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惺惺相惜

上一章:第六章 跟我回家 下一章:第八章 狼牙之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凯和任何满意一笑,将莫格利带到凌熙面前。

凌熙没想到助理们那么快就把莫格利教完了,她边夸赞边走到椅边上,莫格利见状赶紧上前,绅士地拉出了凌熙的椅子。

凌熙心中暗叹,不错啊,这家伙果然有狼一般的学习力。

没想到她刚想坐下,莫格利把椅子拉着后退了一步。凌熙见状,赶紧跟上椅子。她一走过去,莫格利又把椅子往后拉着倒退一步。

凌熙一把按住椅子,十分不解,“你跟我玩捉迷藏呢?”

“要绅士,有礼貌,才能赢得好感。”莫格利一本正经回复道。

你这哪是有礼貌,简直是有毛病!凌熙一把拉过椅子坐下,莫格利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委屈地看向李凯等人,噤若寒蝉。

“所以你这一天到底学了什么?”凌厉地眼神扫了一圈众人,“你们这一天到底教了什么?浪费时间!你们就等着采访时看我笑话?”

莫格利叹气,扯了扯凌熙的衣角,示意她不要批评李凯和任何。

“别吵我,一边去,现在不想看到你。”凌熙烦躁地看着莫格利。

莫格利迈着忧郁的步子走到一边,有些垂头丧气,他拿起自己的手机忽然回头,对准了凌熙,并眼明手快点开一连串高分贝的网络神曲,瞬间,凌熙耳边“动次打次”地响着音乐,整个办公室都“动次打次”起来,所有人都抬头惊讶地看着莫格利。

“你们说女生说不想就是想,其实我觉得这样特别不合适。”

凌熙抢过莫格利的手机,“啪”地扔在桌上,近乎崩溃。

“让你好好学社交礼仪,结果一点技巧都没学到,我真是瞎了眼,毁了智商,太高估你了!”凌熙转头又继续对任何和李凯说道:“今天教不会他,你们所有人别想下班回家,直到教会为止!”

凌熙说完,扔下一脸呆滞的众人,气呼呼地走了。

待凌熙走后,莫格利见形势不对,赶紧拿起手机拨打陆子曰的救命热线。

陆子曰看着莫格利气馁的样子,他觉得帮莫格利好好放松一下,带他去射箭场运动。

莫格利好奇地看着射箭场内的弓箭,靶子以及排行榜,原来城市里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

陆子曰戴上专用眼镜,换上一身运动服来到莫格利面前。

莫格利崇拜状看着陆子曰,陆子曰有些轻飘飘,走到一个靶位前,胸有成竹地拿起了弓,一本正经地作架势拉开弓。

“射箭呢,一定要一心一意,全神贯注,心无旁骛,才能有的放矢!”

手上的箭“咻”地一下飞了出去——7环。

陆子曰自我感觉良好地放下弓,转头对莫格利问道:“你要不要来试试?”

莫格利走上前,拿起弓,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陆子曰在一旁提醒:“记住,要一心一意,心无旁……”

只见陆子曰话音未落,莫格利表情专注,已经接连射出几只箭——十环,十环,十环。

莫格利连续射箭,电子播报屏上,莫格利的名字已经连续上升,最终超越了第一名的登了顶。

陆子曰如同行将就木的人一般,缓缓地拍手:“这家伙在森林里长大,是我低估了他! 这水平不代表国家去参加奥运比赛真是太可惜了!”

陆子曰看着莫格利潇洒利落地射箭,仿佛回到了自己从前的日子,打心眼里为莫格利高兴。

莫格利射完箭,果然心情好了许多。

“子曰,谢谢你,以后如果你有什么烦心事,我也会来帮你的!我们再一起去射箭!”

陆子曰看着单纯的莫格利,微微一笑点点头。

而他自己的烦心事,恐怕是无人能解,无人能帮了。

白艺凌和池旭的官司在即,他要和唐澄对峙于公堂,不知道这个女人又会用怎样的姿态出现,每一个认识的她,仿佛都截然不同。

想到这里,陆子曰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唐澄的感情已不是负责那么简单。唐澄仿佛织了一张无形的巨网,让她在他心里无所遁逃。

“子曰,你在想什么呢?我回去了啊?”莫格利看着神情放空的陆子曰担忧地问道。

陆子曰这才回过神,自嘲一笑,和莫格利告别。

莫格利开开心心回到凌熙家,没想到正见凌熙暴躁地对着李凯、任何发火。

“我前面怎么嘱咐你们的,我下午才离开一会儿,你们怎么能放着莫格利一个人离开?”

李凯和任何惭愧地低着头:“对不起,他趁我们不注意偷偷走的,我们也没想到他会出去那么久还不回来。”

“别怪他们,我回来了。”

凌熙看到莫格利回来,脸上闪回一丝安心与兴奋,瞬间又变成气愤的样子。

“你还知道回来,明天就要直播了,你晚上好好和任何和李凯学,学不好不许睡觉!”

莫格利、任何和李凯的脸上,都多了一层绝望。

莫格利首次直播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清晨,莫格利顶着黑眼圈起床。任何给他换上新的衣服,兔兔为他梳理头发。莫格利任由他们捯饬着自己,被他们带到工作室的阳台上。

只见气球被绑在栏杆上,迎风招展,摄像机和话筒架设起来,主持人就位。

十几个粉丝们拿着气球,围拢在摄制组的摄像机边,兴奋地等待着凌熙。

莫格利第一次见工作室来那么多人,预感今天一定是个特殊的日子。

主持人正装入场,精神奕奕地站在摄像头前主持着开场白。

凌熙穿着带有自己工作室标志森系服装入镜,边走边向众人打招呼。

“下面有请熙爷帅气的男朋友,莫先生登场!”主持人说道。

莫格利听到主持人叫了他的名字,还没回过神,凌熙就勾住了他的胳膊一同走向椅子,莫格利想起昨天被教育的社交礼仪,他回手揽住了凌熙的肩膀,对着凌熙微微一笑。

现场的粉丝们发出“哇~~”的声音。

两人走到采访桌边,凌熙刚想伸手拉椅子,莫格利抢先一步,帮着凌熙拉出椅子。

凌熙一愣,心有余悸地坐下,随后莫格利坐在了凌熙身边。

“莫先生真是特别地绅士温暖呢,难怪能赢得霸气熙爷的芳心!”主持人将这个细节看在眼里,激动地夸赞道。

凌熙朝着莫格利一使眼色,莫格利举起手对着粉丝们打招呼,粉丝又是一阵狂欢。

配合着主持人的提问,凌熙缓缓道出这一季新款的主题,她这一款森系的衣服更换了有机棉作为面料,既亲肤舒适又时尚耐穿,最重要的是,为了环保。本来的皮质元素都选择了放弃。此外,我们这次还推出了情侣睡衣,希望大家会喜欢哦!

说完这一切,凌熙长吁一口气,暗叹采访就要结束了。接下去就是和粉丝合影,她给任何使眼色,让她带着莫格利先行离开。

任何刚想带走莫格利,却被主持人拦住。

“熙爷千万不要觉得采访就此结束了哦!接下来的几个问题要问您和您男友!”主持人从背后重新拿出三张纸,“我们事先得到了一些情报,现在是针对两位情侣的默契大考验时间!”

凌熙十分吃惊,一脸望向莫格利:“什么情况,不是说好不问了吗?莫格利,你快站起来走!”

“请。”莫格利想起昨晚任何和李凯对他的教导,做出一本正经的绅士状。

此时,一个工作人员跑来递上一个气球锤子。主持人拿着锤子在空中作威吓状:“对于时间内答不上来的人,我们可是有惩罚的哦!好了请听题!请说出对方最爱做的一件事。”

现场气氛开始变得紧张。

凌熙和莫格利紧锁眉头,紧张思索。

凌熙忽然抬头:“吃牛排!”

莫格利自信地回复:“看整蛊节目……”

没想到莫格利还挺留意自己的喜好,她心底涌起一丝欢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主持人放下了手中的气球锤子,继续提问:“请说出自己会为对方做的最浪漫的一件事。”

凌熙心里的水桶提得七上八下,不断地用眼角瞥向莫格利。莫格利好似陷入了沉思。倒计时剩下最后几秒,场上一片肃静。

凌熙轻轻拉了拉莫格利的袖子,莫格利似乎还沉醉在思考中,毫无反应。

主持人举起手中的气球锤子,准备对准二人砸下去。

凌熙突然鼓起勇气说道:“为他煎完冰箱里所有的牛排。”

莫格利抬头,一本正经地回复道:“为她开矿泉水的瓶盖。”

凌熙惊讶地望向莫格利,她想起了莫格利刚住在她家的日子,他看到凌熙喜欢喝巴黎水,居然把每个瓶盖都打开了,好气又好笑中。而此刻她似乎被一瞬间的温柔击中了神经,竟然有一点感动。

莫格利接着说:“以及……萨瓦迪卡。”

什么萨瓦迪卡!这家伙不要露馅了啊!她小声责备道:“胡说什么……”

可是莫格利一本正经的样子十分有魅力,于是在场上冷了2秒钟后突然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莫先生真是一语惊人,还会给萨瓦迪卡,刷我的卡吗?这口狗粮真是噎住了我!”主持人和粉丝们解释着,又继续问了下一道题目:“你们互相决定和对方在一起的理由是什么呢?”

凌熙把心一横,举手抢答;“我来说,因为……”

莫格利打断凌熙,一本正经地如实回复:“因为她说过,我不在,她会死。”

现场的粉丝们爆发出欢呼,声音似乎掩盖了凌熙的声音。

“这个回答可以说让人十分让人满意了!恭喜熙爷和莫先生通过了我们的互动问答,这个天衣无缝的回答让现场都欢腾了起来!”

随着主持人的话语,现场的气氛热烈到了顶点,粉丝们跑上前来合影。

“咔嚓”照相机的声音响起,伴随着一阵亮眼的闪光,莫格利被晃得眼晕,下意识地举手挡在眼前。脑袋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晕晕乎乎地被记起。

一个小粉丝挤到凌熙身边,“熙爷我可以跟你合个影吗?”

正说着,她身后的气球被戳破。

“啪”地一声,触动了莫格利的心弦。

莫格利的眼前,现实和梦境开始叠加。

他仿佛看到自己在森林里飞奔,前方的树丛和树叶子都被劈开让路。

森林里一派祥和宁静,像是迪士尼构造出的温馨的童话王国。

牛在河边喝水,鸟在树上飞舞。

他来到森林小屋,蹲在小屋前,拿着一块肉喂食一头小狼。

小狼吃完肉,转向莫格利,闪烁着绿色的眼睛。

莫格利看着小狼,犀利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他更靠近小狼,站在小狼的跟前用额头触碰它的额头,一人一狼亲密而和谐。

忽然,森林中有脚步声传来。

小狼带着莫格利在森林中惊恐地奔跑。

“砰”地一声枪响,小狼为保护莫格利而倒下。

莫格利的眼前一片猩红,他推开凌煕,拨开人群冲出去,粉丝纷纷趔趄倒地,现场一片慌乱。

凌熙被推倒在地,反应过来时,见到的是莫格利拨开人群冲出去的慌乱背影。

她预感不对,着急地大喊:“莫格利!”

莫格利像没听见似地并不回头,一路推开了天台的门往下跑。

他回想起曾经在森林里的悲剧,心头一酸,眼泛泪光。

慌乱之中,莫格利看到街边有一家森林风格装饰的体育用品商店,想都没想就往里面跑去。

凌熙叫着莫格利的名字,莫格利听到凌熙的呼唤,终于从回忆中被拉进了现实。

他一个趔趄,步子有点乱。趁此机会,凌熙迅速追上他,跨上前去拉住了他的手臂,没想到莫格利满脸惊恐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莫格利害怕地看着后方:“有人……追过来了。”

凌熙回头,见不远处,主持人和摄影师扛着摄影机一路跑了过来。

“没看到他不开心吗?没看到我们不想拍吗?还不走开!”凌熙挡住了莫格利,一步跨向前,以愤怒的目光直视扛着摄像机过来的人,一边以手掌挡住了镜头。

她气势有些凌厉,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被恐吓到呆立当场。

躲在商店里的一个户外帐篷后的莫格利,听到不远处靠近更多的脚步声以及粉丝们琐碎的说话声,才稍微冷静了下来。但他依然十分害怕,紧紧地抱着自己。

忽然,他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抓起,慌张中他抬头见是凌熙,带着惊讶和稍稍的安心,被凌熙拉进了帐篷内。

帐篷内,狼蹲的莫格利陷入自己的世界里,凌熙坐在他身边看着心情还没有平复的他,有一点点心疼。

莫格利的手心因为紧张有着冰冷的手汗,凌熙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害怕。

“枪,枪声……”

“枪?你不会是电视看多了和现实串了吧。”凌熙安慰道,“哪儿有枪啊,玩具枪还差不多,只会发出那种萌萌的声音,biubiubiu~”

凌熙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作用,莫格利紧张地摸着胸口的狼牙。

凌熙有些心疼,柔和地摸了摸他的头,让周围气氛变得平和:“没事了,玩具枪也不会有的。有我在,让他们全都收起来!”

凌熙的身体动了一下,莫格利以为凌熙要走,他紧张地拉住凌熙:“不要去!很危险。”

凌熙突然有些感动,小小的帐篷里,有些温暖的情绪正在滋长。

“你也有过这样的阴影吗?我也有。”凌熙看着此时害怕彷徨的莫格利,仿佛看到了当年失去母亲的自己。

莫格利疑惑地看着凌熙:“你也听到过枪声?”

“不是枪声,是关门的声音,虽然听上去好像杀伤力没那么大,但也是小时候最怕的声音。”凌熙背靠在帐篷内壁上,说着她的故事,“因为我的妈妈就是这样被带走的。门砰地一关,她就不见了。再也没回来。过了很久我才知道,她去了另一个世界。再后来,我爸又结婚了。每次他一去上班,门砰地被关上,就意味着整个家空荡荡的,只剩下我自己了。虽然家里有文郁……但我实在接受不了她作为妈妈的爱。我会把自己的门关上,和自己独处。这算我很深的童年阴影了吧……”

莫格利认真地听着凌熙说自己的故事,原来凌熙也没有妈妈:“我们俩……异曲同工了。”

凌熙被莫格利逗乐:“这个叫同病相怜,你学怎么上的,负分。”

“这么多年没用,生疏了。小学时我还以为心心相惜是大猩猩向着西面走呢,不过我觉得……现在我这样向着你,很好。”

说着,他将头靠在凌熙肩上,渐渐睡着了。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六章 跟我回家 下一章:第八章 狼牙之谜
热门: 掌事 联盟之魔王系统 你想都不要想! 超级锋暴 伦敦罪:奥运惊魂 连环罪:心理有诡 总裁老公好过分 被偏执攻盯上了怎么办[快穿] 三口棺材 恐怖之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