那么多礼物,有过那么多次机会,如果其中的任何一个真的送了出去,他先喜欢上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我?”

莫格利想起那天在会议室,郑理坚决的说:“我只是把凌熙当妹妹”

可是,阳光下,莫格利看着凌熙悲伤的侧脸,眼神清澈仿若波光,不觉揪心。

“我问过他了!”

凌熙期待地看着莫格利的眼睛。

莫格利不舍得打破她的梦,撒谎道:“会的。他说会的……”

凌熙嘴角微微地抖动了一下,笑了。

那个瞬间,循着那个上扬的嘴角,莫格利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咚咚,咚咚”。

曾经最讨厌谎言的莫格利,在来到城市里的第一个秋天,说谎了。他不知道是现代社会的复杂同化了他,还是自己本能的选择了善意。但那个善意的谎言如午后和煦的风,将凌熙和莫格利,都改变了……

回到家中的凌熙坐在客厅沙发上叹气。

“叮咚”门铃响起,莫格利条件反射去开门。门外没有人,却有一个纸质文件袋被绑在门外的把手上。莫格利莫名地看着这个纸袋,纸袋上清清楚楚印着“大仁律师事务所”的Logo,里面放着一本《人生没什么不可放下》。

看来是对面那个要面子的死女人在给她示好。

凌熙内心有一丝窃喜,却让莫格利帮她去和唐澄传话。

莫格利被逼无奈站在楼道中间,敲了敲唐澄的门:“书我收到了,老规矩,求和的那个自己上门来。”

唐澄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凌熙却得寸进尺,怒火蹭地冒了上来,朝着莫格利吼道:“求和?开什么玩笑。你,给我简洁明了告诉她!也不是那么想求和,只不过觉得她难相处,如果没有我,大概会孤独终老,我不想那么残忍。”

唐澄的话清清楚楚被凌熙听到。凌熙靠在门口,朝着唐澄方向不甘示弱:“孤独终老?中学六年,她和别人说过的话加起来不超过十句,谁孤独终老还不一定呢!告诉她本着‘扶贫’原则,只要她真心服软,我还是可以重新接管她的。”

“她还想怎样?给台阶了就下来吧,难不成还让人三叩九拜? ”

“谁敢要你三扣九拜?下巴扬到天花板了,一点诚意都看不出来。”

“这样吵下去浪费生命,不如干点正经事呢。”

“没错,识大局的一直是你,我做什么都是小儿科!”

凌熙和唐澄不再需要莫格利的传话,自顾自的对骂起来。

莫格利长叹一口气,露出对复杂女人的鄙视表情。明明都想求和,两个人却都不肯先认错,女人真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不!动物才不会口是心非!

过了几天,凌熙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去看看唐澄,虽然他们才刚刚吵过架。

她来到唐澄律师事务所门口,听到里面的女员工在议论唐澄。

“唐澄得罪谁不好,得罪马老板。”

“听说她去赴鸿门宴了,如果这次道歉不成,估计职业生涯也要就此断送了。”

“为了闺蜜放马老板鸽子,没想到她这么讲义气。”

凌熙脑子一片空白,她没想到失恋这几天唐澄陪伴在身边,居然牺牲那么大,而她却朝着唐澄发脾气。凌熙立刻给莫格利打电话:“你快点出来,我要去给唐澄撑腰!”

莫格利莫名地听着凌熙的话,两人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么,怎么就那么快和好了?

为了和马老板赔罪,侯老板特意说服了他的得意门生陆子曰一同前往。

陆子曰意识到事态严重性,拖着老大不情愿的唐澄艰难走向马老板吃饭的包房。

“唐澄,做错事道歉是天经地义的,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像不想打针的三岁小朋友!”

“你不懂!那个马老板是个变态,在这个地方他会变身的。”唐澄白了陆子曰一眼,“懒得和你说,你和那老猴儿是一伙的。总之我警告你,等一下如果我发飙了,麻烦你一定拉住我,别让我看见刀叉之类的东西,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背上一条人命。”

“唐澄小姐!你千万不要冲动,别的我不敢说,但我有一个平静大法,百试百灵!”

唐澄好奇地看着陆子曰,没想到随便吓唬吓唬,他还真信了。

陆子曰继续传授道:“当你实在忍不住想发作的时候,就深呼吸,十、九、八……我发誓,只要你数到五,肯定就淡然了。”

唐澄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不是没有脾气,只是平时都是用这个方法在压抑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祝你幸福 下一章:第十五章 智斗狂徒
热门: 镜像干部 嫁给渣攻的白月光 死光 置换凶途 修罗道·传奇 致死坐席 [综英美]九界食神 白羊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