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新男友

上一章:第四章 赖上你了 下一章:第六章 跟我回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陆子曰便来到唐澄的公司楼下。

唐澄一身职业装拿着文件飒爽走进大门,和陆子曰擦身而过,竟然没有发现他。

陆子曰刚想追上去,就被后来居上的男人截胡了。

那个男人惊喜拍了拍唐澄的肩膀,唐澄回眸对视,陆子曰则在一旁装作擦玻璃的样子,默默关注着两个人的动态。

“您是?”唐澄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你怎么能不记得我呢?”男子反问着,一步步逼近唐澄。

“您给点提示?”

“我对你一见倾心,一直记得和你度过的那个愉快的酒吧之夜。你的名片我还留着呢!Candy陈,仙人掌私募基金经理。”

唐澄总算回想起来了,一挑眉,蔑视地看着这位先生。

“哦!记起来了,说到买单赶紧开溜的那个。”

唐澄说完就走,渣先生黏黏糊糊追上来,“那次有急事,今晚一定不会,你有空吗?”

“没有。”

渣先生拉住唐澄,唐澄狠狠甩他一眼:“我说你这女人也太不知趣了吧……”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陆子曰突然上前横插在二人中间,俯视渣先生。

“我看你才不知趣。胁迫、纠缠,强行滋扰,您的行为已经构成骚扰,严重的可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想去警察局熟悉熟悉环境吗?”

渣先生看着这个高大的男子一身霸气,思考了几秒钟便识趣得走掉了。

唐澄看到陆子曰愣愣的样子有些吃惊。

“你还好吗?没事儿吧?”

“嗯,挺好的,我没事。”

“工作可以谈,其他免开尊口。” 唐澄识破了陆子曰来的意图,转身离开。

“你每次都这样吗?欺骗。给假名片也是其中一招?我自认是个绅士,不喜欢别人用一句“别当真”来打发,至少,我不会玩弄别人的感情。”

“如果伤害到了你,对不起,可以了吗?我就是这样的人,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对于话不投机的人,说再见就是最好的选择。再见!”

唐澄说完,潇洒地走掉。突然,背后传来“扑通”一声响……

“唐律师,我想对你说,我要对你负责!”

唐澄回头一看,陆子曰已在众目睽睽之下单膝跪地了。

他拿出个小钻戒,郑重地和唐澄求婚: “我想清楚了,嫁给我吧。”

“神经病吧你……”唐澄简直无法理解。

陆子曰调整呼吸慌张告白:“我的理想是找到一份比翼连理、磐石蒲苇的感情,虽然你都不是,你是一个意外……不过意外不一定是糟糕的东西……吧?”

唐澄脸色发青,陆子曰心一横,继续说道:“青霉素的发现就是意外,却救了无数人的命,心脏起搏器的发明是因为拿错了电阻……不管怎么样,你出现在我面前,就是我的命运……”

众人羡慕的目光唰唰唰朝唐澄射过去,她只能用文件挡住尴尬的脸。

陆子曰却还没有停止告白:“我们可能都不是对方的最佳选择,但是……我也有我的原则。既然那天……请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我愿意……和你活着能躺在一张床上,死了能埋在一块墓地……”

陆子曰掏出钻戒单手呈上,闭眼低头等待回答。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人群中发出起哄的声音。

郑理和白艺凌好奇地走向人群中,陆子曰抬头,正对上他们的双眼。

而唐澄已如一阵青烟,消失得连影子都没有了。

郑理拉起陆子曰,把陆子曰带到附近的咖啡馆。

这个唐澄,一看就不是一般男人拿捏得住的!他的好兄弟居然第一次就直接调整艰难模式,真是勇气可嘉!陆子曰懒得理会郑理的八卦,和白艺凌讨论起她的离婚官司。

话说,白艺凌那个老公池旭,真是渣男中的战斗机!他大学一毕业就和白艺凌结婚,白艺凌为他放弃自己喜欢的专业,跟随他来到现在这座城市。两个人一起付首付,还贷款。好不容易小日子一天天过得好了起来。没想到,他却因为白艺凌一直未生孩子而婚内出轨,还搞大了小三的肚子!

现在,白艺凌要求很简单,他只想追讨回自己的婚内财产,不再和那个渣男再有瓜葛。

郑理一直纳闷,像白艺凌这样成熟懂事的女孩,为什么还要离婚。听完她诉说的一切,更为之抱不平。他惊叹于白艺凌的隐忍与付出,也欣赏于她目前的冷静理智,看着这个坚强的女孩,他的目光不由柔软了几分。

陆子曰为白艺凌打保票,一定会努力赢了这场官司!

郑理却拿陆子曰打趣:“你要不离开自己的舒适区,继续挑战下唐澄吧!”

陆子曰过了两秒才回过神,没想到话题又回到他和唐澄的感情上。

他心知要征服唐澄是多么艰难,不由垂下了头。

唐澄在办公室泡着咖啡,回想到之前居然有个古董和自己求婚,她害怕地摇摇头,仿佛要逼迫自己将那段恐怖的画面从记忆中甩掉!

忽然,手机亮了起来,是凌熙助理兔兔给唐澄发来了求救语音——唐律师!完蛋了完蛋了!上周我们森系预售了,可是货一直没到。熙爷让我们去催,工厂那边说马上就能出货,结果一拖拖到现在,付了预付款的客人们都炸毛了,现在每天催单好几遍。没想到我们今天再去催,工厂统一口径,说效益不行,已经停工了。工人全部遣散,厂子等着接盘的,连机器都一起卖了!

唐澄立即拟了一份律师函,让兔兔发给门户网站控制舆论,然后要求工作室马上对客户承诺,两天之内发货,现在想退款的也可以立刻退。

兔兔感激唐澄的提醒与帮助,关键时刻,真的还是老板的朋友比老板靠谱!

唐澄发完消息,急忙给凌熙打电话。

“你签的什么破合同啊!”

凌熙听到唐澄在电话那头破口大骂,也急了。

“文静一点能死啊?合同怎么了?”

“预付款,破折号,全款,交货日期,没有。你签之前怎么也不拿来给我看一下呢?人家不坑你坑谁?现在问题出了,惊不惊喜?我跟你说,这老板八成从一开始就想要忽悠你!”

“不可能吧……我现在就杀过去,真像你说的那样,看我不灭了他!”

凌熙收拾东西准备从家里离开,莫格利穿着凌熙的大衣,怀里抱着一个大背包,以为凌熙要带自己回森林,非常高兴地跟着凌熙上车。

却不想到凌熙一脚油门一路开到了工厂前。

“莫格利,下车!”

“You jump,I jump!”莫格利学着《泰坦尼克号》里的话回应凌熙。

凌熙把莫格利拖下车,蹑手蹑脚朝着工厂紧闭的大门走过去,贴在门缝边往里看。

轰隆隆的机器运作声震耳欲聋。

工厂员工堵在门口不让凌熙进去,凌熙追问打头的人,可对方却和凌熙打太极说老板不在。凌熙扬言,如果今天见不到老板就不走。员工只好偷偷去办公室二楼请示工厂老板。

工厂老板在办公室玩着高尔夫,气定神闲地教育前来汇报的员工:“这种小事还来问我!就说我在托斯卡纳度假,不在这儿!”

莫格利耳朵微动,二楼工厂老板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立即一字一句重复给凌熙听。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凌熙对莫格利的特殊技能也算略知一二,比如他有敏锐的听觉,嗅觉,夜色中视觉也别普通人要好很多,体力耐力也属于优秀,而用石子击碎路灯的情景也证明了他的狩猎才能。所以凌熙深信莫格利的话。

她重开员工的阻挡,气呼呼得直冲到二楼,一把推开工厂老板的门。

工厂老板吓了一跳,瞬间变脸陪笑道:“哈,凌熙,好久不见啊。”

“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接了别人的大单,也不想追究了,你把钱还给我吧。”

“小姑娘,我真没钱,你别看我有这么大个厂,但是我没有流动资金啊,工人的薪水我还欠着呢!”

凌熙看了一眼莫格利,灵机一动:“那行吧,我今天过来时候车没油了,身上没带钱,能不能借我一百块加个油?”

“这当然没问题啦!”

工厂老板掏出一百块给凌熙,没想到这个傻姑娘那么好打发,损失一百块钱赶走一个催债的,这笔买卖着实划算!

凌熙拿到工厂老板的一百块,转身就塞到莫格利手里。

“记住了,就找这个味道!”

莫格利闻了闻,直奔储藏柜,敲了敲一块隔板,然后抽出,隔板下果然有一个20寸随身行李箱。他帅气拎出箱子打开,里面金光万丈,全是人民币。

工厂老板完全看傻了。

不知从何时起,一群员工也聚在了老板门前,盯着钱箱发出“哇”的惊叹。

“老板,既然你有钱还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凌熙说着拿起装人民币的箱子,拉着莫格利就跑。

“拦住他们”身后传来老板的吼叫。

现场的员工早就对这个只顾自己快活,不管员工死活的老板不满了。这次看到有人惩恶扬善,内心大呼过瘾!他们不约而同给凌熙和莫格利让开一条大路!

凌熙拉着莫格利顺利逃离了工厂!莫格利喜滋滋地看着凌熙,仿佛一个邀功的孩子。

凌熙打开一包牛肉干丢给莫格利。

这世上除了莫格利,再也没人那么轻易对她好了吧,就算是亲人也不会。

凌熙想到莫格利马上要被送走,忽然又有些舍不得。

一个电话打破凌熙的思绪。

“你现在在哪儿?马上给我回来做直播!粉丝都要炸了!”唐澄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凌熙看了眼毫不知情认真吃牛肉干的莫格利,一脚油门,拐上了回到市区的高速。

莫格利发现车又开到了凌熙家满脑疑问,不是说好要送自己回森林的吗?

“别问,先下车,回头再给你解释。”

莫格利只好充满疑惑地跟随下车,刚踏进门口,就看到客厅中,唐澄、任何、李凯和兔兔已经严阵以待。

李凯给凌熙递上公关稿,兔兔给凌熙开始化妆,唐澄滔滔不绝和凌熙说着注意事项,每个人就像训练有素的士兵,完全忽略了莫格利的存在。

唐澄一个手势,直播开始,凌熙清了清嗓子,开始阅读公关稿内容: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也有很多不满,这次延期,主要是代工厂那边出了问题。当然,不管是什么原因,总归是我们没有准时把货交到大家手上,放了大家鸽子,这个锅,我来背。申请退款的客户,三天内定金会原数退还;愿意继续相信我们的客户,下一季的新款不仅会让大家优先选择,还会把原定金两倍膨胀,抵用现金。”

凌熙这段话还没念完,买家弹幕就开始狂轰滥炸。

——还下次,当我们傻吗?

——今天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不会卷款跑路吧?”

——骗我们钱的大骗子,再也不信你了”

凌熙的无名火蹭的一下窜上来,赤裸裸地怼了回去:“到底谁骗过你们下单了?不都你们自愿的吗?”

唐澄和助理们纷纷给凌熙摆手,示意她平静,不要继续怼下去。可凌熙一肚子委屈正好无处发泄,自顾自说了起来:“我这么辛辛苦苦盯工厂,跑设计。你们以为我就为了赚这几个小钱,上帝也是要讲理的吧……”

可是上帝并没有那么好说话,凌熙彻底激怒了粉丝,弹幕上纷纷出现了“退款,取关,拉黑”的字样。

唐澄一把勾起凌熙,离开了直播画面。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生肖属烟花吗,这么易燃易爆,粉丝都被你炸没了。”

凌熙这才从刚才的愤怒中缓过来,不由懊恼起来。粉丝可是她的衣食父母,她怎么那么冲动和他们说话呢!

看着退款申请的曲线一下子窜到了珠穆朗玛峰,众人陷入了绝望。凌熙从未想到,追捧自己的粉丝有一天会抛弃她。一阵恐惧从心底蔓延,仿佛将她打回一无所有的原型。

莫格利若有所思地看着众人,他学着模仿凌熙,站到镜头前,一字一句将唐澄之前教凌熙的话背诵起来:“对不起大家,这一路以来,我们都特别艰难,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粉丝们看到镜头里竟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孩,轮廓棱角分明,浓密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般清澈的眼睛,肤色古铜,犹如希腊雕像般迷人。

——你是谁啊?哇,好帅”

——居然有胸肌!”

——你和熙爷什么关系?男朋友吗?”

弹幕上因为莫格利的意外出场,纷纷抛出疑问与感叹。

凌熙看到粉丝数目因莫格利登场而再次攀升,灵机一动,赶忙抓住莫格利一起凑到镜头前,和粉丝介绍起身边这个陌生的男子:“你们猜的没错,他就是我的……男朋友!这就是我想告诉大家的惊喜!”

——男朋友不错!

——撒糖啊,甜蜜!

——求再直播!

——看在男朋友份上,先原谅你啦!

弹幕上开始飘满祝福的话语,粉丝对莫格利的喜爱化解了对凌熙工作室的不满。

麻烦解除后,凌熙满意地将直播关闭。

唐澄有些忧虑,难道莫格利要继续和凌熙做直播吗?怎么安排这个还不能正常交流的“野人”?他又愿意留下来吗?

凌熙不以为意,和大家解释了莫格利经过这段时间的城市生活,语言能力在恢复,而且一些基本的生活能力比如使用Ipad看片子等等也已经基本掌握,让大家不用太担心。她对这个闯入她生活,又莫名多次帮助她的家伙有种莫名的亲切与信任。想到可以有个理由留下莫格利,凌熙居然有一丝兴奋,她安抚莫格利先回去睡觉,明天一早再安排他的生活。

莫格利只得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经过一晚兵荒马乱,黑夜中的霓虹渐渐淡下去,东方开始出现微光。

星云变化中,太阳缓缓升起,带来新的生机。

一阵乒乒乓乓的锅碗瓢盆声传来,莫格利被吵得早早起床。

凌熙和唐澄两个人一起做了顿丰盛的早饭,盘子里的煎鸡蛋有些老,边缘还有糊掉的黑边;面包上的果酱并不均匀,一坨一坨黏住;粥也有些清汤寡水,上面浮着几片菜叶。

凌熙试探地询问莫格利。

“这段时间在我家开不开心?”

“……开心”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你对我很好!”

“那你想不想,留下来?”

“……”

没等莫格利说完,凌熙一把捧着莫格利的脸揉捏:“我就知道,你不是一只白眼狼!我就当你默认了,赶紧吃,吃完带你去干一件大事。”

莫格利在凌熙的魔爪下变化着各种夸张的表情包,后面那句“但是”也被淹没。

凌熙笑眯眯地看着莫格利把早饭吃完,嘱咐唐澄给莫格利换一身造型。唐澄无奈准备拉着莫格利离开。莫格利非常惊慌,抓住凌熙的胳膊不肯放。

“凌熙,我会记住你的!”

唐澄听到莫格利和凌熙的道别,不禁打了个冷颤。

“呃,就分开几小时,不用这么大起大落,生离死别。”

“我会记住你……祖宗八辈儿的。”

凌熙刚升起的感动瞬间涣散,这又是什么鬼片子的台词啊!

她一把拽开莫格利搭着自己的手,将他塞到唐澄身边。

“我说这么着急的把他推给我?是想赶去见郑理吧?”唐澄打趣地看着凌熙。

这个死丫头!怎么那么了解自己!

自从直播之后,凌熙的焦虑和不安就开始放大。

万一郑理误会莫格利是她男朋友怎么办?

他会不会伤心?

会不会失望?

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感情,会不会就此断送在她虚假的直播里?

眼见自己的心事被唐澄拆穿,凌熙也直言不讳道:“知道你还不快带莫格利走!”

唐澄玩味一笑,边祝凌熙好运,边拉着莫格利离开。

推荐热门小说我的莫格利男孩,本站提供我的莫格利男孩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的莫格利男孩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四章 赖上你了 下一章:第六章 跟我回家
热门: 楼外楼 和我做朋友的女主都变了[快穿] 惊悚直聘[无限] 魔兽世界:巨龙的黄昏·萨尔 男人都是孩子(无限关爱有限责任) 穿书后我成了一颗蛋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黑彼得 诡案罪2 地海传奇6:地海奇风