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跟我回家

上一章:第五章 上新男友 下一章:第七章 惺惺相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格利傻傻地一路跟着唐澄,最后停在了商场楼下。

他跟随着唐澄,乘着四面都是玻璃的电梯缓缓来到商场一层。

不由分说,唐澄将莫格利直接拉到拐角处的理发店。理发师技巧娴熟,手起刀落,地上的头发越来越多。镜中人的五官,因少了头发的遮挡而逐渐清晰起来。

唐澄打量着莫格利,满意一笑,又将他拉进一家家男装店。柜台小姐将衬衫熨平,给莫格利穿上。等焕然一新的莫格利朝着唐澄走来,唐澄端在手里的咖啡差点没洒在地上。风衣、围巾、皮鞋、修身裤,简单的装扮在莫格利身上发生神奇的化学反应。莫格利变成剑眉星眸的大帅哥。像是走上红毯的明星,所有的妆容正好,灯光的弧度剪裁出恰到好处的侧脸,自带背光,气场全开。

唐澄暗自感叹,如果第一面见到的莫格利是这样,她早就下手了!

突然,莫格利从包里掏出一个东西给唐澄。唐澄打开一看,是一颗巧克力,她不由乐了。

“这么快就学会了我们人类的礼尚往来了,无师自通嘛。”

莫格利脸上露出笑容,他拉开自己口袋,里面有着更多的巧克力:“给凌熙。”

这家伙,陪他剪头发逛街、买衣服,居然才给自己一颗,给凌熙那么多,真叫人有些不平衡。

唐澄愤愤不平,却也懒得和他计较,要是这家伙真的是凌熙男朋友,凌熙倒也很幸福啊。

想着想着,唐澄突然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远处那个白衬衫的男子,不是陆子曰吗?而他对面那个人,好像是自己的客户,正在和妻子白艺凌打官司的池旭。

唐澄拉开车门,让莫格利先进入,她偷偷来到陆子曰和池旭身边,只见池旭拿出一个红包递给陆子曰。

“一点小意思,请笑纳。”

“红包你拿回去,官司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会放水。”

“给你钱,是因为看得起你。别趁机端架子油盐不进,我告诉你,这个世界,还真不是什么都公平的。”

“你可能想多了,我还真没想改变世界,当初选择法律只是想维护自己内心的秩序,而已。”

唐澄听到他们的对话,大致已知道个大概。

她忽然觉得陆子曰这个老古董,居然有点酷。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唐澄顿了顿,径直往陆子曰和池旭面前走去。

陆子曰和池旭对唐澄的突然出现有些意外。

池旭有些尴尬,想解释,却被唐澄打断:“对律师没有信任,想做两手准备,你这样的客户我遇到过很多。我说陆老师,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各取所需,互利共赢,这么简单的事你也不懂吗?”

陆子曰没想到唐澄居然和池旭沆瀣一气,直呼自己看走了眼,看错了人……

看着陆子曰一副捶胸顿足,上了贼船又下不了的郁闷,唐澄差点要笑出声来。

她整理了下情绪,不急不缓,暗中给陆子曰暗示。

“这里没有旁观者,也没有摄像头,就你、我、当事人,只要不被抓住把柄。你不说,我不说,又不会有别人知道。”

陆子曰看着唐澄意味深长的眼神,似乎读出了额外的讯息,但又不太确定。

“钱我就不收了,但你必须告诉我你和小三的事情,这样我才能帮你。”

池旭有些犹豫都望向唐澄:“唐律师,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想陆律师肯定有他自己的办法吧。”

秘密的谈了一会儿后送走了池旭,只剩下陆子曰和唐澄两个人独处了。

“唐律师,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好,你说。”

“我想了想,上次求婚还是太冒进,可能吓到你了。婚姻的起点应该还是从恋爱开始……”

“停停停,你要有空研究男女情感,还不如回去好好思考下策略,想想怎么赢我。还有,我现在有男朋友了,你可以彻底死心了。”

陆子曰僵住,半信半疑。

唐澄见陆子曰不信,主动带陆子曰去见莫格利,像利用莫格利给陆子曰一个死心。

等他们到了停车处,却发现车门大开,莫格利早已不见踪迹。

唐澄震惊地站在车前。

“莫格利?!”

“是一个穿米白色风衣的男生吗,刚才我拦着你讲话的时候,看见他往那边走了。”

陆子曰指着不远处的路口。唐澄一阵风似的往前狂奔,陆子曰赶忙也追了上去。

唐澄边找边拨打凌熙电话,而另一边,凌熙却正和郑理及一男一女吃着晚宴。

为了不让任何人破坏自己和郑理见面,凌熙早早将手机调至静音。

温馨的饭馆内,摆放着一桌精致的港式菜肴,独立的包房内可一览窗外的迷人夜景。

凌熙一身精致的礼服端在在郑理面前,她故作轻松地和郑理解释:“对了,有个事我要澄清一下。昨天直播的时候,跟公司的一个……同事,以男女朋友的方式出现在镜头前。你们都别误会啊,那只是一个营销的手段。”

“从小看你长大,儿媳妇的营销才华,我最清楚。”

说着话的李珊一身宝蓝色的上衣,耳边挂着一对翡翠耳环,笑眯眯地看着凌熙。

凌熙暗自高兴,郑理却接起手机,因工作事情要离开。

“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工作明天再去吧。”

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士和蔼地劝说着郑理,凌熙朝着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郑理只好坐回座位,陪伴着凌熙继续一起用餐。

这两位,正是郑理的父母,李珊和郑伟珏。

郑伟珏是凌熙父亲凌正浩的合伙人,他陪着凌正浩一起创建了现在的沃夫集团,也是集团的副总。他们看着凌熙和郑理一起长大,早就把凌熙当作自己的媳妇儿。

凌熙见“准公婆”处处帮着自己,热情地给他们送去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全然没有注意一直闪烁的手机。

唐澄见凌熙一直没有回音,沮丧地挂断电话。

“莫格利,你究竟跑到哪儿去了?你走丢了,我该怎么和凌熙交代?”

莫格利完全没想到他的跑开会引起唐澄的惊慌,他狼蹲在花台上,仰头看着巨幅广告牌。

广告牌上森林、湖泊不断重播,莫格利试图找到通往那个地方的入口。

突然,广告中的画面结束,屏幕暗下来。

莫格利迷茫地看着熟悉的场景消失,他抓住胸前的狼牙,眼神哀伤。

此时,一个移动的森林出现——公交车车体广告,上面有郁郁葱葱的森林和狼群。

莫格利情不自禁地追着公交往前跑去。

在街道的另一侧,唐澄和陆子曰正巧与莫格利擦肩而过。

“其实也不用太紧张,你男朋友毕竟也是一个大男人,走不丢的。”陆子曰气喘吁吁地跟着唐澄,安慰唐澄稍作休息。

唐澄没好气地瞪着陆子曰,“你懂什么……他以前一直都生活在森林里,对这里很多东西都不了解,如果走丢了或者出现危险怎么办。”

陆子曰惊讶,原来唐澄的男友有着这么特殊的背景。他二话不说,提议和唐澄分头寻找。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城市的霓虹闪烁。

莫格利路过饭馆,被饭菜香吸引,驻足徘徊,却见别人都拿着手机或者钱币在交易,不敢往前。

紧接着,

一次性筷子掰开的声音,

塑料袋被拉开的声音,

喝剩的塑料瓶被丢弃的声音,

伴随着,汽车的轰鸣声、喇叭声传入莫格利的耳膜。

他想起森林边缘的小河中漂浮的矿泉水瓶,以及一只小狼嘴边叼着塑料袋,口吐白沫的情景。

发病似地抱住自己的头,蹲在了城市的角落。

一直寻找不到莫格利的唐澄终于体力不支,瘫坐在街边的长凳上。

陆子曰从远处便利店跑来,递给她一个三明治,又从怀里掏出一罐咖啡。

“便利店没有热饮了,我用人体加热的,别嫌弃啊。”

看着陆子曰满头大汗的样子,唐澄有些许感动,但更多的是疑惑。

“你之前,真的一个女朋友都没谈过吗?”

“宁缺毋滥。”

唐澄笑笑,并没有接话,从座位上站起来。

“你回去吧,这事也跟你没关系。”

“不行不行。就算遇到迷路的老奶奶我也会把她扶回家,更何况是一个森林小子……”

陆子曰很认真地再次起身去找,唐澄看着他,似乎觉得眼前的这个傻小子居然也没那么讨厌。

“我们去报警吧!”

唐澄拉着陆子曰前往警局,陆子曰看着唐澄拉自己的手,仿佛一阵电流冲到了他的心里。

他全身不由自主得跟着唐澄走去。

晚宴归来的凌熙终于回到家,她敷着面膜躺在床上开始看手机,才发现唐澄有打来的多未接来电。

凌熙有一种不妙的预感,她给唐澄拨回。

电话那头传来唐澄的嘶吼:“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莫格利丢了!”

凌熙惊得从床上跳了起来,不顾衣着踩着两只截然不同的拖鞋狂奔出门。也不知道是丢失莫格利会带来工作的压力,还是担忧莫格利的安全,凌熙急得流出眼泪。

突然,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灯光的映照下,莫格利有些佝偻,有些狼狈,狼蹲蜷缩成一团。

“莫格利!”

随着凌熙的惊呼,莫格利缓缓抬头,举起有些脏的手,递给凌熙一把已经软掉的巧克力。

那一刻,凌熙的心,好像也被暖化了。

一块生牛排在火的炙烤下,“滋滋”地发出声响,血正往外冒着。陆子曰正熟练地煎着牛排,莫格利在一旁好奇地看着。

另一边,凌熙暧昧地看着唐澄和陆子曰微笑。

这位戴眼镜白衬衫的男士,斯文儒雅,又烧得一手好菜,好像不是唐澄以往的风格呀!难道她这位好闺蜜,又变换了口味?

唐澄看出凌熙玩味的眼神,狠狠瞪了回去。

陆子曰端上牛排,莫格利伸手就要抓起吃。陆子曰却教育莫格利要左手拿刀,右手拿叉。莫格利学着陆子曰的样子,人模人样又费劲地切着牛排。他好不容易切下一块,放在嘴边,表情有些抗拒。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一闭眼睛把牛排扔进嘴里,却“瞪”地一下睁眼,似乎感受到了惊喜。

肉质松软,入口即化,肥瘦均匀,鲜香从齿间蔓延,莫格利从未想到牛排可以做成这种味道!他突然对眼前这位男子肃然起敬!

陆子曰看着莫格利狼吞虎咽吃着牛排,就像看着一个很久没好好吃饭的孩子,转身对着唐澄和凌熙说道:“你们怎么能把他这样一个身份特殊的人留在身边,这样不好!而且唐澄你还编谎话说是你男朋友……”

“行了,牛排也煎完了,你还不回家难不成想住在这?”唐澄说罢拿起外套,就要撵陆子曰走,但似乎戳到了莫格利。

“回家?那我也能一起回家吗?”

凌熙听到莫格利提到“回家”这两个字,不由紧张起来。

“这难道不是你家?还想回哪去?”

“我家,森林啊……”

凌熙和唐澄不禁面面相觑。

“不错,他有强烈的自我意识,野性还在,确实应该早点回去。”陆子曰严肃认真地说道,全然不顾唐澄瞪着他,“人虽然不可能生于森林,但是莫格利长于森林,对他来说那里才是安身立命之所。”

“子曰说得对。”莫格利一边啃牛排,一边赞同。

唐澄受不了陆子曰为莫格利说话,和陆子曰争吵起来。

“我跟他说话你个外人瞎起什么劲啊?你是他的代言人吗?”

“对呀,你不是已经确认他安全了吗,为什么还要揪着他不放?”

“他哪儿安全?他现在在水深火热中!”

“信不信我一秒把你变成水深火热?”

陆子曰被唐澄的气势吓得缩了回去,赶忙闭嘴。

凌熙看着唐澄和陆子曰为了莫格利吵架,本就心烦。莫格利竟然对自己没有一丝眷恋一直坚持要走,她越想越生气。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回去是吧?”

“嗯,要回去。”

“走走走,你走了,就看着我死好了!”

空气中有一秒的安静,莫格利的表情有些不太对。

“死?”莫格利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凌熙,“我不会让我的朋友死的。”

莫格利把自己的牛排也推到了凌熙面前,“我不走了。”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也太好忽悠了吧!

凌熙看着真诚的莫格利,心中涌起一阵感动。

陆子曰看不下去,借故把莫格利拉去天台聊天。

夜晚的风微微地吹着,抬头望去,月明星稀,夜深人静,一片安宁。

莫格利顶着一张满是问号的脸,不明所以地看着陆子曰。

“你真确定要留下?”陆子曰担忧地问道。

莫格利坚定地点点头。

“你刚来城市可能不知道,人,有时候是比野兽还要厉害的动物,尤其是女人。”

“女人不危险。”

“你,不能光看表面。人和野兽不同,野兽会展现出它的危险性,但人不会,人可以把想法藏在心里不显山露水,你懂吗?”

莫格利似懂非懂地看着陆子曰,思考着他的话。

陆子曰也疑惑面前这个家伙能听明白这么深奥的话么,这可是他花了近30年的时间,最近才琢磨出来的真理!

“子曰,我也知道其实凌熙不会死。”

“啊?”

“但她需要我。上学时候老师教过我们,对自己好的要报答。”

莫格利上过学!陆子曰恍然大悟,怪不得他还是能听懂人类的话,肯定是长时间不接触人类,语言功能退化了而已。

不过,看着莫格利这么讲义气的样子,陆子曰更为他担心起来,就算是个考过数理化满分的天才,也有可能在拜倒在一个不识大字的坏女人手下!眼前的莫格利,显然不知道女人的恐怖。这个道理,可能只有等他自己亲身经历,才能知道其中险恶吧。

“莫格利,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你比别人更需要保护吗?我不能做到时时刻刻护着你了,但总之有什么事情,你要告诉我。”

莫格利看着陆子曰似懂非懂。

陆子曰伸出手,掀起莫格利的袖子,在他的手腕上比划着写下一串号码。

“兄弟我帮不了你什么,只能留个救命热线了!”陆子曰拍了拍莫格利的肩膀,和他道别,“有困难打电话给我,保重!”

莫格利看着手上那串数字不明所以。

天色从深黑渐渐亮起,太阳升起,照亮了整栋楼房。

陆子曰的话让凌熙醍醐灌顶,尽管莫格利现在愿意留下来帮她,但她得让莫格利尽早适应城市生活。她在网上搜索着,终于看到一篇 “科学育儿十大好方法”的文章。凌熙决定照着这篇文章所写,好好指导莫格利的新生活。

凌熙拽着莫格利起床,将他带到洗漱台前教他洗面奶,用水打泡,在脸上画圈洗脸,然后以海绵清洗。此外还教他怎么用牙膏牙刷。

经历了几次之后,凌熙才明白,为什么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再温柔的女人都会变得暴躁!莫格利完全不得要领啊,想来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只能让他慢慢练习了。

过了几天,她开始教莫格利用手机。

她在自己手机上打出一串电话,递到莫格利跟前。

“有我号码的不多,你的待遇已经非同凡响了!”

莫格利看着界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背过身去,拨电话号码。

凌熙期待地看着自己的电话铃声响起,然而暗黑的手机屏幕毫无反应。

那边莫格利已经开心地打通了电话。“喂,子曰!我有电话了。现在电话很神奇,需要划一下。”

凌熙惊讶为什么他学打电话那么容易!于是愤怒地拿走莫格利的电话,将他带到书房。然后翻出一箱子书给莫格利,里面有各种智能家电的使用手册,还有初中到高中的数学题。

“你现在好好看这些东西,一会儿我让我助理来交你社交礼仪,知道了吗?

莫格利翻弄这些书籍,乖巧地点点头。

凌熙走出书房,深深吐了口气,看来自己是个不及格的老师,教人这种工作还是给擅长的人来做吧。

翌日,助理李凯和任何接待老板的要求来到凌熙家,开始教导起莫格利。

李凯在黑板上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大字,成为情侣的第一步是——如何听懂女孩的话。

莫格利坐在小板凳上,认真听着李凯提问。

“请听题。你和熙爷住一起后相亲相爱,有一天你煮饭熏黑了屋子,熙爷笑嘻嘻地说她来打扫,不用你来,此时你反应应该是”

“把拖把和手套找齐了挂在她脖子上。”

“你得主动把屋子擦得锃亮!”李凯从没见过求胜欲那么低的男人。

“既然屋子黑了就不用在家里吃饭了,你把熙爷带到小饭馆,问熙爷想吃什么,熙爷表示她减肥不吃东西。正巧隔壁桌的女生望着面前的排骨抱怨量大,这时候你应该?”

“替她吃。”

任何一脸崩溃。

“你这是送命!你应该叫一份排骨,你和熙爷一人一口疯狂秀恩爱!”

“为什么?”

“综合起来有以下几点,女孩一般说说不要就是要;逛街看到说好漂亮,就是我想买;说没生气其实就是生气了;说随便就是失望了。灵活运用,见机行事才是制胜关键。明白了吗?”

莫格利愣了许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具体行为上,你只要学两点,我示范给你看!”李凯说着,往莫格利面前走去。

他拉过身边的一张凳子,非常绅士地弯腰,示意莫格利坐下去。

莫格利刚想坐,李凯开玩笑似得把凳子一抽,莫格利噗通坐到地上。

任何和李凯看到莫格利中计,哈哈大笑。

“学会了吗?要绅士,有礼貌,才能赢得好感。还有一点。”

莫格利皱着眉头点点头,这人类的社交礼仪和动物差别还真的挺大!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五章 上新男友 下一章:第七章 惺惺相惜
热门: 黑暗塔4:巫师与玻璃球 刺客信条:秘密圣战 基里尼亚加 六迹之大荒祭 同床异梦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千劫眉·不予天愿(第四部) 江山美人刀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师兄他美颜盛世[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