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人会说谎

上一章:第八章 狼牙之谜 下一章:第十章 我喜欢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格利跟随着凌熙回到家,凌熙打开巴黎水狂喝起来。

莫格利看到凌熙眉头微蹙,意识到她心情不佳。他忐忑地看着凌熙,试探地问道:“凌熙,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凌熙不耐烦地让莫格利有什么问题快问。

“今天在派出所,警察有让我拿出身份证,什么是身份证?身份证很重要吗?”莫格利认真地问道。

凌熙心不在焉地回到道:“当然重要了,身份证是人的‘标签’,是‘出厂设置’。是在这里生活必须要这东西,简而言之,这是你存在于世界的证据。”

莫格利点点头,若有所思道:“以前山里只有我、守林人爷爷叔叔,还有老师,初中毕业之后,老师也走了,我觉得没什么用就一直没去办。那,现在人人都有咯?子曰有吗?”

凌熙玩味地看着莫格利,难道莫格利和陆子曰成为一对了?

看到凌熙表情放松起来,他又大胆地问道:“还有,唐澄和子曰是不是一对啊?在派出所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偷偷击掌了。”

“你是傻的吗?击掌算什么情侣。放心啦,陆子曰根本不是唐澄的菜!”

“那郑理和白艺凌是情侣吧?我不可能看错。”

“你瞎说什么呢?”

“郑理每一次看向白艺凌,眼神都会在她脸上停留三秒以上,可是一旦对视就闪烁起来,说明……”

凌熙突然发飙了,站起来把巴黎水往沙发上一扔:“什么都不说明!就算是情侣,那也是我和郑理!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的!”

莫格利突然懵了,他缓缓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凌熙愤怒的眼睛。

凌熙盛怒之下甩开莫格利,“嘭”地大力关上了自己卧室的门。

一个人回到房间的莫格利,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失落。

凌熙说她和郑理是情侣,可之前明明那个对象是他啊?

什么没有他就去死,难道都是骗他的?

莫格利懊恼起来,翻出手机里的百度地图,输入陆子曰家的地址。他跟随手机导航,离开凌熙家。迷茫站在来去的人潮中,莫格利发现自己没有交通卡根本进不了地铁,无奈之下只好切换至步行方式前往子曰家。

陆子曰回到家刚洗完澡,就听到有人敲门。

他打开门被眼前精疲力尽的莫格利吓了一跳,只见莫格利背在胸前的背包里居然还滚出一个枕头。

“子曰,请收养我。”莫格利可怜兮兮地恳求道。

陆子曰背后,噌噌探出两个脑袋,陆父、陆母热情洋溢地招呼道:“是子曰的朋友吧?来得太好了!我们正巧三缺一!”

陆母一把将莫格利拽进屋里,将他按在麻将桌前。

桌上摆满各种火锅食材,锅子在微波炉上冒着滚滚热气。

莫格利很认真地看着往锅里放食材的陆父、陆母。

陆母乐呵呵地说道:“一张桌子就要东南西北都坐满,才有气氛!不管是餐桌还是麻将桌,都是一样。小莫,会打麻将吧?”

莫格利正经脸摇头:“不会,我会打麻雀。”

陆父激动起来:“我们小时候也打!皮筋弹弓一打一个准!烤一烤,啧啧,好吃!”

莫格利刚要接话,陆子曰怕说多了露馅,连忙制止:“爸妈,锅底都烧成锅巴了,还吃不吃啊?”

“吃吃吃,来,动筷子!”陆母说着从沸腾的锅里捞出点肉片,放到莫格利碗里。

陆子曰对莫格利照顾有加,调好酱料放他面前,子曰父母越看越不对劲,自己儿子不会是被女人拒绝之后,换方向了吧?

陆父语重心长地说道:“哎,人生最大的错觉,就是以为换个方向就能成功。”说完,他又转头轻声和陆母耳语道:“要不要探一探……?”

陆子曰看到父母用八卦的眼神在打量莫格利,他借着夹菜,凑近莫格利耳边,小声提醒道:“对于他们的八卦追问,你只需要做最低限度的回答就可以了。别怕,有我在。”

莫格利抬头看看对着自己痴笑的子曰父母:“我不怕,他们笑起来挺善意的。只是……好像对我非常好奇……”

“你吃你的。”陆子曰说着,夹了一片牛肉蘸着调料塞到莫格利碗里。

莫格利吃起来,一口下去眼前一亮。凑近陆子曰感叹道:“子曰,原来肉还能这样吃啊!”

“喜欢你就多吃点!”陆子曰边说边照顾地给莫格利夹肉。

莫格利点点头,完全沉浸在火锅的美味中不能自拔。

陆母看到他们动作亲昵,终于忍不住发问了:“小莫啊,你平时常去男性朋友家里坐客吗?”

莫格利坦言道:“没有,这是第一次上门。”

陆父陆母紧张对视。上门!这个男孩子居然直接说上门!

“你家里人,对你上门,没有意见吗?”

莫格利想到凌熙,脸色黯淡下来:“不管她,昨天刚吵了一架。”

于是陆父、陆母更紧张了。

陆母继续追问莫格利:“为这个吵架的?那你有没有过女朋友啊?”

莫格利想到凌熙对自己的欺骗,忧伤地回到道:“有过,又没有了。她大概已经放弃我了……”

陆母拍案而起:“都到这种地步了,你们?”

莫格利不明情况看一眼陆子曰:“我们?什么地步?”

陆子曰总算听出来父母话里有话,气呼呼地一放筷子:“爸妈!我朋友心情不好来家里坐坐,被你们窥探来窥探去,这样非常有失风度,你们需要自省!”

陆子曰说完拉着莫格利进了自己的卧室,陆父陆母对看一眼,面面相觑。

“砰”地一声,门被关上。陆子曰锁上门,静静看着莫格利。

“你今天怎么这是了?”

“子曰兄,我有几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想要请教你,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只要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想问……一个人每天帮你煎牛排,记得要五分熟,记得只拧两下胡椒粉,这样不一定是喜欢你吗?”

“不一定。”

“那,一起拍照比心,说很喜欢和你在一起,没有你会死,也不一定是喜欢你吗?”

“也不一定。”

“那!你手臂受伤的时候,帮你洗头发,换衣服,也不一定吗?”

“哎,连睡在一张床上都不一定呢!”

莫格利听完陆子曰的否定,突然泄气地狼蹲在床上:“我以为在公众面前说的话都是作数的……没想到只是骗我的。”

陆子曰宽慰莫格利:“凌熙她不是有意要骗你,如果不是不得已需要你帮忙,她应该也不会这样吧……”

“无论如何,那也是骗。我不喜欢这样。”莫格利懊恼地垂着头。

陆子曰只能坐在他身边拍拍他肩膀,他想到唐澄对自己的前后态度,感同身受地说:“我懂,我也不喜欢……”

“可为什么要骗人呢?动物就很简单,生气了就怒吼,发现食物就跑回去叫同伴,开心的时候就呼噜呼噜,在太阳下面打滚。人为什么不能这样?”

“因为要保护自己。人也是从野化状态慢慢进化而来的,起初暴露在野外,体力比不过猛兽,必须隐藏自己的真心不被看透才能活下来。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发明了语言,同时也发明了语言包含的矫饰和欺骗。”陆子曰冷静理智地和莫格利分析,莫格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却依然无法释怀。

“子曰,那被骗了该怎么办呢?我很难受。”

“被骗就像被箭射中,只有两种办法。要么骗回去,箭从哪儿来就射回哪儿去。还有一种,就是把箭拔出来扔掉。虽然会有一点疼,不过伤口会随着时间流逝而痊愈。”

“凌熙不是我的敌人,更不是我的猎物,我不想把箭对准她,也许只有选择忘记她了。子曰,你有忘不掉的事儿吗?

“嗯,念念不忘,会造成她的负担,但完全忘掉,又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哎,我已经在人性的天平上煎熬了好几天了。你说为什么女人的话比核武器还恐怖呢?尤其是对我们这种母胎单身的男人。”

莫格利听着陆子曰的心声,表情更加迷茫了。但他决定,从现在起,试着忘记凌熙!

凌熙和莫格利吵架后,一直没听到莫格利的声音,她好奇地来到莫格利房间,意外地发现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莫格利却不在。

凌熙找遍家里每个角落,都没有莫格利的踪影,一种不安涌上心头,便急忙打电话给莫格利。

电话接通,凌熙开开心心叫了一声“莫”,没想到就被对面的回应噎住了。

“我不在。”莫格利闷闷不乐地说完,就把电话被挂断了。

凌熙盯着电话,简直惊呆了。这家伙真是莫名奇妙,还有脾气了?!她对着莫格利的被子踢了两脚泄愤,这才发现莫格利的被子非常单薄。一阵冷风从窗口吹来,凌熙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这鬼地方怎么这么冷!

凌熙拿了遥控去开空调,空调没反应。她打开空调电池板,发现里面根本没有电池。

莫格利平时都怎么睡下去的,盖衣服吗?凌熙看着光秃秃的房间,开始担忧起莫格利。她翻了翻莫格利的衣物,却见衣服下面藏着iPad。她随手点开看,观看视频的列表里,全部是有关于森林的内容。原来莫格利一直想回到森林,为了留下来帮她,牺牲自己那么多。

莫格利现在在哪儿呢?他一个人不会傻乎乎地流浪街头吧?凌熙思索了一下后打电话给陆子曰。

“陆子曰,是我凌熙,莫格利在你那儿吗?”

陆子曰不想凌熙担心,坦诚回答道:“放心吧,他在我这儿,明天我就把他还给你。”

凌熙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她试探地问陆子曰:“你知道他为什么生我气吗?”

“他知道你骗他。他一直以为你们真的是情侣关系了……”

“……你帮我给他多盖点儿被子吧,别让他感冒了。还有……骗他多吃点蔬菜水果,他不爱吃。”

凌熙挂了电话,陆子曰一头雾水。

睡意朦胧的他把掉在地上的被子拉起来,想给旁边的莫格利盖上,一回头,发现床上却没人。

他裹着睡衣,推开卧室门出来,只见莫格利形单影只站在窗口处,望着外面的夜色发呆。

卧室里一道光亮洒在他脚边,是孤独的底色。

陆子曰一时恍惚,他不知道把莫格利还给凌熙对不对。

他走到莫格利身边,拍拍莫格利的肩膀,安慰道:“还没睡呢?其实凌熙很在乎你,她前面还打电话让我给你盖被子呢。”

莫格利心中的柔软被击中,但想起凌熙对自己的欺骗,依旧冷冷得看着窗外的月光。

凌熙想着被自己伤害的莫格利,翻来覆去没有睡好。

一大早,她就打电话吵醒了陆子曰,让陆子曰把莫格利带到附近的咖啡馆,她会去接莫格利。

凌熙早早来到约定的咖啡馆,只见今日的咖啡馆人声鼎沸,似乎被人包了场。

一群人簇拥在前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凌熙好奇地往人群聚集的地方看过去。

只见她那个不争气的哥哥凌宇跪在地上,被高婕姐妹团围着起哄。“你呢,脱了鞋,抱着高婕从这头走到那头,我们就相信你。”

凌宇站起来,见人群让开的地方,已经铺好了一排指压板。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凌宇有点尴尬,看了看高婕。

高婕心知肚明的笑了笑,一挑眉:“辛苦你啦!不会让我没面子吧?”

凌宇知道没有退的余地,又想快点结束这场表演,于是,脱掉鞋二话不说横抱起高婕。站上指压板的那一刻,钻心的痛,让凌宇一阵蹙眉。

“再做一轮俯卧撑就放过你,高婕,你不会不舍得坐他背上吧!”高婕的闺蜜团继续起哄道。

高婕看一眼凌宇淋漓的大汗,略心疼:“你不行的话……”

“行。今天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高婕看着闺蜜一脸得意。凌宇说着,两个膝盖缓缓跪了下去,脸上的屈辱一闪而过。

凌熙看着这一切气愤不已:“行个屁啊!”说着,她拨开人群一把拽起凌宇,人群“嗡”地一声炸开。

凌熙质问凌宇“你干嘛呢?”

凌宇见到凌熙,羞愧地脸忽然一红。他顿了一顿,强装平静地回复道:“求婚。”

“这叫求婚吗?这叫耍猴!你是娶老婆,不是请菩萨。她这样羞辱你,你求的哪门子婚啊!”

“求婚被闹一下不是惯例吗?我有这个觉悟。”

凌熙没想到凌宇不领自己的情,还执迷不悟,她继续质问凌宇:“你爱她吗?”

凌熙的问题猝不及防,凌宇一时愣住了。

高婕不爽地看着凌熙:“怎么又碰见你啊?关你什么事儿啊你横插一杠?”

凌熙看出了凌宇眼中的迟疑,她推开高婕,完全不理她:“凌宇,一直以来我以为你只是不愿意认输,没想到你还虚伪,为了结婚低三下四,你就是个骗子。你不光骗她,你还骗你自己。你敢说你是因为爱她才想娶她的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凌宇身上,似乎要把他看穿了。

凌宇停顿了很久,任议论声在耳边悉悉索索,然后,他走向高婕,一把牵起她的手,对凌熙说道:“你听好了,我是因为爱她,才娶她。”

凌宇回到指压板处,在众人的注目下,凌宇“咚”地一声跪下去,摆好俯卧撑的姿势。

高婕带着胜利的得意表情坐到凌宇背上。

人群再一次喧闹起来,人群外的凌熙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那个所谓的哥哥,心情复杂。

难道谎话和尊严连在一起,丢脸比说谎更让人难受吗?

凌熙回头想要离开,忽然咖啡馆的门被推开,莫格利就站在咖啡店门口。

穿过嘈杂的人群,凌熙与莫格利遥遥相望。

回家的一路上,莫格利始终冷着脸,失去了往日的笑容。

回家后莫格利才发现自己住的这间房间已被重新布置过,阳台上放着许多大型盆栽,灯光模拟着森林的颜色投射在墙上。角落里,是两人曾经一起钻进去过的那个大帐篷,帐篷被小串灯围绕着,十分炫目。

凌熙诚恳地道歉道:“莫格利……我最近太忽视你了,被子我已经换了厚的,空调遥控也装了电池……还有,我不应该骗你……”

莫格利脸上冰冷依旧,凌熙继续道歉道:“我不应该为了利用你而骗你留下来,对不起……知道你想家,虽然这儿再像森林也不是你真正的家,如果你想回去,我可以…”…

“我想好了,我不回去。”莫格利冷冷地打断凌熙的话,“我会帮你最后一个忙,等你危机解决后再走。”

凌熙难以置信地看着莫格利。

灯光闪烁中,凌熙充满期待地向莫格利伸出手:“所以,你愿意原谅我吗?”

在一切都恰到好处的浪漫氛围中,莫格利与凌熙对视良久,然后独自转身走向帐篷。

凌熙的手举在半空中,难掩失落。

眼前的莫格利虽然又回到了她的身边,一切仿佛没有变化,但一切好像又都变了。

一辆商务车内,郑理、白艺凌一左一右坐在第二排,两人着装稳重得体。

白艺凌手机忽然收到消息,短信提示她上月信用卡欠款还未还清。白艺凌匆匆删除短信,却还是被郑理看到。

郑理看着身旁的白艺凌,清澈干净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焦虑,瞬间又恢复到一如既往的平静。郑理知道,她只是表面上在故作坚强。

池旭迟迟未将规定的财产归还给她,加上凌熙一闹,损坏了家中那么多家具,她一个人的工资恐怕很难负担起目前的生活。

“凌熙的行为真的有欠考虑,但她毕竟心是好的。家具赔偿的钱我来替这个妹妹付吧。”郑理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白艺凌。

白艺凌推回郑理塞过来的卡:“凌熙昨天已经新买了家具送到池旭那边了。”

郑理有些意外和惊讶。没想到凌熙表面上看起来粗枝大叶,内心却也有不少小心思。

“看来她没和你说呀,这个凌熙,你把她当妹妹,也许她不仅仅只把你当哥哥。”

“是,她还把我当死对头!”郑理完全没听出白艺凌的暗示。

白艺凌看郑理不以为意,也不再继续说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章 狼牙之谜 下一章:第十章 我喜欢你
热门: 巷说百物语 斩春 来自东方的基建狂魔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焚香论剑篇 天崩 红男绿女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网游之荒古时代 荒原闲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