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狼牙之谜

上一章:第七章 惺惺相惜 下一章:第九章 人会说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帐篷外面看向帐篷,两人靠着的剪影透了出来,像相恋多年的情侣紧紧依靠,柔和的灯光打着,好像周围一切静止,只剩下美好的温馨。

粉丝们纷纷微笑着,举起手里的手机“咔咔咔”地拍下。

摄影师赶紧举起手里的摄像机直播下眼前这一幕浪漫的画面。

莫格利靠着凌熙沉沉睡去,待醒来时,自己已经在凌熙家的床上。

他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周围,想起白天发生的一切,依旧心有余悸。

他想早点回家。回到那个让他更安心的森林。他比任何时刻都思念那个地方。

白天的人群和闪光灯都让他恐惧,他不希望故事重演。

他打开手机百度,在百度地图上搜索“森林”,结果画面上显示无数个森林公园。

他一个一个点开,再关上,眼里从期待到失落。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闭上眼睛,想象森林里的溪流、树林和月光在自己的眼前展现,再一睁眼,眼前却是黑漆漆,看不到星星的夜空。

忽然,他听到楼下有钥匙声响,急忙跑下楼。

凌熙关好门一转身,看到莫格利站在她身后,抱着抱枕靠在墙边。

“不睡觉干嘛呢?”凌熙好奇询问。

“我,有点想家。地图上的森林都找过了,图片里的森林也都看过了,都不是我的家。”

莫格利抬起头,凌熙看着莫格利的双眼,真真切切能感受到他的伤感。

莫格利继续委屈地和凌熙说道:“你家里的电视剧我都看完了,可是在视频里,越看那些猫猫狗狗,越是想家,在山里奔跑的猴子、鸟、雪豹、黑颈鹤,我最想念的是我崇拜的狼……

“为什么是狼?”

“小时候我和守林人爷爷一起救过一只受伤的小狼,并养过一阵子,近距离观察,发现狼的性格忠诚、团结,而且非常智慧。可是,那只小狼已经不在了。”莫格利说着,摸了摸胸前那只狼牙,“这狼牙对我是个很重要的信物。”

怪不得,当初莫格利一路追随她,就是为了找这颗狼牙!

凌熙看着此时的莫格利,为之心疼不已。可是,她不想莫格利回到森林,这段日子,虽然她一直在利用莫格利,但也不知不觉间把他当成自己最贴心的朋友。

莫格利想要继续在手机里寻找森林,凌熙一把夺过他的手机。

她拿着一大堆书“啪”地放在了茶几上,只见一大堆书里有小说,有功能书籍《别对我说谎》、《罗生门》、《学会情绪管理》、《局外人》、《高难度沟通》等等。

“看看这些吧,可有趣了。”

凌熙想看书能分散莫格利注意力,可是她自己忙了一天,陪着看书的她眼皮越来越沉。

莫格利坐在茶几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解密身体语言隐藏的密码》。

他对照着书中内容,又死死盯着凌熙看,一秒不眨眼。

凌熙被莫格利看得难受,不由得摸了摸脸。

“怎么了,我最近又变美了吗?”

“现在,从你下沉的眼皮和脸部放松的肌肉,无神的双目可以判断……你困了,十分想睡。”

“说的很对!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奉陪了!”凌熙解脱似得转身就想走进自己的房间,却被莫格利一把拉住。

“所以你不打算看看我的吗?”

“看不出,你成功了。我可以去睡了吗?”

凌熙转身想走,莫格利并不松手,凌熙极力挣脱却无法脱身。

“这是敷衍了。既然互相学习,我们就不该欺骗彼此。”莫格利依旧不依不挠。

凌煕困得要崩溃了,就在她刚想发火之际,莫格利却赶紧放手。

“好了,我再不放手你就要爆发了。”

莫格利控制的时间正好,让刚想爆发的凌煕憋了回去。

“这本书果然有趣,讲解得和实际一模一样!”

听着莫格利自言自语,知道自己在被做实验的凌熙只能勉强笑笑回了房间。

留下台灯下的莫格利继续拿着书,津津有味地看着。

同样深夜挑灯夜战的还有陆子曰。

明天,他就将与唐澄见面。眼前的文件他已翻看得滚瓜烂熟,但总有一丝不安。他总觉得唐澄会不按常理出牌,可又想不到唐澄会做什么。

真是一个捉摸不透的女人。

陆子曰揉了揉双眼,略感疲倦。可闭上眼都是唐澄一颦一笑,陆子曰懊恼地睁开眼,翻开书架上的《民法》阅读起来,明天会如何呢?

威严的人民法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玻璃墙面反射着光芒,“人民法院”的白色招牌格外醒目。

法庭内,一片肃静。

开庭的日子到了,陆子曰终于又见到了唐澄。

眼前的唐澄又是一身新的职业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扎起,严肃又自信。谁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个女孩喜欢在酒吧喝酒,到处寻觅男友。

唐澄仿佛感受到陆子曰的目光,她对着陆子曰微微一笑,陆子曰连忙回避开眼神。

审判员洪亮的声音响起:“刚才原告已经进行了相关陈述,被告,你有什么相辩驳的意见吗?”

陆子曰回过神,起身向审判席鞠躬:“有,我方并不赞同原告所说的双方感情破裂。我的当事人白艺凌和原告原本婚姻关系美满,但在四个月前忽然急转直下。理由是他已出轨,第三者已快生产。我方认为,原告和第三者的行为完全侵害了家庭利益,损害了她的情感,由此提出这样的财产分割比例合情合理。”

说着,陆子曰举起一些照片,和一些小票。

“这里有一些证据,是原告池旭带着第三者前往奢侈品店消费的照片和原告的刷卡记录,证明其在婚姻期间出轨。”

“可据我收集到的资料并非如此。”一阵清亮的声音打断了陆子曰的话。

只见唐澄拿起一份资料,和法官说道:“我调查了周围邻居和两人的共同同事,他们大多数认为两人貌合神离,更像是被利益捆绑的夫妻;我也调查了两人的旅游记录,显然这几年没有,连公事出差也是零;两人的通话记录和微信聊天记录也显示两人甚少交流。原告和被告的感情,早就在原告所谓的小三介入之前,就已经名存实亡了。”

唐澄边说边将一个文件接着一个文件拿了出来:“还有,刚才被告律师呈上的证据,指责我当事人出轨。可我想请问,如果和女性正当的社交礼仪可以理解为是出轨的话,那昨天白艺凌小姐和她的上司一起搬家时的亲密动作是不是也要界定为出轨呢?”

审判员向法警示意,法警上前取下照片。只见照片上,郑理正在帮白艺凌提箱子。

白艺凌和陆子曰顿感震惊。池旭一脸得意地看着脸色煞白的白艺凌,十分嘚瑟。

陆子曰没想到唐澄为了搜集证据,居然会派人跟踪白艺凌。这份证据,的确容易让法官误以为两人早就貌合神离,并且各自有各自的新欢,对白艺凌的同情,也会略有降低。

审判员询问道:“被告还有异议吗?”

白艺凌紧张,陆子曰自信站起,准备绝地反击,“有!我请求合议庭允许我提供新的证据。”

陆子拿起了手中的录音笔。

池旭看着唐澄,有些意外,唐澄却假装惊讶。

书记员上前,接过证据,按动录音,录音里放出陆子曰和池旭的对话。

“陆律师你也是男人,就应该知道这种事嘛,就是身为一个男人会犯的错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不好意思,你指的是什么,我听不懂。”

“这么说吧……陆律师你也知道,我和白艺凌的事儿没那么简单。她有先天缺陷,就算没有现在这状况我们也走不到最后。属于她的钱我会还给她,但剩下的……我不还得为我以后的小孩儿考虑考虑啊?”

录音结束,场面上是死一般的安静。

唐澄起身假装有些难受:“实际上,我的当事人,外表坚强,内心脆弱。他默默忍受煎熬,已经到了接近妄想症的地步了。”

池旭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脸懵逼地看着唐澄,只听唐澄继续娓娓说道。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然而被告的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让他无法如愿。于是,疏远、争吵、恶言相向成了常态,这便是他口中是‘男人都会犯的错’的由来。而‘以后的小孩’,就是他极力摆脱这场婚姻后残存的一丝妄想,并不能代表他已婚内出轨。基于以上事实,我当事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完全是作为一个男人面对另一方的缺陷的无奈,怀着心痛认为两人的感情走不远,各位能理解这个男人的可悲与可怜吗?我解释完了。”

唐澄坐下,池旭终于明白了过来这哪里是为他辩解,分明是承认他的出轨的罪,而之前那次三人碰面陆子曰最后也没有收他的红包,他就心有蹊跷,但万万没想到唐律师的辩护更是火上浇油!原来自己被算计了!

一切已清晰明了,法院当庭审判要池旭赔偿一半财产给白艺凌。

陆子曰长叹一口气,却看唐澄丝毫没有官司输了的失落,依旧自信高傲地离开。

池旭不满法院的结果,追问唐澄:“这,就算完了?”

“不然呢,离一次婚不过瘾,还想离第二次吗?”

“你在法庭上,把我说的那么可怜,什么接近妄想症,打苦情牌,让所有人对我投以异样的眼光,这就是你的专业水准?”

“我的专业水准难道没有帮到你吗?你以为你能拿到一半财产很容易吗?你现在还回头质问我,不觉得狼心狗肺吗?也对,你都狼心狗肺习惯了,我只好恭贺你喜当爹。”

“唐律师,你刚刚说的话已经足够构成对我的不尊重,我要投诉你!你还有没有身为一个律师的良知和职业操守?”

“我们律师有律师的职业操守,不像有些人连当老公的本分都尽不到;还有,我们的目标很一致,不像有些人又蠢又贪心,什么都想要双份,连打个官司都要双保险,所以翻船了啊!顺便告诉你,老婆也是只有一个的好!”

池旭气得脸青一阵白一阵:“你等着,我投诉定了!”

“请随意。另外还有几句话想告诉你,你离婚了很好,我替你前妻高兴。虽然我们现在挺不愉快的,但我说了我还有律师的职业操守。”唐澄从包里抽出一张名片,“下次离婚欢迎还来找我,给你打八折。”

唐澄把名片弹到池旭的胸口,帅气地踩着高跟鞋离开。

在唐澄身后的陆子曰听到唐澄和池旭的话,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带笑意地看着唐澄,对她似乎有新的认识。

走出法院的白艺凌看着池旭远去的背影。

这个从大学就恋爱相守的男人终于在此刻和自己告别,而告别的时候,没想到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这些年,她觉得自己像一个追风筝的人,可惜线早就不在她手上。她只是不甘心地跑啊跑,不顾别人的嘲笑,不顾自己有多卑微。现在终于可以停下脚步,不再执着于早就不属于她的东西了。她觉得自己的青春很可笑,有一丝伤感,却又有一种莫名的轻松。

郑理担忧地看着白艺凌,但看不出她的脸上有什么情绪。

“郑总,陆律师,谢谢你们帮我,晚上我请客,一起去喝一杯吧!”白艺凌掩饰自己的伤感,微笑优雅地邀请郑理和陆子曰。

陆子曰刚想拒绝,郑理却一口答应下来:“没问题。”

夜幕降临,城市大楼的霓虹灯逐渐亮起。

大排档内,白艺凌拿起了酒杯,吃着炸串,心情开朗,好像一点没有被白天的离婚判决所困扰。

“谢谢两位为我的事情忙碌了,这顿我来请!”说着,她转身和老板吆喝道,“老板,再来五十个炸串,二十个烤牛蛙!不,三十个!”

白艺凌像个大姐姐般手脚熟络地给郑理和陆子曰面前放上串,倒上饮料和啤酒。

郑理从没见过这样的白艺凌,担忧地望着她。

“我们认识也挺久了,一起吃的第一顿饭怎么就那么腼腆,比隔壁桌大妈还拘谨?来来来,多吃点。”白艺凌打趣道。

看着白艺凌毫不顾忌形象的大吃,郑理终于有点放心了。

忽然,吉他音起,一首男音娓娓道来的《童年》,飘进了众人的耳朵。

众人转头一看,一个卖唱小哥正坐在街边对着路边摊卖唱,声音悠扬好听。

白艺凌也柔声跟着哼唱了几句,郑理听得入迷,鼓起掌来。

忽然白艺凌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来,你等着,给你们来一首流行的!”说着她拿起话筒,摆出Pose。不一会,吉他声响起,是一首欢闹的《姐姐妹妹站起来》。

“那就等着沦陷吧/如果爱情真伟大——”白艺凌挥手向隔壁桌吵吵嚷嚷的大妈们,大妈们齐刷刷看过来,也加入了跟唱行列,“姐妹们/跳出来/就算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

众人欢唱,一时间路边摊变成了欢声笑语的海洋。

白艺凌把话筒递到陆子曰面前,羞涩的陆子曰也被环境所感染,竟然放开嗓子高歌起来。

郑理看着光影下的白艺凌又笑又叫,似乎全然忘记自己的处境。

一场喧闹后,郑理载着微醺的白艺凌回家。

他并没有感觉到白艺凌始终把头转向窗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刚才陆子曰手舞足蹈的情形。直到他不经意的转头,忽然看到在一旁默默流淌着眼泪的白艺凌。

郑理心里一颤,欲言又止。

一场婚姻的失败,让深爱过的人心痛不已。

白艺凌此刻终于发泄出那么多年的委屈。

郑理转过头,不再看向白艺凌,他把音响开到最大,放任白艺凌在夜色中自由哭泣。

收音机里,陶晶莹的声音格外自由奔放。

——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找个人来恋爱吧/才能把你忘了呀……

哭一场,让一切就结束吧。

那一晚,白逸凌仿佛做了一个很久的梦,然后梦醒了。

她看着和池旭摆在床头的结婚照,终于被拉回了现实。

撕掉了池旭从大学恋爱开始的所有照片,换掉以往常穿的衣服,涂上了一只新买的口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模样,发誓要向前看!

休息了几天的白艺凌终于又回归到了工作中。

一个爽朗的日子,白艺凌踩着高跟鞋,精神飞扬的回到了公司。

同事纷纷侧目,觉得今天的她与平时不同。

忽然,熟悉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我们谈谈吧。”

白艺凌被拦住,回头一看,居然是池旭!

这个刚在法院处理好纠纷的前夫,今天出现又要和她谈什么?白艺凌试图在他的脸上猜测,他难道是想道歉?

池旭绷着脸单刀直入道:“法院的判决我不是不服,但就是有些小钱,我想拖一拖。你也知道我孩子出生了,现在得赚钱养家,养的还是一家三口,手头上有点困难……”

搞了半天,这个前夫原来是想为为了自己的新家,拖延应付她的财产!

白艺凌一阵心寒,对池旭失望透顶。

而池旭的话,彻底激起了她的愤怒!她不甘示弱的与池旭对质起来。

“你现在说的这是人话吗?你要生活我不用生活?你要真想拖,也行啊,现在就写个欠条签字。我还要按利息结算!”

“白艺凌,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就问你,你觉得你应该拿那么多吗?作为一个女人,该会的不会,你值那么多钱吗?”

“我们都离婚了,你管我用不用得着!我就是想要我的那一份,法院支持你就得给!你怎么那么无赖,我以前……我以前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你这种货色!”

“法院支持我就得给?你看我给不给!”

池旭轻蔑地一笑,推门走出沃夫大楼,与凌熙擦肩而过。

凌熙目睹全过程,又看着池旭从身边走过,气得浑身发抖。这家伙真无赖,真恶心!欺负她的朋友,活腻了。

凌熙拨打莫格利电话把他叫了出来。两人穿了套连体衣裤,工人着装,提着工具箱,锯子等大物件,大摇大摆地走进池旭和白艺凌的家中。

凌熙打开工具箱,工具箱内部,老虎钳、铁榔头、刀、剪刀、美工刀等整齐的工具正散发着光芒。工具箱边,锯子等物品也争相放出光彩。她从工具箱里倒腾半天,拿出了一把超大剪刀。

凌熙首先指挥着莫格利,在地毯的80厘米两端处开始剪裁,一眨眼,地毯被裁成了两半。

莫格利拿起一把大刀,手起刀落间,客厅剩下两个一半的台灯。

整个客厅传来一阵锯子的“滋滋滋滋”声,还有“乒乒乓乓”敲碗声等各种破坏声。一阵破坏后,池旭家中一地的狼藉,没有一件完整家具,无一例外全都被一分为二。

直到凌熙和莫格利终于玩累了,他们倒在了全家唯一的一张完好的床上,一人一边,以手当枕。

莫格利看着身旁凌熙的侧脸。她的侧脸很好看,莫格利目不转睛地观察,她脸上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个毛细孔也映入眼帘。她似乎有一种魔力,让莫格利慢慢靠近,想要抬手去抚她的鬓角。

凌熙感受到莫格利奇怪的目光,近在咫尺。就这样面对面地看着,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清楚看到脸上的瑕疵,和对方眼睛里的自己。凌熙只感觉到心跳有点快,似乎一些粉红色的小泡泡在周围游动。她立刻本能得弹了起来,躲开视线。

池旭和白艺凌吵完架后非常不爽,没想到以前百依百顺的前妻现在居然蛮横起来。他气急败坏地回到家中,却看到被毁坏一切的家,一脸懵逼。

凌熙和莫格利发现池旭回到家中,赶紧从床上一跃而起。

凌熙天不怕地不怕的看着池旭,池旭二话不说逮着他们就去派出所。

白艺凌知道家中出事,和郑理一起赶到派出所,请求警察的理解。只见池旭不依不挠,要凌熙赔偿一切损失。凌熙看着池旭恶心的嘴脸,在警察面前痛斥池旭是个渣男。

白艺凌温柔安抚为自己出气的凌熙,不想因为自己的家事让凌熙和莫格利陷入纠纷,为了妥协最后同意池旭提出的赔偿。

池旭见白艺凌服软干脆得寸进尺:“既然在你们眼里,以为我就是为了钱,那我就不为钱一次。警察,我请求拘留他俩。”

所有人都懵了,白艺凌微怒道:“池旭,这房子装修、家电都是我出的,这些我都不要了,如果你还觉得不够,今天的损失你列一份表,从你卖房该给我的钱里扣!警察同志,我也是这房子的业主,这两个人是和我闹着玩儿的,我不打算追究他们的责任。”

池旭听到白艺凌的退步,洋洋得意:“这样嘛,才是解决问题的态度!但话可得说说清楚,我们已经离婚了,房产证上也没你的名字,你算哪门子的业主?”

白艺凌愤怒地看着池旭,随后赶到的陆子曰和唐澄气喘吁吁推门而入,两人同时回应道:“算!”

唐澄和陆子曰没想到会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一眼,瞬间有如过电。

“离婚判决下来到上诉期还有十五天,今天是第八天。”

“在这期间,判决都还不算生效。”

“房产是你们的共有财产。”

“也就是说,白艺凌还是业主。”

说完,陆子曰和唐澄不由为对方天衣无缝的配合击掌。

池旭听着唐澄和陆子曰你一言我一语,竟然全都帮着白艺凌说话,怒视唐澄:“你是我的律师,胳膊肘往哪儿拐呢?!”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章 惺惺相惜 下一章:第九章 人会说谎
热门: 黑化值清零中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我杀了他 机动风暴 小傻子 史上第一密探 ABO白昼边界 大唐游侠传 七天七夜 我是传奇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